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银行 | 社区婚姻 | 社区成就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火花天龙剑 -> 梦幻模拟战 -> 梦战野史——BY Swordmaster
 XML   RSS 2.0   WAP 

<<   1   2  >>  Pages: ( 2 total )
本页主题: 梦战野史——BY Swordmaster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Swordmaster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站务议员
编号: 52
精华: 64
发帖: 5070
威望: 15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07630 HHB
组织纹章:
所属组织: 永远的艾莎尼亚
组织头衔: ソードマスター
注册时间:2002-11-26
最后登陆:2021-09-26
咖啡馆的萌芽(I)朱红之钻(I)光辉的圣印(I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梦战野史——BY Swordmaster

序章
大陆的北方,传说的魔族之地——瓦尔塞利亚,险峻的山峰上,一座略微让人感到恐怖而又巍峨的城堡开始崩塌。
“光辉的末裔哦!要记住,我不是自己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是你们召唤我来的!只要你们人类依旧存在,只要你们的心里还有仇恨、猜忌……我就会被你们这些自私的人类召唤过来!”
随着这番话语,传说中的混沌之神卡奥斯再度进入了他的睡眠,而击溃他的光之末裔们也开始往外撤退。

梦之历600年,人间与魔族的战斗再度以人间的胜利而划上一个比较圆满的句号。

雷顿,光复了自己的国家巴鲁迪亚以后,又带领大家击败了魔族的进攻。后来与克莉斯结婚,成为大陆著名的君主。
兰斯·卡尔萨斯,不顾国家的分歧,在最后关头协助雷顿一行。后来返回到雷顿手下,与娜姆结婚,受封一块新的领地。后被允许其独立,其国名为:卡尔萨斯。而其本人,也作为后来的骑士们所推崇的对象。
普金古,帮助雷顿一行以后,回到自己的国家。后来与巴鲁迪亚和卡尔萨斯缔结了永久的联盟。并且为自己的后代立下一条规定:“只要
巴鲁迪亚和卡尔萨斯依旧是正义的,你们就不得与之为敌,而且,要尽可能的去帮助他们。否则,你们就不配拥有这片领地!”
捷西卡,以宫廷魔术师的身份在巴鲁迪亚继续她的生活。在50岁的时候,无疾而终。而后来,却似乎又有人看到了她……?

[楼 主] | Posted:2006-11-19 01:54| 顶端
Swordmaster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站务议员
编号: 52
精华: 64
发帖: 5070
威望: 15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07630 HHB
组织纹章:
所属组织: 永远的艾莎尼亚
组织头衔: ソードマスター
注册时间:2002-11-26
最后登陆:2021-09-26
咖啡馆的萌芽(I)朱红之钻(I)光辉的圣印(I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第一章 名君的逝去
巴鲁迪亚,因为40多年前的那一段奇妙而壮烈的历史而为大陆所周知。
现在的国王——创造当初的那段辉煌历史的人——雷顿,也已经是一个60岁的老人了。
岁月的流逝,将当初意气勃发的他变成了一个垂垂老者,而过去随他一起创造神话的伙伴们也先后从这个世界上逝去。
王宫的一处,是一个专门的庭院。里面,是几座墓碑:海将军提拉、魔术师捷西卡、将军阿鲁伯特……挚友瓦尔柯夫……爱妻克莉斯。
“大家……在那里应该很热闹吧?”雷顿坐在克莉斯的墓边,一边浇灌着边上的花草,一边对着大伙的墓说着——这里的花草全都是由他自己来浇灌:“过去,大家为了我付出了那么多,我只是为大家浇花而已。这又有什么?”他以这个理由谢绝了大臣们的要求。
“兰斯、娜姆、普金古、萨恩……你们也在那里吧?”“大家竟然那么狠心啊……把我一个老头子孤苦伶仃的留在这里?”雷顿半开玩笑地说着,“真的,很想再见到大家啊!”
“不过,我这个老头子应该也快了。到那个时候,我也可以轻松一下,和大家再聚在一起了啊!”
“陛下出来了。”宫廷里值班的卫兵低声的交谈着,“是啊,每天这个时候,陛下都会去一趟。而且,总会在那里待一阵子,为他们浇灌花草。”“不过,那里面的确是很漂亮啊。而且,陛下还允许大家去里面看。真的很和善呢!——啊,陛下!”
卫兵们暂停了交谈,向走来的雷顿致敬。“哦!大家辛苦了,在这里一直巡视一定很累吧?累了就请到那里面休息一下吧。”国王笑着说,“只是不要动里面的东西就可以了。那么,麻烦大家了!”
“陛下真是和善啊,居然和我们这样交谈。”“是啊,难得一见的人啊。有时候我都快不把他当作陛下,而是我们尊敬的上司了。”

处理完了朝政,王子雷迪安向父王问安。“雷迪安啊,你现在有35岁了吧?”“是的,父王。”“那么,我问你一个问题”“请吧,父王,我一定尽力回答。”
“好的,我现在假设现在有两个人落水,他们都不会游泳。第一个呢,是我这个糟老头子;另外一个呢……是当今年少有为的丞相依里亚斯。你选择去救哪一个?”
“父亲?您怎么问这个问题?”“呵呵……没有关系,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回答吧。”
“从伦理和暂时的影响来看的话,我回义无返顾地选择救父王!如果从长远的打算来选择,我会选择救依里亚斯……”
“哦?这样回答么?很有趣的回答啊。哦?你可以走了。”雷顿若有所思地说着,“那么,儿臣告退……”
晚上,雷顿在伙伴那里坐了很久,似乎一直在考虑什么。

第二天早上,早朝的时候,雷顿在商量好了朝政以后,对大家说:“诸位,请留一下。”
“昨天,我向雷迪安问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今天,我把各位留下,也是想看看大家的回答是什么。那么,我把问题重复一遍……”
听完问题的众大臣们不由感到纳闷:“陛下怎么问这个问题?”
“大家……打算怎么回答?”雷顿笑着问大家。
“以陛下为优先!”众人一起回答着。
“那么,伊里亚斯,你怎么选?”雷顿问着这个才刚30岁的丞相。
“臣……不好回答。”“哦?那么,看来,你的选择应该和雷迪安一样吧……”国王微笑地看着这位年轻的丞相。
“和王子的一样……?王子是怎么回答的?”伊里亚斯吃惊地问着。
雷顿把王子的答案向众人说了一遍,众人不由大吃一惊。而伊里亚斯更是惊恐地跪在地上不敢起来。
“哦?大家的反应怎么这么强烈?何必呢……”
雷顿站起身来,从袖口取出一卷纸卷:“我现在宣布:从明日起,由太子雷迪安接任皇位!管理国内一切政务。过了今天晚上,我就正式退位。这个是我最后的一道命令——雷迪安,接下!”
等雷迪安接了那到命令以后,雷顿示意惊慌的众人安静。
“我也已经60了,过不了多久也就要死了。不是么?我问这个问题的目的,希望由伊里亚斯向雷迪安解释。我只要大家记住一点:大家在做什么事情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不要是国王或者你们的利益。一定要想着百姓的利益!国家灭亡了,只是国王的悲哀。但是,人民遇到了苦难,那就是全体人民的悲哀!一个人和所有人比较起来,那是微不足道的。所以……替我照顾好百姓们……谢谢诸位了!”

梦之历640年4月26日,曾经创造了无数奇迹的巴鲁迪亚国王,在位时间长达40年之久的雷顿,正式退位。继承王位的是35岁的王子雷迪安。

很快,一年的时间流入回忆。国家在新的国王的统治下,依旧是那么欣欣向荣。遵造雷顿的要求,大家以平民为中心,更实施了一系列的新举措,更好的维护了百姓的利益。

“大家干的比我这个老人要好呢……”雷顿坐在妻子的墓边,高兴的说,“看来,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不准进去——雷顿大人在里面!”
“让我进去!”
听声音,是门口的侍卫和别人吵起来了。
“哦?会是谁呢?”觉得声音比较熟悉,雷顿决定出去看看。
门口,一个年纪约13岁的小女孩正在和侍卫争吵着。
蓝颜色的头发,一脸坚毅的眼神。身上散发出一种另人不敢侵犯的高贵气质。
“和她很象啊!”雷顿的眼前仿佛出现了过去战友的影子……
“让她进来吧。”“可是……”“怎么?反正我现在已经不是国王了。何必担忧我的安全呢?”“啊……是!”

“你叫什么名字?”雷顿直接地问道。
“我是……算了,那不重要。我来只有一个目的。”“什么目的呢?”“带你走……”
“带我走?去哪里?”“你的战友那里。”
“哦……那么,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为什么要知道我的名字?”“因为你和一个人很象。”
“……我叫捷西卡。”
“是么?真的是你啊!多么象啊!和50年前……一样!”

门缓缓地开了,女孩从里面出来,手上拿着一份文书:“这个给你们,我走了以后你们再看。”
侍卫们面面相觑地接了过来,目送那位女孩的远去。
“是什么呢?”

“打开门”——这个就是文书上面写的仅有的东西。

梦之历641年4月26日,拥有一生传奇的帝王雷顿,在自己战友们的墓前安然逝去。
据其自己的遗嘱说,自己是自然的死亡,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不要追究那些侍卫的责任,是神接我回去的——回到我的战友们那里……”


“克莉斯!兰斯!娜姆!……大家,大家都来接我了么?太……太高兴了!”
天空中,若有若无地回荡着欢乐的声音。风的回音传遍大地,仿佛在为谁吹奏着欢迎的乐曲……
断代之后,梦的初代历史的见证人,终于完全从这个美丽的世界上消失。留在世界上的,就是那传奇般的回忆和快乐生活的人们……

[1 楼] | Posted:2002-11-26 15:45| 顶端
Swordmaster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站务议员
编号: 52
精华: 64
发帖: 5070
威望: 15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07630 HHB
组织纹章:
所属组织: 永远的艾莎尼亚
组织头衔: ソードマスター
注册时间:2002-11-26
最后登陆:2021-09-26
咖啡馆的萌芽(I)朱红之钻(I)光辉的圣印(I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第二章 传奇国度的消逝
巴鲁迪亚,在复国英雄雷顿逝去以后,又经历了雷迪安和伊萨鲁两位贤明君王的时代。
690年,伊萨鲁大王病逝。同时,由王子迪克尔继位。
和他的父亲、祖父一样,迪克尔恪守着先祖雷顿的遗言,努力置身于民众的幸福之中。
700年,强大的巴鲁迪亚即将迎来一个特殊的日子——100年前,人间与魔族的一场浩大战争在北方禁忌之所瓦尔塞利亚宣告结束。
“现在那里没有什么动静吧?”“是的,陛下。已经一百年了,魔族毫无动静。但是,边境的守卫还是很尽职地巡视着。”“那么,传达我的命令:边境的守卫交替由原来的一年一次改为半年一次;守卫的兵士待遇加倍。”
“是!”元帅哈克接下命令,转身告退。
“陛下,马上就要到纪念日了。您要不要准备一些什么?”大臣莱特向自己的君王提醒着。
“啊……是啊。还有多久?”“一周时间。”
“那么……麻烦你草拟一个计划书,怎么样?”“是!”“另外,我自己也会写一份演说稿。你就不用太费心了。”

一周很快过去了,盛大的纪念日很快就到了。

卡尔萨斯、萨尔拉斯、拉贝斯……整个大陆上国家的君主们齐聚一堂,在大陆最强国——巴鲁迪亚进行10年一次的聚会。
在这里,诸国之间的一些纷争可以由大家来商量,进行一些可行的妥协。同时,也是各国交流的一种方式。而巴鲁迪亚的君主往往会被看作公正无私的裁判者,替诸国解决矛盾。

“终于接见完了诸位君王了……好辛苦啊!”迪克尔略微有些抱怨地说。
“陛下,这个是诸国对于我们的信任,我们要好好的珍惜啊!”莱特劝慰着,“而且,这样也就不会出现100年前的那种情况了。”
“100年前么……”刚刚步入中年的皇帝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有一个强大的王国真的是好事么?”

“莱特!”“在!陛下!”“你觉得我们的国家现在如何?”“您是说……?”
“这个国家强大么?”“非常强大!是现在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所以,所有的国家才会每10年来聚会一次,并且由我国来主持大的事件。进一步说……”
“进一步说……怎么?”看到莱特忽然止住了,迪克尔笑了一下,继续问。
  “陛下……陛下!以我们现在的国力,完全可以征服其他的国家,统一整个大陆。那样,这个大陆就不会再出现战争。各个国家之间,不会再度出现矛盾,不会有其他国家君主的争吵,不会出现国与国的冲突。”
  “陛下,现在的大陆,是诸国林立的状况。一个艾尔萨尼亚大陆上,有着大大小小十余个国家。除了我国以外,还有不少拥有比较强大实力的国家。他们现在是保持和平,彼此之间尽量避免战争。但是,这里面是有许多原因的。而其中之一就是:有我国这个最强的国家在这里!”
  “我国在这里,可以以自身的绝对强大来震慑所有的国家。大家也就因此不敢轻举妄动。而也因为我国实力的绝对强大,所有的国家在敬畏的同时,多少也报着一些敌意。如果以后我国的君主不是一个喜爱和平的人,而是一个喜爱战争的人——他们就会立刻联合起来,与我国为敌。又或者其中的某一个国家强大起来,敢于和我国抗衡,其他的国家也就会象100年前那样,为了我国的镇国之宝——圣剑Langrisser,蜂拥而至。然后,整个大陆会再度进入战乱,人民也会因此而再度陷入痛苦之中……”
  “你是这么认为的么?”皇帝忽然打断了宰相的话,盯着他发问。
  “臣……是这么认为的。”莱特惶恐地回答着。
  “如果是在乱世中呢?在乱世中,你更会这么说吧?” 
“是……这的确是属下的想法。”
“真的有些奇怪,你这种想法怎么会在这种和平的年代里出现……很麻烦的想法啊。”迪克尔挠了挠头,开始向自己的臣下做出了自己的解释。
“大陆的诸国并立是有它的存在价值的。”皇帝站了起来,拉着莱特走到窗前,“你看啊!这个美丽的世界,就好比这美味的佳肴一般。同样是这些东西,在不同的人的手里,就会出现不同的局面。但是,不要忘了:它的本质还是这个世界!人,毕竟只是人而已。是人,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好的品性,同时也有各种各样坏的品性。现在尽管是和平的时候,你能说人们彼此之间就没有任何的争吵么?在我们这个时代,人们是不可能达到一体的状况的。而人们的种种恶习也必定会再度诱发100年前的那种战争。”
“当然,我不是说统一大陆是不好的做法。只是这个想法太早了。如果……再迟一千年——不,或许更久,人们有了统一的意愿以后……这个大陆才可以真正的统一吧。”
“在那以前的任何打算依靠统一大陆来达到永久的和平或者借此来结束大陆的战乱的人,想必最后应该都会以失败而告终吧。无论他的统治有多么的贤明,大陆的人们是无法在短期内融合到一起的。各个国家之间长久积累的矛盾,必然为以后的战争带来契机。而被灭的各个国家中,也必定会有不少人会为了复国而开始反对新帝国的战争——这样一来,大陆依旧是处于战乱的状态。”
“又或者是这样:统一大陆的霸主在位期间,或许没有什么大的战乱。但是,一旦他死了——整个帝国也就会随之崩溃,反帝国的势力必定会崛起,争取推翻它。那样,整个大陆就会再度进入战争中……”
“更重要的是,北方的魔族……还记得混沌之神卡奥斯说的么?——我不是自己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是你们召唤我来的!只要你们人类依旧存在,只要你们的心里还有仇恨、猜忌……我就会被你们这些自私的人类召唤过来!”
“强大的魔族在我们战乱的时候,必定会乘虚而入。那样……100年前的那种情景就会再度出现——整个人类就会再度面临灭亡的危机……你愿意看到这种情况么?!”
“属下不敢……”莱特跪在地上,惶恐地不敢说话。

“啊……说了一些无聊的话。不必在意哦,莱特。”迪克尔拉起自己的宰相,笑着安慰他。
“好了,这里没有什么事了,你先退下吧。”
“是……臣告退……”

“我国的存在……只是对他国的一种威胁么?还是……不要这个国家了……?”
莱特在走的时候,只是听到自己的君主低声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第二天,按照惯例,应该是皇帝接见民众的代表的日子。
“陛下……有一位女魔法师求见。”“好,让她进来。”
随即,在礼仪官的带领下,一位黑发红袍的女魔法师来了。
“哦?很年轻么。才20岁啊……”皇帝暗自想着。
“陛下……”女魔法师并没有下跪,而是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请让其他的人暂时离开一下。我希望单独和您谈一下。”
“无礼!”莱特斥责道,“你为什么要求众人的离开!难道你有什么不轨的企图么?”
“唔……大家都走的确太麻烦了。不如这样,你和我到后面的一个庭院里面单独谈一下,可以么?”
“也好。”

“这里是……我祖先留下的地方。这里,埋葬了100年前,复兴巴鲁迪亚以后,随先祖雷顿征讨魔族的人……说吧,捷西卡大人!”
“你……知道我的身份?!”
“是的……祖先雷顿大人为了缅怀旧日的战友,曾经让人把他们的肖像都画下的。而且……在各位先王遗留下的话中,也有着一句:如果有一个黑发红袍的女魔法师——长相和旧日的捷西卡一样的话,她就是捷西卡的转生。那个时候,她所说的,就是神的旨意,你们一定要听取她的意见!”
“是么……是雷顿说的吧……这个人……那,我就直接说我来的目的了。”
“愿闻其详!”
“我想让你把这个国家灭亡!”
“灭亡我自己的国家?”迪克尔抚摸着先祖的墓碑,并没有感到惊讶的说。
“是的。”“有理由么?”
“圣剑Langrisser的存在,会引起人们渴求力量的贪婪。大陆会进入战乱。而且,作为光之裔,你们也有可能以它来征服大陆。而我现在,则是想把这圣剑Langrisser给封印起来,让世人淡忘它。那样,世界的人就不会过分依靠它了。”
“如果出现战乱呢?魔族的侵入呢?”
“那是必然的。根据规律,魔族每200年就会大规模的侵入一次。而这个世界也只是在和平的幻影下,掩盖了战争的迹象。总有一天,这个世界会再度进入战乱。魔族与人间的战斗也会再度开始。”
“谁去恢复和平呢?!”
“你们!我要求你毁灭这个国家。同时,隐居起来。在战争再度爆发的时候,你的后裔就会出现,依靠Langrisser的力量,恢复原有的和平。”
“是么……这么说……”

“陛下在里面很久了!已经快4小时了。还没有动静?”莱特在外面焦急地等待着,“卫兵!把门撞开!”
“这个……”卫兵们并不敢动这个传说中最高贵的门。
“没有关系,我负责!”“是!”
卫兵们正要撞门,门却被打开了。
“你的话我考虑一下。给我3天时间。好么?”
“好的,陛下!我先告退了!”

“陛下!她对你说了什么?”看着女魔法师远去的身影,莱特关切地问。
“啊……没有什么。主要是一些劝戒。”皇帝敷衍着,“对了,准备两天的伙食。我要在这里想一些事情,暂时不出来。除非魔族的侵入,不要打扰我。”
“是!陛下!”

两天过去了。迪克尔从先祖留下的庭院走了出来。
“莱特!”“在!”“请卡尔萨斯和萨尔拉斯的君主去议事厅!”

两位君主到了议事厅,里面只有迪克尔和莱特二人。
“麻烦二位了啊。实在是有事要和你们商量。”迪克尔笑着说。
“其余的诸国之中,以你们这两国最为强大。所以,我和你们商量。”
“我打算,从明天开始……怎么说呢……巴鲁迪亚不再存在!”
“陛下!”众人不由一惊,站了起来。
“不要惊慌。我要解散这个国家是有原因的。大家请坐啊。”
“我在祖先的坟前思考了两天。最后决定听取那天的女魔法师的意见——让这代表力量和正义的Langrisser和这个王国成为历史的名词。但是,我不放心的就是这个世界。巴鲁迪亚消失了以后,大陆是不是会陷入战乱中?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
“你们一个在大陆的北方,一个在西方。我希望你们能够代替我,维持这个世界的和平!”
“再过100年……不,或许只有80年,魔族会再度入侵。我希望你们能够组织人民与魔族抗衡,守卫这个世界。”
“那……您呢?”
“我会隐居起来。到了那个时候,我的后代会再度出现,为这个世界的和平尽他所应该的义务的。”

“好吧……陛下。我们接受您的意见和期望。告退了。”
“麻烦诸位了啊……谢谢你们了!”说完,迪克尔向两位君主跪下,表达自己最后的谢意!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他在心里默默的说道:“诸位……原谅我的任性吧……但是,这个是历史的选择,我是无法改变这个决定的。这个决定究竟是对还是错,不是我们现在可以说的……让历史去验证吧!”

次日,那位女魔法师再度晋见。
莱特怀着多少的敌意领着她去见皇帝。
“我决定了……你用什么手法?”“地震……”
“只是这个皇宫吧?”“是的。”
“请务必保持这里的完整……特别是先祖的陵墓……”

梦之历700年8月6日,一场突发的地震袭击了巴鲁迪亚的王宫。整个王宫陷入突然出现的湖中。同时,周围也出现了奇怪的结界。
皇帝迪克尔与宰相莱特在地震中不知去向。
由于皇帝还没有继承人,巴鲁迪亚的众大臣中,开始有人妄图篡取王位。却立刻被元帅哈克剿灭。
随后,哈克也不知所终。

强盛一时的巴鲁迪亚在经历了这次地震以后,立刻消失。原来的那部分领土也成为了一个自治领域。由于卡尔萨斯和萨尔拉斯的干预,没有国家敢吞并这块土地。

此后,和平又维持了40多年。一直到梦之历740年,新的小规模战争才开始。随后,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梦之历760年,部分的魔族也开始进入大陆的边境活动。


艾尔萨尼亚大陆,继艾路斯利多时代以后,巴鲁迪亚时代也宣告结束。

[2 楼] | Posted:2002-11-26 15:46| 顶端
Swordmaster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站务议员
编号: 52
精华: 64
发帖: 5070
威望: 15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07630 HHB
组织纹章:
所属组织: 永远的艾莎尼亚
组织头衔: ソードマスター
注册时间:2002-11-26
最后登陆:2021-09-26
咖啡馆的萌芽(I)朱红之钻(I)光辉的圣印(I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第三章:战争的复苏
梦之历700年,巴鲁迪亚在突然降临的地震中黯然消失。著名的雷顿一族也神秘的从世界消失。而巴鲁迪亚原来的领土开始变为一个庞大的自治领域——称为帕拉达。
和平在卡尔萨斯和萨尔拉斯的大力维护下,继续维持了40多年——直到梦之历740年,新的战乱才开始。
梦之历740年,卡尔萨斯60岁的国王拉弗德,萨尔拉斯年仅40的国王巴迪亚先后逝去。昔日帝王的逝去和新君的登基,在一定程度上使社会产生了某些不安的气氛。
东北方,处在瓦尔塞利亚对面的国家拉迪斯,开始向帕拉达发动攻击,打算把地处艾尔萨莉亚中心的富庶之地占为己有——新的战乱就从这里重新开始了……
卡尔萨斯和萨尔拉斯的新君与其他国家联合起来,平息了这场战争。但是,不久,大家也都开始把自己的贪婪之手伸向帕拉达——终于,萨尔拉斯和卡尔萨斯在逐年的消耗中,慢慢的呈现出衰落的趋势。

梦之历770年,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使得众人暂停了彼此之间的争斗。

拉迪斯,在连年的战斗中国力消耗殆尽。不久,被一个传说的国家所灭——而灭掉它的,则是许久没有音信的魔族之国——瓦尔塞利亚!
大量的魔族向拉迪斯发起进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把拉迪斯完全占领——拉迪斯王国宣告灭亡。
这个消息给诸国的君主们很大的震动,纷纷把希望重新寄托到卡尔萨斯和萨尔拉斯的身上。于是,大家在卡尔萨斯和萨尔拉斯的带领下,重新集结到一起,开始对魔族的反攻。
人间军队集结在距离帕拉达不远的一个地方——那里背面靠山,对面就是著名的米利尔港,从战略上说,地理条件是很不错的,无论是补给、攻击、防御还是调动,都是一个理想的场所。为了与西面的圣殿伊斯托尔相对,这里被人们命名为圣地利迪鲁……

战斗的结果是令人们失望的:缺少了圣剑的帮助,连年征战的人类经不住魔族强大的攻势,最后在米利尔港的攻防战中惨败……人间最后的有生力量也在战役中损失大半。

魔族开始向大陆中央突进,惨败的人们越来越没有斗志,不断的后撤和溃逃——卡尔萨斯王希林尔在最后守卫利迪鲁的战斗中战死,萨尔拉斯王菲尔达也身受重伤……人间开始感受到魔族的恐怖,人们处于绝望和焦急之中……
这个时候,一个女魔法师从伊斯托尔出发,率领着著名的僧侣兵团与魔族展开战斗——而同时,剩下的人间精锐力量也重新联合起来,配合她作战。

光辉神圣的光,从那个女子的身上发出,将魔族震慑住。人们趁此机会拼命的向前冲击——整个利迪鲁变成魔族与人间的杀戮场,遍地都是死尸……痛苦的呻吟、绝望的哀鸣、濒死的呼号……战马的嘶鸣、兵刃的撞击、魔法的咏唱……四处都是战斗,四处都是死亡,四处都是地狱……残酷的战斗持续了整整一个月!
魔族终于撤退了!而人间的损失也是巨大的——3个国家被灭,5名君王战死沙场……整个大陆的人口骤减一半!帕拉达也因为消耗过度,不复昔日繁荣景观。
那位挺身而出的女魔法师——捷西卡,继承了战死的大司教职位,为重建艾尔萨莉亚而奔波。

短暂的和平持续了15年左右,新的战斗又开始了……
沉寂了15年的魔族,突然又开始出现,不断在瓦尔塞利亚海边出没。人间再度出现危机……

梦之历776年,人间再度决定与魔族开始战斗。

“恭喜啊!蓝迪亚,当爸爸了!”众人向卡尔萨斯飞兵团团长蓝迪亚恭喜着——正要出征的蓝迪亚得了一个儿子,满足了他军人的最大希望之一。
蓝迪亚,卡尔萨斯飞兵团团长,参加了昔日的利迪鲁之战。平安归来以后,因为战功的缘故,升为副团长。后因团长的病逝,升为团长。为人和善,作战勇猛,而且精通兵法。处事非常冷静,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做出正确的判断,找出解决的方法——这次,他就是作为联军总指挥官而出战。
联军还有两个副指挥官——一位是被灭的拉迪斯的遗民,拥有很强武力的洛乌迪卡。他过去是拉迪斯的将军之一,在拉迪斯被灭的时候,曾经孤军奋战,掩护村民们逃走,最后因为补给匮缺而撤退。为人勇猛,一向喜欢在前面冲锋。但是,不通兵法是他最大的缺点。
另外一位是帕拉达自治军的统帅——雷恩纳德。拥有不屈的意志,白刃战、集团战、魔法能力等各个方面都很优秀的人才。曾经在米利尔港攻防战中顺利救出多支友军,后在利迪鲁之战中孤军突入,打乱对方的阵形,与洛乌迪卡合作打破敌人的防线。

有趣的是,这三位在同一年当上了父亲——而且,还都是男孩!

由于敌人出现的不多,同盟军兵分三路,采取包围战术歼灭敌人。结果,初战得胜,入侵的魔族被全灭。而同盟军的损失只有敌人的三分之一。随后的战斗,人们在三位指挥官的领导下,越战越勇,一直打到瓦尔塞利亚海,把魔族逼出了主大陆。

“怎么样?继续追击还是在边岸防守?”蓝迪亚征询着战友的意见。“防守吧……”雷恩纳德思考以后说出了自己的意见。“进攻不是更好么?”洛乌迪卡却建议进攻。
“防守只会让魔族保存实力,以后还会有魔族继续进犯。那个时候我们再继续反击么?不如现在乘胜追击,把魔族消灭在瓦尔塞利亚。”“可是,我军经过了连续战斗,已经疲惫了。如果深入敌军,补给上或许会出现问题。而且我们对瓦尔塞利亚的地形不熟悉……贸然进入或许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损失。”“没有关系,我们可以快速把物资转运过去,在那里建立一个中转站,然后与魔族战斗,逐步消灭敌人。而对地形的不熟,可以由侦察兵来补充。”“可是,魔族的力量……”“已经被我们打的那么惨,还会有更强的兵力么?”
“好了!我再思考一下。明天作出答复。”蓝迪亚打断了二人的话,转身回自己的帐子。

第二天,蓝迪亚面带疲容的走入大帐,宣布了自己的决定:“我们将乘胜追击,打入魔族的中央地带。具体计划么……就是这个了”
首先,以卡尔萨斯的飞兵突击,与水军配合,将瓦尔塞利亚边缘地带控制住。同时派出工程兵在沿海造出一个大的补给基地。
其次,在飞兵和水兵的保护下,将陆军运输到瓦尔塞利亚,同时把补给物资输送过去。
最后,飞兵和陆军展开推进战,慢慢推进。水军在后方保护补给站,随时准备援护。同时,主大陆上不断运送补给和兵力。

“唔……比较周密的计划。”洛乌迪卡佩服地说。“可是,如果水兵没有完成任务呢?由谁负责水兵的指挥?”雷恩纳德还是采取保守一些的意见。
“水兵的指挥官是由利德指挥——他是大陆最强的水兵统帅。”“他么?很稳健的人。作战不会有什么失误给对方,值得信赖。”雷恩纳德同意了。

利德,巴鲁迪亚著名的水军指挥官提拉的后人,其祖父在巴鲁迪亚灭亡以后,加入了帕拉达自治军,负责米利尔港的防守。为人非常稳重,用兵没有失误,很得大家的赞赏。

于是,人间的同盟军在三位将军的商议下,决定深入瓦尔塞利亚,完全消灭魔族,免除以后的隐患。

经过两个月的拉锯战,同盟军在蓝迪亚和利德的指挥下,控制了瓦尔塞利亚海及其沿岸的控制。随后的一个月,蓝迪亚和雷恩纳德主持建造了新的补给要塞。同时,洛乌迪卡率军在前线保证建造的安全并负责侦察地形。利德封锁沿海的能力也让人减少不少压力。

于是,在梦之历777年,诸人在瓦尔塞利亚的要塞完成,新的援军在卡尔萨斯步兵团团长阿伦和萨尔拉斯王子罗伦的指挥下,进入了瓦尔塞利亚,为最后的决战做最后的准备。
同时,为了确保兵力的充足,各国也开始大量招募雇佣军。

伊斯托尔,一名23岁的青年魔法师找到了捷西卡,向她学习魔法。
“你向我学习魔法干什么?”“为了拯救这个世界,为了保护人们,我需要力量,需要学习强力的魔法。”“强大的魔力会销蚀你的生命——你不会后悔么?”“我的生命?相比之下,全人类的生命才是重要的。如果我一个人的生命可以救许多人,那就够了……”
“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打算以什么样的方式保证世界的和平?”
“统一的秩序!尽我的能力来创造一个可以保护人们,维持世间秩序的国度……”
捷西卡决定将这位魔法师收为徒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伊克贝尔多。”

[3 楼] | Posted:2002-11-26 15:48| 顶端
Swordmaster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站务议员
编号: 52
精华: 64
发帖: 5070
威望: 15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07630 HHB
组织纹章:
所属组织: 永远的艾莎尼亚
组织头衔: ソードマスター
注册时间:2002-11-26
最后登陆:2021-09-26
咖啡馆的萌芽(I)朱红之钻(I)光辉的圣印(I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第四章:勇士的死亡
人间的同盟军队在瓦尔塞利亚成功建立了自己的据点以后,开始了与魔族的决战。
按照蓝迪亚的想法,军队保持为一个整体前进——由洛乌迪卡率领步兵在前面行动,雷恩纳德率领骑兵队在中间,而自己则带领着飞兵队在后面负责援护。
洛乌迪卡坚持只率领长枪兵在前方出战:“长枪兵是防御最好的兵种。如果对方是骑兵,自然很简单了;如果是长枪兵,则由蓝迪亚来对付;如果是步兵,雷恩纳德可以负责援护——所有的兵种一时都无法快速击败我的兵队,不是很好的选择么?”
“如果对方把我们给截断呢?”雷恩纳德忽然想出了这个说法。
“怎么截断?”“对方的长枪兵在你我之间出现,那我们怎么对付?”“蓝迪亚来就可以了。”“如果蓝迪亚也被缠住而无法出现呢?”
“怎么会?!”洛乌迪卡忽然有些不耐烦了,“我们可是人间的精锐啊!而且,过去魔族在我们的攻击下,节节败退。早就已经没有可以对我们构成威胁的兵队了——还有必要怕那些东西么?我才不相信我们三个会同时被对方困住!”
“但是,战场上是什么都有可能出现的,何况我们现在是在对方的领土上作战,更要小心一些。”
“我的侦察兵早就已经对前面的道路做了侦察——没有什么魔族的部队在那里出现,还有必要怕么?”
“可是……”雷恩纳德的话被蓝迪亚打断了。
“洛乌迪卡,你还是要带上一些步兵作为策应的——在战场上,绝对不能大意。而且,你们看地图:前面的道路是很容易走,基本是平原战。但是,再往前面呢?将进入一个狭长的通道。那里……就象我们那里的空中之桥一样,很不利于作战。必须要小心!”
“知道了……”
众人退出,战斗的部署就这样完成了:洛乌迪卡率领步枪混合兵队在前方开路,雷恩纳德率领骑兵在中间策应,蓝迪亚率领飞兵在后方援护。

人间与魔族在瓦尔塞利亚的战斗开始,洛乌迪卡在前方行进的时候,把步兵队往前方调动——以步兵来作为先锋,而长枪兵则稍微靠后。而这却是他们最后战败的最大因素……

“敌人前方出现骷髅兵!”
“传令,步兵队向前进发!”然后,他把后面的长枪兵交给自己的副官——卡尔萨斯的剑术师阿伦,自己决定向前突击。
“可是,我们这样不会使队伍变得松散么?如果被敌人乘虚而入呢?”阿伦向上司提醒着。
“那些小杂兵……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于是,洛乌迪卡不听阿伦的劝告,向敌人的部队冲去。
阿伦思考一会后,立刻派人去向后面报告前面的情况。
送信的人向前走了一段路,忽然发现刚刚的空地上出现了不少的石像:“奇怪?这些石像是怎么出现的?”

前面的战况很快就传到了雷恩纳德那里。但是,出现莫名石像这件事情却没有被提到……

雷恩纳德立刻决定快速前去支援洛乌迪卡,同时又让人去通知蓝迪亚,也让其快速出兵,以免我方的战线过长而被对方抓到空隙。
而当雷恩纳德走到那些奇异石像出现的地方时,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那些石像忽然集体行动起来——“是石像兵!”立刻判断事情不妙的雷恩纳德立刻让部队集中,深知兵法的他知道,在过去的战斗中,这种石像兵曾经给昔日的雷顿带来不少的麻烦。
同时,洛乌迪卡的兵队也遭遇了敌人的上位恶魔的包围:“哼!居然真的上当了……全军后撤!”意识到事情的不妙,他也开始为自己的同僚担心了。
蓝迪亚在传令突击时,却遇到敌人暴风的攻击——飞兵队的指挥立刻陷入混乱……

雷恩纳德在等了一会以后,没有等到蓝迪亚的援护,立刻判断是蓝迪亚遇到了麻烦。“传令:全军向前突击,突破对方石像兵的包围,与前面的长枪兵队会合!”
立刻,诸位龙骑兵和皇家骑兵开始利用自己高速高攻的特点竭力撕破对方的防护网。而对方的石像兵却在得到了己方魔法的援助以后,更加强大……
雷恩纳德决定自己率领最精锐的部队来切开对方的防线。于是,他亲自向前冲去,同时让那些受伤而无法行动的兵士后撤回复——没有魔法师的帮助,己方的损耗实在太大!
忽然间,从天而降一个巨大的陨石——顿时,那些受伤的士兵被纷飞的石块和烈火击中,倒地而亡……敌人的魔法部队赶到了!
混杂着魔法,敌人的弓箭不断射来,雷恩纳德的骑兵队立刻遭到重创!
同时,阿伦在犹豫以后,决定后撤援护雷恩纳德——他也已经等候洛乌迪卡许久了。而就在他后撤后不足一个小时的时间,洛乌迪卡带着突围的残余部队回到了分手的地方……

敌人的魔法师在阿伦的攻击下,率领的弓箭兵逐步被灭。而此时雷恩纳德也率众突破了石像兵的包围,与阿伦会合——此时的骑兵队已经折损了半数以上的兵力……
雷恩纳德并没有去责怪阿伦的犹豫不决,而是立刻决定全军出发去援救洛乌迪卡:“现在他的情况大概是最不妙的——只有步兵队的出击,一定会遭受对方多兵种的攻击而惨败。”“那蓝迪亚那里呢?”“没有办法了……先救近处的再说——同时命令步兵指挥官们为受伤的人们治疗一下。我们现在的兵力已经大大受损,再不好好恢复,后面就更困难了。”
而此时,蓝迪亚的兵队也已经从暴风中恢复过来,向前方突进,与友军会合中。

接着,众人在挡住敌方的连续攻击后,终于会合在一起。此时的兵力已经是折损不少了:雷恩纳德的骑兵损失了6成;洛乌迪卡也有4成兵力的损失;蓝迪亚损失了2成兵力——总共损失约三分之一……
无暇责怪洛乌迪卡的大意,蓝迪亚先命令军队回撤:“立刻退回我们的据点,重新整理兵队再说。”
然而在后退的途中,敌人的兵队再度出现……
大批的魔族步兵和骑兵前冲,再加上飞兵的援助……遭受了连续的攻击的人们,渐渐丧失了信心,开始溃逃起来……
“你们先走,我断后!”雷恩纳德毅然决定由自己来断后,“现在只有骑兵才可以与敌人的兵队相抗衡,你们就快些撤退!”
知道时间宝贵的蓝迪亚接受了这个意见,和洛乌迪卡一起后退。而雷恩纳德则率领最后的精锐——皇家骑兵队向敌人冲去……

伙伴们成功地撤走了,雷恩纳德也决定后撤——他的兵队已经剩下不足一成兵力。而一个奇异的黑袍男子却带领上位恶魔挡住了他的去路:“我的名字是何塞尔,暗黑的王子,魔族的统帅……”
注意到雷恩纳德身上不平凡的气息,何塞尔说道:“光辉的末裔啊,让我用黑暗的力量来消灭你吧!”

同时,蓝迪亚也已经撤到了要塞处——而要塞却已经被强大的魔族攻下。负责首位要塞的利德也已经战死……
好不容易再度抢回要塞的他们,等待着雷恩纳德的归来……而等到的却是暗黑王子的降临:“你们那个光之末裔已经死在我的手上了——你们也一起下地狱去吧!”

无奈,蓝迪亚只好让大家快点乘船逃走,自己负责断后。

结果,在混战中,蓝迪亚被敌人魔法师的弓箭兵乱箭射死……
洛乌迪卡在归去的途中遭遇敌人的水军袭击,所乘坐的船沉没……
雷恩纳德在之前与何塞尔的战斗中力尽而死……

前去的兵队损耗8成以上,只有阿伦率领的长枪兵队在同伴的掩护下逃出,被前来接应的萨尔拉斯新王罗伦救下。其他兵队基本被全灭……
其中,在初期的遭遇战中,由于遭到埋伏而死亡的兵队约为4成,撤退时损失的约为2成,夺回要塞损失1成左右,逃亡中损失2成……

人间联军在远征瓦尔塞利亚之后,遭受了重大的打击,精锐力量损失大半。而且几位优秀指挥官的阵亡也是很大的损失……

次年,魔族在经过修整以后,重新开始入侵人间的地盘。而人间的联军不得不决定背水一战,以争取保护大陆不被魔族占领。

梦之历778年,人间在遭受了巨大痛苦后,再度进入了对魔族的防御战……

[4 楼] | Posted:2002-11-26 15:48| 顶端
Swordmaster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站务议员
编号: 52
精华: 64
发帖: 5070
威望: 15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07630 HHB
组织纹章:
所属组织: 永远的艾莎尼亚
组织头衔: ソードマスター
注册时间:2002-11-26
最后登陆:2021-09-26
咖啡馆的萌芽(I)朱红之钻(I)光辉的圣印(I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第五章:大魔导师的转生
由于远征军的失败,人间同盟不得不开始进入防御阶段——大量有生力量和优秀指挥官的死亡,对于人间来说,的确是个很大的损失。
而同时魔族在经过了大约半年的休整以后,决定重新开始对人间的战斗——这个消息被同盟的探子提前得知,送到了同盟的手上。
经过各国君主的商讨,大家决定让伊斯托尔神殿出面领导大家作战——如今的人间似乎已经没有更好的指挥家了……

处在大陆西方的伊斯托尔神殿,在上次的战斗中也损失了最高的领导者。而现在的领导者则是年近50的魔导师捷西卡——尽管年纪比较大,但其能力却还是非常强。身边还有一个很有头脑的弟子伊克贝尔多——年近30的青年,也拥有很强的魔法能力。再加上上次战斗,捷西卡也拥有比较丰富的战斗经验,自然成了最好的人选。
除了伊斯托尔神殿的力量,人们还请残存的优秀军人们加入,或者是聘请一些自认为有能力的人来补充军队的实力——于是,一支由僧侣和雇佣军组成的兵团出现了。而人间的命运则掌握在他们的手中。

在米利尔港,同盟的军队集结好,准备与魔族开始战斗。于是,魔族的登陆战开始了……
战斗的结果是敌人被击退——由于敌人没有料到人间还有这么强的实力,初期来的登陆兵并不是很强。再加上神殿退魔兵的辅助,敌人在米利尔港遭到了人间的挫败。

“你的指挥能力不错么。”捷西卡在伤兵治疗的地方对一名不到20岁的年轻人说着,“而且作战也很勇猛!”“哪里,我只是尽一个雇佣兵的义务而已。再说,大家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我只是起一个引导作用。”“哦?很谦虚么……你叫什么名字?”捷西卡对眼前的年轻人产生了一些好感。“我?雇佣兵巴恩哈特!”
“好,巴恩哈特……你的伤势如何?”“还好,只是左臂被划伤了而已。”“莱莉,你帮他治疗一下。”捷西卡让自己身边的一个金发女子来为巴恩哈特疗伤。
“这位是……?”巴恩哈特还不知道这个女孩的来历,疑惑地问着。“她是我们伊斯托尔神殿最好的僧侣兼白魔法师,会很强的回复魔法和圣属性魔法——让她来帮你疗伤会很好的。”“哦?那么……请让她留在这里为大家疗伤,好么?”
“你愿意么?”“可以啊,这样可以帮助更多的人,不是更好么?”莱莉笑着回答。
“那么,你就留在这里吧——巴恩哈特,你伤好了以后,就到阿伦那里去一下。”“是!”
这时,外面的骚动打扰了他们的谈话。“我到外面看一下。”伊克贝尔多低声在老师的身边请示。

过了一会,他带着一个大约10岁的小孩进来了:“这个小子要参军……”
“我不是什么小子,我自己有名字的!”小孩挣脱了伊克贝尔多的手,大声地辩驳。
“哦?那么,先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好么?”“我叫利斯塔,我家住在这里——上次的远征,我的父亲随着利德将军战死在瓦尔塞利亚。而这次的战斗又让我的母亲死在魔族的手中——我要替他们报仇!”
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捷西卡走向利斯塔,拉着他的手:“孩子,来。我们先去休息一下,再商量参军的事情好么?”看着捷西卡和蔼的眼神,利斯塔答应了。跟着伊克贝尔多先去行营休息。

“巴恩哈特,你有什么感想么?”捷西卡转身问他。“这个……”“我们是不是要争取把魔族消灭呢?有魔族的存在,人类就无法和平地生活下去,像他那样的孤儿会越来越多。”“一定!我一定会为了消灭魔族而战斗到最后的!”
就在捷西卡要离开的时候,巴恩哈特忽然问:“您为什么对我特别关心?”
“你不知道么?”捷西卡微笑着反问,“在你的眼神中,我看到了别人所没有的坚毅。而且,你的身上露出一种霸气——以后的你,或许将会给这个大陆带来前所未有的命运……但是,希望你注意:太过于依赖力量是不行的,历史没有发展到你想象的那一步……”

目送着捷西卡的远去,巴恩哈特回味着刚才的话:“过于依赖力量是不行的么?那我……去依赖什么呢?”

在捷西卡的行营中,利斯塔在伊克贝尔多的照顾下,休整好了。而此时捷西卡也从阿伦那里回来。
“来,年轻人,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要去肩负一个神圣的使命,而这个使命却可能夺去你的生命——你还愿意接受么?”
“愿意!如果这个使命可以为大家带来希望,可以为人类的未来带来转机,我愿意!”
看着孩子坚毅的眼神,捷西卡笑了:“伊克贝尔多,你去把莱莉带来。”

伊克贝尔多和莱莉来了以后,捷西卡对三个人说:“我马上就要死了……”她示意众人不要惊慌,“我把我的来历告诉你们吧……”
…………………………………………………………………………
“现在,我的转生时间又要到了,所以,我将在最近的战斗中死去。现在,我打算在死前先把一些事情交代给大家:首先是伊斯托尔的领导者的问题——莱莉,这个位置就交给你了!”“我?可以么?”
看着没有自信的莱莉,捷西卡笑了:“没有关系的,你自己身上流着过去光辉一裔的血,有能力对魔族产生大的威胁。而且,你本身的能力也不错——相信自己吧!”
“接着,是我转生以后的事情——利斯塔,你愿意照顾我么?”看着孩子不解饿目光,捷西卡继续说,“转生的我,过去的能力将会消失。我希望你可以寻找到转生后的我,并负责照顾我一直到我10岁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的能力开始恢复,以往的记忆也重新出现。”
“老师,为什么不让我来照顾您?”伊克贝尔多对老师的想法感到不解。
“你还有你的使命,而且,这个是我对利斯塔的考验……”
“最后是你,伊克贝尔多……我最后给你一个忠告:不要什么事情都不择手段,哪怕你是为了大家好……”

捷西卡最后对大家的话结束了。三人开始为各自未来的使命而开始新的准备。

次日,大规模的魔族再度入侵,人间军队开始陷入苦战。
由阿伦、罗伦和新担任高级指挥官的巴恩哈特三人采取的三叉戟攻势也逐渐被魔族所分开,各军开始陷入分断的危机中……

“光之女神露希莉斯哟,我的母亲……人间陷入魔族攻击的危机之中。现在,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拯救世上的诸人。让邪恶的魔族们远离这个大陆吧……”
咒文之后,捷西卡缓缓倒下……一道亮光从她的体中飞出,飞往北方……
刚才还在威胁着战士们生命的魔族,在刹那间被刚才强力的圣属性魔法所击溃——繁多的魔族,在瞬间消失……而艾莎尼亚大陆,其海岸线一带,划出一道神圣的结界,将魔族挡在了外面。

魔族的入侵被捷西卡一个人的力量挡住了——其代价是她近50年的生命和能力。
她所倒下的地方,出现了一柄奇异的魔法杖,散发着圣洁的光辉和神圣的力量——人们称之为:光之杖!

随后,人间又经历了一年的和平时期。期间人们努力为了社会的恢复而工作着。而一些肩负着重要使命的人们却开始了自己新的旅途……

[5 楼] | Posted:2002-11-26 15:49| 顶端
Swordmaster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站务议员
编号: 52
精华: 64
发帖: 5070
威望: 15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07630 HHB
组织纹章:
所属组织: 永远的艾莎尼亚
组织头衔: ソードマスター
注册时间:2002-11-26
最后登陆:2021-09-26
咖啡馆的萌芽(I)朱红之钻(I)光辉的圣印(I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第六章:光之裔
失去了大魔导师捷西卡后,伊斯托尔神殿由莱莉领导。同时,人间也在恢复之中。巴恩哈特、阿伦、伊克贝尔多等人着手与军队的重建,其他的那些君主则在竭力恢复自己的国力。一切都在有序的计划中进行。
瓦尔塞利亚一方,暗黑王子何塞尔也在紧密的筹划中,为自己的下一次远征做充分的准备。
而捷西卡用自己生命画出的结界,在闪烁了一年之后,终于开始慢慢失去它原来的效力。于是,何塞尔立刻决定出发,对人间进行再一次的远征。
在边境负责巡视的飞行兵发现了魔族的动静,立刻回报同盟,让诸位君主来为后面的战斗准备。

于是,再度以伊斯托尔神殿为中心,其他诸国为辅助力量的同盟军队再度出动。但是,伊斯托尔的领导者莱莉却因为即将生育而不得不留在神殿内。
尽管捷西卡布下的结界开始减弱,但魔族的军队依旧无法自由出入。于是,何塞尔亲自出马了:“混沌的神——卡奥斯哦!光辉的结界令你的臣民无法自由……现在,你忠实的仆人,在人间的代言者——何塞尔,向您祈求力量,解除那令人厌恶的结界……喝!”
于是,捷西卡在爱沙尼亚布下的结界,被何塞尔以其强大的黑暗力量给冲破——魔族再度在人间可以自由的出入了……
开始源源不断进驻米利尔港的与刚刚赶到的人间联军遭遇了。双方立刻在米利尔港发生激烈的战斗。
人间军队在一年的时间内不断的训练和恢复,战斗能力有大幅度的提高。而且,在伊斯托尔神殿神官各种辅助魔法的帮助下,人们的力量更强了。
但是,魔族的数量太多了……源源不断的敌人极大的消耗了人们的战斗力。而且,魔族强大的攻击魔法也令人们头疼不已。
神官们努力地为士兵们回复、治疗着,同时还要为自己的战友们使用种种辅助魔法……过大的负荷使他们疲惫不堪。而士兵们在魔族不要命的攻击下,也是苦不堪言。
“麻烦……怎么敌人那么多……这样下去,大家会被拖垮的!”巴恩哈特看着身边战士逐个倒下,开始为整个大局而担忧。而自己又没有什么办法,“要是身边有得力的战友就好了!”
同时,阿伦这边也是处在危机中——众多的魔族将士兵们团团围住。“得要想个办法啊……大家这样很快就会被魔族给吞没的——要是没有远征瓦尔塞利亚就好了!”
“呵呵呵呵……人间啊,知道我们魔族的恐怖了么?”看着人间军队被吞噬的何塞尔,忘形的笑着,“来吧,我的属下们,尽情的去破坏吧!让黑暗的世界真正的降临!”
就在人们处在危急的时候,一个陨石从天而降:“卑贱的魔族们,下地狱去吧!”伊克贝尔多率领着上位妖精出现了,同时到来的还有一些天使兵团——完全不怕魔法的部队令魔族有些措手不及。
趁着这个时候,阿伦与巴恩哈特立刻指挥兵队往外撤退。而僧侣们则快速使用恢复魔力的物品,以期为后面的战斗做准备。
“哼……意外呢。全军,暂时撤退!”何塞尔也意识到战局的暂时不利,决定等后面的军队到了再进行下一次攻击。

“幸运啊……捡了一条命回来!”见到了伊克贝尔多和巴恩哈特的阿伦自嘲地说着。
“这二位是……?”看着两个陌生的人,巴恩哈特发出了疑问。
“他们啊……要不是他们的天使兵团,我还不敢这么轻易来援救呢。”伊克贝尔多把他身后的二人拉到前面来。
“这位是艾林。”他指着那个戴着银白头饰的红发青年介绍着。
“我叫特雷恩。”另外的那个蓝发青年则抢着自我介绍了。
“这二位是我在来的路上加入的。”伊克贝尔多继续说着,却又忽然发出了疑问,“不过我很奇怪,为什么你们不在更早的时候出现?那样,现在的战局就不会这么吃紧了。”
“因为我们有自己的理由。”艾林含糊的回答着。
“好了好了,能来帮忙就不错了!大家先休息吧。”巴恩哈特怕伊克贝尔多把新人给得罪了,忙上来打圆场。

晚上,人们在一天的战斗之后,得到了充分的休息。新来增援的天使们在周围负责着警卫的工作。
一个人在黑夜中悄悄地离开了盟军的大营,向魔族的地方走去。

“什么人!”守卫的魔族喝住了潜入的人类。
“我有事情要对你们的统帅何塞尔报告!”“你?人类?来干什么?!”“你们不是想要吞并爱沙尼亚呢?我是来帮助你们的!”
“等一下,我们去通报一下。”守卫中的一人转身去向何塞尔禀报,其他的则在那里监视着该人。

“进来吧!”得到王子的指示,守卫把他放了进去。
魔族的营帐之间,各种各样的魔物在那里休憩着。负责巡逻的魔族也在那里忠实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完全不象平时侵略人类那样的毫无秩序,在这里,是完全有序的一个群体——其纪律不比人间任何部队差。
一路感叹着魔族有序的那个人,在警卫的带领下,来到了何塞尔的营帐。
“先把你的剑拿下来。”警卫毫不含糊的说着。“好啊,给你。”
去掉佩剑的人,走了进去,直面暗黑王子何塞尔。
“你说你对我有用?”望着眼前这个红发的年轻人,何塞尔直接地问着。“这个自然。我有很不错的建议给你!”“那么,说吧。”“那请先让其他的魔物退下可以么?”
“何塞尔大人,他会不会有什么企图?”旁边的魔物提醒着何塞尔。“没有关系,他也没有多大的能耐,我才不会怕——你们,先下去!”
屏退了侍卫的何塞尔看着他,示意对方说话。
“我的方法就是……你先去死!”红发的人从身上抽出一柄长剑——剑居然被涂抹得和衣服的颜色一样!
“不自量力!咦?那个是?!”何塞尔被眼前的剑所震动了!
“不错!圣剑Langrisser!魔族的克星!”
“你……是什么人!啊……这个头饰……你是巴鲁迪亚的后人?!”
“不错!光之裔,艾林,接受祖先的命令,来让你消失的!”
“哼……找死……”何塞尔也拔出身边的佩剑。
那把剑,血红色的剑——散发着力量,邪恶的力量——却又令人无法抗拒。其散发的气息立刻和Langrisser相呼应。
“这个是?”“魔族的宝物——魔剑阿鲁哈萨特!”

白天的战斗令何塞尔失去了大量的法力,面对眼前的艾林,他居然无计可施。外面的魔族也被圣剑的光辉逼得无法进入。

“啊~~~~~~~~~”随着何塞尔的一声惨叫,圣剑插入了他的身体。同时,魔剑也进入了艾林的胸口。
“居然……无法活着回去么……”艾林拔回圣剑,用手捂着胸口,不甘地看着同样失去力量的何塞尔,“至少……圣剑不能丢失在这里啊……”
就在魔族开始进入营帐的时候,圣剑忽然发出一道奇异的光芒——艾林和圣剑一起消失了!
“我……怎么会……在这种地方死亡?咳……啊~~~~~~~~~”何塞尔缓缓地向地上滑去。而魔剑这个时候也发出了自己的力量——一股奇异的气息吹入何塞尔的体内……
随即,何塞尔在一片光芒中逐渐消失——阿鲁哈萨特随着何塞尔一起从这里消失了!而地上则遗留下一柄绿柄的魔杖——散发着邪恶的法力和强大的力量……

艾林勉强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人间的营帐内。“哼……难得这么想见到人呢……”
“艾林!”旁边一个人惊叫着,那是特雷恩的声音!
“特雷恩……我已经不行了……你帮我一个忙……回去,替我把我的孩子带大……还有我的头饰……这个是我们家族的象征……拜托了……”挣扎着说完最后话语的艾林,不等友人的回复就离开了人间……

失去领导者的魔族在第二天就立刻撤退了。只在昨夜中瞬时出现的圣剑与魔剑也不知去向。
人间的诸人得知何塞尔消失后,在惊讶之余,也感到万分庆幸。但更多的人对当夜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把这个当作魔族之间相互争斗的结果。
只有特雷恩和伊克贝尔多对当夜的事情有所了解……

[6 楼] | Posted:2002-11-26 15:50| 顶端
Swordmaster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站务议员
编号: 52
精华: 64
发帖: 5070
威望: 15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07630 HHB
组织纹章:
所属组织: 永远的艾莎尼亚
组织头衔: ソードマスター
注册时间:2002-11-26
最后登陆:2021-09-26
咖啡馆的萌芽(I)朱红之钻(I)光辉的圣印(I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第七章:勇士的悲哀
何塞尔在意外的战斗中,意外的败给了人类。失去了领袖的魔族,开始陷入混乱中。
巴恩哈特等人立刻抓住这个时机,向魔族发动了猛攻——混乱中的魔族在人间最后精英部队的攻击下,终于被赶出了米利尔港。
“还要继续追击么?”看着井然逃走的魔族,巴恩哈特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算了,我可不希望大家重蹈蓝迪亚他们的覆辙。以后加强警戒就是了”伊克贝尔多望着茫茫的大海,半天才回答自己的战友“魔族暂时也没有能力再来攻击。而我们也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休养一下,等以后有可能再来消灭他们!”
“那么,我们现在就回去?”“回去!让我们重现昔日美好的时光!”
于是,战士们各自回到原来的地方,为大陆的重建而开始新的努力。

“你知道么?传说中的圣剑——Langrisser……”“听说,圣杖可以让它散发出更加强大的力量!”“但是,圣剑已经随着巴鲁迪亚一起消失了啊……”“没有关系,只要有圣杖,就一定可以用它找到圣剑——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拥有统治整个大陆的力量了!”
大陆上,关于圣剑和圣杖的种种谣传忽然间传开了……利欲熏心的人们,开始为圣杖的下落而奔波——圣杖在光之神殿!
于是,人们重新聚集到伊斯托尔,为了圣杖而再度开战……

现在的巴恩哈特,和伊克贝尔多一起,战后留在了伊斯托尔,担任神殿的保卫工作。自然,要和入侵者们开始新的战斗。
“哼……这些无能的家伙,战斗力比当初的那些魔族差多了——难怪会被魔族打成那个样子。居然还有脸来抢圣杖?”巴恩哈特一边击杀着敌人,一边嘲笑着对方。
此时的他,已经是大陆上很有名气的佣兵王——从一届无名佣兵开始,经历了与魔族大大小小多次战争的他,以其强大的武力和逼人的气势赢得了大家的敬畏。面对这样的敌人,人们怎么不害怕呢?
但是,他的顽强反而引起了大家的胡乱猜测:“一定是神殿打算把圣杖据为己有,打算独占那强大的力量……所以才这样竭力保护它!”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往这里攻,神殿的防卫力量也在逐步的战争中被消耗……
“呼……哪怕是蚂蚁,来多了也是很麻烦的……”巴恩哈特也不得不为神殿的未来而担忧了,“这些愚蠢的人……就那么容易相信那些谣言么?就那么想得到力量么?!”

当时,莱莉与伊克贝尔多正在卡尔萨斯做客,为后面的重建与卡尔萨斯王讨论。听到了这个消息,立刻赶了回去。而赶到的时候,神殿已经被众多的敌人围住了……
为了得到圣杖的人们,为了击败巴恩哈特,组成了一个暂时性的同盟。得知了莱莉等人的回来,立刻用兵拖住巴恩哈特。同时,开始袭击莱莉等人……
“无聊的人……居然这么忘恩负义,也不想想当初是谁救了他们!”伊克贝尔多抱怨着,开始了对人类的战斗……
尽管伊克贝尔多的魔法能力很强,却也无法抵挡众多人的攻击——终于,人们逼到了他们的身边:“交出圣杖!饶你们不死!”
“忘恩负义的人们!去死!”一道强力的冲击波向他们飞去……
“混蛋……弟兄们,上啊!杀了他们!”

伊克贝尔多倒在地上——他因为受了重伤而晕倒。而当他醒来的时候,莱莉已经被带走了。
“这些……混蛋……不能让他们……”
此时的人们,正在以莱莉威胁神殿的人们。无可奈何的巴恩哈特被迫决定投降:“圣杖给了他们,他们也不知道使用的方法。但是,如果莱莉死了,那就麻烦了!”
拿到了圣杖,人们开始继续疯狂的抢夺,以前短时间的同盟当然无存!
而最终,莱莉也在战乱中不幸死亡……

“可恶……来迟了……”抱着莱莉的尸体,伊克贝尔多放声大哭,“老师……人们怎么会这样!以后对魔族的战斗怎么继续啊!为什么~~~~~~~~~~~~~~~~~~~~!!!!”
“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么?”巴恩哈特缓步走到他的身边。他的身上,不断流下鲜血——为了救回莱莉,他冲入乱军,却依旧没有能够成功。
“她真的很傻……居然为了救这些想害她的人而死……在为那些人疗伤的时候,她中了敌人的流矢而死……”
“是么?那么……我们还有必要继续下去么?”
“什么意思?”巴恩哈特疑惑地看着悲伤的战友。
“你不觉得这个世界太混乱了么?你不觉得大家太自私了么?这些人——为了那些谣言而杀死了他们的救命恩人!只是为了得到传说中的力量!”
“如果我们把圣剑拿到自己的手上,以武力统一大陆。再把圣剑封印,消灭魔族……成立一个绝对没有战争的国家,如何?!”
“我们有这个能力么?”“等待……我们在这个时候继续等待……他们必定会继续自相残杀下去。而那时候,我们再出来,把大陆统一。而那个时候,魔族也可以被我们灭了!”
“那么……会有多少同志呢?”
“会有的……在这个时间里,我们可以慢慢组建自己的力量,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消耗对方的势力……到未来的某个时候,我们一定可以成功!”
“那……好吧!现在就我们两个——我负责武力上的东西,你负责谋略的问题……”

“世间的和平,不是建立在空有的和平呼声中,而是应该存在在一个绝对强大武力的支配下。为了得到这种武力……我们需要组成自己的军队,自己的王国,实现自己的梦想!”

[7 楼] | Posted:2002-11-26 15:50| 顶端
Swordmaster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站务议员
编号: 52
精华: 64
发帖: 5070
威望: 15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07630 HHB
组织纹章:
所属组织: 永远的艾莎尼亚
组织头衔: ソードマスター
注册时间:2002-11-26
最后登陆:2021-09-26
咖啡馆的萌芽(I)朱红之钻(I)光辉的圣印(I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终章:旧日的终结,未来的开端
随着魔族的退去,人们又开始为了光之杖而展开新的战争。在这次的纷争中,伊斯托尔神殿也遭受了重创:莱莉的逝去,伊克贝尔多的隐退,巴恩哈特的消失……
然而,战争所带来的不只是这些。大陆的人民不仅再度遭受了战争之苦,更严重的是:昔日为了大陆和平而战的勇士们,也开始迷惘,丧失了旧日战斗所要保护的东西……
“我们……我们拼死保护的大陆,居然会这样?!”阿伦气愤的和卡尔萨斯王说着,“我们历尽千辛万苦,将魔族赶了出去,希望的就是大陆的和平!而这些贪婪的人啊——居然用自己的双手把保护自己的人杀死!我们究竟是为了什么而保护这里!”

望着被战争破坏的村子,罗伦也只有慨叹了。刚刚继任君主的他,还不得不为了恢复战争给国家带来的创伤而努力回复,完全没有时间和精力来保护伊斯托尔。对此,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说声抱歉了……而此时此地,他所要做的,就是带领士兵重建这块土地。
“罗伦殿下!这里有个婴儿!”一个士兵从战争的废墟中找出一个依然呼吸着的男婴,“怎么办?”“赶快拿来啊!无论如何要救活他!他受伤重么?”
经过了初步的检查,这个婴儿没有受太重的伤,只是身上略有些擦伤罢了。但是顽强的生命力让大家惊讶:“至少也有三天了!一个婴儿居然能撑下来,难以置信!”
看着这个婴儿,罗伦忽然萌发了一个念头:“不如我收养这个孩子吧,在我的手里得救,也是难得的缘分。”
“万岁!罗伦殿下万岁!”士兵们也纷纷赞同这个意见。
“好啊……这个孩子……就叫斯柯特吧……”

“哼……居然会这样……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想的……”临海的村庄里,一个中年的男子一边喝着酒,一边听着对方的话,不住的叹气,愤慨。
“那您不打算和我们一起么?”对面,一个身着红袍的神秘人鼓动着他。
“我?何必呢?我加入了又有什么用处呢?”“您毕竟是昔日著名的指挥官啊!”“著名的指挥官……好怀念的名字呢……昔日如果不是我的轻敌大意……他们……他们就不会死……也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一切都是因为我……”
“那您现在就和我们一起吧,统一大陆,实现和平,以此来弥补过去的错失如何?”“不用多说了……现在的我,有着自己新的家庭——也没有了过去的雄心壮志,还是让我碌碌无为地过完一生吧……”
“这样么……那么……我也不强求了。告辞了——洛乌迪卡将军!”
“等一下……伊克贝尔多先生……我还有一个事情要请你帮忙……”
“什么事情?请说。”“我想……见我的儿子……希望你能找到他,告诉他我在这里……”
“明白了,我一定尽力……”

目送着伊克贝尔多的离去,洛乌迪卡微微的摇了摇头,返回自己的屋子:“没有吓到你吧?”“还好。不过,他似乎觉察了我的身份呢。”屋内一个女子轻声的说着。
“是啊,他那么强的魔法师,应该能觉察到你是魔族……不过,谁要伤害你……我一定不会饶了他……”
“你还在想你的儿子么?”“肯定啊,怎么能不想呢?我想把他接过来,我们一起生活如何?”“可以啊,不过可不要冷落了我们的索尼亚哦。”“一定!毕竟……她是我们的女儿么……”

伊克贝尔多言出必行,找到洛乌迪卡的儿子——洛加,告诉了他洛乌迪卡的所在。同时,在路上遇到了2个强力的人——一个是年轻的战士,名叫巴尔加斯;还有一个是昔日雷恩纳德的儿子,名叫利昂。把他们邀请加入了自己的行列,以期实现他们的愿望……

“请问:这里有一个叫洛乌迪卡的人么?”一个少年在偏僻的村落中询问着,然而回答他的却只是一个答案:“没有,没听说过这个人。”
略感失望的少年依然不懈的努力问着——是伊克贝尔多给我的消息,不会有错的!
“你找他干什么……”一个中年男子惊讶地抬起头,盯着面前的少年,“难道……你是……洛加?!”“您是……?”
“我就是你的父亲洛乌迪卡!”

遗憾的是,一家的团聚只维持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小股魔族来入侵的时候,索尼亚的母亲为了保护大家,现出了魔族的身份。而在随后赶来的人们则因为她是魔族而从背后偷袭她,一举将其杀死。洛乌迪卡则在两难的局面下选择了自杀。
“洛加……我们是被那些卑贱的魔族杀死的……不要怨恨周围的人啊……带好你的妹妹……好好的……活下去……”
十年以后,洛加离开这个村庄,开始自己佣兵的生涯。而索尼亚因为自己母亲是魔族的缘故而饱受艰辛……

“你们还记得十年前你们干了些什么么?”新兴的利卡尔特帝国以破竹之势攻下几个昔日带头围攻伊斯托尔的小国以后,呈现出要统一大陆的势头。
各个国家纷纷组织军队要对抗帝国,却被强大的兵团所灭——利昂的青龙骑士团在战斗中获得不败军团的称号,炎龙兵团的巴尔加斯也得到了战神的称呼。而在后方的水龙兵团团长伊美尔达和黑龙魔导师兵团的伊克贝尔多也让人敬畏三分……
帝王巴恩哈特显示出极大的霸气,要实现昔日的愿望——为此,他不惜寻找昔日被封印的魔剑,不惜与旧日的战友反目…………

新的战乱开始了,光之女神在天界看着,等待着捷西卡的成长……
“大陆现在是不能和平的。统一只能让愚昧的人们更加愚昧。他们贪婪、自私、懦弱、狡诈……我们必须要以魔族的存在来不断警醒他们!但是,人是有希望的!在遥远的未来,他们或许可以改了这些恶习。所以……我们不能让他们被毁灭!”“卡奥斯,你愿意承担这种被人们所厌恶的恶名么?”“这个自然,我过去选择了魔族,你选择了人间——从过去一直到未来,我们都要为这两个种族的发展而努力。但是,我永远都认为要让他们发展,就必须要依靠战争来摧毁旧习,赢得新的未来……”

[8 楼] | Posted:2002-11-26 15:51| 顶端
Swordmaster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站务议员
编号: 52
精华: 64
发帖: 5070
威望: 15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07630 HHB
组织纹章:
所属组织: 永远的艾莎尼亚
组织头衔: ソードマスター
注册时间:2002-11-26
最后登陆:2021-09-26
咖啡馆的萌芽(I)朱红之钻(I)光辉的圣印(I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野史年表:
775年,战争开始
776年,雷恩纳德、蓝迪亚、洛乌迪卡出征瓦尔塞利亚。同时,利昂、基斯、洛加出生、伊克贝尔多学艺
777年,瓦尔塞利亚之战及其序端
778年,盟军战败,雷恩纳德、蓝迪亚阵亡。洛乌迪卡失踪
779年,魔族反攻,盟军开始准备防御
780年,捷西卡转生,光之杖出现,艾莎尼亚周围的结界出现
781年,魔族再度入侵,巴恩哈特、罗伦、阿伦等人开始反击
782年,艾尔文出世,其父与何塞尔同归于尽,暗之杖出现,魔剑被封印
783年,光、暗巫女出生,其母死亡
784年,索尼亚和捷莉出生。
785年,卡尔萨斯王被暗杀,罗伦救下斯柯特
786年,大陆新的战斗开始,洛乌迪卡战死,巴恩哈特与伊克贝尔多退隐
796年,巴恩哈特复出,建立帝国,四天王出现。
797年,特雷恩死亡
800年,大陆最后的争夺战开始

[9 楼] | Posted:2002-11-26 15:52| 顶端
Swordmaster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站务议员
编号: 52
精华: 64
发帖: 5070
威望: 15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07630 HHB
组织纹章:
所属组织: 永远的艾莎尼亚
组织头衔: ソードマスター
注册时间:2002-11-26
最后登陆:2021-09-26
咖啡馆的萌芽(I)朱红之钻(I)光辉的圣印(I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忽然想想,8章不够……
决定找个时间改写,多少呢?12章吧
尽管本篇效果不是很好,却是个人对游戏的认识。没有时间写这个,只好把旧日的东西T上来了

[10 楼] | Posted:2002-12-11 15:02| 顶端
流星.明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编号:
精华:
发帖:
威望: ☆ 点
配偶:
火 花 币: ☆ HHB
注册时间:☆
最后登陆:☆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你真的写的很好,请问是自己原版吗???
[11 楼] | Posted:2002-12-13 06:07| 顶端
艾尔文

头衔:红发美少年红发美少年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558
精华: 1
发帖: 4071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6139 HHB
注册时间:2002-12-07
最后登陆:2012-10-12
朱红之钻(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佩服,有钱的闲人啊……
我们是没钱闲人,
什么时候有钱呢,
大概也可以像你们那样建立一个网站和BBS了,
HOHOHO!

[12 楼] | Posted:2002-12-14 00:46| 顶端
Swordmaster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站务议员
编号: 52
精华: 64
发帖: 5070
威望: 15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07630 HHB
组织纹章:
所属组织: 永远的艾莎尼亚
组织头衔: ソードマスター
注册时间:2002-11-26
最后登陆:2021-09-26
咖啡馆的萌芽(I)朱红之钻(I)光辉的圣印(I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本处文章都是原创,个人作品
本人穷学生一个,要钱的没有,时间的有
以上

[13 楼] | Posted:2002-12-14 04:56| 顶端
雷因法路斯

头衔:无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11
精华: 0
发帖: 1177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5981 HHB
组织纹章:
所属组织: 火花老年协会
组织头衔:
注册时间:2002-11-30
最后登陆:2019-03-1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斧头的八章我可是一章不漏
不过这么久了也只记得印象比较深的几个片段


还是算了吧
[14 楼] | Posted:2002-12-15 03:15| 顶端
aju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编号:
精华:
发帖:
威望: ☆ 点
配偶:
火 花 币: ☆ HHB
注册时间:☆
最后登陆:☆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等待续集....
[15 楼] | Posted:2002-12-15 03:48| 顶端
mkz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72
精华: 1
发帖: 408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33005 HHB
注册时间:2002-11-28
最后登陆:2007-02-0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赞一个

不过

索尼亚 父亲是魔族 被暗王子杀死 这是 索尼亚 愿意背叛暗王子的原因

乱改原作剧情不好吧

类似的矛盾一大堆 不好意思指出了

[16 楼] | Posted:2006-11-18 04:23| 顶端
死人使

头衔:核潜艇核潜艇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2466
精华: 3
发帖: 491
威望: 5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34300 HHB
注册时间:2003-10-20
最后登陆:2012-02-29
艾雷布的骑士(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难得看到相关小说,赞一个.
不过,稍微提点不同意见^_^
有关国家的存废,应该不是王权和神权可以决定的吧.所谓神权,历来都是扶助王权才能实现其地位.也就是说一个政权需要一个神权来号召百姓,一个神权也需要一个政权来维护其自身的合理性.
其次,国家是个巨大的暴力机器,如果消失,也就失去了秩序.以解散国家来维持和平秩序,个人觉得这想法不现实.从人性来说,一个国家越强大,倒越不容易引起被攻击.典型的例子就是只有美国打伊拉克,而没有伊拉克打美国,有句俗话叫柿子要拣软的捏~~~=.=当生产力和人民意识并没达到那个水平时,强行消除暴力因素来达到和平是历史的倒退.
个人意见~~


要實現夢想 人生太短
要放棄夢想 人生又太長了
[17 楼] | Posted:2006-11-18 09:09| 顶端
卡奥斯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65634
精华: 0
发帖: 28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3899 HHB
注册时间:2006-11-07
最后登陆:2006-12-0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想象力丰富,主题思想很优秀(终章很不错).但情节上对魔族覆灭的描写有些幼稚,比如将游戏中狡猾而精明的伯赞鲁刻画的很愚蠢自大. 不过既然是野史,有些矛盾的地方也可以理解.
既然LZ有的是空闲时间,何不将1-5的剧情连贯起来(本篇只描写了1与2之间的情节)编成一段完整的故事?
期待中......

[18 楼] | Posted:2006-11-18 11:33| 顶端
Swordmaster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站务议员
编号: 52
精华: 64
发帖: 5070
威望: 15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07630 HHB
组织纹章:
所属组织: 永远的艾莎尼亚
组织头衔: ソードマスター
注册时间:2002-11-26
最后登陆:2021-09-26
咖啡馆的萌芽(I)朱红之钻(I)光辉的圣印(I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
说实话,我自己现在只记得前2章的内容,后面我自己都只记得其中部分的东西了……
而且我原本也只打算重点写L2之前,自巴恩哈特的出现开始,到帝国建立为止。当然之前不可缺少的就是巴鲁迪亚的灭亡。

[19 楼] | Posted:2006-11-18 11:59| 顶端
<<   1   2  >>  Pages: ( 2 total )

火花天龙剑 -> 梦幻模拟战




Powered by PHPWind v3.0.1 Code © 2003-05 PHPWind
辽ICP备05016763号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