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银行 | 社区婚姻 | 社区成就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 異界之夢第一部至四十二章節七:【混蛋!明明好不容易才忍著…下定決心……你這樣…叫我該怎辦啊?!】
 XML   RSS 2.0   WAP 

<<  11   12   13   14  >>  Pages: ( 14 total )
本页主题: 異界之夢第一部至四十二章節七:【混蛋!明明好不容易才忍著…下定決心……你這樣…叫我該怎辦啊?!】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無病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0897
精华: 2
发帖: 478
威望: 1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1091 HHB
注册时间:2005-01-04
最后登陆:2024-04-16
图书馆の旅人(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異界之夢第一部至四十二章節七:【混蛋!明明好不容易才忍著…下定決心……你這樣…叫我該怎辦啊?!】

異界之夢
第一部 尋.覺醒
第四十二章

七:【混蛋!明明好不容易才忍著…下定決心……你這樣…叫我該怎辦啊?!】

五時許到達莊園。
六時許結束與傲的照呼問候。
宴會在六時半正式開始,待祖父約十分鐘的致詞過後,心晴便帶表妹及各人與她的好友聚會並進行介紹。長約一小時的會面跟介紹,在蕾茲通知家族的視像會面快將開始而完結,隨著清麗少女與家人「會面」,在期間主動去「認識」夢的一眾友人後,最終大伙兒回到主要會場,已是晚上的八時許。

多名穿著整潔禮服的演奏者忘我演譯,或悠揚、或優雅、或飄逸、或清朗的美妙悅耳音符在露天的寬廣會場、在華麗的明亮廳堂、在宏偉的優雅莊園、在幽深的清雅湖泊間迴繞不息。

名媛淑女、事業女性、彬彬紳士、各式業者,乃至是不少或應邀而來、或為隨員的年輕男女,或閒適聊天、或認真商討、或歡愉對話,在這裡隨各式酒水飲料、冷熱佳饌不斷送上間,皆在熱切交流。

衣香鬢影?
冠蓋雲集?
這形容應該滿貼切吧?

在以優質石材環繞建成的露天會場這邊廂,位處極北的古國艾基亞王國駐蒂斯的大使,身負待成人式結束後,便會正式成為艾基亞女王的未來儲君菈芙雅王女的指示,正努力跟巴姆駐蒂斯的大使,還有與蒂斯有逾千公里距離的國家馬洛亞駐蒂斯的大使進行交涉及套話,意圖想得到有關約一個月前,發生在馬洛亞境內某偏僻地區的「神秘破壞事件」,以及據情報所示更該跟這大有關係……巴姆官方秘而不宣,沒讓民間得知…藉衛星軌道上的衛星使用的超級兵器【巴洛克之塔】消滅事件更多更詳盡的情報。

於受人工修整擴展的優美湖泊中央,那亦成招待來賓會場的小島那邊廂,作為舉世聞名的四大歌姬之一,不僅是史卡桑集團總帥的愛女,亦屬心晴。米華瑞的好友,向來名聲極佳、才藝品貌俱大受讚譽的桑妮亞。撒其科,正被多名富豪權貴、年輕才俊包圍擁蔟,紛紛向她大施殷勤,甚至還有人公然示愛…求婚。

巧妙融會古典設計及頂尖科技,裝潢佈置高雅瑰麗,更絕對造價不菲的廳堂裡,在偉戈謝裡近年聲名鵲起仙巴集團,作為其總帥屬下的得力臂助,被委以進軍、拓展蒂斯業務大任及大權的繆托,正與作為仙巴集團在蒂斯這裡的重要合作伙伴的艾哥集團未來總帥,傳聞在與其兩位兄長的競爭中獲勝,已被其父「欽點」成繼承者的艾哥集團總帥的三子,一起向已跟他們有幾回合作關係,在蒂斯這裡有深厚根基的澤西財團總帥的得力要員,努力「遊說」他接受讓仙巴集團也成為其手下飲食集團的主要食品供應商之一。還為這開出不少,不光是對澤西財團,更是對這位要員「有利」的「條件」……

「?不好意思,杜魯,你知不知道這女孩是誰?」
「咦?你說誰…啊!居然是她?!雖說跟夢建財團也有業務往來,想不到…不,怎麼會連【城塞之主】也來了啊?」

為人數之故暫且分散行動,權充不怎樣稱職的「嚮導」,昔日的異界英雄為古怪友人的微愕提問,在順著提問者的視線稍加留意後,也不覺現出意外之色:「怪不得你有這反應。嗯,台面上的身份,是這世界強國之一的古國貝迪特皇國的最大貴族普德戈公爵家的現任家主。至於台面下的…嗯,是貝迪特皇國除了作為國教的彌賽爾教外,沒有公開的三大超常…主要應對『超常』(兩種意味)事故的武裝集團:直屬皇家,屬貝迪特皇家的秘密皇牌武力的皇家聖騎士團、主要負責首都跟首都圈一帶治安,需要時便借調人員支援以應付國內嚴重的『超常』事故的皇立護國騎士團…還有主要負責處理貝迪特境內一切隱密…的諜報及政治,又或是超常事故,不管是事前預防、緊急應對,還有善後工作,名為【圓環城塞】的隱密集團。她,莎拉。普德戈公爵便是作為這當中的【圓環城塞】總帥的【城塞之主】。」

「當然也如你察覺般,這位少女擁有著遠超常人的實力。嗯,不錯是對艾比魯有點失禮,但若真的戰鬥,不論戰力、才略或實戰經驗,這位公爵大人絕對能把艾比魯暴揍一頓。」淺淺的苦笑駐足臉上,一如古怪同伴般,在話題中的美貌公爵因靈覺感知而回首前,自然地變換視線焦點,未有讓少女貴冑注意到他們,以及他們在進行的對話。

倒是正為耳聞杜魯…還有古怪少年今夜的幾番評估……作為對應評比者的艾比魯不由得苦笑扶額:「喵的…原來我已變成戰鬥力單位嗎?」

正巧到來,未聞對話詳細內容卻察覺男伴與友人的談及對象,身穿兼顧、平衡了性感與莊重的華麗薄紗禮服,心晴在看了那有著俏麗及頸秀髮的美人貴族一眼後,嫣然微笑向男伴釋疑:「爺爺的財團是跟貝迪特…哪怕是皇室要員也有不少生意、業務往來,但應該不至說跟普德戈閣下有多大,會讓她特地親身到這裡來的交情。據我所知,她是隨朗古爺爺來的。啊……」

說著說著,想起杜魯也算,古怪少年等人應該不知道朗古是誰,不覺在微笑間稍作解說:「朗古。拉斯爺爺,是爺爺年輕時認識,至今已有數十年交情的要好損友,他現在是巴姆軍方的重要高層,還要早前不知發生甚麼,但擬似是對巴姆不管政府跟軍方都有很大影響力的事,讓已官拜上將的他即使沒…有晉升,但也大受嘉獎跟獲得巴姆立國數百年的歷史裡不到三十人獲得的【極星十字】勲章,只差好像這在巴姆軍政高層裡還沒得出結論,所以還沒將那到底是甚麼事情向平民大眾公……咦?杜魯,我說的是有甚麼不妥嗎?」

「呃…沒甚麼,只是心晴小姐妳多心了。」
與古怪少年等同伴不同,知悉那位拉斯上將正是當日因古怪少年與鐵諾一戰的事有關,搞得差點輕則丟官,重則喪命的事件「受害者」之一。百歲青年不由得面泛苦笑,並在這時想起甚麼般,先緩和今夜女伴的疑惑後,在以手擊掌間將話題帶回原來的方向:「若果是跟拉斯大人一起來,那就合理很多了。記得有說這位普德戈公爵閣下,早兩年是曾跟拉斯閣下一起參與任務還是工作甚麼的。好像是有說當日拉斯閣下讓普德戈小姐對其才略人品大感敬佩,雖然想將他延攬到貝迪特擔任公職的邀請被婉拒掉,還是把他當作是老師來對待,那她會隨拉斯閣下來到這裡,這樣也算順理成章、合情合……啊?!怪不得,我早前好像還曾看到,應該是作為普德戈閣下幾名得力臂助、心腹的人在這會場裡出現,我當時還以為我看錯了呢。咦?!」

「怎…啊?」察覺杜魯忽地神色有異,紅髮如波的年輕才女還沒提問,卻先瞥見一名身量不高,卻有著出眾身段的年輕女孩…也是讓察覺這事的杜魯作出反應的人在人群裡出現,並在發現她們…嗯,或許準確點,是該說相較她…與她那「弟弟」更熟稔更親近的友人?在發現心晴後,便想向她打聽「弟弟」的所在吧?

「噗……」相較「弟弟」,作為女性的心晴察覺到一些「弟弟」不知是因為太木頭還是別的原因甚麼的,但總之就是沒發現的事。為這在嫣然失笑間,再想到或許能借眼前步近的紅髮少女之助,替她抒解「弟弟」心中的那股抑鬱,還不等少女到來便衝著對方在微笑間嫀首一偏,以眼色向她示意她要…「真正想找」的人所在的方向。

「?!」注意到心晴的「指示」,不覺俏臉微赧的艷麗女孩在尷尬一笑間,先朝對方頷首致謝後,便向著被指引的方向走去。

———*———*———*———*———

不一會後……

「嗨~」
「嗯?咦?!妳…妳怎會來了的?」

一眾同伴分開活動間,和表妹們一起行動的實忽地聽到一把清晰嘹亮…更相當熟悉的雅緻嗓音,心中一愣後立即循聲回望,看到早前循他「姐姐」指示才找到他的美艷少女,不覺在微生一陣莫名浮現的輕鬆喜樂間,就心中同時泛起的疑惑出言探問。

「嘖!還好意思說?我們是啥交情了?明明都這種日子,居然連個邀請信也沒……」
「啥?哎…大姐頭,以往又不是沒找妳參加過…妳不是一向都對這類場合超沒興趣?甚至還說這很蠢很無聊很浪費時間嗎?」

「呃……」
頗為不爽,但眼前「損友」所言屬實,心感彆扭的紅髮少女在一陣茫然後,急忙揚手直指溫和少年…的身畔……「那她呢?她不是也不喜歡這類玩意嗎?她怎麼也來了啊?」

「啥?」
為好友所說,實不覺望向身畔的銀髮少女——莉德。賽魯多,一陣疑惑後手撫後頸、摸不著頭腦反問:「不錯莉德小姐是不…呃…不,我猜她應該是不太喜歡這類場合,但好歹莉德小姐可是一回也不曾說過這類似的話耶…啊,不對,根本她…呃……」

「……」
本是微訝…但在匆匆瞥過發言的溫和少年後瞬即釋然,彷彿對實能察覺她一向隱而不宣,卻對參與社交場合興緻缺缺的事很正常般。似是注意到對方心感尷尬、難於直言說出的話,銀髮少女微一頷首便替其出言分辯:「瑞梨小姐請別誤會,今晚是傲爺爺邀請我父親,我才會隨我父親來到這裡的。」

好歹事前該問我一聲吧?
你這小子事前曾問她吧?

剎那間,名喚瑞梨的艷麗少女很想作再類似質問,但平素直率至顯得有點粗線條的她還是心中明白,任她心中燥悶不爽也自知這樣質問實屬不妥。倒是平日習慣和她如此吵鬧的實倒沒想太多,在察覺身周友人們那種種疑惑與好奇視線後,渾不在意地輕拉少女手腕微笑道:「不管怎樣,妳來了就好。只要不嫌無聊不覺討厭,妳大姐頭想來,我絕對是很歡迎跟高興的。來,趁這機會跟大家介紹。」

於紅髮少女原來緊蹙的柳眉莫名輕抒間,實拉著向來形同損友的好友到蒼嵐等人處,歡顏介紹:「不好意思,都顧著吵鬧,忘了跟大家介紹。這位小姐是我升中學時認識的同學,元瑞梨小姐。咦?對了…都忘了問。」

介紹間陡地心生疑問,反正蒼嵐等人也滿熟稔,實在點頭向各人致意間也向身畔死黨探問:「我無疑很歡迎妳來,但沒有邀請信的妳,是怎樣進來這裡的?不錯知道妳很強,但可別跟我說妳是憑妳的實力潛進來的?這可是會替艾麗莎小姐跟她部下惹麻煩吧?」

交情甚深,昔日不甚了了僅知惡友身懷驚人武力,近月才確實明白她的實力在撇除某古怪少年一伙後,在這世界裡是何等誇張。正為據其所悉艷麗少女的身手實力,擔心這向來個性較其姐更亂來的死黨真的惹出甚麼亂子來,還好自然循著為無數「慘痛」經驗產生的習慣,開始盤算該怎替好友擦屁股的實,當下便聽到眼神遊離的對方以平素少有的低聲量及窒礙尷尬語調回應:「沒…沒啦。你放心吧。我才沒有替你跟艾麗莎大姐惹甚麼麻煩啦。我只…我只是…只是找鄉月那傢伙,拜託她替我弄個邀請信罷。」

「鄉?鄉月?妳說的是哪個鄉…咦?能那麼快那麼輕易弄得邀請信?難道…呃…該不會妳說的鄉月,就是…是元氏財團…呃…元鄉月小姐吧?這到底是搞哪齣?怎麼突然妳會跟元氏財團的未來老闆扯上關係的?」
「甚麼啊?就算不談姓氏的事,即使你沒有知道很多,但好歹你也稍稍知道我一點點台面下的背景吧?雖說台面上跟財團沒啥關係,但我可是…不,不只是得常跟鄉月那難纏的傢伙碰面,還好幾回跟她一起出任務或處理麻煩的工作和對手啊。」

「呃…」相識時日不淺兼彼此投緣,深信對方為人,即使是有點過於直率且少根筋,但絕非胡言亂語、信口雌黃之人。只差損友所說的事不曾直接影響他,哪管他也確是曾為這少女的事間接地盡過不少心力,但這些事與他平素生活的環境終究仿似是兩個世界的事,是以數年來死黨鮮有甚麼事情特別隱瞞他,但實確是大都聽過便算。及至早數個月前,倒是由於他「另一伙」朋友之故,讓他確實…主動嚐試涉入「另一邊的世界」後,等到他回過頭來才驚覺,原來死黨的情況還真的是遠超他過往的「常識」……

不過相比瑞梨的事,教實更意外的是……跟他僅在社交場合碰過幾回面,嚴格來說搞不好連點頭之交也算不上,對話有沒有超過十句也沒印象,但作為元氏財團現任總帥的獨生孫女,即使還在就讀高中卻有說近年已續漸接手財團的工作及權力,鐵定會在不久的未來成為元氏財團總帥,那位向來在包括上流社交界在內,不管各方面均聲名極佳、眾人讚譽欣賞的優雅名媛——不光跟損友擬似交情甚厚外,從她的說話推測竟還是不只一回一起參加實戰…不對!依瑞梨那說法…該不會就連那位為其高雅大方、端莊秀麗,溫厚且精明而深受上流社交圈中人欽慕推崇的名門貴女,竟也像他那個死黨一樣,都是有著遠超常人的戰力吧?

「嗚…」『常識…我的常識啊……』面泛苦笑、手按腦門,基於個人的前後認知跟所學的差異,明白本已有所壓抑跟隱藏實力,不論是靈能魔力或超人力量,但這對古怪少年一方來說由於背景情況不同,撇除個別個案外,那只要有意探知…實他們「這邊」的人大抵上很難真的向奧維津路一方的人完全隱瞞身具超常戰力的事。只差若不論來自或習自奧維津路一方技能的相關者,實他們「這邊」像劍聖之女或幽月家主,還是有好好抑壓、隱藏她們的力量,讓除了相關的「內行人」跟特別敏銳者外,很難察覺她們是身負超人戰力的事,若是以修為精深者來說,更是隨時連內行也很難發現,眼前被他們這些「內行者」緊盯的,竟是有著遠超常人的力量。

正為這一點,如今與實一起的像蒼嵐跟凱恩,自是發現如常「克制」、沒有釋發力量的紅髮少女,可是有著以這個「世界」的人來說甚為強大的力量,堪與劍聖愛女相媲美的超人力量。(順帶一提,如今本人不在這裡,自當日超越烈後,因個性與認知…與及懶散之故,原本沒注意這件事的艾比魯,如今則因杜魯及古怪少年的提醒才驚覺,並在苦笑掩面之餘不得不承認,他確是成為了他口中的「戰鬥力單位」……)

「瑞梨小姐,妳好。」
「咦?啊?!妳?妳怎…呃,也對,想想今晚這場合,妳會在這裡是很正常才對。」

實替友人的介紹剛中斷,與他同行但人在後方的清麗少女則牽著妹妹的手走上前去,並臉泛似在強忍著甚麼…好笑的事情般的神色,向紅髮的艷麗女孩問好。活像要「解釋」為何夢會有這怪異笑容的原由,如今才驚覺對方存在的瑞梨亦是嚇了一跳,更在注意到對方那捉狹淺笑後,不由得大顯窘態……

「?」
早些時候曾兩回分別和夢及瑞梨之一一起間,與另一人碰面及交流,自當時雙方對對方擬似也感好奇與興趣來看,實認為兩人會另有交集也不奇怪,但奇怪就奇怪在依他認知裡,向來大膽無畏、自我隨性的損友,在碰上他表妹間便像忽然慌了手腳般?她們在他不知情的時間裡,曾發生過甚麼事情嗎?

「呃…」
「噗…」
同樣注意到溫和少年面上的疑惑,不像紅髮少女的選擇性無視並別開視線,夢倒是不覺失笑出來,但也很「懂事」…跟「貼心」地,沒為這多作「無謂」說明。好歹既當事人當日那樣威…嗯,「要求」——在實不知情下特地私下找上她,還拼命地跟她「套話」,在先有所推測並反過來稍作試探後,夢確認到某些哪管撕裂瑞梨的嘴巴也死活不肯坦承的事後,只能苦笑安撫對方,她跟表兄絕不是…至少在她及表兄皆沒意願下,目前至短期內應該不會有對方所擔心的情況出現。明白敏銳的絕色少女絕對是看穿看透她的心事,這亦教瑞梨哪管不甘不爽,仍在心中暗抒一口氣之餘,無法不感到在面對夢時,她會感到頗為尷尬跟狼狽。

「我說…」
「太過份了!請你放尊重一點好不好?!」
「咦?」

就當好奇驅使下意欲探問,實與夢等人卻先驟聞一把他們皆相當熟稔,卻滿帶不快的女聲傳自她們原本朝著的方向而來。

是美雅?因為蓮華被幽月家的家主逮住牢牢「纏」著,所以她不是一起走在誠和杜魯他們那邊嗎?

想著想著,才走幾步路的功夫,夢等人也走到那吵鬧聲音的所在。
只見向來待人爽直親切的馬尾少女一臉不忿不快,且更似有不甘受到不當對待…尤其是冒犯羞辱所生的憤慨模樣,她身上那雖作風保守仍難掩她那出眾身段的禮服稍顯凌亂不整,兩臂環抱護胸的她語調中盡顯因受到無理羞辱而生出的憤慨與委屈:「明明只是看大叔你喝多了,快要摔倒才扶你一把,怎麼你這樣蠻不講理?不光借機佔便宜,還有臉說是我先引誘你?更硬要說我是…是……你這樣未免太過份了吧?」

「我呸!」
不知是由於酒精還是情緒之故,手裡仍拿著酒水半滿的酒杯,一身昂貴禮服的中年漢子一臉潮紅,微顯失控地叫囂:「少鬼扯啊!妳剛才最好不是借機會,整個身子靠過來引誘老子?老子只是看妳長得滿不錯,奶子更是挺大才跟妳問價,兼順便『驗貨』罷。妳以為老子我是誰?這類場合見多識廣、交遊廣闊的老子我常常來,這個城市裡有點身份的人,不管男女老嫩老子我差不多都至少認得誰是誰,便是來這裡『工作』的也認識一堆,但就是不曾看過妳這騷貨。少跟老子裝無辜,鬼才信妳不是不知怎樣搞到這裡的邀請信,想在這裡賺『零用』,甚至抓機會釣個看上妳這騷貨的來當妳的『爸爸』還是『哥哥』甚麼的啊?」

「……」眉頭暗皺,作為主人家,眼看發生事故實自是無法裝作視而不見,且身為美雅的朋友兼亦屬邀請她來到這裡的人之一,對馬尾少女頗熟稔的他更不認為眼前的微醺男子說的話是真的。只差相信美雅、想幫助明顯是無理受辱的友人是一回事,該如何得體地處理這件事又是另一回事。為盡可能妥善解決事件,剎那間溫和少年嚐試循著男子所言,從他的記憶回溯有否關於這名男子身份的記憶。可惜,即便間或會因家族,又或為祖父父親之故而參與這類社交場合,但向對這類活動興趣不大的實,確是無法與熱衷參與,從而建立人脈,接收乃至是操控情報的兩名「兄長」相比。為這縱男子真的如他的大話所言般,他在社交界裡確實見多識廣、頗有名聲,實還是無法對他保有深刻至能輕易想起的印象。

溫和少年思想似是良久,但實際也只是匆匆幾秒的事,遭到男子言語侮辱的美雅雖待人親厚,骨子裡也是個硬骨頭,當下便反唇相譏:「你愛怎想是你家的事,但少在這裡胡亂鬼扯。那甚麼從沒在這種場合看到我甚麼的,根本代表不了甚麼,更不能證明我就是在做你說的那種事。這回說穿了不過是你大叔喝太多失控?還是真的慾火衝腦管不住自己?不光能厚著那個臉動手佔人便宜,還在吃了虧後下不了台才惱羞成怒吧?」

「甚麼?媽的妳這臭婊子!」一方面固是酒精干擾理智,同時更為慾求不滿在方才想佔便宜卻被這棕髮佳人純反應地煽了一巴掌,既驚且痛的男子在大感丟臉、惱羞成怒後還被直言譏諷,嚥不下這口氣的他在火大間隨手便將手中杯子的酒水使勁朝那本叫他心動的美貌少女的臉上潑去。

「?!」似因一直與古怪少年等一伙混在一起,所以在誠或杜魯等人相比,美雅蓮華的實力好像不怎樣。可若就事實而言,身負多年前為對抗太古異獸傳承的力量,儘管仍未完全成長、潛力尚未充份釋放跟淬練,美雅倘若真的能全力發動身上潛藏的封印士力量,那在撇除實戰經驗的問題,恐怕就連強如幽月當家或城塞之主也無法勝過她,是夜會場裡不論冰冷少年一伙人外,怕就只有寥寥幾人能與她對抗,能確實制住她的更只有三兩人有這能耐。

可即便如此,與向來天性好武,又或先因顧及實際需要,兼後來身負殺親血仇,是以向早向他人請益、克勤鍛練令他們潛藏的封印士力量與自身原有的能力力量水乳交融、能隨便輕易使用的同伴那情況不同。身具相當戰鬥天份,但猶未與自身實力充份融會貫通下,尤其自當日太古獸王伏誅後,就連心理上也不自覺地因需要使用那份巨大力量的場合不多,連帶令她也對「切換模式」、「啟動潛在力量」的事那反應大遜從前。倘若是面對甚麼直接危及生命的事,或許那強烈的危機感跟自我防衛的本能,還能讓她快速轉換,但像眼下僅在是被人潑酒的情況……憑過往經驗及實戰直覺均瞬讓美雅心知即使迴避不及,她除了受辱外絕無絲毫受傷的可能,這刺激也遠不足激發她危急自保的能力。

更甚者,哪管因平素愛到處逛的習性而無奈頗具實戰經驗,眼下終究不是日常場合,而是渾無預期需要戒備甚至動武的隆重宴會。尤其這時身穿早前由實安排、提供的華麗禮服,更絕對是對直率少女來說是一件既嚴重妨礙活動,更絕對不欲(能)損毀的昂貴拘束服。深信以溫和少年的為人及身家,絕不會真的跟她收取丁點賠償,但就算真的能夠趕及,美雅還是不願付出高機率會弄破禮服,更隨時會為這春光外露,在眾多賓客之前大大出醜的後果,來避過這為事出突然讓她成功迴避的機會有限的羞辱。

『呃…完了。』純為反應之故,多少在沒讓禮服損毀下作出效用意義有限的迴避動作,美雅還是在苦笑中準備承受這難以避免的酒水「洗禮」。

難以避免?
難以?真的嗎?

不說美雅本身,是夜和她同行的一眾人等,除了本身不居過人力量的緣,充其量連實力有限的古露也一起算進去,其餘盡皆身負超越常人界限的身手實力。這就例如……

「?!」準備承受酒水濺臉之辱,陡感心中一動的美雅連風聲也沒聽到,倏見眼前一黑便瞥見一道直如自天地初開便已寂靜矗立,一道彷彿理所當然會替她遮風擋雨的永久冰壁,無聲驟現在她的身前……

那道…身具遠超常人極限甚多的感官能力,卻在尊重他人隱私下自動「無視」那湧進耳內的無數聲音話語,卻在方才乍聞被其算進該特別對待的少女那低呼,便自然且未有聲張地走到十數米外,在確認到少女行將受襲受辱間,便瞬間作出支援……

成為替美雅抵禦任何攻擊…哪怕是羞辱的「防壁」。

乒!

施襲者或許實力遠不及美雅等人,同時亦本無意傷人,但因距離之故…突然亂入成為替率直少女承受酒水的冰壁,亦為這距離之故除了酒水外,還得同時承受對方的酒杯直擊。為這緣故,價值不菲的精製酒杯亦在命中木然站立、不閃不避的「冰壁」臉頰後當場破裂碎開。理所當然,杯中的酒水亦自然全濺到「冰壁」的冰冷臉容上。

「咦?!啊?!」不僅事出突然且彼此的感官認知速度差距巨大,直至杯子擊中突然出現的亂入者後,中年男子才驚覺他的「攻擊」「誤中」別人。拿酒潑灑別人也算,但拿杯子毆打別人…若是弄出甚麼能到醫院驗出個甚麼的傷勢,那即便他本人確是人脈廣闊,還是隨時會惹下麻煩甚至吃官司。別說賢士善人,就連能否稱為好人也有商榷餘地,但中年男子還是有著常識,清楚他可能已在衝動下闖禍。尤其是……

「……」看著那年輕卻高大的金髮少年,那不顯喜怒的木然神容、冰冷眼神盯著他,一股無法言喻強烈恐懼、畏縮感覺立在男子心中如潮湧現。

「快道歉。」
「啊?!啊!是…是……」
承受冷勝冰刃的鋒銳目光,明明是身處頂級宴會這安全(物理)場所,但強烈無比的危機感立教男子感到自身安危直如風中殘燭。就於已被危機感壓倒、給恐懼感吞噬的男子只覺心臟快要停頓間,作為「受害者」的冰冷少年的一句道歉要求,頓成中年男子的救命稻草。

「對…」
「不,不是向我。是她,跟她道歉。」

渾不在意酒水自華麗金髮、冰冷俊臉處流下、淌落,沒為酒杯擊臉受傷,就連眼也沒眨一下的少年僅在緊盯男子間木然地……

我用人格保證,她絕不可能是你說的那種人。
我以性命擔保,她絕不是你剛才說的那種人。
這些,都沒有。

沒作慷慨激昂的陳詞,也未有聲嘶力竭的保證。
少年就只以平靜無波的語調,說著心中確信如同是常識般的一句話:「她不是你說的那種人。」

「啊…啊…是…是,對…對不起,剛才…剛才是我失言,還…還請小姐妳原諒。」

「帥啊!」
「了不起!」
「好傢伙!真有你的!」
隨中年男子先窒礙道歉,再狼狽落跑後,不待冷峻少年反應,一眾旁觀的賓客中,較為好事或年少的便或熱烈股掌或熱情叫好,忽然一起起閧起來。

「……」隨少年回身確認馬尾友人情況後,也沒靠近問好,就只在平靜淡然…不,根本是面無表情地向她點頭致意後,便默然以似緩實快的步伐離開他倆被起閧鬧騰的賓客圍成的圈子。

「……嗚…」自中年男子向她潑酒至如今,一切事情的演進其實連三分鐘也沒有,隨冰冷友人點頭離去後,美雅仍是呆在當場,連實、杜魯等好友正接近她也沒反應。如今的她腦裡充斥的,仍是方才匆匆發生的種種……

『可…可惡,可惡啊!』看似呆著,美雅心中卻是波濤洶湧、思緒起伏,甚至是在激動痛罵…痛罵連她自己也沒弄清到底對像是誰的存在:『混蛋!明明好不容易才忍著…下定決心……你這樣…叫我該怎辦啊?!』


「人們唯一能從歷史裡學習的,就是人們永遠不會從歷史裡吸收教訓。」
「哦?是這樣嗎?不若換個說法好了。」
「人們,是會從歷史裡學到教訓的。但可惜,人們同時卻總愛自以為是,認為自己定會是少數的例外者,甚至成為唯一的超越者。」
[260 楼] | Posted:2024-04-10 23:38| 顶端
無病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0897
精华: 2
发帖: 478
威望: 1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1091 HHB
注册时间:2005-01-04
最后登陆:2024-04-16
图书馆の旅人(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異界之夢第一部至四十二章節七:【混蛋!明明好不容易才忍著…你這樣…叫我該怎辦啊?!】

因為以為貼文失敗,所以當時重覆貼文


[ 此贴被無病在2024-04-16 22:28重新编辑 ]


「人們唯一能從歷史裡學習的,就是人們永遠不會從歷史裡吸收教訓。」
「哦?是這樣嗎?不若換個說法好了。」
「人們,是會從歷史裡學到教訓的。但可惜,人們同時卻總愛自以為是,認為自己定會是少數的例外者,甚至成為唯一的超越者。」
[261 楼] | Posted:2024-04-10 23:48| 顶端
千里孤坟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技术
编号: 71
精华: 55
发帖: 15650
威望: 44 点
配偶: 桂木弥生
火 花 币: 89378 HHB
注册时间:2002-11-27
最后登陆:2024-05-25
瓦伦利亚的圣骑士(II)游戏王国的浪人(I)咖啡馆的萌芽(I)波特の魂(I)海蓝之钻(II)图书馆の旅人(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换页补丁。
[262 楼] | Posted:2024-04-16 09:29| 顶端
無病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0897
精华: 2
发帖: 478
威望: 1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1091 HHB
注册时间:2005-01-04
最后登陆:2024-04-16
图书馆の旅人(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是引用千里孤坟于2024-04-16 09:29发表的:
换页补丁。


辛苦了
謝謝您的幫忙


「人們唯一能從歷史裡學習的,就是人們永遠不會從歷史裡吸收教訓。」
「哦?是這樣嗎?不若換個說法好了。」
「人們,是會從歷史裡學到教訓的。但可惜,人們同時卻總愛自以為是,認為自己定會是少數的例外者,甚至成為唯一的超越者。」
[263 楼] | Posted:2024-04-16 22:28| 顶端
無病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0897
精华: 2
发帖: 478
威望: 1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1091 HHB
注册时间:2005-01-04
最后登陆:2024-04-16
图书馆の旅人(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是引用夜枭于2023-10-16 23:36发表的:
我想问一下,楼主有没有时间进行其他书籍的创作?我们平台需要你这样的人。


早前確認,擬似也是當日貼的帖子沒有顯示...OTZ
不好意思,夜梟兄,感謝您的邀請,但小弟也工作(一方面是工作,加上年紀也...都快被磨垮了...OTZ)之故,無法接受您的邀請


「人們唯一能從歷史裡學習的,就是人們永遠不會從歷史裡吸收教訓。」
「哦?是這樣嗎?不若換個說法好了。」
「人們,是會從歷史裡學到教訓的。但可惜,人們同時卻總愛自以為是,認為自己定會是少數的例外者,甚至成為唯一的超越者。」
[264 楼] | Posted:2024-04-16 22:34| 顶端
夜枭

头衔:新锐导演新锐导演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47458
精华: 2
发帖: 13327
威望: 1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48 HHB
注册时间:2005-12-15
最后登陆:2024-04-23
海蓝之钻(I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下面是引用無病于2024-04-16 22:34发表的:


早前確認,擬似也是當日貼的帖子沒有顯示...OTZ
不好意思,夜梟兄,感謝您的邀請,但小弟也工作(一方面是工作,加上年紀也...都快被磨垮了...OTZ)之故,無法接受您的邀請

无妨无妨,不过如果你有兴趣,想在小平台发一下,可以联系我。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侯商周;
五霸七雄闹春秋,顷刻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
前人播种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
[265 楼] | Posted:2024-04-23 10:46| 顶端
<<  11   12   13   14  >>  Pages: ( 14 total )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Powered by PHPWind v3.0.1 Code © 2003-05 PHPWind
辽ICP备05016763号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