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银行 | 社区婚姻 | 社区成就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 [萝卜坑]Aureole Of Muse(2月4日,15章下更新)
 XML   RSS 2.0   WAP 

<<  2   3   4   5  >>  Pages: ( 5 total )
本页主题: [萝卜坑]Aureole Of Muse(2月4日,15章下更新)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Minstrel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42261
精华: 0
发帖: 4468
威望: 1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4267 HHB
注册时间:2005-08-05
最后登陆:2014-02-04
朱红之钻(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Episode Fifteen(下)


将人交给了缪斯代表,尤利指定的保护者——安杰罗特和芙蕾塔终于完成了任务,短暂的假期也告一段落。林绮和珞斯卡谢过两人一路的照顾后向他们挥手道别,两方格子踏上了回家的路。缪斯与亚萨有了交集,再见之日怕是不远。

车驶至市区时,珞斯卡曾提议先去缪斯看看再回家,被林绮以旅途劳累休息为重拒绝了。大概她是真的感到疲倦,没提出异议。

这天是工作日,驻守在胡晋的可可不在家,林绮觉得两人独处是个摊牌的好机会。为了表现自己的诚意,他不听劝阻去厨房泡茶。结果就像预想中那样,打碎了茶杯还弄撒了茶叶。看着原本整洁的厨房瞬间一片狼藉,珞斯卡无奈地将林绮赶回了客厅。知道自己笨手笨脚就别添乱嘛,刚刚说什么也该拦着他的。

林绮坐在沙发上看着厨房方向,做了最后一次思想斗争。待珞斯卡把茶杯放在茶几上,他终于开口了。

“珞斯卡,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请你一定要冷静地听我说。”

“先说来听听再考虑冷不冷静。”珞斯卡坐在了对面的位置上,看林绮无事献殷情就只知道有问题。她喝了口茶,觉得味道不如尤利家的。

“我带威雷斯利去过缪斯了。”林绮小心翼翼地观察这对面的变化。珞斯卡听到这句突然抬起了眼睛瞪着他。
珞斯卡听到这句突然抬起眼睛瞪着他,将茶杯轻轻放下,随后就没了动静。这反应有些出人意料,林绮不知道该不该说下去。
“你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带他去缪斯?"她许旧才问出那么一句,随即又端起了茶杯。
“偶尔想看看极端些的方式会不会带来惊喜。他的心思应该全放在奥利艾尔上了,没察觉到基地的确切位置。”
“哪天的事?”珞斯卡依旧镇定自若地喝着茶,心想,你以为每个人都是你那样的路痴吗。
“你走那天。”

“问题应该不大,不然缪斯已经完了。但是带他去基地又有什么用?他连我们两都认不出,你还指望他能对新造的东西有什么反应吗?”
话到这个份上,珞斯卡都没发现什么端倪,林绮突然觉得自己辜负了她的信任,支支吾吾地说出了详情。
尽管难以平复心情,珞斯卡却并不想对林绮发火。他是为了大家好,这点珞斯卡比谁都清楚。
“你想骂就骂吧。”

“骂你什么都不解恨。”既然已成事实,珞斯卡无力挽回只能接受。再回想尤利的教导,如果不是被逼到这份上,她连哄帶骗的不知道哪年才能有结果。虽然曾表示过无法说服就与其他敌人一视同仁,那毕竟是在別无他法的前提下。面对过去的挚友,她也不愿真的动手。

“Munin-System对他效果怎样?”

“如果你指恢复记忆的话,很遗憾没有,但他明显已经动摇了。我告诉了他feeIinker的遗传可能,他似乎很受打击。”

“不受打击才不正常。没想到你对症下的药还挺猛嘛。突然敲了他心中的承重墙,你不怕楼塌掉?”比起自己的隐私,威雷斯利的心理承受能力更让她担忧。

“继续保密才是害他。真相始终是真相,就算自己不愿意,別人也会有意无意地提醒。没有跨不过去的坎,你说是不是?”林绮的话意味深长,珞斯卡明白他们两就是最好例子,微微点了下头。

距拜访缪斯已经过去了三天,尽管一心想脱离华纳,威雷斯利却迟迟未付诸于行动。说来可笑,本不愿再与奥利艾尔有瓜葛,又舍不得自己的机体。在寻找过去的记忆这件事上,威雷斯利始终坚持靠自己,不受他人的左右,而赤月光轮是唯一的线索。不想丢下赤月光轮又想离开华纳,有什么两全的办法吗?华纳受内外部限制关系,基地防御较薄弱,除了赤月光轮和奇袭就只有依万捷琳的帕尔卡战斗力出众。依万捷琳一直隐藏实力,威雷斯利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她的对手,但对方是否会尽全力协助华纳都不一定,或许可以一搏以强硬的方式带着赤月光轮冲出基地。

下定了决心,威雷斯利致电伊缪确认了逃跑路线及汇合地点,随即只身前往华纳基地。他不会按原计划赴约,这是自己的私事,不能将朋友卷进来,希望伊缪那边一切顺利。

上次进仓库是两天前,他庆幸在这两天里华纳和依万捷琳都还没看出端倪。驾驶员要为机体做整备当然不会有人阻拦,威雷斯利很顺利地乘上了赤月光轮,做了番简单的调整后,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同一仓库内的奇袭和和伊曼纽尔身上。奇袭对伊缪已经没有价值,而破坏掉伊曼纽尔危险度会降低。

待旁观的工作人员对威雷斯利一样的行为有所察觉,赤月光轮已举起了双管粒子发射器向两部机体各开了一枪。刹时间警铃四起,基地内的气氛变得异常紧张。威雷斯利没有一丝动摇,对着仓库墙壁连开数枪为自己打开了出路。赤月光轮转战至室外,换上shift-gun将枪口对着已经一片狼藉,之前还停着三部奥利艾尔的仓库室内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发射键。狭小的空间承受不住强力破坏武器的冲击力,瞬间化为废墟,两部破损的机体也被埋了个严实。做到这个份上,威雷斯利似乎安心了。

驻守在基地内的其他驾驶员们纷纷出动,十多部无人机收到指令也朝威雷斯利一涌而去。这是最常见的无人D.O.N型号,在华纳和亚萨皆被广泛运用。之前和亚萨的数次交手中已收集了足够的情报,就算换成了华纳这边的武器配置,解决起来依然不在话下。赤月光轮重新换上双管粒子发射器,将出力调制最大横握于手中,向机体最密集的地方扣动了扳机。无人机的反应不能与有人操作的D.O.N相提并论,赤月光轮的武器打击范围又广,待他们分析完毕做出反应已来不及躲闪,化成了火球。无人机的包围圈被突破出一个缺口,赤月光轮抽出卡在背后的剑,边挥舞着击退靠近的机体,边向基地外围冲去。做起来好像要比想象中容易,威雷斯利暗自庆幸自己挑了个好时机。弹药还很充裕,照这样的进展,大概在决定去向前连补给都不需要。正当威雷斯利以为胜券在握之际,一机由背后高速接近。赤月光轮转过身,以剑迎上举刀向自己砍来的D.O.N。单枪匹马冲过来,不是feelinker也不是奥利艾尔驾驶员,华纳还有这等人才?

“你在干什么,赶快放下武器,现在回头还来得及。”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竟然是艾塞亚,他几时学会的驾驶D.O.N?

威雷斯利没有应,用实际行动回答自己要反抗到底。有双管粒子发射器和shift-gun在手,他企图拉开同艾塞亚之间的距离。不过对方的驾驶技术远比他预测的纯熟,避开了攻击,直冲到赤月光轮面前。

“既然你没有悔改的意思,我就只能先破坏赤月光轮再把你带回去了。”威雷斯利以盾挡下了攻击,几乎同时,艾塞亚操作的机体抽出腰间的第二支光束剑。赤月光轮再无多余的手可用,情急之下举起握在手中的双管粒子发射器。奥利艾尔包括武器所使用的金属远坚固于普通金属,换作普通材料,怕是双管粒子发射器就保不住了。在威雷斯利记忆中,艾塞亚都是以文职人员形象出现,没想到他的驾驶技术丝毫不逊色于奥利艾尔驾驶员。

正当两人僵持,威雷斯利分心于思考,较远处飞来的导弹在两部机体周围焰火似的绽开了。赤月光轮的雷达上显示出代表敌机的红点,看来除了艾塞亚,其他驾驶员也出动了,得抓紧时间想办法脱身才是。赤月光轮以后退来引诱对方前进数步,企图使他被导弹命中。这种雕虫小技艾塞亚根本不放在眼里,一步跳开。威雷斯利乘机开始给Shift-gun蓄能,机体背后的太阳能板逐渐呈现出橙红色。鲜亮的颜色在此时看来如同背着个巨大的靶子,艾塞亚提醒其他驾驶员小心大范围武器,自己操纵不起眼的量产型D.O.N——波尔以电磁炮向赤月光轮射击。无人机也收到了什么指令,向赤月光轮围去,形成包围圈。导弹光束等连绵不断地落在赤月光轮周围,基地顿时被照得犹如白昼。威雷斯利敏捷地闪躲着,却发现自己离艾塞亚的波尔距离越来越近。对方不同于缺乏实战经验的新手,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计算中。真是个难缠的对手,假如现在拥有能启动Munin-System至关重要的契机,就不会那么艰难。

Shift-gun的能量总算蓄满,选在天黑时作战固然能攻其不备出其不意,但对赤月光轮同样有着较大的不利——只能靠事先储备好的能量而无法直接借助日光的力量。威雷斯利砍掉了数十发将落在自己身后的导弹给自己制造了后退的空间,艾塞亚敌退我进,紧追不舍。赤月光轮用双管粒子发射器向波尔开火,以绊住它的脚步,波尔左右一晃,轻易躲开。攻击还没结束,赤月光轮举起另一只手上的Shift-gun,太阳能板上光芒一闪,又见几部无人机连同周围设施在耀眼的光束中化作火球。艾塞亚虽未被击中,一时半刻也因为高热难以接近。他深知赤月光轮在夜晚的劣势,就Shift-gun的消耗程度来看,最多只能再用一次。只要将其耗完,奥利艾尔也不是坚不可摧,想将其制服并不十分困难。

艾塞亚正准备重新对赤月光轮展开攻势,却意外收到了机内通讯。传达者是依万捷琳,声称得到上级批准,命他停手。眼睁睁看着失去了抓捕威雷斯利的最好时机,艾塞亚只能招呼驾驶员们撤退。明明形式对己方有利,为什么却选择撤退?他倍感不解。

侥幸逃脱使威雷斯利松了口气,挑华纳雷达范围外较近的一座无人小岛着陆,让赤月光轮展开太阳能吸收板原地待机。要不是之前损失了大量弹药,除了shift-gun其他武器又补给困难,他是不会选这种时间段蓄能的,事倍功半又分外引人注目。不到半小时,华纳的追兵到了附近,他无奈只得离开栖身之地,寻找下一个落脚点。按理说华纳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伊缪那边应当十分顺利,不想数分钟后威雷斯利却收到伊缪作为恐怖分子被华纳捕获的新闻。万幸的是他看起来没受什么生命危害,只是丧失了行动自由。华纳很显然要让伊缪当替罪羊,如果放任不管,他必定死路一条。

华纳抓回伊缪后,便将其关押在基地的地下最深层。昏暗的灯光、冰冷的水泥墙和金属地板让人觉得阴森而压抑,沉重的脚步声回荡在空旷的长廊里,透露出浓稠的不详感。真没想到华纳内部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区域,是用来干什么的,专门为奥利艾尔驾驶员设计的监狱吗?手笔还真大。无人理会的伊缪突然迎来了不速之客,他逆光站着,看不清长相,但伊缪能清楚地感觉到对方是个Tech-Medium。难道是艾塞亚?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本尊,久仰大名,伊缪·拉兹罗。”对方一开口,伊缪顿觉一阵恶寒,好耳熟的声音。再眯起眼睛仔细端详起眼前的人,不禁颤栗起来。华纳偷偷摸摸搞什么见不得光的实验,竟能做出这种东西来!

刚开始对依万捷琳的阻拦报以疑问的艾塞亚很快了解了她此举的目的。依万捷琳要逼得威雷斯利走投无路,靠他探出寻觅已久的缪斯藏身何处。

威雷斯利在和华纳的追追赶赶中,逐渐落入了依万捷琳的圈套。几次交战之后,虽成功脱身,赤月光轮的弹药和能量几乎见底。自己的希望眼看就要成了负担,该如何是好,抛下赤月光轮自己跑?要不干脆带着机体求助于缪斯?一番权衡后他终于下了决心,选择了后者。于是,在击退了最后一波援兵后,他也终于到了缪斯基地所在的地区。现在是深夜,他费了一番功夫才和缪斯联系上。交代了自己的意向,威雷斯利将机体停在不远处的山林中等待接头人。这大概是他和赤月光轮相处的最后时刻,虽然心有不舍,但终归是该分别的时候了,缪斯才是真正该拥有它的人。神经放松下来,威雷斯利有些许时间能整理思绪。艾塞亚当时明明占上风,为何在关键时刻放过自己一码?与其让一批批的追兵将他和赤月光轮耗得精疲力尽浪费人力物力,不如当场就将他制服来得省力。赤月光轮是宝贵的奥利艾尔,怎么可能会让它有落入他人之手的可能?自己这一路逃来不合逻辑的地方太多,难道自己之所以能全身而退,其实是华纳安排好的?假设华纳早就知道他有背叛的意图,只要自己带着奥利艾尔去投敌,赤月光轮一旦易主,罪证也就转了别人手中,或者说嫁祸到别人身上更合适。威雷斯利为自己的愚蠢赶到悲哀,因为他的疏忽险些害了缪斯。既然将自己引进这个局,真正的主力部队想必马上就要杀到了。

威雷斯利立刻动身,但还是慢了一步。在再度与缪斯联系,终止赤月光轮交接之后,大量华纳的D.O.N从天而降将他包围。为首的是驾驶着伊曼纽尔的依万捷琳,原以为被shift-gun大破的伊曼纽尔竟完好无损,全身包裹着异样的银色光芒。威雷斯利心想这次自己在劫难逃,对方却似乎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先给你看个东西,觉得还有动手的必要的话我奉陪。伊缪现在在华纳手里,他的结果怎么样取决于你。”依万捷琳发起通讯,一副胜券在握不屑与威雷斯利动手的样子。

“这种鬼话谁信!无论我回不回去,你们都不会放过伊缪的。”

“知道为什么华纳对你的动向了如指掌吗?我猜你以为是太阳能吸收板的缘故吧。亏我还以为你挺沉得住气,没想到竟然做出不那么顾后果的事。难道没有人教过你,动别人的东西要经过物主的同意吗?”

说着说着,依万捷琳端正的面孔上突然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另威雷斯利心头一紧。自己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让她抓到把柄了,难道是那次偷乘伊曼纽尔留下了什么痕迹?

“你去缪斯干过什么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就差连具体路线地址都告诉我了。你知道我找她找得有多辛苦吗?嗯?真是要多谢你啊,我会好好报答你的,诺尔文·贝尼埃尔!”

听到这番话,威雷斯利追悔莫及。已经没有通知缪斯的机会了,他呆坐在驾驶室中失去了操作赤月光轮的动力。依万捷琳发来了一段实况视频最后击垮了他。画面中伊缪被绑在一台构造奇怪的机器前,戴着头盔蒙着双眼。他认得那个机器!尽管时隔多年,机器的外观也有了细微的变化,但用途依旧一览无遗。七年前威雷斯利被带上了同样的机器,从此忘记了家人朋友甚至真正的敌人,那是让他失忆的真凶。威雷斯利痛苦地抱着头,回忆起了当年与珞斯卡分别的情景。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回想起来,原本期待的事却因为即将又要失去变得痛苦。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机会再见到珞斯卡,见到了又是否再有相认的机会。


[80 楼] | Posted:2014-02-04 11:40| 顶端
<<  2   3   4   5  >>  Pages: ( 5 total )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Powered by PHPWind v3.0.1 Code © 2003-05 PHPWind
辽ICP备05016763号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