»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银行 | 社区婚姻 | 社区成就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 異界之夢第一部至四十一章節五:【這樣做很不合理嗎?是很不合理吧?那就這樣不合理吧。】
 XML   RSS 2.0   WAP 

<<  7   8   9   10   11   12   13  >>  Pages: ( 13 total )
本页主题: 異界之夢第一部至四十一章節五:【這樣做很不合理嗎?是很不合理吧?那就這樣不合理吧。】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david7127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04866
精华: 0
发帖: 24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8071 HHB
注册时间:2010-03-06
最后登陆:2019-03-1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可以透露一下是什麼嗎
真的很想知道


在輝煌中等待黃昏 在毀滅中笑看滅亡
[180 楼] | Posted:2011-05-16 05:44| 顶端
無病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0897
精华: 2
发帖: 462
威望: 1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1071 HHB
注册时间:2005-01-04
最后登陆:2021-05-30
图书馆の旅人(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是引用david7127于2011-05-16 13:44发表的:
可以透露一下是什麼嗎
真的很想知道


謝謝
但也不要太期待啦
始終小弟本來也沒甚麼改名字的天份啦d^^bb
(不過土氣歸土氣、笨絀歸笨絀,暫時還是想用這個就是了...)

至第二部終盤戰前
死魚先後擁有(一段時間以上)的兵器:
靈劍.幻凝、魔劍.法莎(快報銷了...)
靈劍.六極,還有它的龍刃名字是龍魂.悟

另外順道交代一下靈劍.六極
由文裡好幾回之前提到,艾度沙他們正在覓集武器給蕾貝嘉去製作這柄劍出來
全數是由六柄兵器轉導煉成
光-光刃.普修斯
闇-...未定(不過可能用羅普多或俄瑞波斯吧...)
風-聖劍.風之空
水-神槍.水之刻
火-靈刃.火之光
土-拳甲.地之闇
(前面兩個就算了,但不知會否有朋友覺得這些名字有點眼熟呢...6@w@b)

由這可見,死魚是兵器(被)破壞王...6@w@b


「人們唯一能從歷史裡學習的,就是人們永遠不會從歷史裡吸收教訓。」
「哦?是這樣嗎?不若換個說法好了。」
「人們,是會從歷史裡學到教訓的。但可惜,人們同時卻總愛自以為是,認為自己定會是少數的例外者,甚至成為唯一的超越者。」
[181 楼] | Posted:2011-05-18 10:25| 顶端
david7127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04866
精华: 0
发帖: 24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8071 HHB
注册时间:2010-03-06
最后登陆:2019-03-1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大大加油啊

期待你更新的那一天^ ^


在輝煌中等待黃昏 在毀滅中笑看滅亡
[182 楼] | Posted:2011-09-09 21:35| 顶端
1354630298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112967
精华: 0
发帖: 8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4033 HHB
注册时间:2011-04-09
最后登陆:2014-11-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为什么现在网文无法找到如此写情之作,而这般痴情与友情却被埋没,恨啊!!!!
[183 楼] | Posted:2011-09-11 13:38| 顶端
無病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0897
精华: 2
发帖: 462
威望: 1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1071 HHB
注册时间:2005-01-04
最后登陆:2021-05-30
图书馆の旅人(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異界之夢第一部至四十章節九(未完成超.殘缺問題版orz)

九(未完成超.殘缺問題版orz)


「呀哈哈~~~來啊!快來啊!」
「……」

高呼、狂笑聲中,漆黑寒光勢若狂雷疾電,紛飛雪花般如浪猛襲。面對如此苛烈攻勢、失控狂態,從迷惘錯愕中回復過來,鐵諾不發一言,只是實實在在地以雷奧發動鐵壁防禦,盡數接下直如雪崩般的狂猛攻擊。

自動手以來多處優勢、向居上風,仍屢為古怪對手那怪異戰法,尤其是那教他極感意外的實力表現,策劃佈置所算,一再受到遠超想像的打擊及傷害。由此來看,此時此刻的誠在深受情緒問題衝擊干擾的現在,能力發揮照理說自當大遜早前,甚至會替其產生極嚴重的惡果。

想法如此,實情亦相去不遠,只差及至連接多記凌厲攻擊過後,始終未作片言隻語的鐵諾,神容所顯又似是略有出入。

「哼……」『嘿,果然是這樣……』方才我一彼五,如今則演化為我一彼七,甚至付出十倍的傷痕,才能讓剛勇豪傑著傷濺血。不過任情況若此,剛剛再度受創的鐵諾面上反現苦笑,一份夾集諷刺、無奈、可惜等種種複雜意味的苦澀笑意。

在旁觀戰,心神稍復的杜魯亦像察覺甚麼似的,不由自主面泛意味相近的苦笑。

『不錯是讓我很意外,只是管他實情是否真的是這樣,但以眼前的情況來說,在兩者相比之下,還是讓他回復冷靜,這場架才會比較有趣吧?』心念一動,主意亦決,得活武神美名的異界豪傑提臂輕抖,先將拙樸少年一震而退,接著便雄臂一伸,鐵腕一扭……

「小朋友!你還是給我冷靜一下吧!喝!」

剛龍!激閃!

噹!嗆~~~~~~~~~

「哈哈哈~~~~」

「咦?!」「啊?!」『甚…甚…不是吧?!』剛猛無比的一擊,挾帶雄渾無匹的力量,逕朝誠的胸前悍然急砍,天曉得如此凌厲霸道的一擊,狂笑少年似是全然不覺,竟直接便挺劍橫掃相拼,卻又於兩刃甫接間即時身形稍偏、運臂一帶。借時機、取位、角度、走勢、動作等各項配合,輔以自身力量支援,就這樣把那勢足開天的兇悍一擊直接卸除撥開,更反趁機掙到反守為攻的機會,手猛揮,脫手飛出的法莎劍柄直直向強敵的胸膛直擊過去。

「喝!」龍吟似的異響迄自迴響四周間,雄臂及時回防封擋辛辣的劍柄突刺。面容微見愕然之色,眼神更難掩一份震動之意,鐵諾卻猛一咬牙,兼在沉聲低喝間,在先接過對手接踵而來的拳打掌劈、腳踢肘擊、持劍後順勢施展的反手斬擊後再搶主動。

如迅雷奔騰!
若疾電崩吐!
【剛龍.龍戰】剎那間幻爆發無數兇芒,並以山崩海……
噹!

海斷.霸!

「嘿哈哈!來啊!來啊!」

「?!」無數血花驟從猶自狂笑、眼神有異…滿含絕望之色的古怪少年身上那數十道傷口上狂亂激濺。饒是代價不菲,但鐵諾那本是宛若長河大川般洶湧猛襲的密集劍勢,竟為覷準機會、算好位置的誠那陡然爆發的一擊【海斷.霸】,就此以遜色不少的力量,硬生生撕裂、中斷下來。

自開戰至今一再被壓至下風劣勢,但誠亦是多番成功破解鐵諾的蓋世絕技,甚至或反守為攻、或硬拼傷敵亦屢有出現。只是會讓這時候不論鐵諾或杜魯,盡皆難以自抑地眼露錯愕之色、難言之情,這關鍵赫然是……

沒有特別聲張或表示,但方才無雙龍騎將接連施展,被古怪少年先後以即時反應破壞的猛烈攻勢,其實分別是──

百劍.殺。
千劍.滅。

狂笑少年早前分別得以多重計算、佈置,附以特地針對安排、精心準備的技藝,甚至得以水準更超其上的大技,方能應付過來,那份屬鐵諾用以對付「真正對手」的絕藝。

孰知如今神技再展,箇中威能縱使確是有所保留,但鐵諾實在是萬萬料不到,誠竟然能這樣簡單,就將他的兩大殺招破個乾淨俐落。

這回事,作為多年來的宿敵,艾度沙自能辦到相類事情。假若對方是那位艾度沙.桑特的話……

這更遑論對手即便真的是那位異世英雄,鐵諾也從沒看過艾度沙會用如此手法,憑方才那程度的實力比例便就這樣破掉自己的秘技。

一個結論,亦由此在杜魯兩人心中湧現。『果…果然,正因陷於歇斯底里、思考、理智近乎停頓的狀態,所以信心、恐懼對他產生的影響,才會反而大幅削減……連帶讓他一直以來被自我設限所影響的實力,也可以因為這樣……』

『但就算是這樣,若繼續維持現在這樣子,誠的情況只會更不利……』

也是頃刻,於杜魯暗感不妙、心替同伴憂心間,鐵諾的內心更是驀現一股強烈…強烈至他得豁盡心力才能勉強壓下來的衝動。『不…不行,就算不管遲點對上艾度沙的問題…就算現在那個還沒完成,但…但……即使我真的很想看看,這小鬼會怎樣應付我那一招,但…不行!不行啊!嘿,看來不只是這小鬼,就連我也需要冷靜一會呢……』

強抑衝動,全為深知縱是猶未臻至完善,饒是保留極多,更不介意被別人得窺秘奧,但鐵諾實在是不想冒險…冒著正為未達圓滿水平,致使深怕一個不好,便會讓備受期待的自卑對手,為自己的衝動好奇而慘死在自己的秘技、落得死無全屍的下場。

這不能使用的技巧,自然不是【百】、不是【千】、亦不是【萬】,更不是【百萬】,只會是更進一步的……

『不管怎樣,先讓這小鬼停…咦?!』就於心下盤算之際,剛勇豪傑陡感有異。

***********************

時間回溯,上午十一時十八分,亦即古怪少年那狂放笑聲爆發前約半小時的時間。

地點:距誠與鐵諾交戰之地約數百公里的島嶼「杜爾」。

一處位於地底,受厚逾百米的保護層掩蓋、保護的軍事指揮中心裡,為數約百人的人員正各居其位,埋首工作之中。在除卻空調及電子儀器運作聲,以及間或微細傳出的細碎人聲外便再無雜聲的環境裡,一把平穩有禮的聲音則於這時響起。

「報告司令,如先前的預計一樣,由於受到達爾現象的干擾,我們直至現在仍然無法鎖定目標,連帶衛星映像亦不能把目標當地的實際情況顯示出來。現在我們所能知道的,只有在目標地點約方圓八十公里,平均誤差修正約兩公里的範圍內,正籠罩在達爾現象的影響當中,並估計持續受到嚴重的破壞。」

「唔,明白了,繼續探測。」
身處指揮中心的中央指揮席,一名身穿整齊、主色調為灰色的軍服,平實無鬚的面容貌似四十來歲,但實則已年逾五旬的英悍男子在下屬回應後,便在背靠真皮大椅間陷入沉默之中。『八十公里嗎?據資料顯示,這還真是有紀錄以來,波及範圍最大的一回呢……』

早有預料,情知在數十年前由知名學者達爾.迪魯確立,並得後人以其名字命名,所謂的達爾現象或效應所覆蓋下,現有所知的探測、記錄手段均會受到莫大干擾,甚至無法生效的情況下,己方能夠知悉目標現場的情報,尤其是實況資訊會很有限。只是當耳聞遠超預期的情報時,這位貌似指揮官的中年男子仍是不由得暗暗納罕。

「請恕本官多疑。不錯這是有史以來所知的最大一回,但本官想威名顯赫、宇內有名的名將──拉斯閣下應該不會因為這一點而束手無策,甚至置總統先生他們的寄望,以及命令於不顧吧?」

「哦?嘿。」聞言輕笑,瞥眼望向列席身旁,銀眉白鬚的發言者,不覺十指輕扣、肘抵案上,拉斯──朗古.拉斯上將淡然笑答:「確是有點扎手,但這也還好。既然總統先生他們將這任務交給本官,塔班中將您亦特地前來輔助,本官當然不能光坐在這裡,甚麼事情都不作吧?」

「何況本官相信,作為促成這次行動的發起及支持者之一,塔班參謀長您也應該很清楚【巴洛克之塔】的性能吧?那不知您又有甚麼好提議呢?」

『參謀長閣下,你還真很性急呢。不過想想也對,即使不談你本來就是屬於主戰的一派,也不管你跟【巴洛克之塔】背後那些生產、研發企業的那些…嘿,那些關係。光是想到你還有兩三年便準備退役,就算不說退役後的未來好處,想來你也很想能借這兵器跟這次測試事件,替你在歷史裡留下響亮的名號吧?』隨意回應間,作為這裡的最高指揮的拉斯上將,這番譏諷只在內心泛現,並未在這無必要的情況下訴之於口。

未待較自己年長逾十載的參謀回應,姿態依然的總指揮淡然作出指示:「如早前的替代計劃三,將【巴洛克之塔】的攻擊範圍變更為廣域模式,並選在電腦計算出最適合的時機,向預測位置的中心一帶射擊。另外,在射擊期間至射擊完成後,盡可能探測跟記錄攻擊範圍一帶的各種資料,看看有沒意外的發現。好了,【巴洛克之塔】,現在開始進行能量填充。」

「其實本官有點疑問,是很想向比較熟悉這回的目標,還有【巴洛克之塔】的參謀長閣下請教一下的。」

命令發出後,於下屬的回應聲,以及確認之言一再響起間,拉斯上將則以饒富興味的語調,悠然向正為自己剛作的指令點頭表示認同的塔班參謀長,說出似含不祥不詳意味的話語:「【巴洛克之塔】的威力無疑是很大,只是以這兩年來,從各地所得…嗯,尤其是從最近那幾次事件場地所得的資料來看,倘若這一次的行動萬一出現意外,不但無法破壞或重創目標,還讓對方知道我們的『存在』,甚至是這裡的位置,那不知參謀長閣下又認為屆時我們該怎辦?還有會有甚麼的後果呢?」

「甚麼?」

驟聽不曾擔憂過的問題,深信是次行動定必成功、深信【巴洛克之塔】的驚人破壞力的年老中將,剎那間只為拉斯這番說話白眉一皺、暗覺不悅。

撇除迷信色彩,又或是影響士氣的考量,這番發言導致塔班中將不快的原因,則是在於:『臭小子…由行動開始那天直到這個時間,不是總是找機會譏刺我們,就是在跟我們叫反調,你真的是中立派的人嗎?混蛋,若不是為了緩和反對、保守派的反彈聲音,你道我們真的想由你這小鬼來負責這回行動的總指揮嗎?怪不得不論軍方、政界,多數的人都說你是怪人。』

「嘿,拉斯閣下還請放心吧。」

冷哼一聲,目泛不悅之色的華髮參謀長搖首間以堅信、自傲的語氣回應:「除非完全沒有命中或波及目標,否則從以往的研究和實驗數據來看,就算攻擊沒有直接命中,只要目標位於攻擊範圍一帶,憑【巴洛克之塔】的威力絕對是足以毀滅目標有餘的。何況拉斯閣下也該很清楚,即使不計算現正駐留在這島嶼附近的軍力,我國的第三艦隊,現今亦正位於從目標至指揮中心的中途,替我們進行警戒任務。那就算連續出現不可能發生的意外情況,【巴洛克之塔】真的萬一沒有命中目標,亦假設目標能夠知道這裡的位置,更有那個能力跟不知死活地向這裡攻擊,這也沒甚麼值得擔憂的需要吧?」

言至此處塔班中將忽地閉目冷笑,並擺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倒是話說回來,其實本官跟特利部長有相近的看法。若不是因為達爾效應導致瞄準跟獲得資料有困難,加上為了測試【巴洛巴克之塔】,同時確認這一回目標的水平,以及藉此跟我們目前已知的數據作比對。其實不使用【巴洛克之塔】,改為特種部隊,又或沒需要地以第三艦隊的精銳部隊,對目標進行捕獲行動,這不是更效率、更有好處嗎?真不明白副總統閣下,以及那些反對的議員們有甚麼需要擔心。」

沒有言語,對於既是輔助,亦為監控的部下那豪語,朗古.拉斯僅以平淡的微笑作敷衍。同時未敢樂觀的他,則為心泛的不祥之感,既暗自向心中的神祈禱,亦為萬一出現的情況作其盤算。

*************************

*************************

*************************

很抱歉...這回拖很久還是未能完成,結果現在還弄出個超殘缺有問題版...orz
(拖太久了...b)
小弟在這裡先說聲不好意思...- -b


「人們唯一能從歷史裡學習的,就是人們永遠不會從歷史裡吸收教訓。」
「哦?是這樣嗎?不若換個說法好了。」
「人們,是會從歷史裡學到教訓的。但可惜,人們同時卻總愛自以為是,認為自己定會是少數的例外者,甚至成為唯一的超越者。」
[184 楼] | Posted:2011-09-12 12:39| 顶端
無病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0897
精华: 2
发帖: 462
威望: 1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1071 HHB
注册时间:2005-01-04
最后登陆:2021-05-30
图书馆の旅人(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david7127兄
謝謝您的支持跟鼓勵
倒是這回小弟還真滿汗顏...orz
(進度比預期更糟...b)

1354630298兄
謝謝您的過獎,對您能喜歡這個故事,小弟感到很高興。
只是啦,這幾年看過一些網上的言論後,其實小弟有時候在想,小弟這個故事搞不好還會被人批很慘
甚至被批是小病呻吟、灑狗血或中二病也不是奇事(到牆角畫圈圈...orz)[/move]


[ 此贴被無病在2012-01-23 19:58重新编辑 ]


「人們唯一能從歷史裡學習的,就是人們永遠不會從歷史裡吸收教訓。」
「哦?是這樣嗎?不若換個說法好了。」
「人們,是會從歷史裡學到教訓的。但可惜,人們同時卻總愛自以為是,認為自己定會是少數的例外者,甚至成為唯一的超越者。」
[185 楼] | Posted:2011-09-12 12:45| 顶端
david7127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04866
精华: 0
发帖: 24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8071 HHB
注册时间:2010-03-06
最后登陆:2019-03-1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大大你的作品很不錯了
不管任何作品總有喜歡的人跟不喜歡的人
別在太別人的批評
大大加油


在輝煌中等待黃昏 在毀滅中笑看滅亡
[186 楼] | Posted:2011-09-13 03:56| 顶端
david7127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04866
精华: 0
发帖: 24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8071 HHB
注册时间:2010-03-06
最后登陆:2019-03-1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大大你的作品很不錯了
不管任何作品總有喜歡的人跟不喜歡的人
別太在意別人的批評
大大加油
(打錯重發orz)


在輝煌中等待黃昏 在毀滅中笑看滅亡
[187 楼] | Posted:2011-09-13 04:01| 顶端
1354630298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112967
精华: 0
发帖: 8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4033 HHB
注册时间:2011-04-09
最后登陆:2014-11-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大大加油
[188 楼] | Posted:2011-09-20 08:06| 顶端
無病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0897
精华: 2
发帖: 462
威望: 1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1071 HHB
注册时间:2005-01-04
最后登陆:2021-05-30
图书馆の旅人(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異界之夢第一部至四十章節異界之夢第一部四十章節九(先行版...orz)

九:【會說甚麼『你們還不配使用這武器』?才怪!我想說的只有:『混蛋!別妨礙我娛樂啊!』】

「呀哈哈~~~來啊!快來啊!」
「……」

高呼、狂笑聲中,漆黑寒光勢若狂雷疾電不斷猛襲。面對如此苛烈攻勢、失控狂態,從迷惘錯愕中回復過來,鐵諾不發一言,只是實實在在地以雷奧發動鐵壁防禦,盡數接下直如雪崩般的狂猛攻擊。

自動手以來多處優勢、向居上風,仍屢為古怪對手那怪異戰法,尤其是那教他極感意外的實力表現,策劃佈置所算,一再受到遠超想像的打擊及傷害。由此來看,此時此刻的誠在深受情緒問題衝擊干擾的現在,能力發揮照理說自當大遜早前,甚至會替其產生極嚴重的惡果。

想法如此,事實上亦相去不遠,只差及至連接多記凌厲攻擊過後,始終未作片言隻語的鐵諾,神容所顯又似是跟詳情略有出入。

「哼……」『嘿,果然是這樣……』方才我一彼五,如今則演化為我一彼七,甚至付出十倍的傷痕,才能讓剛勇豪傑著傷濺血。不過任情況若此,剛剛再度受創的鐵諾面上反現苦笑,一份夾集諷刺、無奈、可惜等種種複雜意味的苦澀笑意。

在旁觀戰,心神稍復的杜魯亦像察覺甚麼似的,不由自主面泛含意相近的苦笑。

『不錯是讓我很意外,只是管他實情是否真的是這樣,但以眼前的情況來說,在兩者相比之下,還是讓他回復冷靜,這場架才會比較有趣吧?』心念一動,主意亦決,得活武神美名的異界豪傑提臂輕抖,先將拙樸少年一震而退,接著便雄臂一伸,鐵腕一扭……

「小朋友!你還是給我冷靜一下吧!」

剛龍!激閃!

噹!嗆~~~~~~~~~

「哈哈哈~~~~」
「咦?!」

『甚…甚…不是吧?!』挾帶雄渾無匹力量的一擊,逕朝誠的胸前悍然急砍,天曉得如此凌厲霸道的一擊,狂笑少年似是全然不覺般,竟直接便挺劍橫掃截擊,卻又於兩刃甫接間即時身形稍偏、運臂一帶。借時機、取位、角度、走勢、動作等各項配合,輔以自身力量支援,就這樣把那勢足開天的兇悍一擊直接卸除撥開,更反趁機掙到反守為攻的機會,手猛揮,脫手飛出的法莎劍柄直直向強敵的胸膛直擊過去。

「喝!」龍吟似的異響迄自迴響四周間,雄臂及時回防封擋辛辣的劍柄突刺。面容微見愕然之色,眼神更難掩一份震動之意,鐵諾卻猛一咬牙,兼在沉聲低喝間,在先接過對手接踵而來的拳打掌劈、腳踢肘擊、執劍後順勢施展的反手斬擊後再搶主動。

如迅雷奔騰!
若疾電崩吐!
【剛龍.龍戰】剎那間幻爆發無數兇芒,並以山崩海……
噹!

「嘿哈哈!來啊!來啊!」

「?!」無數血花驟從猶自狂笑、眼神有異…滿含絕望之色的古怪少年身上那數十道傷口上狂亂激濺。饒是代價不菲,但鐵諾那宛若長河大川般洶湧猛襲的密集劍勢,竟為覷準機會、算好位置的誠那陡然爆發的一擊,就此以遜色不少的力量,硬生生撕裂、中斷下來。

自開戰至今一再被壓至下風劣勢,但誠亦是多番成功破解鐵諾的蓋世絕技,甚至或反守為攻、或硬拼傷敵亦屢有出現。只是會讓這時候不論鐵諾或杜魯,盡皆難以自抑地眼露錯愕之色、難言之情,這關鍵赫然是……

沒有特別聲張或表示,但方才無雙龍騎將接連施展,被古怪少年先後以即時反應破壞的猛烈攻勢,其實分別是──

百劍.殺。
千劍.滅。

狂笑少年早前分別得以多重計算、佈置,附以特地精心準備的技藝,甚至得以水準更超其上的大技,方能應付過來,那份屬鐵諾用以對付「真正對手」的絕藝。

孰知如今神技再展,箇中威能縱使確是有所保留,但鐵諾實在是萬萬料不到,誠竟然能這樣簡單,就將他的兩大殺招破個乾淨俐落。

這回事,作為多年來的宿敵,艾度沙自能辦到相類事情。假若對方是那位艾度沙.桑特的話……

這更遑論對手即便真的是那位異世英雄,鐵諾也從沒看過艾度沙會用如此手法,憑方才那程度的實力比例便破掉自己的秘技。

一個結論,亦由此在杜魯兩人心中湧現。『果…果然,正因陷於歇斯底里、思考、理智近乎停頓的狀態,所以信心、恐懼對他產生的影響,才反而會大幅削減……連帶讓他一直以來因為信心之故,被自我設限所影響的實力,也可以因為這樣……』

『但就算是這樣,若繼續維持現在這樣子,誠的情況只會更不利……』

也是頃刻,於杜魯暗感不妙、心替同伴憂心間,鐵諾的內心更是驀現一股強烈…強烈至他得豁盡心力才能勉強壓下來的衝動。『不…不行,就算不管遲點對上艾度沙的問題…就算現在那個還沒完成,但…但……即使我真的很想看看,這小鬼會怎樣應付我那一招,不…不行!不行啊!嘿,看來不只是這小鬼,就連我也需要冷靜一會呢……』

強抑衝動,全為深知縱是猶未臻至完善,饒是保留極多,更不介意被別人得窺秘奧,但鐵諾實在是不想冒險…冒著正為未達圓滿水平,致使深怕一個不好,便會讓備受期待的自卑對手,為自己的衝動好奇而慘死在自己的秘技、落得死無全屍的下場。

這不能使用的技巧,自然不是【百】、不是【千】、亦不是【萬】,更不是【百萬】,只會是更進一步的……

『不管怎樣,先讓這小鬼停…咦?!』就於心下盤算之際,剛勇豪傑陡感有異。

***********************

時間回溯,上午十一時十八分,亦即古怪少年那狂放笑聲爆發前約半小時的時間。

地點:距誠與鐵諾交戰之地約數百公里的島嶼──莫里。

一處位於地底,受厚逾百米的保護層掩蓋、保護的軍事指揮中心裡,為數約百人的人員正各居其位,埋首工作之中。在除卻空調及電子儀器運作聲,以及間或微細傳出的細碎人聲外便再無雜聲的環境裡,一把平穩有禮的聲音則於這時響起。

「報告司令,如先前的預計一樣,由於受到達爾現象的干擾,我們直至現在仍然無法鎖定目標,連帶衛星映像亦不能把目標當地的實際情況顯示出來。現在我們所能知道的,只有在目標地點約方圓一百二十公里,平均誤差修正約十公里的範圍內,正籠罩在達爾現象的影響當中。另外,從附近各區域的監測儀器所得的資料顯示,估計當地正持續受到嚴重的破壞。」

「唔,明白了,繼續探測。」
身處指揮中心的中央指揮席,一名身穿整齊、主色調為灰色的軍服,平實無鬚的面容貌似四十來歲,但實則已年逾五旬的英悍男子在下屬回應後,便在背靠真皮大椅間陷入沉默之中。『一百二十公里嗎?據資料顯示,這還真是有紀錄以來,波及範圍最大的一回呢……』

早有預料,情知在數十年前由知名學者達爾.迪魯確立,並得後人以其名字命名,所謂的達爾現象或效應所覆蓋下,現有所知的探測、記錄手段均會受到莫大干擾,甚至無法生效的情況下,己方能夠知悉目標現場的情報,尤其是實況資訊會很有限。只是當耳聞遠超預期的情報時,這位貌似指揮官的中年男子仍是不由得暗暗納罕。

「請恕本官多疑。不錯這是有史以來所知的最大一回,但本官想威名顯赫、宇內有名的名將──拉斯閣下應該不會因為這一點而束手無策吧?還要這回真的是連運氣也是在我們這一方,難得竟然給我們在這次行動中,正巧碰到這事件的發生,我們總不可能置總統先生他們的寄望,以及命令於不顧吧?」

「哦?嘿。」聞言輕笑,瞥眼望向列席身旁,銀眉白鬚的發言者,不覺十指輕扣、肘抵案上,拉斯──朗古.拉斯上將淡然笑答:「確是有點扎手,但這也還好。既然總統先生他們將這任務交給本官,塔班中將您亦特地前來輔助任務,那本官當然不能光坐在這裡,甚麼事情都不作。」

「何況本官相信,作為促成這次行動的發起及支持者之一,塔班參謀長您也應該很清楚【巴洛克之塔】的性能,那不知您又有甚麼好提議呢?」

『參謀長閣下,你還真很性急呢。不過想想也對,即使不談你本來就是屬於主戰的一派,也不管你跟【巴洛克之塔】背後那些生產、研發企業的那些…嘿,那些關係。光是想到你不久之後便準備退役,就算不說退役之後得到的好處,想來你也很想借這兵器跟這次測試事件,替你在歷史裡留下響亮的名號吧?』隨意回應間,作為此地最高指揮官的拉斯上將,這番譏諷則只在內心泛現,並未在這無必要的情況下訴之於口。

『只差說這次是巧合,那倒不完全算錯呢。』一抹含意複雜的笑意,悄然浮現於中年上將的面上。

自數百年前出現,讓小城斯格汀在一夜之間,全城數萬居民突然全數失蹤的【斯格汀事件】後,一種情況相似,其後亦由此命名的【斯格汀現像】,在這幾百年間在世界各地合共出現達十八次。倘若連同歷史中一些較為隱晦或詳情不明的紀錄也一併考慮,在已知的紀錄當中,被估計屬疑似【斯格汀現像】的事件,在人類最近四千年的歷史裡,更竟出現達二十八回。

所謂【斯格汀現像】,是泛指特定區域當中的人們基於不明原因突然在一夜之間全體失蹤,當事件嚴重時,失蹤人口數量更會超逾十萬的情況。這不單替至今仍無法找出箇中真相的各國政府帶來大量麻煩,更要命的還是一些曾出現【斯格汀現像】的地區,還有相當的機率會在同一地點再次發生相同現像。亦為這致命原因,大多數曾發生【斯格汀現像】的地區,任那樣的處理會構成種種資源上的浪費,乃至是會帶來民心的不穩,但當地政府亦只有無奈地讓那些地區成為棄置,甚至是刻意被隔離的廢墟。

『在以往那十八次事件中,有高達十三次是發生在這個大陸;同時世界各地發生的異獸出現事件,出現密度最高的地區也是在這裡;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在這兩年裡,曾有幾次神秘事件,更是發生在距離這裡不太遠,那個叫迪奧(誠等人居住的城市)的城市方圓五百公里的範圍裡。因為這樣,主戰派的人才會這麼著急要盡快測試【巴洛克之塔】,亦正好為這發現這次事件……』

未待較自己年長近十年的參謀回應,姿態依然的總指揮淡然作出指示:「如早前的替代計劃三,將【巴洛克之塔】的攻擊範圍變更為廣域模式,並選在電腦計算出最適合的時機,向預測位置的中心一帶射擊。另外,在射擊期間至射擊完成後,盡可能探測跟記錄攻擊範圍一帶的各種資料,看看有沒意外的發現。好了,【巴洛克之塔】,現在開始進行能量填充。」

「其實本官有點疑問,是很想向比較熟悉這回的目標,還有【巴洛克之塔】的參謀長閣下請教一下的。」

命令發出後,於下屬的回應聲,以及確認言詞一再響起間,拉斯上將則以饒富興味的語調,悠然向正為自己剛作的指令點頭認同的塔班參謀長,說出似含不祥不詳意味的話語:「【巴洛克之塔】的威力無疑是很大,只是以這兩年來,從各地所得…嗯,尤其是從之前那幾次事件場地所得的資料來看,倘若這一次的行動萬一出現意外,不但無法破壞或重創目標,還讓對方知道我們的『存在』,甚至是這裡的位置,那不知參謀長閣下又認為屆時我們該怎辦?還有會有甚麼的後果呢?」

「甚麼?」

驟聽從未擔憂過的問題,深信是次行動定必成功、深信【巴洛克之塔】那驚人破壞力的年老中將,剎那間只為拉斯這番說話白眉一皺、暗覺不悅。

撇除迷信色彩,又或是影響士氣的考量,這番發言導致塔班中將不快的原因,則是在於:『臭小子…由行動開始那天直到這個時間,若非總要找機會譏刺我們,就是在跟我們唱反調,你真的是中立派的人嗎?混蛋,若不是為了緩和反對、保守派的反彈聲音,你道我們真的想由你這小子來當這回行動的總指揮嗎?怪不得不論軍方、政界,多數人都說你是怪人。』

「嘿,拉斯閣下還請放心吧。」

冷哼一聲,目泛不悅之色的華髮參謀長搖首間以堅信、自傲的語氣回應:「除非完全沒有命中或波及目標,否則從以往的研究和實驗數據來看,就算攻擊沒有直接命中,那只要目標是位於攻擊範圍一帶,憑【巴洛克之塔】的威力絕對是足以毀滅目標有餘的。何況拉斯閣下也該很清楚,即使不計算現正駐留在這島嶼附近的軍力,我國的第三艦隊,現今亦正好位於目標至指揮中心的中途,並受命替我們進行警戒任務。就算連續出現不可能發生的意外情況,【巴洛克之塔】真的萬一沒有命中目標,亦假設目標能夠知道這裡的位置,更有那個能力跟不知死活地向這裡攻擊,這也沒甚麼值得擔憂的需要吧?」

言至此處塔班中將忽地閉目冷笑,並擺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倒是話說回來,其實本官跟特利部長有相近的看法。若不是因為達爾效應導致瞄準跟獲得資料有困難,加上為了測試【巴洛巴克之塔】,同時確認這一回目標的水平,藉此跟我們目前已知的數據作比對。其實不使用【巴洛克之塔】,改為派遣特種部隊,又或以第三艦隊的精銳部隊,來向目標進行捕獲行動,這不是更效率、更有好處嗎?真不明白副總統閣下,以及那些反對的議員們有甚麼需要擔心。」

沒有言語,對於既是輔助,亦為監控的部下那豪語,朗古.拉斯僅以平淡的微笑作敷衍。未敢樂觀的他,則為心泛的不祥之感,既暗自向心中的神祈禱,亦為萬一出現的情況作其盤算。

*************************

『?!』

【千】【百】皆被破,鐵諾於努力平抑衝動,兼擋格失控對手的狂攻猛打間,忽地心感異樣。一份自直覺而來的難言感覺,正為未知的侵犯向他作出警告。

循靈覺、憑感受,不管依經驗或計算來看,如此感受均非源自眼前狂攻的古怪少年,那麼這份突如其來感覺到底是來自……

上方!那股莫名而生的突兀感受,直覺告知將會是來自上空的。

心感不妥,剛勇豪傑於防禦同時思索應對之道間,並陡地察覺……不自然的窒礙,原本勢若狂犬…瘋虎的誠,一方面憑藉磨練及經驗,或為天賦之故,饒是攻勢均沒經思考計算而作,但仍是頗具威脅,教人不能小覷。孰知誠如今亦像突然感覺到甚麼不妥似的,還讓本已陷入狂亂狀態的他,基於自然反應之故驟然攻勢一滯……

『看來他也…機會!』未有放過這瞬間,覷準機會的鐵諾雄臂疾揮,憑藉強猛剛勁將古怪少年強勢震飛,並順勢高聲喝問:「笨蛋!我不管你是因為甚麼原因,但你現在是要不管你的同伴死活,仍要繼續這樣瘋下去嗎?!」

逮住最佳時機發動針對要害的有力「攻擊」,這終教本是理智停擺的誠煞住狂態,並在這剎那間愣在當場,未有再次失控躁進。

「喂…這到底是……」「啊?!」就在美雅等人對眼前發展猶自愕然不解間,夢卻陡地心生警兆,更不由得立時仰首……

清麗少女神色惑然地望向天空後才剛數秒,空中猛地乍現一道巨大閃光,並於極短時間內化為光柱,逕朝距交戰兩人所在約數百米的所在兇悍襲下。只是彷彿早悉此事,原本正跟誠對峙的異界豪傑不知何時竟已在光柱將會經過的軌道上等候。

僅只信手一揮,雷奧竟將著地後產生巨大爆風、炸出寬廣深坑的神秘光柱輕鬆擊飛。神容平霽,活像沒作過甚麼特別事情般,濃眉微皺的鐵諾只是先瞥眼看過某方向後,再無言仰視天空。

「那個…那個是甚麼?」
「這…這個…難道真的是那個?」艾比魯的疑問剛發,事實上比夢更稍早片刻驚覺不妥的杜魯,則似對方才出現的事有所聯想。正為這事,憑著過人聽力耳 聞此事的鐵諾,即時趕到這位昔日的傳說英雄、如今的雜誌社編輯的身前。

「杜魯,聽你的說話,你知道剛才那是甚麼的一回事嗎?」

接下來,一幕教除正身處杜魯身旁的人,大多數在場者均感驚訝、困惑的事情,則在這時在各人眼前出現。

匆匆與昔日英雄作短暫對話後,鐵諾忽地淡然苦笑,並在向猶疑愣在原地的少年對手丟下一句:「趁著我有點事要辦,你先休息一會,順便讓過熱的腦袋冷靜一下,我們待會才再繼續吧。」

於各人言猶在耳間,無雙豪傑則從容一躍,向剛才曾稍作留意,曾察覺出現過相當巨大能量的方向高速離去……

不論明白這是甚麼事情與否,除了猶自失去意識的蒼嵐,以及受託照看他的美雅外,眾人亦為此趕到原本作為參戰者之一,正以傷痕滿佈、崩缺處處的配劍支撐身軀的誠那裡。

「誠…誠大哥。」
「誠,你現在怎樣?還好嗎?」
「咳…呼…還…我還好。倒是蒼嵐,還…還有兇女孩,妳們的情況怎樣?」

對於迄自自責的友人這問題,作為被問及者之一,神容複雜的夢則在遲疑半響後,才在目光微黯間作了一個教人一呆的回應:「我跟蒼嵐都沒事,反…反而……大變態,對…對不起。」

「咦?」「哦?」「呃?」旁觀各人無不聞言一愕,但大都在稍加思考後,得到相似的推斷──『夢是因為剛才幫助不了誠,所以才會道歉吧?』

「別傻。這根本不是妳的責任。兇女孩,妳也不知道會發生剛才的那種事情吧?」同對藍髮佳人的道歉關鍵部份有所誤解,誠在舉腕搔首間,面泛喻意難明的苦澀笑意,反作勸慰之言。

「……」說到中途,視線焦點不覺落到地上,忽地默然片刻的誠再次抬頭,眼帶某種決意色彩,以苦意更盛的臉容笑說:「何況…何況因…啊,嘿,總之,我現在比之前任何時間,更能下定決心去爭取這次的勝利機會。」

「我說,阿誠啊…從你剛才的那種樣子……」說詞內容沒頭沒腦,話語當中的窒礙更似蘊謎團,關心友人安危的一眾人,憶起方才的實際戰情,莫不在這時出言勸告,期望能打消誠這無謀的「妄想」──爭取那所謂取勝機會的魯莽盤算。

『何況因為?更能下定決心?』

為著人劍互通,得悉遠較同伴多出甚多的資訊,尤其是當事人不意讓人知曉,屬他個人隱私的往昔種種、心底感言。對同伴間的勸說及回應充耳不聞,夢如今則為笨拙友人剛剛的說詞默然不語、心感納悶…及疑惑。『大變態,究竟因為剛才的那…不對,為甚麼發生剛剛的那種事,反而可以更能讓你堅定決心啊?你這個決心,真的只是那甚麼「取勝的希望」嗎?』


「人們唯一能從歷史裡學習的,就是人們永遠不會從歷史裡吸收教訓。」
「哦?是這樣嗎?不若換個說法好了。」
「人們,是會從歷史裡學到教訓的。但可惜,人們同時卻總愛自以為是,認為自己定會是少數的例外者,甚至成為唯一的超越者。」
[189 楼] | Posted:2012-01-23 11:57| 顶端
無病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0897
精华: 2
发帖: 462
威望: 1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1071 HHB
注册时间:2005-01-04
最后登陆:2021-05-30
图书馆の旅人(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david7127兄、1354630298兄
謝謝您們的支持
小弟亦在這裡跟大家說聲新年快樂^^

(上面那篇是...先行版,因為搞了半天,還在趕工中,希望今天能搞定這一節...@@b)


「人們唯一能從歷史裡學習的,就是人們永遠不會從歷史裡吸收教訓。」
「哦?是這樣嗎?不若換個說法好了。」
「人們,是會從歷史裡學到教訓的。但可惜,人們同時卻總愛自以為是,認為自己定會是少數的例外者,甚至成為唯一的超越者。」
[190 楼] | Posted:2012-01-23 12:00| 顶端
david7127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04866
精华: 0
发帖: 24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8071 HHB
注册时间:2010-03-06
最后登陆:2019-03-1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又更新了 大大加油啊
也祝大大新年快樂


在輝煌中等待黃昏 在毀滅中笑看滅亡
[191 楼] | Posted:2012-01-24 13:27| 顶端
dinbowen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118383
精华: 0
发帖: 4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017 HHB
注册时间:2012-04-01
最后登陆:2012-04-1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楼主!加油啊!

  首先得向楼主表示感谢和敬意!一直写着这本书确实需要很大的毅力啊!
  我算是《异界之梦》的忠实读者了,从初中开始我就看这本书了,还记得当时拿到这本书一口气读完的冲动,与朋友们分享书中各种设定以及情节走向的愉悦,当然,也有看不到完结时的懊丧,心痛。呵呵,当时幼稚的我都以为上市的小说肯定是有结局的,还记的当我翻到书本末尾的时候我真的恐惧了:怎么,就这么,没了!?我和我的朋友们还为此茶饭不思了好久好久……一直想知道作者怎么了,为什么不写完……


一直……一直……在等待
[192 楼] | Posted:2012-04-01 17:32| 顶端
dinbowen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118383
精华: 0
发帖: 4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017 HHB
注册时间:2012-04-01
最后登陆:2012-04-1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楼主!加油啊!2

……为此一直伤心了好久。后来接触到了电脑,懂得上网去搜索资料了,但也只是知道作者叫无病,却一直无法取得联系。然后由于高考,大学…各种事情,这部作品被我暂时放下了,可是我对它的喜爱却从未减少过,甚至由于日积月累反而更执着了……一直觉得作者的设定非常宏大,伏笔埋的也很到位,死死吊住了读者的胃口,只要认真细细品尝,总有一种就在看一部动漫的感觉(我本人是比较喜欢看动漫的),而且是那种超级王道的动漫!一直觉得只要制作好上映绝对是问鼎榜首那种实力派的作品!

一直……一直……在等待
[193 楼] | Posted:2012-04-01 17:42| 顶端
dinbowen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118383
精华: 0
发帖: 4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017 HHB
注册时间:2012-04-01
最后登陆:2012-04-1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楼主!加油啊!3

今晚非常碰巧的点入了这个论坛,然后非常碰巧的找到了这个帖子。现在我也很庆幸自己找到了这个帖子,也许我和异界之梦确实有缘分,让我在几乎绝望的时候抓住了这一丝曙光……让我知道原来作者也一直没有放弃,一直在坚持写作……而我也终于有这个机会向无病大大表示我的景仰与敬佩,以及我对异梦的喜爱……说真的,看到这一个帖子的时候我真的感动到快哭了,一直在寻找,一直在追求,这份情感终于有机会在此大声宣泄出来:异梦,也许不是一部完美的作品,但,绝对是一部有着众多读者喜爱的作品!我相信还有许多跟我一样心怀希望的读者,一直希望能给无病大大声援!让他知道我们还在等待他的续作!我们还在等待这部作品!就算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我们当初的那份炽热的情感依旧存在!无病大大,我们会永远支持你的,就像诚身边的好朋友支持着诚一样,一起努力下去吧!

一直……一直……在等待
[194 楼] | Posted:2012-04-01 17:53| 顶端
dinbowen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118383
精华: 0
发帖: 4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017 HHB
注册时间:2012-04-01
最后登陆:2012-04-1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楼主!加油啊!4

我想经过今晚,我们这些读者的心意总算可以传达给无病大大了,想到这一点,我觉得我的心情就无比舒畅,感觉多年郁结的心终于化开了冰山一角。真的好希望无病快些推进作品的主线剧情,让我们不用熬这么久,可以快些看到诚以后的种种,解开心中的各种疑团,无病能尽量更新吗?假如实在没时间,那请写故事的主要的部分吧,我们真的等了好久好久了……FIGHT~!

一直……一直……在等待
[195 楼] | Posted:2012-04-01 18:03| 顶端
無病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0897
精华: 2
发帖: 462
威望: 1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1071 HHB
注册时间:2005-01-04
最后登陆:2021-05-30
图书馆の旅人(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dinbowen
謝謝您支持跟過獎
一如以往的說法,小弟雖然不敢說是將異夢當作甚麼終生作品,是絕對會寫完甚麼
但小弟也確是直至現在仍想著在能夠寫時便繼續寫下去就是了d^^bb
在這裡再次謝過您一直以來的支持


「人們唯一能從歷史裡學習的,就是人們永遠不會從歷史裡吸收教訓。」
「哦?是這樣嗎?不若換個說法好了。」
「人們,是會從歷史裡學到教訓的。但可惜,人們同時卻總愛自以為是,認為自己定會是少數的例外者,甚至成為唯一的超越者。」
[196 楼] | Posted:2012-04-03 13:11| 顶端
無病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0897
精华: 2
发帖: 462
威望: 1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1071 HHB
注册时间:2005-01-04
最后登陆:2021-05-30
图书馆の旅人(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節九:【我想說的只有:『混蛋!別妨礙我娛樂啊!』】

異界之夢
第一部 尋.覺醒
第四十章



九:【說甚麼『人類,你們真的可以駕馭這樣的武器嗎』?才怪!我想說的只有:『混蛋!別妨礙我娛樂啊!』】

「呀哈哈~~~來啊!快來啊!」
「……」

高呼、狂笑聲中,漆黑寒光勢若狂雷疾電不斷猛襲。面對如此苛烈攻勢、失控狂態,從迷惘錯愕中回復過來,鐵諾不發一言,只是實實在在地以雷奧發動鐵壁防禦,盡數接下直如雪崩般的狂猛攻擊。

自動手以來多處優勢、向居上風,仍屢為古怪對手那怪異戰法,尤其是那教他極感意外的實力表現,策劃佈置所算,一再受到遠超想像的打擊及傷害。由此來看,此時此刻的誠在深受情緒問題衝擊、干擾的現在,能力發揮照理說自當大遜早前,甚至會替其產生極嚴重的惡果。

想法如此,事實上亦相去不遠,只差及至連接多記凌厲攻擊過後,始終未作片言隻語的鐵諾,神容所顯又似是跟詳情略有出入。

「哼……」『嘿,果然是這樣……』方才我一彼五,如今則演化為我一彼七,甚至古怪少年得付出十倍代價,才能讓剛勇豪傑著傷濺血。不過任情況若此,剛剛再度受創的鐵諾面上反現苦笑,一份夾集諷刺、無奈、可惜等種種複雜意味的苦澀笑意。

在旁觀戰,心神稍復的杜魯亦像察覺甚麼似的,不由自主面泛含意相近的表情。

『不錯是讓我很意外,只是管他實情是否真的是這樣,但以眼前的情況來說,在兩者相比之下,還是讓他回復冷靜,這場架才會比較有趣吧?』心念一動,主意亦決,得活武神美名的異界豪傑提臂輕抖,先將拙樸少年一震而退,接著便雄臂一伸,鐵腕一扭……

「小朋友!你還是給我冷靜一下吧!」

剛龍!激閃!

噹!嗆~~~~~~~~~

「哈哈哈~~~~」
「咦?!」

『甚…甚…不是吧?!』挾帶雄渾力量的一擊,逕朝誠的胸前悍然急砍,天曉得如此凌厲霸道的一擊,狂笑少年似是全然不覺般,竟直接便挺劍橫掃截擊,卻又於兩刃甫接間即時身形稍偏、運臂一帶。借時機、取位、角度、走勢、動作等各項配合,輔以自身力量支援,就這樣把那勢足開天的兇悍一擊直接卸除撥開,更反趁機掙到反守為攻的機會,手猛揮,脫手飛出的法莎劍柄立向強敵的胸膛直擊過去。

「喝!」龍吟似的異響迄自迴響四周間,雄臂及時回防封擋辛辣的劍柄突刺。面容微見愕然之色,眼神更難掩一份震動之意,鐵諾卻猛一咬牙,兼在沉聲低喝間,在先接過對手接踵而來的拳打掌劈、腳踢肘擊、執劍後順勢施展的反手斬擊後再搶主動。

如迅雷奔騰!
若疾電崩吐!
【剛龍.龍戰】剎那間幻爆發無數兇芒,並以山崩海……
噹!

「嘿哈哈!來啊!來啊!」

「?!」無數血花驟從猶自狂笑、眼神有異…滿含絕望之色的古怪少年身上那十數道傷口上亂飛激濺。饒是代價不菲,但鐵諾那宛若長河大川般洶湧猛襲的密集劍勢,竟為覷準機會、算好位置的誠那陡然爆發的一擊,就此以遜色不少的力量,硬生生撕裂、中斷下來。

自開戰至今一再被壓至下風劣勢,但誠亦是多番成功破解鐵諾的蓋世絕技,甚至或反守為攻、或硬拼傷敵亦屢有出現。只是會讓這時候不論鐵諾或杜魯,盡皆難以自抑地眼露錯愕之色、難言之情,這關鍵赫然是……

沒有特別聲張或表示,但方才無雙龍騎將接連施展,被古怪少年先後以即時反應破壞的猛烈攻勢,其實分別是──

百劍.殺。
千劍.滅。

狂笑少年早前分別得以多重計算、佈置,附以特地精心準備的技藝,甚至得以水準更超其上的大技,方能應付過來,那份屬鐵諾用以對付「真正對手」的絕藝。

孰知如今神技再展,箇中威能縱使確是有所保留,但鐵諾實在是萬萬料不到,誠竟然能這樣簡單,就將他的兩大殺招破個乾淨俐落。

這回事,作為多年來的宿敵,艾度沙自能辦到相類事情。假若對方是那位艾度沙.桑特的話……

這更遑論對手即便真的是那位異世英雄,鐵諾也從沒看過艾度沙會用如此手法,憑方才那程度的實力比例便破掉自己的秘技。

一個結論,亦由此在杜魯兩人心中湧現。『果…果然,正因陷於歇斯底里、思考、理智近乎停頓的狀態,所以信心、恐懼對他產生的影響,才反而會大幅削減……連帶讓他一直以來因為信心之故,被自我設限所影響的實力,也可以因為這樣……』

『但就算是這樣,若繼續維持現在這樣子,誠的情況只會更不利……』

也是頃刻,於杜魯暗感不妙、替同伴憂心間,鐵諾的內心更是驀現一股強烈…強烈至他得豁盡心力才能勉強壓下來的衝動。『不…不行,就算不管遲點對上艾度沙的問題…就算現在那個還沒完成,但…但……即使我真的很想看看,這小鬼會怎樣應付我那一招,不…不行!不行啊!嘿,看來不只是這小鬼,就連我也需要冷靜一會呢……』

強抑衝動,全為深知縱是猶未臻至完善,饒是保留極多,更不介意被別人得窺秘奧,但鐵諾實在是不想冒險…冒著正為未達圓滿水平,致使深怕一個不好,便會讓備受期待的自卑對手,為自己的衝動好奇而慘死在自己的秘技下,落得死無全屍的收場。

這不能使用的技巧,自然不是【百】、不是【千】、亦不是【萬】,更不是【百萬】,只會是更進一步的……

『不管怎樣,先讓這小鬼停…咦?!』就於心下盤算之際,剛勇豪傑陡感有異。

***********************

時間回溯,上午十一時十八分,亦即古怪少年那狂放笑聲爆發前約半小時的時間。

地點:距誠與鐵諾交戰之地約一千多公里的島嶼──莫里。

一處位於地底,受厚逾百米的保護層掩蓋、保護的軍事指揮中心裡,為數約百人的人員正各居其位,埋首工作之中。在除卻空調及電子儀器運作聲,以及間或微細傳出的零碎人聲外便再無雜聲的環境裡,一把平穩有禮的聲音則於這時響起。

「報告司令,如先前的預計一樣,由於受到達爾現象的干擾,我們直至現在仍然無法鎖定目標,連帶衛星映像亦不能把目標當地的實際情況顯示出來。現在我們所能知道的,只有在目標地點約方圓一百二十公里,平均誤差修正約十公里的範圍內,正籠罩在達爾現象的影響當中。另外,從附近各區域的監測儀器所得的資料顯示,估計當地正持續受到嚴重的破壞。」

「唔,明白了,繼續探測。」
身處指揮中心的中央指揮席,一名身穿整齊、主色調為灰色的軍服,平實無鬚的面容貌似四十來歲,但實則已年逾五旬的英悍男子在下屬回應後,便在背靠真皮大椅間陷入沉默之中。『一百二十公里嗎?據資料顯示,這還真是有紀錄以來,波及範圍最大的一回呢……』

早有預料,情知在數十年前由知名學者達爾.迪魯確立,並得後人以其名字命名,所謂的達爾現象或效應所覆蓋下,現有所知的探測、記錄手段均會受到莫大干擾,甚至無法生效的情況下,己方能夠知悉目標現場的情報,尤其是實況資訊會很有限。只是當耳聞遠超預期的報告時,這位貌似指揮官的中年男子仍是不由得暗暗納罕。

「請恕本官多疑。不錯這是有史以來所知的最大一回,但本官想威名顯赫、宇內有名的名將──拉斯閣下應該不會因為這一點而束手無策吧?還要這回真的是連運氣也是在我們這一方,難得竟然給我們在這次行動中,正巧碰到這事件的發生,我們總不可能置總統先生他們的寄望,以及命令於不顧吧?」

「哦?嘿。」聞言輕笑,瞥眼望向列席身旁,銀眉白鬚的發言者,不覺十指輕扣、肘抵案上,拉斯──朗古.拉斯上將淡然笑答:「確是有點扎手,但這也還好。既然總統先生他們將這任務交給本官,塔班中將您亦特地前來輔助任務,本官當然不能光坐在這裡,甚麼事情都不作。」

「何況本官相信,作為促成這次行動的發起及支持者之一,塔班參謀長您也應該很清楚【巴洛克之塔】的性能,那不知您又有甚麼好提議呢?」

『參謀長閣下,你還真很性急呢。不過想想也對,即使不談你本來就是屬於主戰的一派,也不管你跟【巴洛克之塔】背後那些生產、研發企業的那些…嘿,那些關係。光是想到你不久之後便準備退役,就算不說退役之後得到的好處,想來你也很想借這兵器跟這次測試事件,替你在歷史裡留下響亮的名號吧?』隨意回應間,作為此地最高指揮官的拉斯上將,這番譏諷則只在內心泛現,並未在這無必要的情況下訴之於口。

『只差說這次是巧合,那倒不完全算錯呢。』一抹含意複雜的笑意,悄然浮現於中年上將的面上。

自數百年前出現,讓小城斯格汀在一夜之間,全城數萬居民突然全數失蹤的【斯格汀事件】後,一種情況相似,其後亦由此命名的【斯格汀現像】,在這幾百年間在世界各地合共出現達十八次。倘若連同歷史中一些較為隱晦或詳情不明的紀錄也一併考慮,在已知的紀錄當中,被估計屬疑似【斯格汀現像】的事件,在人類最近四千年的歷史裡,更竟出現達二十八回。

所謂【斯格汀現像】,是泛指特定區域當中的人們基於不明原因突然在一夜之間全體失蹤,當事件嚴重時,失蹤人口數量更會超逾十萬的情況。這不單替至今仍無法找出箇中真相的各國政府帶來大量麻煩,更要命的還是一些曾出現【斯格汀現像】的地區,還有相當的機率會在同一地點再次發生相同現像。亦為這致命原因,大多數曾發生【斯格汀現像】的地區,任那樣的處理會構成種種資源上的浪費,乃至是會帶來民心的不穩,但當地政府亦只有無奈地讓那些地區成為棄置,甚至是刻意被隔離的廢墟。

『在以往那十八次事件中,有高達十三次是發生在這個大陸;同時世界各地發生的異獸出現事件,出現密度最高的地區也是在這裡;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在這兩年裡,曾有幾次神秘事件,更是發生在距離這裡不太遠,以某個叫蒂斯(誠等人居住的城市)的城市為中心,方圓五百公里的範圍裡。因為這樣,主戰派的人才會這麼著急要盡快測試【巴洛克之塔】,亦正好為這發現這次事件……』

未待較自己年長近十年的參謀長回應,姿態依然的總指揮淡然作出指示:「如早前的替代計劃三,將【巴洛克之塔】的攻擊範圍變更為廣域模式,並選在電腦分析那些從當地附近得到的資料後,計算出最適合的時機,向預測位置的中心一帶射擊。另外,在射擊期間至射擊完成後,盡可能探測跟記錄攻擊範圍一帶的各種資料,看看有沒意外的發現。好了,【巴洛克之塔】,現在開始進行能量填充。」

「其實本官有點疑問,是很想向比較熟悉這回的目標,還有【巴洛克之塔】的參謀長閣下請教一下的。」

命令發出後,於下屬的回應聲,以及確認言詞一再響起間,拉斯上將則以饒富興味的神情及語調,悠然向正為自己剛作的指令點頭認同的塔班參謀長,說出似含不祥不詳意味的話語:「【巴洛克之塔】的威力無疑是很大,只是以這兩年來,從各地所得…嗯,尤其是從之前那幾次事件場地所得的資料來看,倘若這一次的行動萬一出現意外,不但無法破壞或重創目標,還讓對方知道我們的『存在』,甚至是這裡的位置,那不知參謀長閣下又認為屆時我們該怎辦?還有會有甚麼的後果呢?」

「甚麼?」

驟聽從未擔憂過的問題,深信是次行動定必成功、深信【巴洛克之塔】那驚人破壞力的年老中將,剎那間只為拉斯這番說話白眉一皺、暗覺不悅。

撇除迷信色彩,又或是影響士氣的考量,這番發言導致塔班中將不快的原因,則是在於:『臭小子…由行動開始那天直到這個時間,若非總要找機會譏刺我們,就是在跟我們唱反調,你真的是中立派的人嗎?混蛋,若不是為了緩和反對、保守派的反彈聲音,你道我們真的想由你這小子來當這回行動的總指揮嗎?怪不得不論軍方、政界,多數人都說你是怪人。』

「嘿,拉斯閣下還請放心吧。」

冷哼一聲,目泛不悅之色的華髮參謀長搖首間以堅信、自傲的語氣回應:「除非完全沒有命中或波及目標,否則從以往的研究和實驗數據來看,就算攻擊沒有直接命中,那只要目標是位於攻擊範圍一帶,憑【巴洛克之塔】的威力絕對是足以毀滅目標有餘的。何況拉斯閣下也該很清楚,即使不計算現正駐留在這島嶼附近的軍力,我國的第三艦隊,現今亦正好位於目標至指揮中心的中途,並受命替我們進行警戒任務。就算連續出現不可能發生的意外情況,【巴洛克之塔】真的萬一沒有命中目標,亦假設目標能夠知道這裡的位置,更有那個能力跟不知死活地向這裡攻擊,這也沒甚麼值得擔憂的需要吧?」

言至此處塔班中將忽地閉目冷笑,並擺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倒是話說回來,其實本官跟特利部長有相近的看法。若不是因為達爾效應導致瞄準跟獲得資料有困難,加上為了測試【巴洛克之塔】,同時確認這一回目標的水平,藉此跟我們目前已知的數據作比對。其實不使用【巴洛克之塔】,改為派遣特種部隊,又或以第三艦隊的精銳部隊,來向目標進行捕獲行動,這不是更具效率、更有好處嗎?真不明白副總統閣下,以及那些反對的議員們有甚麼需要擔心。」

沒有言語,對於既是輔助,亦為監控的部下那豪語,朗古.拉斯僅以平淡的微笑作敷衍。未敢樂觀的他,則為心泛的不祥之感,既暗自向心中的神祈禱,亦為萬一出現的情況作其盤算。

*************************

『?!』

【千】【百】皆被破,鐵諾於努力平抑衝動,兼擋格失控對手的狂攻猛打間,忽地心感異樣。一份自直覺而來的難言感覺,正為未知的侵犯向他作出警告。

循靈覺、憑感受,不管依經驗或計算來看,如此感受均非源自眼前狂攻的古怪少年,那麼這份突如其來感覺到底是來自……

上方!那股莫名而生的突兀感受,直覺告知將會是來自上空的。

心感不妥,剛勇豪傑防禦同時思索應對之道間,並陡地察覺……不自然的窒礙,原本勢若狂犬…瘋虎的誠,一方面憑藉磨練及經驗,或為天賦之故,饒是攻勢均沒經思考計算而作,但仍是頗具威脅,教人不能小覷。孰知誠如今亦像突然感覺到甚麼不妥似的,還讓本已陷入狂亂狀態的他,基於自然反應之故驟然攻勢一滯……

『看來他也…機會!』未有放過這瞬間,覷準機會的鐵諾雄臂疾揮,憑藉強猛剛勁將古怪少年強勢震飛,並順勢高聲喝問:「笨蛋!我不管你是因為甚麼原因,但你現在是要不管你的同伴死活,仍要繼續這樣瘋下去嗎?!」

逮住最佳時機發動針對要害的有力「攻擊」,這終教本是理智停擺的誠煞住狂態,並在這剎那間愣在當場,未有再次失控躁進。

「喂…這到底是……」「啊?!」就在美雅等人對眼前發展迄自愕然不解間,夢卻陡地心生警兆,更不由得立時仰首……

清麗少女神色惑然地望向天空後才剛數秒,空中猛地乍現一道巨大閃光,並於極短時間內化為光柱,逕朝距交戰兩人所在約數百米的所在兇悍襲下。只是彷彿早悉此事,原本正跟誠對峙的異界豪傑不知何時竟已在光柱的軌道上守候。

僅只信手一揮,雷奧將神秘光柱輕鬆擊飛。神容平霽,活像沒作過甚麼特別事情般,濃眉微皺的鐵諾在光柱著地後產生巨大爆風、炸出寬廣深坑間,先瞥眼看過某方向,再無言仰視天空。

「那個…那個是甚麼?」
「這…這個…難道真的是那個?」為突然發生的異像撼動,艾比魯的疑問剛發,事實上比夢更稍早片刻驚覺不妥的杜魯,則似對方才出現的事有所聯想。正為這事,憑著過人聽力耳聞此事的鐵諾,即時趕到這位昔日的傳說英雄、如今的雜誌社編輯的身前。

「杜魯,聽你的說話,你知道剛才那是甚麼的一回事嗎?」

接下來,一幕教除正身處杜魯身旁的人,大多數在場者均感驚訝、困惑的事情,則於這時在各人眼前出現。

匆匆與昔日英雄作短暫對話後,鐵諾忽地淡然苦笑,並向猶愣在原地的少年對手丟下一句:「趁著我有點事要辦,你先休息一會,順便讓過熱的腦袋冷靜一下,我們待會才再繼續吧。」

各人言猶在耳間,無雙豪傑則從容一躍,朝剛才稍作留意,曾察覺出現過相當巨大能量的方向高速離去……

不論明白這是甚麼事情與否,除了依舊失去意識的蒼嵐,以及受託照看他的美雅外,眾人亦為此趕到原本作為參戰者之一,正以傷痕滿佈、崩缺處處的配劍支撐身軀的誠那裡。

「誠…誠大哥。」
「誠,你現在怎樣?還好嗎?」
「咳…呼…還…我還好。倒是蒼嵐,還…還有兇女孩,妳們的情況怎樣?」

對尚在自責的友人這問題,作為被問及者之一,神情複雜的夢遲疑半響後,才在目光微黯間作了一個教人一呆的回應:「我跟蒼嵐都沒事,反…反而……大變態,對…對不起。」

「咦?」「哦?」「呃?」旁觀各人無不聞言一愕,但大都在稍加思索後,得到相似的推斷──『夢是因為剛才幫助不了誠,所以才會道歉吧?』

「別傻。這根本不是妳的責任。兇女孩,妳也不知道會發生剛才的那種事情吧?」同對藍髮佳人的道歉關鍵部份有所誤解,誠在舉腕搔首間,面泛喻意難明的苦澀笑意,反發勸慰之言。

「……」說到中途,視線焦點不覺落到地上,忽地默然片刻的誠再次抬頭,眼帶某種決意色彩,以苦意更盛的臉容笑說:「何況…何況因…啊,嘿,總之,我現在比之前任何時間,更能下定決心去爭取這次的勝利機會。」

「我說,阿誠啊…從你剛才的那種樣子……」說詞內容沒頭沒腦,話語當中的窒礙更似蘊謎團,關心友人安危的一眾人憶起方才的實際戰情,莫不在這時出言勸告,期望能打消誠這無謀的「妄想」──爭取那所謂取勝機會的魯莽盤算。

『何況因為?更能下定決心?』

得悉遠較同伴多出甚多的資訊,尤其是當事人不意讓人知曉,屬他個人隱私的往昔種種、心底感言。對同伴間的勸說及回應充耳不聞,夢如今則為笨拙友人剛剛的說詞默然不語、心感納悶…及疑惑。『大變態,究竟因為剛才的那…不對,為甚麼發生剛剛的那種事,反而可以更能讓你堅定決心?你這個決心,真的只是那甚麼「取勝的希望」嗎?』

「啊!先不說這個。杜魯……」
既不想為此話題多作糾纏,亦對剛才強敵行動感到疑惑,誠在搖首擺手間制止同伴,並向杜魯提問:「看剛才你跟鐵鍩的對話,你好像是知道那是甚麼事情嗎?」

聽力因實力差而遜於無雙豪傑,但亦該有能力聽到鐵諾兩人的對話,只為剛剛精神紊亂之故,讓誠如今得追問詳情。

微顯凝重之色,杜魯點頭表示:「你剛才應該也感覺到吧?在鐵諾離去的那個方向,曾經出現過相當程度的能量,加上我從心晴小姐那裡的渠道,知道這個世界的強國巴姆,秘密地在這個大陸的某地方興建軍事設施,而且更懷疑是甚麼特別的新型武器。另外巴姆軍駐留在這個大陸的第三艦隊,最近也改變他們往常移動的航線,在特定的海域來回游弋。這加上剛才的事……所以我估計剛剛發生的事,很可能是巴姆發現了你們的戰鬥,並對這作出某些行動。以剛才那能量反應出現的方向,加上第三艦隊巡邏的航線一起計算,還有從所知有關這個武器的資料之類的考慮,那個武器設施便應該是在歐魯吉、莫里、法巴爾…那幾處地區的巨大島嶼吧?」

「不好!」
「咦?」正當昔日的救世英雄、如今的雜誌編輯想就這件事提出更多看法之際,猛地驚覺事態不妙的誠也沒多說,即時轉身高速飛往方才大敵的離去方向。

「鐵諾會毀掉那個設施的!」

僅憑殘留在空氣中的這一句,讓原本還未理解甚麼事情不妥的人,也頃刻理解古怪同伴為何要急忙離開這裡。

*************************

「哎,真麻煩。這小子果然跟我預料的一樣,而且還來得很快呢……」以相當速度向目的地進發,但為了停止預計中將會趕來阻止自己的人那行動,停止前進的鐵諾為自己那正確的推猜而無奈苦笑。

片刻間,剛勇豪傑看著那名縱沒使用龍紋之力,仍以高速尾隨自己的古怪少年,迅速趕到自己的身前不遠處。湊巧兩人這時正身在一處市區地帶的上空,撇除不在意身份曝光的鐵諾,為免被人看到相貌,誠急忙替自己設置平日用作掩飾身份用的白膜。

「誠,你這小子真的是……」不知是有意或無意,鐵諾以似緩實快的速度向地面降下去,無甚選擇餘地的誠亦只得隨著對方,一起降到約莫一般商用樓宇八九樓的高度,無言聽著水平面對自己那對手的說話:「特地給你休息、治傷的時間,偏偏你還是要浪費掉。還好我想你多半會立即追上來,所以特地減慢速度等你,否則別說你有意隱藏的真正實力,搞不好你連龍紋之力也會用上吧?居然為了要阻止我,不惜搞得你原本的盤算完蛋?你這小子就別幹作這無意義的事好嗎?」

無意義?
不管古怪少年要制止鐵諾的原因是甚麼,但這真的是無意義嗎?

無奈誠很明白此言屬實,只差管他的理智瞭解這事實,兼在追趕時勉力克制自己,但感性上還是難以自抑地作出這「蠢事」。一切確如異界豪傑所說,若不是他有意不以全速前去目的地,甚至還半途停下來等候,恐怕誠還會為了提升速度,別說將早前有意隱藏的實力曝光之餘,搞不好就連龍紋之力的時限也會為這提早用盡。

「所以現在就請你回去好好休息,還有別想再幹這種傻事好嗎?」才剛說畢,雄臂一揚,一枚光彈瞬即自鐵諾掌中擊出,筆直朝誠的胸膛直擊過去。

「該死!」類似光彈,光今天一戰裡也是多次得見,如今誠卻一臉凝重,更立即兩臂急舉、併腕胸前。因為他很清楚,這是異界龍騎將特地令他無法再作干擾,所以才施出這一擊的。

原來看似輕如羽毛,既無甚麼凌厲來勢,速度亦不快的光彈,卻在觸碰到防守一方的兩掌間,陡地爆發可怕力量,以比誠趕到這裡快上不少的速度,硬將他整個人推往他前來的方向。鐵諾從中還表現出強大的控制能力,饒是光彈蘊含無比力量,但這僅是凝而不發,純以強大力量、驚人速度,將目標硬生生「送」回原本來的地方。

這一擊並未替拙樸男生帶來半分傷害,光彈也沒發出絲毫破壞性力量,但單是光彈帶動誠的身子所激起的強烈氣流,已立教附近樓宇的大量窗戶為之爆破崩裂。只差不管對這有何感想,誠亦無法再作出其他行動,只能被迅速送離市區的範圍。

「嘿……」淡然苦笑。情知若年輕對手真的要再作干擾,如此的一枚光彈其實還是奈何不了誠的;但鐵諾想對方應該明瞭這枚光彈所包含、傳達的意思是甚麼,所以從其性格及至今表現的能力來考量,他應該不會多作甚麼無謂的事情。否則誠也不會特地接下那枚他能夠輕易迴避,卻有可能讓大量無辜,甚至他的同伴受到傷害的光彈。

「嘿……」『好了,既然那小朋友終於也乖乖地回去,兼利用這機會休息。那我也可以讓那些有膽打擾我的蠢材,好好地明白他們到底是在作甚麼傻事。』瞥眼看過迅速遠去的對手身影,向有「鬥神」之名的無雙豪傑在冷笑間,回身向原來的目的地繼續進發……

***********************

較早時間。
巨大島嶼──莫里。

「情況怎樣?」
「報告司令,由於達爾效應之故,我方所有儀器至今無法得到目標地帶的確實情況及數據。但從附近的監察儀器得到的資料,可以判斷【巴洛克之塔】的攻擊確實有命中當地的地域,但扣除誤差數值,資料顯示確實命中的坐標,跟原來瞄準的坐標,有著約大約十八至二十公里的誤差,同時從能夠錄得傳達至探測儀器的資料,【巴洛克之塔】命中地面的攻擊,強度亦只有原來預算的百份之六十八……」

「是這樣嗎?糟了……」
「拉斯閣下,請問這有甚麼糟糕呢?」

搖了搖頭,相貌較實際年齡年輕的上將未有回應,僅是向部下作出新的指示:「趕快,讓目標地帶附近的所有探測儀器盡可能地探測一切數據,我要盡快知道目標,還有附近地帶的資料,尤其是從目標地帶延伸出來的達爾效應資料,以及盡可能探測有關任何離開當地的東西的資料。」

「另外從現在開始,本基地全體人員進入第一級戒備,司令部人員更進入緊急狀態。」

作出嚴肅的命令後,稍緩一口氣的拉斯上將終對同僚方才的疑問作出同樣嚴肅的回應:「塔班閣下,您應該明白吧?即使目前無法完全確定【巴洛克之塔】的攻擊是否真的失敗,但假若真的是失敗了,那從剛才得到的資料顯示,目標不單擁有防禦的手段,而且更可能擁有足以承受【巴洛克之塔】攻擊,並將攻擊軌道改變的能力。如果剛才【巴洛克之塔】那損耗的百份之三十的攻擊能量,並不能對我們的目標構成甚麼決定性的傷害,兼且對方具有探測我們所在的能力,又或是擁有相關的情報,那在我們剛才攻擊失敗的時間,也等同對方有向我們這裡進行反擊的機會。」

「嘿,我還道司令官閣下擔心的是甚麼呢?」

聞言冷笑,自信之色溢於面上,華髮參謀長從容擺手道:「就當我們剛才真的攻擊失敗,目標也真的沒有出現甚麼重大的損傷,乃至目標知道我們的存在又怎樣?司令官閣下該不會是忘記,除了我們這裡擁有的戰力,我們還有實力足夠僅花半天不到,便可以滅掉一個小國的第三艦隊存……」

「報告司令!剛剛探測儀器顯示,有一先一後兩股小型的達爾效應從原來的目標地域出現,並暫時命名為不知名物體一跟不知名物體二,其中估計為不知名物體二在跟不知名物體一在距離目標地域約八十公里的雅布市會合後,突然以高速回到原來的目標地域,估計為不知名物體一的目標則在其後以高速向基地這裡進發。不知名物體一的達爾效應範圍推測為椎型,最大直徑約六百至八百米,並推測時速為…為二千公里。」

「……」
「明白了。繼續探測,並每隔三分鐘報告一次目標地域及不知名物體一的情報,若有任何額外變化便即時跟我們報告。」

「還…還等甚麼啊?」
為意料之外的報告所震,塔班中將不禁微現混雜五分詫異、五分興奮感情的神色:「不錯,目標真的能從【巴洛克之塔】的攻擊下逃過一劫,這確是讓本官有點想不到,但既然目標現在真的向我們動手,這不是自投羅網嗎?我們還等甚麼?立即命令第三艦隊行動,將那甚麼不知名物體一擊落或捕獲啊!」

「唉…」聞言輕嘆,朗古.拉斯上將皺眉注視身旁的參謀:「是因為急於立功?還是對我們的力量過度自信?別說那是大家都應該相當清楚的事,便是早前參謀長閣下您不也曾說過嗎?該不會現在反而忘記吧?現在出現的不知名物體,本身同樣能夠產生達爾現象。儘管我們可以假設這不知名物體一,並不是剛才承受【巴洛克之塔】攻擊的目標,甚至可能剛才【巴洛克之塔】已讓目標承受相當大的損傷,所以才會讓不知名物體一單獨出擊。但就算我軍出動第三艦隊的戰力,而且那『戰力』也真的可以強於對方。只是考慮到專家從過往的資料,尤其前幾回的神秘異物出現事件的資料作估算,對方的大約體積有可能只有十數至數十米來看,不知塔班閣下認為我們的部隊又有多大機會,能將無法經由電達或電子儀器準確鎖定,主要僅可以用肉眼捕捉,卻擁有著時速二千公里的不知名物體一擊落或捕獲呢?」

「這…這個……」
「更嚴重的問題……」

於同僚難作回應時,不覺握拳的左臂抵於桌上,額角暗冒汗珠的司令官繼續提出讓其前輩面色更難看的疑問:「就像剛才說的,哪怕目標主體已因為【巴洛克之塔】而被破壞,但當對方發現我方具有這樣規模的攻擊力後,竟會選擇立即主動來犯,而不是借達爾效應掩藏他們的行踪來逃走時,那再加上從以往的神秘事件所得數據、不明物體的能力資料,那些有著多種攻擊手段,甚至可以產生大型戰術,以至是戰略級武器的破壞力來分析,就算真的以第三艦隊跟對方戰鬥,對方也願意應戰,最終的戰果恐怕還是會……」

「全體人員聽令。」

沒再為同僚多費唇舌,兼浪費無多的寶貴時間,自真皮大椅站起的拉斯上將認真宣佈:「全體按照第一級撤退程序進行,我方在莫里上的全體人員及士兵,需要在一小…不,必須在三十分鐘內完成所有的撤退行動。只是在這正式離開前,盡可能記錄相關目標及不知名物體一的一切資料,並在離開前帶同離開。」

「司令閣下?!」
「拉斯!你!?」

較之司令部裡聽到指示的一眾部下,塔班中將的驚訝更甚,但除了驚訝的方向稍有不同外,一股怒火亦同時冒升:「你…你為…不,你憑甚麼下這樣的命令?!為了逃命,竟打算不作抵抗,便將這耗費大量金錢的重要設施放棄?你作為我國軍人的榮耀及名譽去了甚麼地方?你這樣還有臉面對總統閣下?還…還有我國的人民?」

對於聲色俱厲的指責,剛屆老年的上將只是報以淡然的笑容:「塔班中將,本官憑甚麼?不就是憑本官是這裡的總指揮官的權限。至於為甚麼不作抵抗?這還不簡單?既然已判斷目前的狀況是毫無勝算,同時沒必要的抵抗也只會出現無益的人命傷亡,那為甚麼還硬要我軍的人員及士兵,為這樣無意義的事,那甚麼榮耀跟名譽白白送命?」

「啊,差點忘了。以方向來估算…嗯,應該還是在八十六號吧?」
苦笑後的上將忽然像驚醒甚麼似的,並於說出讓人疑惑的說詞間再次向部屬作出指示:「我不太清楚能做到多少,但若是可能,拜託將這裡的記錄、監控、操作,尤其是通訊的機能,盡可能轉移到地面上的戶外瞭望站八十六號上。」

「司令閣下?」
「拉斯你打算……」

苦笑過後面泛認真的神情,拉斯凝視呆在一旁的參謀長:「現在在這裡的大家就充當見證人吧。塔班閣下,請您跟我作出承諾:只要我願意將這回的責任全部扛起來,那麼您在回去後就得盡力保著大家,不讓大家受到不必要或過度的問責。這件事,您能夠答應我嗎?」

「司令閣下?!您這是……?」
「甚…甚麼?難道你……呼……好,我答應你。但拉斯,你真的決定要……」

相對遲疑半響,內心衡量再三才頷首答應的同僚,拉斯則以淡然依舊的笑容,回應驚聞及醒悟他那決意,亦為此想出言勸阻的幕僚們:「沒甚麼,雖然不應該有無謂的犧牲,但若是真的搞出對方還沒打到來,我方的人員已全都溜得遠遠的,那就算我們不在意名譽甚麼的,想來上面的人還是會找我們的麻煩吧?當你們負著那重大的任務──將今天得到的一切資料、【巴洛克之塔】這段日子以來的數據,平安、完整地帶回去的時間,既然我不是處理這類工作的專才,那總應該找些事情,來讓已沒甚麼事可以作的我來負責吧?順便,也給這些不知名物體看看我們的志氣,兼看看這回的對方到底是甚麼東西吧。」

「司令閣下!」

對於部屬們那從迷惑化為驚愕的言語、不約而同步近的舉動,再度苦笑,緩緩從椅子上站起的上將,在聳聳肩後以平靜…卻帶著某種決意的神色給予回應:「肯特副官,雖然你總是很不客氣地說我平日說的那些笑話不好笑,但你的直言個性、敏銳目光跟中肯合理的輔助建言,一直以來可是幫了粗心大意的我不少忙啊。」

「貝斯少將,你不是還沒跟你剛剛出世的孫女見面嗎?」
「布加准將,我確是曾取笑過你,說你跟你的女朋友年紀相差很遠,但你那位還在唸大學的女朋友,應該是等著你跟她求婚吧?」
「艾歷中校,你一直以來都有著遠大的抱負,若只是為了今天的這種事,無必要地在這裡讓那個理想、目標幻滅,那不是很可惜嗎?」
「史路少尉,你很有才幹,但像我以往說的:假若還沒到得機會發揮,半途就從人生的舞台退場,管當事人如何有才能,那終究是沒有意義的。」
……
……

微笑著將聚在身畔那十數名幕僚的名字,還有關於他們的事情一一提及,最後呼了一口氣的上將,示以平淡、坦然的爽朗笑容:「不只是你們,還有在這個基地裡的所有人,全都有著各自的人生、各自的未來,所以……總之,既然我是這裡的最高指揮官,那現在這個就是我所下的絕對命令:不要再浪費時間、更不要浪費你們的生命或人生,盡快準備從這裡徹退吧。」

「在那之前……」

年逾五旬的拉斯擺擺手、悠然微笑道:「大家可別誤會哦,我可不是不怕死甚麼的…嗯,相反,我現在可是膽小病病發呢。所以相比擔心會就此退場,我倒是比較害怕我的孩子跟孫兒,會在今後被人們指指點點呢。自然,既然是身為軍人,那你們全都理所當然要聽命於我這個總指揮官吧?因為要執行重要的任務,所以大家才不得不離開這裡。這件事,大家,還有塔班中將都可以作為我這獨斷獨行的證人呢。」

「司令閣下!您……請您不要……」
「總之別再多說無謂的話,更不要浪費時間,就盡快兼妥善完成我交托給你們的任務、執行我給大家的命令好嗎?」

「……」

「閣…我們…呼……閣下,屬下明白,並謹遵閣下的命令。」短暫的沉默過後,撇除為個人盤算而無言以對的參謀長,在場除總司令外軍階最高的貝斯少將,在猛一吸氣後以滿載敬意的眼神,與在場的所有人員一起,向淡然微笑的上將敬禮……

***************************

「咦?不是吧?」
巴姆第三艦隊儘管早已受命,也確實向高速越過他們的「不知名物體一」展開全面截擊,但身為懶得動手的被攻擊一方,隨意撇下意圖阻截的部隊後,如今終於出現在莫里的上空,只是才稍作感應及觀察,異世龍騎將這時卻不禁微感意外。

從第三艦隊那有心無力、徒勞無功的截擊行動來推測,鐵諾本以為在到達莫里時,將受到盛大的「熱烈歡迎」,孰知此時此地除了原有尚未受到破壞的生態外,別說出現原來預期的軍隊攻擊,就連戒備的士兵或正在活動中的武裝載具也難見半個。

只差本以為對方竟窩囊,又或許是明智至不戰而逃間,威震奧維津路的豪傑卻察覺實際情況跟這想法微有出入。

「幸會。本官先自我介紹,本官是隸屬巴姆國軍統合作戰部上將,受命擔任這區域兼莫里這裡的【巴洛克之塔】的前線總指揮──朗古‧拉斯上將。」凝視距離自己約數百米的「不知名物體一」,拉斯努力壓下內心思緒混雜的震動,邊正容以這個世界的人們最普遍使用、最廣泛流傳的語言,向空中的「神秘人物」作其自我介紹。

未有作出明確反應,聽過亦明白對方所說的語言,鐵諾眼看靜待自己回答的上將,如今向著一個應該是麥克風的東西低聲說話──,那恐怕是想將他眼中看到的鐵諾、將他所能知道或推測的這些重要資訊保留,又或是傳送別處地方去吧?

「……嘿。」念及此處,淡然苦笑悄然爬上剛勇男子的面上。『出於禮儀,我好歹也應該跟這位勇敢的將軍作個介紹吧?不過我這回已經鬧得滿大,想想還是不要再給達克法斯、艾度沙,還有誠那小朋友他們搞出更多麻煩。』

面泛微帶歉意的笑意,本是兩手空空的鐵諾,緩緩則將原本壓根兒沒有需要使用的龍刃雷奧召喚出來。

『這位拉斯上將,看來是位滿不錯的長官呢。可惜就算是這樣,若換了現在在這裡的人是加路斯,恐怕他還是會說:「胡亂插手不應該插手的事情。人類,你們真的可以駕馭這樣的武器嗎?」之類的說話吧?不過我可不是加路斯,所以現的我只想說一句……』

混蛋!別妨礙我娛樂啊!

自這一天起,巨大島嶼莫里,從此在地圖上永遠消失。

***********************

……
話說距離上回貼文到底是多久了?
這個,小弟也不敢,兼沒啥顏臉多說……
因為在這一節裡有幾個大問題存在,一直以來也搞不定下,加上個人的原因,還真的拖到今日才……@@b
這些問題有些其實直到現在也沒真的解決,只差小弟能力太糟,加上因為作為作者的貪心下,最終還是讓那個問題存在,看看未來有沒有能力或進步至可以解決,才再修整好了……orz
話說若沒記錯,這一章由第一節在零六年貼起,直到今時今日終於走到這裡,餘下的若沒意外應該是還有兩節,這一章(跟死魚和鐵諾的這一場架)…這場也不知該說是死魚打鐵諾臉?還是鐵諾踹飛死魚?甚至該說不知誰打誰的臉的架,便可以告一段落
也是那句,若沒預計失誤,下一節便應該可以看到死魚更不堪的一面,還有早前(年)小弟提到的,為啥死魚跟兇女孩的合作技,會由原本的四招變後來的兩招的原因

話說…若果小弟說,其實在這章裡,小弟是有替第三甚至第四部留點尾巴、作點伏筆,不知大家信不信呢^^b?


「人們唯一能從歷史裡學習的,就是人們永遠不會從歷史裡吸收教訓。」
「哦?是這樣嗎?不若換個說法好了。」
「人們,是會從歷史裡學到教訓的。但可惜,人們同時卻總愛自以為是,認為自己定會是少數的例外者,甚至成為唯一的超越者。」
[197 楼] | Posted:2012-08-22 17:32| 顶端
david7127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04866
精华: 0
发帖: 24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8071 HHB
注册时间:2010-03-06
最后登陆:2019-03-1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好感動又看到更新了

大大加油 期待下一次的更新


在輝煌中等待黃昏 在毀滅中笑看滅亡
[198 楼] | Posted:2012-08-28 10:45| 顶端
1354630298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112967
精华: 0
发帖: 8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4033 HHB
注册时间:2011-04-09
最后登陆:2014-11-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感动了   更新了::>_<::
[199 楼] | Posted:2012-09-22 14:02| 顶端
<<  7   8   9   10   11   12   13  >>  Pages: ( 13 total )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Powered by PHPWind v3.0.1 Code © 2003-05 PHPWind
辽ICP备05016763号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