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银行 | 社区婚姻 | 社区成就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 異界之夢第一部至四十一章節五:【這樣做很不合理嗎?是很不合理吧?那就這樣不合理吧。】
 XML   RSS 2.0   WAP 

<<  10   11   12   13  >>  Pages: ( 13 total )
本页主题: 異界之夢第一部至四十一章節五:【這樣做很不合理嗎?是很不合理吧?那就這樣不合理吧。】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無病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0897
精华: 2
发帖: 462
威望: 1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1071 HHB
注册时间:2005-01-04
最后登陆:2021-05-30
图书馆の旅人(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異界之夢第一部至四十一章節五:【這樣做很不合理嗎?是很不合理吧?那就這樣不合理吧。】 (上)

異界之夢
第一部 尋.覺醒
第四十一章


五:【這樣做很不合理嗎?是很不合理吧?那就這樣不合理吧。】 (上)

「……」乍聽鐵諾之言,眾人無不立時一愕,唯獨倒地不起的古怪少年眼泛複雜之情,望向無言自距眾人約有十數米處的一塊巨石後步出的金髮友人。

「誠,你確是讓我很意外。」

未有披甲,久違的冷峻少年一身便服,倒提早被召喚出來的【聖槍。萊魯】,似緩實快走到眾人附近:「相較『使用應該仍被封印的龍紋之力』,『能夠』使用這力量的『你』確叫我驚訝。更別提你的種種表現全都遠超我預料。」

「只是最教我吃驚的還是……」言及此處,素來平靜不波的寒目卻倏泛一絲動搖:「你竟能使用【閃光之心】?龍紋之力還好,但…大哥知道你能使用【閃光之心】嗎?」

「咦?」
「啊?」
「?!」
「……唉…」

就事實而言,冰冷少年這話似無不妥,但不談默然旁觀的鐵諾和不作回應的誠,驟聞凱恩這反…不,是設問,杜魯、琉璃及夢三人忽微感異樣。這,就唯獨黛眉深鎖的芳未有疑惑反應,僅只嫀首低垂間黯然輕嘆。

「……但…呼……就讓一切在這裡結束吧。」

欲言又止,眼神再變、肅殺之氣冒現,就似無視鐵諾存在,更懶理他是否插手,金髮少年目如鷹隼注視舊友,緩緩沉身作勢、拉開架式:「以老師的『絕技』來為你餞別。」

「啊?!」
「不…不是吧?!」
「慢…慢著……」
「喂,別…」

「啊?!這…這是……」

驚聞凱恩未改初衷,即便誠如今這情況仍要動手取其性命,蒼嵐等人無不大感驚訝混亂,但這全反被作為獵物的誠那驚愕話語所掩過:「魔…魔龍…魔龍。光殺?!凱…凱恩你…你竟……」

「嘿,才多久沒看你的真正實力?想不到除了誠外,連你這小朋友的進步也讓我驚喜莫名呢。」

撇除仍要出手奪去友人性命這一點外。剎那間,除卻似有察覺卻未能肯定的杜魯,在場各人就只有古怪少年及剛勇豪傑,對凱恩擺出那似曾相見的架式狀顯撼動。

「魔龍。光殺?這是甚麼鬼?」

【魔龍。光殺】不是甚麼鬼,名字雖然相當土氣,但當別說誠,就連鐵諾也動容,顯見這看似有點眼熟的架式,絕不是眾人所熟知的【月影斷】。

【魔龍。光殺】是凱恩經已故世的槍術恩師,威震奧維津路的槍術巨匠──利刃騎士迪普。費特斯盡其一生所學所悟創製出來,並在其故世前不斷精進昇華的最終絕技。

饒是迪普亦得年逾四十始能領悟練就,縱蒙其傾囊相授,凱恩竟才廿歲不到已能……

「慢…凱恩,慢著…啊?琉璃?!」且不論如今不悉這等內情,與冷峻少年關係密切,琉璃跟美雅向為解開凱恩與誠之間的死結費煞思量,可惜終究無法避免往日困局再現眼前。詎料美雅想再作勸解時,卻瞥見文靜好友竟搶到迄自倒地不起的古怪少年身前,嫀首低垂的她默不作聲,卻兩手張開攔在冰冷少年的進擊路線。

「……」眼看琉璃如此行動,寒眉一皺卻未有解除攻擊姿態,凱恩冷然說道:「讓開。我早已跟妳說過,這件不是妳該插手的事。不管我如何珍惜重視妳,但我絕不會因為妳而饒過誠的。」

「咦?!」
「啊!?」
「嘩!」

任他確是與眼下情況氣氛不搭,但乍聽凱恩陡地認真作出這幾近告白的說詞,對金髮少年性格稍有認識者,除古怪少年外無不在一愣過後大感錯愕…即便是鐵諾,亦不由得自原來饒富興味的神容上,泛起一抹彷彿表示「真是敗給了你」般的苦笑。

較之別人,身為被突然告白的當事人,清秀少女亦顯然大感動搖。本是無言低首的她先是嬌軀一震,並愕然抬頭凝望發言者。小嘴反覆微張細合,眼神變幻迷漓,芳心思緒更是一片紊亂。

「啊!不…我…我不要。我絕不會退開,讓你傷害誠的!」是個性使然?還是別的原由?深悉對方為人,故不論理性感性均清楚這番發言確是出自金髮男子肺腑,但正為瞭解對方,亦感到對方那股森寒冷冽的殺氣渾無絲毫波動,教琉璃明白不管如何驚訝還是高興,都不是她現在該專注的事。相反正因凱恩這番真情發言,令藍髮少女的心意更堅決。隨銀牙一咬,饒是身心正面承受殺意殺氣衝擊,琉璃仍是寸步不讓,擋在凱恩與誠之間。

「我再說一回,快讓開!」
「不!不管怎樣,我絕對不會讓你傷害誠的!」

「……」早已知曉任誠與琉璃相識時日不算很久,兩人卻情誼非淺一事。孰知當他要為不斷自心中湧現,那無法言喻,難以彌清的怨憤怒恨動手格殺頹喪友人,卻給他所珍惜重視的人如此堅決維護,凱恩的心湖絕非他那冷峻神容般平靜無波:「為甚麼?」

「我…凱…凱恩,我……」
「唉,真受不了。明明很聰明,怎麼突然在犯蠢啊?凱恩,你以為琉璃為甚麼會這樣執著要護著大變態啊?拜託,不錯她們的交情挺不錯,但說到底她會這樣拼命,最重要的還是因為她很喜…咳…她很重視你啊!笨蛋,你真的不明白嗎?她現在說是在護著大變態,實際上她最想保護…正在守護的人卻是你啊!」

「?」
「啊?夢…妳……」
「夢?」


於文靜女孩為簡單卻沉重的質問大感苦悶困惱間,意外的「援軍」卻適時介入。一派「受不了你」的模樣,兩肩一聳,雙手一揚,夢沒好氣地說:「琉璃,因為性子之故才……才怪,因為關心則亂才讓妳說不出口吧?但到了現在這地步,情況也容不得我們再慢慢耗下去…不對,不如說反正正好鐵諾在這裡,我們乾脆跟他確認吧。當然,這前提是鐵諾願意說真話……」

言至此處,清麗佳人在輕揉指間秀髮間,轉首正容注視目標人物:「鐵諾…嗯,鐵諾大人,不好意思,有些事情我們其實很想跟您求證一下,所以若您不介意,兼願意跟我們說真說話,我希望您你盡可能給我們回答好嗎?」

「咦?嘿,先讓我聽聽妳要問的是甚麼,我才決定要不要,還有怎樣回答吧。」察覺絕色少女不獨對自已的稱呼有變,神容語調當中亦盡顯認真之情,偏偏內容說詞卻又保留些許餘地,沒讓彼此的氣氛變得過於拘束緊張。對這不置可否,剛勇豪傑微微一笑,以閒散卻未露破綻的彈性話語來回應。

「……」亦為如此,讓原本因冰冷少年而生,那股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稍獲抒緩。同時彷彿以此為契機,似成功在心中說服自已般,即便不肯定清麗佳人要找鐵諾求證的是甚麼,更與他要殺昔日舊友的事有何關係,凱恩仍是無言暫止原本要殺死誠的行動。

「呼,那好吧。那我也不客氣兼直接一點好了。」

像對這情況頗感滿意,蘭息輕抒的夢其後泛起教人迷醉的淺笑,直接提問:「鐵諾大人,凱恩會找大變態的麻煩,甚至殺掉他。這一切是因為您…不對,該說這一切都是你們比撒羅帝國弄出來的鬼吧?對嗎?」

「咦?!」
「甚麼!?」
「啊?!凱恩要…要殺我,這跟…這跟……」
「?!……」
夢的提問,休說本無概念的美雅艾比魯他們,便是身為話題中人的誠及凱恩,亦在聞言間大受撼動。只差金髮少年在一怔過後,卻只是低頭沉思,未再對這多作甚麼反應。

「啊?嘿,怎麼妳會這樣認為呢?」似是未有回應,雄臂環抱的鐵諾對夢的問題僅回以微笑反問。

「為甚麼?嘻…該怎說才對呢?嗯…因為所知有限,只能就知道的事來猜測,更因為沒有攻略本能看,所以只好麻煩您跟我們對一對答案,看看我們有沒有猜對。至於最簡單的原因是……鐵諾大人,我想以凱恩的為人,會光為那種鳥事而要殺大變態,這不管怎樣想也會感到不對勁吧?這想來是您…啊,不,是您們比撒羅,像是您說的甚麼洛夫那類傢伙,曾暗地裡跟他作了些甚麼手腳吧?」

「不知是因為內咎自責?想死?還是其他別的甚麼原因,大變態好像打開始便認命,第一回的抵抗甚至大都只是隨便作過樣子便準備領死捱宰。只是有問題的事終究是有問題。既然認為凱恩不可能因為這種事便對大變態恨之入骨,非得要他的命不可,那麼由這開始延伸推測,這當中自然應該有別的原因影響,才會產生這種結果。」

銀鈴般的輕笑聲響起,隨意輕攏如瀑秀髮後淡然聳肩,夢悠然頷首:「原本我們是資訊情報嚴重不足,所以即使跟蒼嵐琉璃他們聊過好幾回,甚至跟艾度沙他們…嗯,在大變態不知情下討論,推測是作了不少,但還是很難得到甚麼像樣子的結論。結果偏偏您上回卻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讓我們察覺你多半早知道凱恩來到這世界之餘,還給我們藉凱恩注意到你甚至連他是要來找大變態的麻煩、要他的命這事也知道。拜託,若這還不對這事起疑心,這才奇怪吧?當然我們還覺得,這是可能察覺我們特地跟您隱瞞凱恩的事的您,有意借這機會讓我們知道吧?無疑這好像有點,不,確實是很奇怪,但想想大變態說有關您的事,再加上一整個月相處下來,還有您對大變態的態度,我反倒覺得你根本是有意讓我們知道這件事啊。」

輕點頭,異界龍騎將微笑反問:「嘿,聽起來好像不錯呢。但問題是以我的立場,我有可能會搞出這種……」

「絕對有可能。」不待問話說畢,斬釘截鐵的肯定回答搶先自清麗少女口中吐出:「拜託別耍我們好不好?這段日子相處下來,已足夠令大家明白,您對大變態的所謂『投資』,就是最大的理由吧?為了這個…雖然別說跟你相比,便是和大變態跟凱恩比較,我們的實力仍是差天共地,但好歹也清楚真的拼起來,即使凱恩跟誠聯手…哪怕會讓您付出相當代價,但他們仍是絕對會被您幹掉。只差也是因為這兩人在合力時相對來說會讓您付上相當代價,結果本來就只想看大變態的真正實力,看看能不能有甚麼驚喜之餘順便在您投資的大變態處拿點『利息』的您,便得因為要顧著這一個很想死,一個不要命的麻煩傢伙,不想他們給您搞甚麼難以預測,一個不好會讓您的『投資』泡湯的亂子,只好先找上不是主要目標的凱恩,甚至不惜…嗯,就先當作是『不惜』既給我們發現您早知道凱恩來到這世界的事,還特意掀出您是知道凱恩是想要大變態的命這件事。呵,我說…還能有甚麼會比這更猛的提示嗎?」

於鐵諾淡然微笑,不置可否間,手抵紅唇的夢低首凝神繼續說道:「至於立場問題,剛才您不已說過嗎?因為您的任性,隨時連作為軍隊總司令的指示也可以不管嘛。何況也是相對來說,恐怕也代表您方其他人的方針跟目標,也不見得會跟您一致,甚至可能差距不少啊。那由此而來……」

「假設一:有部份的人是認為留著大變態佔著龍騎士的位子沒差,但類似您剛才說的,不也可以有人可能會覺得,或許幹掉大變態會比較好。先不說他終究是身為龍騎士的事實。至少即使原本更看扁大變態,但好歹還是有您鐵諾大人對他不離不棄的強烈期待,甚至不惜特地為他來到這世界的莫大『投資』來背書。那就算仍想輕視他,為安全起見除掉他也不見得…至少目前看來真的不像會有多大損失。更甚者……」

「假設二:即使不考慮大變態的存活問題,或您方的人根本懶理他的死活,但就算不如艾度沙兼還沒完全成長,凱恩亦是瑪洛斯神殿裡的優秀人才,不管才智戰力都能算是一線的強者吧?考慮到凱恩那麻煩得很的為人性格,若被人設計為一些鳥到不行的事令他親手殺掉大變態,那不管是事後醒悟或發現被人算計,想來凱恩會為殺掉大變態的事,便是沒立即悔咎自殺,也多半會大受打擊甚至為這一厥不振吧?只是花點功夫設個局,就能用一個對大局無關痛癢的人來弱化,甚至除掉一個一線強者。這想想好像也滿合算呢。鐵諾大人,不知我們這些假設對不對呢?」

「……」環臂聳立的鐵諾那饒富興味的神色未變,卻眼透精芒凝視嫣然微笑的藍髮少女好半響……

「嘿…嘿嘿…嘿哈哈哈……好,很好。哈,夢啊…妳這小女孩還真敢說呢。我才真的想問妳,妳真的沒看過那甚麼攻…嗯,攻略本甚麼的嗎?」


******************************

原本還想趁著這幾天趕完這一章,結果還是……
抱歉也是拖拖拉拉到現在還沒完成,只是小弟一如以往地…呃…OTZ

不管怎樣,希望能盡快完成這一章,好進入下一章玩樂篇(?)
在這裡小弟跟大家拜年
祝大家新年快樂,身心安康


「人們唯一能從歷史裡學習的,就是人們永遠不會從歷史裡吸收教訓。」
「哦?是這樣嗎?不若換個說法好了。」
「人們,是會從歷史裡學到教訓的。但可惜,人們同時卻總愛自以為是,認為自己定會是少數的例外者,甚至成為唯一的超越者。」
[240 楼] | Posted:2018-02-15 21:28| 顶端
david7127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04866
精华: 0
发帖: 24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8071 HHB
注册时间:2010-03-06
最后登陆:2019-03-1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又有更新了,不過好像變成年更了XD
大大加油,期待看到結局的一天。


在輝煌中等待黃昏 在毀滅中笑看滅亡
[241 楼] | Posted:2018-04-26 13:29| 顶端
無病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0897
精华: 2
发帖: 462
威望: 1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1071 HHB
注册时间:2005-01-04
最后登陆:2021-05-30
图书馆の旅人(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異界之夢第
一部至四十一章節五:【這樣做很不合理嗎?是很不合理吧?那就這樣不合理吧。】 (中)

「咦?!」
「甚…甚麼?!」
「連…連你也……」

聳動感言撼人心魄,但似未將眾人的驚訝反應放在心上,更沒為這多作解說或表示,鐵諾悠閒聳肩笑說:「既然夢妳們都能推想到這程度,那就當作是獎勵吧。不錯,一切就像妳們想的,不過有些部份妳們可是弄錯了。首先最重要的是…妳們說得好像很輕鬆,甚麼『作了手腳』?真正情況才沒那麼簡單啊。知否妳們所謂的『手腳』,當日可是得勞動洛夫那傢伙親自動手,還加上他手下一大票人才成……」

言及此處,一份複雜笑意駐足於為血污所染卻是雄偉依然的神容上:「因為加路斯挺欣賞凱恩這小子,還特地跟達克法斯提意見,拜託他若有可能可否不要傷害凱恩這小子,結果嘛……因為…嘿,因為某程度上可以說,就算出發點不同,但原則上整個比撒羅裡,差不多可以說幾近沒人會無視加路斯的要求,所以即使暫時想不到確實跟有效的處置方式,亦不能兼不想就這樣放跑凱恩,達克法斯哪怕更頭痛也只能暫時將凱恩關起來再作盤算。結果我還得等到凱恩跑掉後才知道,原來當日是洛夫那傢伙提議,用上…嗯,就是夢妳剛才說的那類盤算,好替達克法斯搞定這麻煩。反正任他更看重凱恩,但加路斯還是不能跟不宜直接干預,甚至制止達克法斯跟洛夫的這行動,而且為了一些出乎意料的巧合,還可以順便替達克法斯以正當理由處理掉一件,他一直以來也很想毀掉的東西。洛夫的這計劃對他來說可是一舉兩…嗯,至少是一舉是三得呢。嘿……」

從容依舊,一絲讚賞之色卻於環臂笑語的豪傑眼中泛現:「至於我剛才說的沒那麼簡單,就是因為加路斯之故,讓達克法斯便是採用洛夫的計劃,還是不敢亂用一些過於傷害性的手段…不過啦,想想以接下來的情況來看,恐怕就算真的用上也不見得會管用就是了。嘿…接下來的情況可是有趣得很呢。以為對手只是個小鬼,要達成目標絕對是手到拿來吧?本來只看成順便拿凱恩來當實驗品,誰知別說前前後後動用上好幾名手下,甚至連他本人也親自出手,結果明明實力應該勝過這小子不少的洛夫,就硬是無法成功讓凱恩成為他的傀儡,又或是改寫他的記憶或洗他的腦甚麼。嘿,洛夫最後不光派了不少手下,甚至連自已也有參與,花了好幾天時間持續施術,費了好大的功夫才有成果。雖說無法直接改掉記憶,卻好歹成功產生一種已是近乎詛咒的術法效果。這個效果,便是能將凱恩這當事人心中對特定某…嘿,某人的不滿怨氣,怒憤恨意大幅倍增多倍。結果便是原本只屬可以一笑置之的小事,也能構成讓凱恩對目標產生無法抑制的強烈殺意……」

「原本還以為好不容易才終於搞定這麻煩傢伙,接下來只要等成果出現就成,天曉得稍作觀察後,已弄好的詛咒效力竟然才一天過後便開始大幅下跌,這可是讓洛夫嚇得差點連下巴也掉下來呢。嘿嘿,結果為了要解決這問……咦?」

剛勇豪傑越說興緻越高之際,一直默然不語的凱恩忽將手裡拿著的【聖槍。萊魯】擲到對方的面前地上,並在對方為這笑意更盛間森然說道:「是萊魯吧?為讓效力保持,先讓術法的核心,術式構成固定在這柄槍上,再特地安排脫身的機會,再製造情況誘導我取得萊魯,我只是你們掌中起舞的小丑。」

「咦?!」
「嘿。」蒼嵐等人為鐵諾所說猛地想起早在當日,凱恩便是曾以類似手法,將結界術式設於萊魯當中,從而成為格殺太古異獸獸魔王的關鍵之一。眼中讚賞之色更濃,鐵諾點頭笑說:「很好,不過你有一點可是誤會了。先不說光憑我幾句話,便推想到洛夫是將詛咒術式弄到槍上去的事,你可不知道你其實比達克法斯他們盤算早了好幾天…原本想慢慢一點一點放鬆戒備,才讓降低戒心的你成功脫身。哪知道你這小子竟然才第一天,立即就逮住才稍稍下調的防衛成功脫困。達克法斯他們暗說僥倖,還好先待咒術跟萊魯準備好才給你跑掉,否則整個計劃就要完蛋了。能讓達克法斯感到這樣狼狽,別說我,搞不好達克法斯才是最不同意,你那甚麼是在他手掌裡跳舞的小丑甚麼的看法呢。」

鐵鑄神容忽浮苦澀笑意,信手拔出矗立身前的聖槍,斜首望向槍上來自昔日的無數斬擊痕跡:「恐怕最教洛夫無法相信的,還是即使已令你持續不斷受那個魔法術式的影響,最終誠這小子還是平安無事。究竟…嘿,究竟這是因為我的眼光準確,誠便是龍紋被封,仍是有能力在怨憤難消,殺意充盈的你手下保著小命?還是…哈…還是凱恩你也是很值得期待的對像,哪管洛夫怎樣玩弄小手段,最後還是無法真正讓盤算得逞呢?看過,感受過你們的本事後,我想多半是兩者都有吧?」

「不…不對,全是因為凱恩不斷手下留情,我才沒被殺掉。」
被淚汗血所染的面上,仍坐倒地上的古怪少年一臉深刻之情:「說是讓怒恨殺意暴增,但不管是哪一回交手或會面,凱恩…始終仍然是凱恩,仍然是我所認識…那個自認識以來,便是完全沒有表示,卻一直對我給予種種容讓,關照及尊重,我那重要的朋友凱恩。我相信那詛咒般的魔法的確是效力強大,否則以我所知的洛夫才不會那麼放心讓凱恩來要我的命,但就像剛才說的…若那個魔法對凱恩真的有那麼大的效力,凱恩真的要取我的命……」

當日在地下列車中的再會。
當日在廢墟裡的初次戰鬥。
當日在廢墟裡的次回戰鬥。
當日在郊野處的再次碰面。
當日在凱恩居所裡的對談。

甚至,光這回與鐵諾的戰鬥裡,那從冷漠少年那裡察覺多達數十近百回…那由冷漠少年來說恐怕會說成他要搶在鐵諾之前親手殺掉誠,但也能代表在古怪少年勢危時意圖出手干涉的異動

更甚者是不管以往還是今日,這當中除了每一回相處時的每分每秒外,還有每一回之間能作佈署的時間……或許這段日子以來凱恩確實持續受咒法影響荼毒,胸中真的不斷恨火狂燃,殺意翻湧,但事實也確是若凱恩真的有意非得致誠於死命不可……

「我,早已是一個死人。早已被殺掉至少數千數萬遍……」

「……呼……」耳聞那在這段日子來被自已的怒憤恨意針對,甚至確實曾兩番三回出手攻擊的昔日同伴那深刻感言,自清麗少女及剛勇豪傑口中驚悉真相的金髮少年無言低首,眼神變幻不定。事實上任如今捨棄萊魯,已沒再受咒法的追加影響,但由於長久以來持續被追加,冰冷少年眼下心中仍為昔日某宗「憾事」,滿懷對誠的深切恨意及狂暴殺心,並不斷衝擊心中的理性堡壘,以及多年築起的感情防壁。

「呼……誠,再問你一回…最後的一回,當日的你,到底在做甚麼?為…呼…為甚麼明明應該能趕到,最終還是沒能及時趕到伊妮德那裡?」

「啊?」
「呃?」
「怎……」
「啊?!」

一直耳聞事態急變,艾比魯美雅等人卻未能立即弄清一切,但好歹能明白冰冷少年所以會對誠恨之切骨,全是由於比撒羅一方弄的鬼。只是為這反搞不懂,為何際此已明瞭一切的時間,凱恩還是要再度質問古怪少年那個當日已得到「回答」的問題。不過艾比魯美雅他們幾人不明白,卻不代表夢,琉璃跟杜魯他們無法意會。

首先即使洛夫的那咒法因凱恩放棄萊魯而無法持續作用,但眼下凱恩怕仍受咒法影響,任鐵諾的說法屬實,金髮少年少說仍得再待上半日一天才能熬至身心對咒法的抗性消除咒法的效力,那若是咒法本身是藉由大幅暴升當事人心中對古怪少年的恨意,那要在這半日一天前有效消去咒法的影響,那直接消去源頭——冷漠少年糾纏內心,那對誠的憤怒怨恨,正正是最關鍵的解決方法。

只是在同時間,作為眼下眾人裡最熟悉,關愛冰冷少年的人之一,琉璃更是明白…凱恩,也確實是想借這機會,彌清這糾結他心中多時的謎,以及死結。

「凱恩…這…這…嗚…呼…這個,不…這個,我…嗚……」同樣深悉凱恩,重視凱恩,誠當然也明白他這再度提問的用意,只是任他明白這箇中關鍵,偏偏他如今仍是一如當日,在這世界初次交拼時般,哪管其他清楚這事的旁觀者如何著急…跟好奇,還是對金髮少年的質問艱難作辯,窒礙難語。

數分鐘轉眼消逝,現場就只有古怪少年那低吟及窒礙話語,還有的就只是凱恩那漸次沉重的呼吸聲……

一直以來多方關注古怪少年,自覺已對古怪少年的為人品性,言行反應頗為熟悉,芳此時更是既焦急又迷惘。

就個人認知,爽朗少女很清楚或因個人古怪想法或取向,又可能為本身言詞跟表達能力糟至破表…哪怕真的是被人所害,又或純為倒運之故,誠被人坑害誣陷的次數著實不少。只差管他一向為性格?能力?立場?之故,常常得逆來順受,但古怪少年非但沒為此而能從容,坦然接受,相反誠其實對被誣陷的事甚為不甘。以往的只能接受,大多就純為無可奈何矣。

既是如此,在明瞭…不,確信古怪少年便是拼了命也會全心搶救伊妮德的時間,那他當日的事又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還讓他情願被好友怨恨,甚至狙殺也要將這責任一力擔起之餘,還死活不肯將當日實情坦言相告?

「咦?!」『難…難道是…但這…這……』情知事情已到關鍵時刻,偏偏誠仍是那教人只想狠狠揍下去的那難看模樣,退縮反應,苦思解救之方的芳心中猛地掠過一個念頭,並為此陷入一陣錯愕混亂中。

「唉,真是受不了你們。」
像對這糾纏不清的麻煩情況看不下去,本在說明過後已彷彿成為旁觀者的鐵諾苦笑出來,並在搖頭間不臉沒好氣的神情:「誠你這小子到底在幹甚麼?便是作為旁觀者,我也清楚凱恩想問的是甚麼吧?搞甚麼你在忸怩老半天還是半句也說不出的?真是讓我也看不下去。明明答案那麼簡單,有甚麼讓你說不出來呢?好吧,你答不…嘿,你不想答,那就讓我來替你答好了。凱恩你問當誠這小鬼搞甚麼沒能趕上搶救伊妮德?答案還不夠明顯?等同你確信這小子便是拼了命也絕對會去救伊妮德,那你也該很清楚對誠這小鬼來說,除了伊妮德外還有甚麼人是他情願丟掉小命也想迴護的吧?」

「咦?」
「誰?」
「啊?!難…難道……」
「唉…果…果然是這樣……」
於眾人裡尚有迷惑不解的人,亦有像琉璃或杜魯般似是聯想到甚麼的人,芳卻在金髮少年難得眼泛驚訝錯愕之色間,黯然嗟嘆。

「看來你也想到吧?不是你不是空,更不可能是艾度沙或威爾,那麼算來算去最有可能的,除了尼爾外還能有誰啊?」

「不錯,誠這小鬼當日沒能趕上,就是因為他當時被尼爾阻…不,以尼爾後來的說法,應該是誠這小鬼被尼爾狠狠地揍至站不起才對吧。」

**************************************************

很抱歉...趕下來還是完成不了,小弟卻快要趴了

先在這裡拜年,祝各位身體健康,新年快樂


「人們唯一能從歷史裡學習的,就是人們永遠不會從歷史裡吸收教訓。」
「哦?是這樣嗎?不若換個說法好了。」
「人們,是會從歷史裡學到教訓的。但可惜,人們同時卻總愛自以為是,認為自己定會是少數的例外者,甚至成為唯一的超越者。」
[242 楼] | Posted:2019-02-05 10:48| 顶端
無病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0897
精华: 2
发帖: 462
威望: 1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1071 HHB
注册时间:2005-01-04
最后登陆:2021-05-30
图书馆の旅人(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是引用david7127于2018-04-26 13:29发表的:
又有更新了,不過好像變成年更了XD
大大加油,期待看到結局的一天。



很抱歉,想不到不光變成年更了OTZ
而且這回還沒能完成這一章OTZ


「人們唯一能從歷史裡學習的,就是人們永遠不會從歷史裡吸收教訓。」
「哦?是這樣嗎?不若換個說法好了。」
「人們,是會從歷史裡學到教訓的。但可惜,人們同時卻總愛自以為是,認為自己定會是少數的例外者,甚至成為唯一的超越者。」
[243 楼] | Posted:2019-02-05 10:50| 顶端
david7127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04866
精华: 0
发帖: 24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8071 HHB
注册时间:2010-03-06
最后登陆:2019-03-1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原來是尼爾害主角沒趕上,看這麼多年終於知道答案了Q Q
大大加油 期待早日完成


在輝煌中等待黃昏 在毀滅中笑看滅亡
[244 楼] | Posted:2019-03-10 17:00| 顶端
無病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0897
精华: 2
发帖: 462
威望: 1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1071 HHB
注册时间:2005-01-04
最后登陆:2021-05-30
图书馆の旅人(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異界之夢第一部至四十一章節五:【這樣做很不合理嗎?是很不合理吧?那就這樣不合理吧。】

異界之夢
第一部 尋.覺醒
第四十一章


五:【這樣做很不合理嗎?是很不合理吧?那就這樣不合理吧。】

「……」乍聽鐵諾之言,眾人無不立時一愕,唯獨倒地不起的古怪少年眼泛複雜之情,望向無言自距眾人約有十數米處的一塊巨石後步出的金髮友人。

「誠,你確是讓我很意外。」

未有披甲,久違的冷峻少年一身便服,倒提早被召喚出來的【聖槍。萊魯】,似緩實快走到眾人附近:「相較『使用應該仍被封印的龍紋之力』,『能夠』使用這力量的『你』確叫我驚訝。更別提你的種種表現全都遠超我預料。」

「只是最教我吃驚的還是……」言及此處,素來平靜不波的寒目卻倏泛一絲動搖:「你竟能使用【閃光之心】?龍紋之力還好,但…大哥知道你能使用【閃光之心】嗎?」

「咦?」
「啊?」
「?!」
「……唉…」

就事實而言,冰冷少年這話似無不妥,但不談默然旁觀的鐵諾和不作回應的誠,驟聞凱恩這反…不,是設問,杜魯、琉璃及夢三人忽微感異樣。這,就唯獨黛眉深鎖的芳未有疑惑反應,僅只嫀首低垂間黯然輕嘆。

「……但…呼……就讓一切在這裡結束吧。」

欲言又止,眼神再變、肅殺之氣冒現,就似無視鐵諾存在,更懶理他是否插手,金髮少年目如鷹隼注視舊友,緩緩沉身作勢、拉開架式:「以老師的『絕技』來為你餞別。」

「啊?!」
「不…不是吧?!」
「慢…慢著……」
「喂,別…」

「啊?!這…這是……」

驚聞凱恩未改初衷,即便誠如今這情況仍要動手取其性命,蒼嵐等人無不大感驚訝混亂,但這全反被作為獵物的誠那驚愕話語所掩過:「魔…魔龍…魔龍。光殺?!凱…凱恩你…你竟……」

「嘿,才多久沒看你的真正實力?想不到除了誠外,連你這小朋友的進步也讓我驚喜莫名呢。」

撇除仍要出手奪去友人性命這一點外。剎那間,除卻似有察覺卻未能肯定的杜魯,在場各人就只有古怪少年及剛勇豪傑,對凱恩擺出那似曾相見的架式狀顯撼動。

「魔龍。光殺?這是甚麼鬼?」

【魔龍。光殺】不是甚麼鬼,名字相當土氣,但當別說誠,就連鐵諾也動容,顯見這看似有點眼熟的架式,絕不是眾人所熟知的【月影斷】。

【魔龍。光殺】是凱恩經已故世的槍術恩師,威震奧維津路的槍術巨匠──利刃騎士迪普。費特斯盡其一生所學所悟創製出來,並在其故世前不斷精進昇華的最終絕技。

饒是迪普亦得年逾四十始能領悟練就,縱蒙其傾囊相授,凱恩竟才廿歲不到已能……

「慢…凱恩,慢著…啊?琉璃?!」且不論如今不悉這等內情,與冷峻少年關係密切,琉璃跟美雅向為解開凱恩與誠之間的死結費煞思量,可惜終究無法避免往日困局再現眼前。詎料美雅想再作勸解時,卻瞥見文靜好友竟搶到迄自倒地不起的古怪少年身前,嫀首低垂的她默不作聲,卻兩手張開攔在冰冷少年的進擊路線。

「……」眼看琉璃如此行動,寒眉一皺卻未有解除攻擊姿態,凱恩冷然說道:「讓開。我早已跟妳說過,這件不是妳該插手的事。不管我如何珍惜重視妳,但我絕不會因為妳而饒過誠的。」

「咦?!」
「啊!?」
「嘩!」

任他確是與眼下情況氣氛不搭,但乍聽凱恩陡地認真作出這幾近告白的說詞,對金髮少年性格稍有認識者,除古怪少年外無不在一愣過後大感錯愕…即便是鐵諾,亦不由得自原來饒富興味的神容上,泛起一抹彷彿表示「真是敗給了你」般的苦笑。

較之別人,身為被突然告白的當事人,清秀少女亦顯然大感動搖。本是無言低首的她先是嬌軀一震,並愕然抬頭凝望發言者。小嘴反覆微張細合,眼神變幻迷漓,芳心思緒更是一片紊亂。

「啊!不…我…我不要。我絕不會退開,讓你傷害誠的!」是個性使然?還是別的原由?深悉對方為人,故不論理性感性均清楚這番發言確是出自金髮男子肺腑,但正為瞭解對方,亦感到對方那股森寒冷冽的殺氣渾無絲毫波動,教琉璃明白不管如何驚訝還是高興,都不是她現在該專注的事。相反正因凱恩這番真情發言,令藍髮少女的心意更堅決。隨銀牙一咬,饒是身心正面承受殺意殺氣衝擊,琉璃仍是寸步不讓,擋在凱恩與誠之間。

「我再說一回,快讓開!」
「不!不管怎樣,我絕對不會讓你傷害誠的!」

「……」早已知曉任誠與琉璃相識時日不算很久,兩人卻情誼非淺一事。孰知當他要為不斷自心中湧現,那無法言喻,難以彌清的怨憤怒恨動手格殺頹喪友人,卻給他所珍惜重視的人如此堅決維護,凱恩的心湖絕非他那冷峻神容般平靜無波:「為甚麼?」

「我…凱…凱恩,我……」
「唉,真受不了。明明很聰明,怎麼突然在犯蠢啊?凱恩,你以為琉璃為甚麼會這樣執著要護著大變態啊?拜託,不錯她們的交情挺不錯,但說到底她會這樣拼命,最重要的還是因為她很喜…咳…她很重視你啊!笨蛋,你真的不明白嗎?她現在說是在護著大變態,實際上她最想保護…正在守護的人卻是你啊!」

「?」
「啊?夢…妳……」
「夢?」


於文靜女孩為簡單卻沉重的質問大感苦悶困惱間,意外的「援軍」卻適時介入。一派「受不了你」的模樣,兩肩一聳,雙手一揚,夢沒好氣地說:「琉璃,因為性子之故才……才怪,因為關心則亂才讓妳說不出口吧?但到了現在這地步,情況也容不得我們再慢慢耗下去…不對,不如說反正正好鐵諾在這裡,我們乾脆跟他確認吧。當然,這前提是鐵諾願意說真話……」

言至此處,清麗佳人在輕揉指間秀髮間,轉首正容注視目標人物:「鐵諾…嗯,鐵諾大人,不好意思,有些事情我們其實很想跟您求證一下,所以若您不介意,兼願意跟我們說真說話,我希望您盡可能給我們回答好嗎?」

「咦?嘿,先讓我聽聽妳要問的是甚麼,我才決定要不要,還有怎樣回答吧。」察覺絕色少女不獨對自已的稱呼有變,神容語調當中亦盡顯認真之情,偏偏內容說詞卻又保留些許餘地,沒讓彼此的氣氛變得過於拘束緊張。對這不置可否,剛勇豪傑微微一笑,以閒散卻未露破綻的彈性話語來回應。

「……」亦為如此,讓原本因冰冷少年而生,那股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稍獲抒緩。同時彷彿以此為契機,似成功在心中說服自已般,即便不肯定清麗佳人要找鐵諾求證的是甚麼,更與他要殺昔日舊友的事有何關係,凱恩仍是無言暫止原本要殺死誠的行動。

「呼,那好吧。那我也不客氣兼直接一點好了。」

像對這情況頗感滿意,蘭息輕抒的夢其後泛起教人迷醉的淺笑,直接提問:「鐵諾大人,凱恩會找大變態的麻煩,甚至要殺掉他。這一切是因為您…不對,該說這一切都是你們比撒羅帝國弄出來的鬼吧?對嗎?」

「咦?!」
「甚麼!?」
「啊?!凱恩要…要殺我,這跟…這跟……」
「?!……」
夢的提問,休說本無概念的美雅艾比魯他們,便是身為話題中人的誠及凱恩,亦在聞言間大受撼動。只差金髮少年在一怔過後,卻只是低頭沉思,未再對這多作甚麼反應。

「啊?嘿,怎麼妳會這樣認為呢?」似是未有回應,雄臂環抱的鐵諾對夢的問題僅回以微笑反問。

「為甚麼?嘻…該怎說才對呢?嗯…因為所知有限,只能就知道的事來猜測,更因為沒有攻略本能看,所以只好麻煩您跟我們確認答案,看看我們有沒有猜對。至於最簡單的原因是……鐵諾大人,我想以凱恩的為人,會光為那種鳥事而要殺大變態,這不管怎樣想也會感到不對勁吧?這想來是您…啊,不,是您們比撒羅,像是您說的甚麼洛夫那類傢伙,曾暗地裡跟他作了些甚麼手腳吧?」

「不知是因為內咎自責?想死?還是其他別的甚麼原因,大變態好像打開始便認命,第一回的抵抗甚至大都只是隨便作過樣子便準備領死捱宰。只是有問題的事終究是有問題。既然認為凱恩不可能因為這種事便對大變態恨之入骨,非得要他的命不可,那麼由這開始延伸推測,這當中自然應該有別的原因影響,才會產生這種結果。」

銀鈴般的輕笑聲響起,隨意輕攏如瀑秀髮後淡然聳肩,夢悠然頷首:「原本我們是資訊情報嚴重不足,所以即使跟蒼嵐琉璃他們聊過好幾回,甚至跟艾度沙他們…嗯,在大變態不知情下討論,推測是作了不少,但還是很難得到甚麼像樣子的結論。結果偏偏您上回卻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讓我們察覺你多半早知道凱恩來到這世界之餘,還給我們藉凱恩注意到你甚至連他是要來找大變態的麻煩、要他的命這事也知道。拜託,若這還不對這事起疑心,這才奇怪吧?當然我們還覺得,這是可能察覺我們特地跟您隱瞞凱恩的事的您,有意借這機會讓我們知道吧?無疑這好像有點,不,確實是很奇怪,但想想大變態說有關您的事,再加上一整個月相處下來,還有您對大變態的態度,我反倒覺得您根本是有意讓我們知道這件事啊。」

輕點頭,異界龍騎將微笑反問:「嘿,聽起來好像是不錯呢。但問題是以我的立場,我有可能會搞出這種……」

「絕對有可能。」不待問話說畢,斬釘截鐵的肯定回答搶先自清麗少女口中吐出:「拜託別耍我們好不好?這段日子相處下來,已足夠令大家明白,您對大變態的所謂『投資』,就是最大的理由吧?為了這個…雖然別說跟您相比,便是和大變態跟凱恩比較,我們的實力仍是差天共地,但好歹也清楚真的拼起來,即使凱恩跟大變態聯手…哪怕會讓您付出相當代價,但他們仍是絕對會被您幹掉。只差也是因為這兩人在合力時相對來說會讓您付上相當代價,結果本來就只想看大變態的真正實力,看看能不能有甚麼驚喜之餘順便在您投資的大變態處拿點『利息』的您,便得因為要顧著這一個很想死,一個不要命的麻煩傢伙,不想他們給您搞甚麼難以預測,一個不好會讓您的『投資』泡湯的亂子,只好先找上不是主要目標的凱恩,甚至不惜…嗯,就先當作是『不惜』既給我們發現您早知道凱恩來到這世界的事,還特意掀出您是知道凱恩是想要大變態的命這件事。呵,我說…還能有甚麼會比這更明顯的提示嗎?」

於鐵諾淡然微笑,不置可否間,手抵紅唇的夢低首凝神繼續說道:「至於立場問題,剛才您不是已說過嗎?因為您的任性,隨時連作為軍隊總司令的指示也可以不管。那相對來說,恐怕也代表您方其他人的方針跟目標,不見得會跟您一致,甚至可能差距不少。由此而來……」

「假設一:有部份的人是認為留著大變態佔著龍騎士的位子沒差,但類似您剛才說的,不也可以有人可能會覺得,或許幹掉大變態會比較好。先不說他終究是身為龍騎士的事實。至少即使原本更看扁大變態,但好歹還是有您鐵諾大人對他不離不棄的強烈期待,甚至不惜特地為他來到這世界的莫大『投資』來背書。那就算仍想輕視他,為安全起見除掉他也不見得…至少目前看來真的不像會有多大損失。更甚者……」

「假設二:即使不考慮大變態的存活問題,或您方的人根本懶理他的死活,但就算不如艾度沙兼還沒完全成長,凱恩亦是瑪洛斯神殿裡的優秀人才,不管才智戰力都能算是一線的強者吧?考慮到凱恩那麻煩得很的為人性格,若被人設計為一些鳥到不行的事令他親手殺掉大變態,那不管是事後醒悟或發現被人算計,想來凱恩會為殺掉大變態的事,便是沒立即悔咎自殺,也多半會大受打擊甚至為這一厥不振吧?只是花點功夫設個局,就能用一個對大局無關痛癢的人來弱化,甚至除掉一個一線強者。這想想好像也滿合算呢。鐵諾大人,不知我們這些假設對不對呢?」

「……」環臂聳立的鐵諾那饒富興味的神色未變,卻眼透精芒凝視嫣然微笑的藍髮少女好半響……

「嘿…嘿嘿…嘿哈哈哈……好,很好。哈,夢啊…妳這小女孩還真敢說呢。我才真的想問妳,妳真的沒看過那甚麼攻…嗯,攻略本甚麼的嗎?」

「……」
「呼……」
「果…竟然真的是這樣……」
「……這…這個……」

聽到剛勇豪傑那伴著宏亮笑聲的說詞,相較看似淡然微笑,實則額見香汗的夢,暗呼一口氣的杜魯,凝重低語的芳,愕然難語的蒼嵐,以及其他還沒反應過來的人,不惜挺身面對實力…不,不惜挺身面對沉重質問,琉璃此刻無言注視凝重沉思的冷漠少年。

「這是怎樣的情況?」這是難得一見,凱恩語帶不穩的提問。

「啊?這…呼……凱恩。」
察覺欲言又止的夢那示意,低沉吐息的文靜少女再次作聲:「我想情況該是如你現在想到的,就是如早前我們探問,你跟我們說的情況。在當日伊妮德去世後,失去冷靜的你為了逮住維巴王子不顧一切闖至比撒羅帝國在人界的總根據地,因而失手被擒兼被囚禁。想來多半你就是那段時間裡被比撒羅一方,在你不知情下對你作了甚麼手腳吧。」

「……是嗎?」未對琉璃的推論作明確表示,凱恩卻在皺眉間純下意識搖頭:「不是曾說過,不夠冷靜而魯莽行事是事實,但當日我確是技不如人才會被擊倒,不是甚麼失手的原因。」

「哦?你是這樣想嗎?」不待他人發言,似是不認同冷峻少年所言,從容一笑的異界龍騎將淡然道:「當時不在場的我沒打算說我對當時的情況是有多清楚,不過加路斯那傢伙可不只一回說過,能憑著因為剛作大陸間高速移動而虛耗不少,出現相當程度下調的狀態,即使不利還是能正面跟賽西魯那傢伙硬拼大半天,最後還得讓加路斯親自動手才放倒你,兼對你各方面的評價都很高。不錯確是很難說是甚麼失手,但這件事真的能令你自豪啊。好歹加路斯這傢伙……」

「可是我盡全力也…也不一定能贏的傢伙啊!」

「咦?!」
「甚…甚麼?!」
「連…連你也……」

聳動感言撼人心魄,但似未將眾人的驚訝反應放在心上,更沒為這多作解說或表示,鐵諾悠閒聳肩笑說:「既然夢妳們都能推想到這程度,那就當作是獎勵吧。不錯,一切就像妳們想的,不過有些部份妳們可是弄錯了。首先最重要的是…妳們說得好像很輕鬆,甚麼『作了手腳』?真正情況才沒那麼簡單啊。知否妳們所謂的『手腳』,當日可是得勞動洛夫那傢伙親自動手,還加上他手下一大票人幫忙才成……」

言及此處,一份複雜笑意駐足於為血污所染卻雄偉依然的神容上:「因為加路斯挺欣賞凱恩這小子,還特地跟達克法斯提意見,拜託他若有可能可否不要傷害這小子,結果嘛……因為…嘿,因為某程度上可以說,就算出發點不同,但原則上整個比撒羅裡,差不多可以說幾近沒人會無視加路斯的說話,所以即使暫時想不到確實跟有效的處置方式,亦不能兼不想就這樣放跑凱恩,達克法斯哪怕更頭痛也只能暫時將凱恩關起來再作盤算。結果我還得等到凱恩跑掉後才知道,原來當日是洛夫那傢伙提議,用上…嗯,就是夢妳剛才說的那類盤算,好替達克法斯搞定這麻煩。反正任他更看重凱恩,但加路斯還是不能跟不宜直接干預,甚至制止達克法斯跟洛夫的這行動,而且為了一些出乎意料的巧合,還可以順便替達克法斯以正當理由處理掉一件,他一直以來也很想毀掉的東西。洛夫的這計劃對他來說可是一舉兩…嗯,至少是一舉是三得呢。嘿……」

從容依舊,一絲讚賞之色卻於環臂笑語的豪傑眼中泛現:「至於我剛才說的沒那麼簡單,就是因為加路斯之故,讓達克法斯便是採用洛夫的計劃,還是不敢亂用一些過於傷害性的手段…不過啦,想想以接下來的情況來看,恐怕就算真的用上也不見得會管用就是了。接下來的情況可是有趣得很呢。以為對手只是個小鬼,要達成目標絕對是手到拿來吧?本來只看成順便拿凱恩來當實驗品,誰知別說前前後後動用上好幾名得力部下,甚至連他本人也親自出手,結果明明實力應該勝過這小子不少的洛夫,就硬是無法成功讓凱恩成為他的傀儡,又或是改寫他的記憶還是洗他的腦甚麼的。嘿,最後他們花了好幾天時間持續施術,費了好大的功夫才有成果。雖說無法直接改掉記憶,卻好歹成功產生一種已是近乎詛咒的術法效果。這個效果,便是能將凱恩這當事人心中對特定某…嘿,某人的不滿怨氣,怒憤恨意大幅倍增多倍。結果便是原本只屬可以讓人笑一笑就算的小事,也能構成讓凱恩對目標產生無法抑制的強烈殺意……」

「原本還以為好不容易才終於搞定這麻煩傢伙,接下來只要等成果出現就成,天曉得稍作觀察後,已弄好的詛咒效力竟然才一天過後便開始大幅下跌,這可是讓洛夫嚇得差點連下巴也掉下來呢。嘿嘿,結果為了要解決這問……咦?」

剛勇豪傑越說興緻越高之際,一直默然不語的凱恩忽將手裡拿著的【聖槍。萊魯】擲到對方的面前地上,並在對方為這笑意更盛間森然說道:「是萊魯吧?為讓效力保持,先以附加術法到武器上的方式讓術法的核心,術式構成固定在這柄槍上,再特地安排給我脫身的機會,製造情況誘導我取得萊魯,我只是你們掌中起舞的小丑。」

「咦?!」
「嘿。」蒼嵐等人為鐵諾所說猛地想起早在當日,凱恩便是曾以類似手法,將結界術式設於萊魯當中,從而成為格殺太古異獸獸魔王的關鍵之一。眼中讚賞之色更濃,鐵諾點頭笑說:「很好,不過你有一點可是誤會了。先不說光憑我幾句話,充其量也只是加上早前的一點提示,便推想到洛夫是將詛咒術式弄到槍上去的事。你可不知道你其實比達克法斯他們盤算早了好幾天…原本想花個十天半月慢慢一點一點放鬆戒備,才讓降低戒心的你成功脫身。哪知道你這小子竟然才第一天,立即就逮住才稍稍下調的防衛成功脫身。達克法斯他們暗說僥倖,還好先待咒術跟萊魯準備好才給你跑掉,否則整個計劃就要完蛋了。能讓達克法斯感到這樣狼狽,別說我,搞不好達克法斯才是最不同意,你那甚麼是在他手掌裡跳舞的小丑甚麼的看法呢。」

鐵鑄神容忽浮苦澀笑意,信手拔出矗立身前的聖槍,斜首望向槍上無數來自昔日的斬擊痕跡:「恐怕最教洛夫無法相信的,還是即使已令你持續不斷受那個魔法術式的影響,最終誠這小子還是平安無事。究竟…嘿,究竟這是因為我的眼光準確,誠便是龍紋被封,仍是有能力在怨憤難消,殺意充盈的你手下保著小命?還是…哈…還是凱恩你也是很值得期待的對像,哪管洛夫怎樣玩弄小手段,最後還是無法真正讓盤算得逞呢?看過,感受過你們的本事後,我想多半是兩者都有吧?」

「不…不對,全是因為凱恩不斷手下留情,我才沒被殺掉。」
仍坐倒地上的古怪少年那被淚汗血跡所染的面上盡是深刻之情:「說是讓怒恨殺意暴增,但不管是哪一回交手或會面,凱恩…始終仍然是凱恩,仍然是我所認識…那個自認識以來,便是完全沒有表示,卻一直對我給予種種容讓,關照及尊重,我那重要的朋友凱恩。我相信那詛咒般的魔法的確是效力強大,否則以我所知的洛夫才不會那麼放心讓凱恩來要我的命,但就像剛才說的…若那個魔法對凱恩有那麼大的效力,凱恩真的要取我的命……」

當日在地下列車中的再會。
當日在廢墟裡的初次戰鬥。
當日在廢墟裡的次回戰鬥。
當日在郊野處的再次碰面。
當日在凱恩居所裡的對談。

甚至,光這回與鐵諾的戰鬥裡,那從冷漠少年那裡察覺多達數十近百回…那由冷漠少年來說恐怕會說成他要搶在鐵諾之前親手殺掉誠,但也能代表在古怪少年勢危時意圖出手干涉的異動

更甚者是不管以往還是今日,這當中除了每一回相處時的每分每秒外,還有每一回之間能作佈署的時間……或許這段日子以來凱恩確實持續受咒法影響荼毒,胸中真的不斷恨火狂燃,殺意翻湧,但事實也確是若凱恩真的有意非得致誠於死命不可……

「我,早已是一個死人。早已被殺掉至少數千數萬遍……」

「……呼……」耳聞那在這段日子來被自已的怒憤恨意針對,甚至確實曾兩番三回出手攻擊的昔日同伴那深刻感言,自清麗少女及剛勇豪傑口中驚悉真相的金髮少年無言低首,眼神變幻不定。事實上任如今捨棄萊魯,已沒再受咒法的追加影響,但由於長久以來持續被追加,冰冷少年眼下心中仍為昔日某宗「憾事」,滿懷對誠的深切恨意及狂暴殺心,並不斷衝擊心中的理性堡壘,以及多年來築起的情義防壁。

「呼……誠,再問你一回…最後的一回,當日的你,到底在做甚麼?為…呼…為甚麼明明應該能趕到,最終還是沒能及時趕到伊妮德那裡?」

「啊?」
「呃?」
「怎……」
「啊?!」

一直耳聞事態急變,艾比魯美雅等人未能立即弄清一切,但好歹明白冰冷少年所以會對誠恨之切骨,全是由於比撒羅一方弄的鬼。只是為這反搞不懂,為何際此已明瞭一切的時間,凱恩還是要再度質問古怪少年那個當日已得到「回答」的問題。

艾比魯美雅他們幾人不明白,卻不代表夢,琉璃跟杜魯他們無法意會。

首先即使洛夫的那咒法因凱恩放棄萊魯而無法持續作用,但眼下凱恩怕仍受咒法影響,任鐵諾的說法屬實,金髮少年少說仍得再待上半日一天才能熬至身心對咒法的抗性消除咒法的效力,那若是咒法本身是藉由大幅暴升當事人心中對古怪少年的恨意,那要在這半日一天裡有效消去咒法的影響,那直接消去源頭——冷漠少年糾纏內心,那對誠的憤怒怨恨,正正是最關鍵的解決方法。

只是在同時間,作為眼下眾人裡最熟悉,關愛冰冷少年的人之一,琉璃更是明白…凱恩,也確實是想借這機會,彌清這糾結他心中多時的謎團,以及死結。

「凱恩…這…這…嗚…呼…這個,不…這個,我…嗚……」同樣深悉凱恩,重視凱恩,誠當然也明白凱恩這再度提問的用意,只是任他明白這箇中關鍵,偏偏他如今仍是一如當日,在這世界初次交拼時般,哪管其他清楚這事的旁觀者如何著急…跟好奇,還是對金髮少年的質問艱難作辯,窒礙難語。

數分鐘轉眼消逝,現場就只有古怪少年那低吟及窒礙話語,還有的就只是凱恩那漸次沉重的呼吸聲……

一直以來多方關注古怪少年,自覺已對古怪少年的為人品性,言行反應頗為熟悉,芳此時更是既焦急又迷惘。

就個人認知,爽朗少女很清楚或因個人古怪想法或取向,又可能為本身言詞跟表達能力糟至破表…哪怕真的是被人所害,又或純為倒運之故,誠被人坑害誣陷的次數著實不少。只差管他一向為性格?能力?立場?之故,常常得逆來順受,但古怪少年非但沒為此而能從容,坦然接受,相反誠其實對被誣陷這種事甚為不甘。以往的只能接受,大多就純為無可奈何矣。

既是如此,在明瞭…不,確信古怪少年便是拼了命也會全心搶救伊妮德的時間,那他當日的事又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還讓他情願被好友怨恨,甚至狙殺也要將這責任一力擔起之餘,還死活不肯將當日實情坦言相告?

「咦?!」『難…難道是…但這…這……』情知事情已到關鍵時刻,偏偏誠仍是那教人只想狠狠揍下去的難看模樣,退縮反應,苦思解救之方的芳心中猛地掠過一個念頭,並為此陷入一陣錯愕混亂中。

「唉,真是受不了你們。」
像對這糾纏不清的麻煩情況看不下去,本在說明過後已彷彿成為旁觀者的鐵諾苦笑出來,並在搖頭間一臉沒好氣的神情:「誠你這小子到底在幹甚麼?便是作為旁觀者,我也清楚凱恩想問的是甚麼吧?搞甚麼你在忸怩老半天還是半句也說不出的?真是讓我也看不下去。明明答案那麼簡單,有甚麼讓你說不出來呢?好吧,你答不…嘿,你不想答,那就讓我來替你答好了。凱恩你問當時誠這小鬼搞甚麼沒能趕上搶救伊妮德?答案還不夠明顯?等同你確信這小子便是拼了命也絕對會去救伊妮德,那你應該很清楚對誠這小鬼來說,除了伊妮德外還有甚麼人是他情願丟掉小命也想迴護的吧?」

「咦?」
「誰?」
「啊?!難…難道……」
「唉…果…果然是這樣……」
於眾人裡尚有迷惑不解的人,亦有像琉璃或杜魯般似是聯想到甚麼的人,芳卻在金髮少年難得眼泛驚訝錯愕之色間,黯然嗟嘆。

「看來你也想到吧?不是你不是空,更不可能是艾度沙或威爾,那麼算來算去最有可能的,除了尼爾外還能有誰?」

「不錯,誠這小鬼當日沒能趕上,就是因為他當時被尼爾阻…不,以尼爾後來的說法,應該是誠這小鬼被尼爾狠狠地揍至站不起才對吧。」

「?!鐵…你…你怎會…怎會知道……」

「竟…竟是尼爾?」
「啊?!誠…誠大哥,你當日說的…的人,竟然是尼爾?!」
休說全不知情的杜魯等人,便是昔日曾自古怪少年口中知道部份內情,亦是為這一再被阻止向凱恩或蒼嵐等人說明…事實上僅悉當日誠是因被『某人』以武力擊倒,才無法趕上挽救伊妮德的螢,亦得待至這一刻才知曉真相…兼明白為何當日古怪少年在開解她時會跟她詳說那一天的事,卻又偏偏在述說關鍵的部份間忽在猶疑過後有所隠瞞,說出這似與她昔日心結關係不大的過去。

『其實…其實誠(大哥)是明白的,但他還是選擇……』

「為…為甚麼?」相較早前質問琉璃的,冰冷少年如今同一句質問,當中帶另一種不同的不穩。

怎會這樣的?一向重情義的尼爾不是哪管脫離瑪洛斯神殿,仍是恪守一向的作風,戰鬥中未有不必要地波及無辜,戰鬥外更不傷老弱嗎?更重要的是,尼爾他不是深深地戀慕著伊妮德,不論誰也能感受到為了伊妮德,他就連性命也能捨棄嗎?

可如今即便不相信鐵諾,但從古怪少年聞言後的那驚愕神色及話語,一切彷彿得到了證明……

「誠,說清楚,這到底是怎樣的情況?!」      
為凱恩那難得的動搖及激動,替錯愕難語的古怪年少說明的,結果仍是悠然苦笑的鐵諾:「怎樣的情況?用簡單的說法是:當日在染血之日前的一晚,尼爾突然跟我提出要求,拜託我到某個能截下自空路趕去萊古蘭城的關鍵地點,並在看到有意圖通過那裡的人時,將那些多半是想插手萊古蘭城的事,又有著相當實力的人擊退。他自已則到了另一處去,並事後在我們兩人獨處時,像自白般跟我扯了一大堆他怎樣痛毆誠這小子的事。原本我也沒特別想去,但當時一方面除了附帶的要求,帶幾條龍到萊古蘭外,達克法斯其實暗中也拜託我將那事件裡的變數或可能搞出亂子的因子除掉,反正也沒別的事要忙,結果想著便去看看吧。不過倒是滿意外地碰……咦?」

驀地一愣,威震奧維津路的龍騎將忽地心中一動,斜首皺眉注視猶自坐倒地上的古怪少年:『說起來,當日碰到的那來歷不明,又突然…說是被我幹掉倒更像突然消失掉的傢伙,不管身型,戰鬥風格,甚至是使用的武器,還真跟這小鬼滿……但這…有可能嗎?像確實是很像,但不管我怎樣期待,明顯當時碰到的傢伙,實力絕對跟當日的這小鬼差天共地,完全不能相比吧?更別提當時這小鬼還被尼爾狠狠地修理?只是……』

鐵諾疑惑思忖間,杜魯等人亦由此明白為何任當日古怪少年好不容易決心改寫歷史,最終卻為鐵諾的「突然出現」而落得失敗收場的因由。只差亦在同時暗嘆,尼爾有必要為求愛失敗,喜歡的人所愛的是別人而做出這種事,還做得這麼狠這麼絕嗎?

只是由這而生的另一問題便是:為甚麼明明都被這樣對待,甚至傷害,誠…為甚麼還會選擇……

眾人頃刻間終究明白,凱恩那一句「為甚麼」到底是想問甚麼。

「我…我…呼……為甚麼…為甚麼?」

「我…我該怎辦?我還能怎樣?」遲疑良久終究還是窒礙作聲,但古怪少年的回答,反教艾比魯等人更感覺疑惑。

似要進一步說明,只差茫然抬首望向凱恩及一眾同伴的古怪少年,說詞卻是更教人納悶不解的內容:「自離…自加入比撒羅起到我來這裡前,我所知道…戰鬥時被直接擊倒的參戰人員八十六名,因助攻或援護而受害的參戰死傷者三百二十三名,在戰事中受攻擊引致死傷的後勤人員,直或間接約一百八十九名。因戰事受直接波及的非戰鬥人員…八…八百三十五名。」

聽到這裡,蓮華美雅幾人仍是未能明白,但杜魯琉璃,蒼嵐及夢幾人卻開始眼透理解…及吃驚的神色,尤其是凱恩及芳,除理解與驚訝外,眼裡更各自蘊含不盡相同的複雜與難過色彩。「但即便這樣…還…還是能……只要尼爾願意,還是有能夠回來,回到瑪洛斯裡…回到像以往般跟大家一起的日子。可…可是,假若…假若…假若伊莉亞…伊莉亞是因為…因為…因為……」

「別說其他人,也別說艾度沙大哥跟空,凱…凱恩你跟威…不,便是我…我…便是我也…我也無法……」

「這…這樣…我能怎辦?我該怎辦啊?」

逃避?
不錯,這確確實實是逃避。

只差聽到這番感言後,眾人當中…包括剛剛曾驚覺這事的芳,有幾人亦被撼動,心生感觸……

『假如烈那傢伙真的到最後也……』
『若當日我能早點察覺正的打算……不對,便是正對大家作了那種事後,我還不是想逃避?還害加羅特那笨蛋為了我而……」』
『說是說不想逼螢加入我們,但如果因為這害琉璃,美雅或蓮華她們之一,又或是其他的人受害,那我…那我……』
『倘若因為跟螢交手而讓同伴受傷,甚至因為螢不願參戰而出現無辜死傷,那麼我…我該……』
『萬一誠大哥當日真的不是真心為螢好,而是另有所圖,那…那……』

屆時,到底該怎辦啊?

『像你這種連垃圾也不如的東西!你又怎會明白!?怎會明白我的感受?!就是你!就是因為你!就是因為你這團連垃圾也不如的東西!害我失去了最重要的人!一切都是你!一切都是你害的!就是你!就是你害我!害我失去了一切!害我和大家都失去了最重要的人!一切全都是因為你!是你!你永遠也不會明白!永遠也不會明白的!所有的錯都是因為你!』

『是我!』
獨白過後不覺憶起當日半身摰友那咆哮作出的血淚控訴,頃刻間種種難以言喻的澎湃感情重壓心頭,教古怪少年難受無比。

『全都是因為我!因為我!因為我啊!』
似受萬箭穿心般痛苦?如遭亂刀絞削般難受?不,不對,對染血的嘴張張合合仿似離水已久,瀕臨死亡的抽搐魚隻的古怪少年…對如今想要哀嚎慘號卻難作宣洩的他來說,確實情況卻是他反情願如今身遭萬刃割削,心被萬箭貫穿,好稍稍消解胸中那難喻的難受。

『全都是因為我…因為我……都是因為我…是我這早該死掉的渣滓的責任啊……』

『若果…若果…若果打從開始,我便從來沒有出現…存在在這世上,或許…或許大家就不會受害…大家便不會因為我的原因,一直以來承受種種痛苦了……』

「呃…呼,嘿,好了,話說到這……」
「……鐵諾」「冷眼」旁觀,多少察覺古怪友人的心中感言,凱恩卻未有作出任何勸慰,反向為誠那苦澀面容無言苦笑後,搖頭發言的鐵諾冷容提問:「這樣真的好嗎?」

冷藍眼眸暗透寒芒:「不說剛才你所說跟推測的事,只看今天的這一戰,你也該明白,誠有著遠超你所預期的潛質及實力,而且這還不只是戰力的部份,就這樣離去真的沒問題嗎?」

「甚麼?」
「甚麼有問題沒問題?」

「咦?!」
「甚…甚麼?凱恩你……」

先為冰冷少年所說,才察覺鐵諾意欲離去的事,復又為他話中所指,讓美雅艾比魯幾人疑惑這到底是所指何事。只差蒼嵐及螢卻為凱恩的發言,驚覺這當中的不妙之處而大感愕然。

「哦,有問題?嘿,我這樣不殺你們便離去,這是有甚麼問題嗎?」

為金髮少年之言,讓剛要邁起的腳步停下來,本微感意外卻迅速醒悟箇中一切,異界龍騎將不由得轉首望向昔日的傳說英雄:「那你們又怎看呢?」

「……」琉璃及芳秀眉微皺,未對鐵諾這問話作任何回應。

「……」瞥眼看過一如琉璃她倆,正抿唇思索的清麗佳人,杜魯倒是坦然聳肩攤手笑說:「哪有甚麼怎看呢?就事實來說,便是連凱恩也算進來,我們之間的戰力差距太大,這決定權打從開始就不在我們手裡。何況我的看法一樣,我才不相信你會粗心大意至,沒想過要不要趁這兩個小鬼實力未成前,乘早先將他們幹掉的事。那當你還是會作這樣的決定時,這明顯是有你的盤算吧?」

「既然是這樣,即使你不一定會說,但跟你問一問,聽一聽你可能會給的原因,這好像也沒甚麼損失吧。對不?」

「嘿嘿,不錯,這確是沒甚麼損失呢。好吧……」
像頗滿意百歲青年的回答,抱臂環視眾人的鐵諾微笑回道:「最簡單的原因,我不就常說?你們大家也很清楚吧?不管是誠這小鬼,還有凱恩,都是我很期待,值得我『投資』,好讓我在未來得到更大享受跟樂趣的好對手啊。這不就很足夠嗎?哈哈……」

嗜戰的瘋子。

剎那間,為剛勇豪傑所言,讓蓮華等人不禁心泛這相類感言,只差這多少還包括……『還好這傢伙是嗜戰的瘋子』

「哈…」微笑看過眾人的反應,不知有否察覺各人心中所想,倒是在再次凝視猶自坐倒地上,低首無言的『投資目標』後,鐵諾忽地從容笑說:「說真的,便是不提加路斯跟達克法斯的評價,光看這段日子的前後差距,凱恩不用說當然是個很棒,很值得我期待的對手。不過相比起來我更想說,就算不是作為龍騎士,誠這小鬼還真的是棒得沒話說。因為管他怎看他自己,但在今天的這一戰裡,我還真的有不少機會…嗯,我差點就因為這小鬼得退場,和他一起上路呢。」

「咦?!」
「這……」

環視眾人的驚詫神情間,黑髮豪傑擺手笑說:「這個,我可不是在說笑啊。不過話說回來,即使幹掉我的確是【弱者的慟哭】這招術,但真正讓我完蛋的卻是誠這小鬼的佈置啊。好歹真的要說,能爆發超過他極限至少三十多四十倍的一擊,儘管會令我受傷,甚至給我相當嚴重的傷害,但即使不及加路斯的修為,我也不可能會給誠這小鬼光以一擊就幹掉。只差……嘿……」

仰首閉目,似在回想細味在不久前的那一戰中的種種,鐵諾的語調中透著一份認真凝重:「最基本的,遠超預期的力量戰技,還有組織運用,佈置配合,以至是反應判斷,洞察計算,這一切加起來,便讓我承受我原本…別說沒有預期,根本是無法想像的傷害,消耗。可是最關鍵的,還是……這小鬼竟是用這一切來當煙幕,好讓他最後的盤算成功……」

「這傢伙,力量耗盡,龍紋時限用光,身負重傷,連劍也碎掉…甚至是心靈崩潰,手也斷了,完全是到了只要是有眼睛能看,有腦袋去想的人,也知道這傢伙別說已不可能再有任何力量反撲,根本是隨時會倒地不起的樣子,偏偏他就是反過來利用這任誰都篤定他已無法再戰鬥的情況,給我…嘿,別說分神想著他是不是想讓凱恩突襲,甚至該說我還得擔心會不會一個不小心在擋架時太用力,讓我的一切投資泡湯的時間裡,跟我用上【弱者的慟哭】這一著……當然,明明都早已是準備要死,還特地給自己搞出那種自虐式的戰法。嘿,若不是因為這招術中途失效,恐怕我真的差點便栽在這小鬼手裡,跟他一起完蛋。」

言至此處,無雙豪傑不覺臉泛難以彌清的複雜神色:「真受不了你,明明不管是從親近的人如尼爾好,同伴像伊里特好,或是其他的別人口中所說,甚至是艾度沙…不,該說便是我自己的觀察也好,你這小鬼平日總是猶疑個沒完沒了,特別是在會影響到別人的事情上,更是諸多顧慮,拖泥帶水,但怎麼…怎麼當你選的目標是你自己時,反而能夠這麼…嘿,狠,辣,絕,盡,還真的甚麼都能毫不猶疑,甚至儲心積慮地用在自己身上。混蛋,想到這裡,我還真不得不說,你這小子恐怕真的是很想死掉呢。」

於與古怪少年關係情感更深者,為鐵諾的話心感難過間,鐵諾亦正容注視話題中人:「想想還真的不知該說,還好人類是太可怕好?還是還好即使人類是這樣可怕,但你還是會因為艾度沙跟伊妮德而被制約。但我越來越覺得…你這小鬼,搞不好內心可是住著一頭誰也沒法想像,連我也會感到心寒的恐怖惡魔呢。」

「為了我的樂趣跟目標,我才不要現在就取掉誠這小鬼的小命,倘若你們要說這樣做很不合理,那就這樣不合理吧。」眾人原本發自內心的疑惑,就此讓從容笑語所壓下。

「廢話說到這裡,若沒別的事,那我就先回…啊!對了。」忽地想到甚麼似的,剛勇豪傑陡在擊掌間,說出不光是眾人事前無法想到,更彷彿是跟方才的對話,以及更早之前的慘烈血戰完全不搭的話語……

「看來就算不說身體狀態,至少你們今晚也沒那個心情去弄吧?那麼今天的晚餐要不要我去買外送?」

「……」

經過…旁觀早前的劇鬥後,艾比魯等人也得為這突兀一句,才猛地想起鐵諾仍是古怪友人的家中食客這事實。只差也是由於早前的死拼,讓蓮華她們不由得心感納悶……明明不久前雙方才剛進行血花四濺的撕殺,甚至鬧到兩人差點一起喪命,天曉得及至戰事告終,鐵諾的心情倒是調整得很快……與其說是神經大條,還不如說眾人如今才真的感受…被剛勇豪傑那份豪邁所撼動。

就是如此,古怪少年這回賭上性命與異界龍騎將的漫長…漫長至彷彿進行了近十…甚至是超過十五年似的戰鬥終於完全結束。

只差不知是由於潛力被釋放或激發,還是別的甚麼原因,誠的戰鬥能力竟為在這一戰當中大幅提升,若以戰鬥前的他與戰鬥至終盤的他來作比較,光是純粹力量方面竟增長了約百份之九十五!

不過在另一方面,即便最終以失敗告終,明明已然使用捨生技【弱者的慟哭】,得命運大神眷顧的古怪少年結果竟不用付出甚麼重大代價,別說沒當場喪命…就連扣減壽元,又或出現甚麼身體傷殘的後果也沒有,彷彿向世人證明世事何等不公,他如何得命運大神寵愛般。雖說經此一役,他亦一如以往好幾名使用【失敗者的哀嚎】卻又半途失敗的失敗者般,在今後也再無法施用這技能去作他那喪家之犬的吠叫,但他唯一需要付出的代價,竟僅僅只是永久性失去他接近六成半的力量,就只如此罷了。

***************************************************************************

今年?不...去年年三十到初一那晚,趕著想將勉強寫出的部份貼到火花這裡來
勉強算是符合當初的打算"更拖也好,至少年初一定要貼一篇"
天曉得當時連到這裡來時...404...what?!404?!
結果便是用另一部電腦,當晚在個多兩個小時裡就只有404...
當時內心不由得..."這又是一個時代的終束嗎?"
加上這兩年自已的情況也滿糟的(藉口)結果這兩年的進度便更...
結果意外地早前不知是忘了404的事,還是因為過去的習慣,抑或純為挽懷...
咦?!火花還在?!不是404嗎?!
嗯...
就醬子...OTZ


「人們唯一能從歷史裡學習的,就是人們永遠不會從歷史裡吸收教訓。」
「哦?是這樣嗎?不若換個說法好了。」
「人們,是會從歷史裡學到教訓的。但可惜,人們同時卻總愛自以為是,認為自己定會是少數的例外者,甚至成為唯一的超越者。」
[245 楼] | Posted:2021-05-30 23:53| 顶端
<<  10   11   12   13  >>  Pages: ( 13 total )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Powered by PHPWind v3.0.1 Code © 2003-05 PHPWind
辽ICP备05016763号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