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银行 | 社区婚姻 | 社区成就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 [活动稿件]痛觉残留
 XML   RSS 2.0   WAP 

本页主题: [活动稿件]痛觉残留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Malas

头衔:ベルベル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223
精华: 22
发帖: 14506
威望: 4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80176 HHB
组织纹章:
所属组织: 科莉娅圣教
组织头衔: 圣光骑士
注册时间:2002-11-29
最后登陆:2020-05-11
游戏王国的浪人(I)艾雷布的骑士(I)海蓝之钻(II)图书馆の旅人(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活动稿件]痛觉残留

痛觉残留

前言:痛觉(pain,sense of pain),有机体受到伤害性刺激所产生的感觉。有重要的生物学意义。是有机体内部的警戒系统,能引起防御性反应,具有保护作用。但是强烈的疼痛会引起机体生理功能的紊乱,甚至休克。痛觉种类很多,可分为皮肤痛,来自肌肉、肌腱和关节的深部痛和内脏痛,它们各有特点。痛觉达到一定程度,通常可伴有某种生理变化和不愉快的情绪反应。人的痛觉或痛反应有较大的个别差异。有人痛感受性低,有人则高。痛觉较大的个别差异与产生痛觉的心理因素有很大关系。影响痛觉的心理因素主要是注意力、态度、意志、个人经验、情绪等。人类控制疼痛的方法主要有4种 :外科手术(通常是切割与痛觉有关的神经通路)、药物镇痛、生理学方法镇痛(如针灸、按摩等)和心理学方法镇痛(如暗示、催眠、安慰剂等)。



“痛,好痛啊……”

至今还深刻地记得,小时候离开母亲的怀抱,双脚第一次踏上这个星球的表面开始人生蹒跚学步时的情景,但是随之而来的便是人生里的第一次摔跟头,因为一块石头而被绊倒,膝盖撞在了冰冷而坚硬的水泥地上而被磨破了一块,表皮下毛细血管破裂导致鲜血从伤口中渗出,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看见自己的身体中流淌出这些殷红色的液体,并不仅仅是这些,能让这件事情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之中的,是伴随而来的那种难以忘却的火辣而入骨的感觉。后来我知道了,这种感觉的名字叫“痛”。

如果说那时候因为“痛”而哭出声来或者大声呻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轻痛感的话,那应该算是之前提到的第四种,心理学方法控制疼痛吧。

因为痛,所以我小时候在生病时对去医院打针和挂水抱有着莫名的恐惧,那种尖锐之物插入自己的皮肤,由此产生的刺痛而带一丝酸麻的感觉,可以说是让我过目难忘的恐怖情景。也正是因为如此,即便是到现在,在自己的牙病日益严重的时候,我依然本能地拒绝着去看牙医。痛这种感觉无时无刻不与我相伴,看书或是游戏多了会头痛,不注意饮食会腹痛胃痛,太过疲劳会导致筋骨酸痛,运动或是作业不注意时,身上某处被擦破撞破割破……与此相伴的依然是强烈的痛感。

我一直认为,痛是一种惩罚,是这个自然对于作出了违背了常识和准则的行为的人的一种惩罚,也正是因为痛感的存在,人的行为被迫被固定在了一个范围之中,超出了这个范围,人的机体和神经就要遭受身体受到剧痛的惩罚。也因为害怕这种惩罚,所以人不能肆无忌惮去做各种超越自己身体极限的事。

当我把痛觉看作是一种限制人类行为的束缚时,我也曾经有过“只要没有这个束缚,我们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去做很多事情”的天真想法,但是后来我才发现,那会是多么可怕的情形。

“痛觉残留”就是一个和痛觉相关的故事。

《空之境界》是日本作家奈须きのこ于1998年10月至1999年5月间在同人社团“竹帚”的网页上每月连载一回的轻小说,2001年以同人志形式刊行,而后于2004年再由讲谈社商业出版。是一部围绕着拥有着“直死之魔眼”异能力的少女两仪式以及诸多魔术师之间的纠葛而展开的奇幻故事。

“痛觉残留”是《空之境界》中的第三章的标题。全篇中心人物是被称为“接触死亡而快乐的存在不适合者(原文引用)”的少女浅上藤乃,她拥有着将在视线所及范围内的任何东西作为轴,用魔眼进行‘扭曲’的超能力。这一篇以浅上藤乃使用能力将长期以来一直对自己进行暴力性侵犯的不良少年集团杀死在废弃的地下酒吧中为开始,主角们围绕这这一事件进行了种种调查并渐渐发泄隐藏在藤乃杀人起因的背后,“痛觉”是一个核心的关键。

浅上藤乃作为浅神所縁一族的孩子出生,自小就具有“扭曲”的超能力(可以自由扭断包括人体在内的任何物体,在文中她也是利用这种方法杀人),由于这种能力太过强大而遭到了家族的嫌弃,被认为是受诅咒的孩子,为了封闭她的能力,家族从小便给藤乃使用药物进行抑制,由于服用了大量麻醉性的神经药物,在封闭了能力的同时也带来了后遗症——她在六岁那年失去了一切痛觉,即所谓后天性的“无痛症”。

感受不到痛觉,感受不到痛苦……即便是身体变得怎样都无所谓,在这样一种环境生活了十余年的她仿佛和外界之间隔了一层厚厚的障壁,因而就读于女子高中的藤乃在被一伙不良少年盯上,并且长期受到他们暴力性侵犯的状态下,她也没有丝毫的反抗甚至没有任何感觉。但是,无痛症的“无痛”并非永久不间断的,浅上藤乃曾经受到的痛觉会依然不定期的返还到身上,在产生痛觉的时候能够施展能力。由于藤乃对于不良集团的侵犯毫无感觉也从不反抗,对此感到厌倦的不良少年采用了更加过激的虐待方式——利用金属棍打击浅上藤乃的背部,造成了她的脊椎损坏,但由此也让她恢复了痛觉。藤乃一直有着肠胃炎,由于无法感受到痛感因而也未曾加以治疗,最终发展为阑尾炎,此时阑尾炎发作引起痛觉返还对她造成了巨大的刺激,在这样的刺激下藤乃发动了自己的能力弄伤了强暴自己的不良少年,滴下的血正好落在自己的腹部,使得她产生了自己被不良少年用刀子刺伤的错觉,在痛觉与视觉的双重刺激下,浅上藤乃使用自己的能力将侵犯自己的不良少年集团尽皆杀死,并从杀人中得到了杀人的快感而进入精神失控状态。

“藤乃低头凝视着青年依然痉挛的肉体。
现在,知道了他的感受。
至今为止一直不知道。通过他人的动作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知道了痛的现在的她,强烈地共感到了青年的痛。
那真的很令人高兴。因为所谓的活着,就是指会感觉到痛这种事情。
‘这样一来……我终于能够成为普通人了。’
自己的痛。
他人的痛。”(小说原文)

作为一个从由最初复仇杀人而产生的杀人的快感(尽管她自己坚决否认这点)而转变为虐杀者的女孩,很难轻易地对她作出“同情”或是“原谅”的评价,但是在这段文字里,我却感受到了一种悲哀,失去了痛觉,无法像普通人一样感受疼痛,而突然之间恢复了痛觉,虽然恢复了痛觉的同时也恢复了能力,但是恢复了能力的同时,产生了利用能力杀人的冲动的起因却是刚刚恢复的,在普通人眼中很平常的,但对她来说确实十余年来第一次感受到的痛觉。

但是的确没有人会喜欢痛觉这种感受,曾经探望过一个身缓绝症的亲人,看到他因为病情发作身体的疼痛而痛苦地扭曲变形的面孔,我当时曾经真有过“与其如此痛苦地活着,还不如一死了之的想法。”尽管我之后自我检讨为何会产生这种念头,但是至今怀念起他时,脑海里总还是会出现病床上他那极其痛苦的表情。

北欧神话中的狂战士(Berserker),意思是“披着熊皮的人”,在北欧神话传说中,受主神奥丁庇护的战士,他们以战死后能进入瓦尔哈拉神殿为荣,因而在战场上会陷入极端兴奋的忘我状态,没有恐惧、疼痛的感觉,忘记流血的痛苦而打击敌人,以超强的肉体疯狂杀敌,直到自己力竭而死为止。不知痛觉为何物的战士,不知痛觉就已经没有了对死亡的恐惧,那已经不属于“人”的范畴了。

但那只是神话传说,事实上先天性无痛症这样的病症在现实里的确存在,医学界对此也尚未有深入的研究,除了像脊髓空洞症这样导致身体部分痛感丧失的病症之外,也存在完全无痛症的病例。
2005年,英国《每日电讯报》曾报道,一个一岁半、名叫本·惠特克的小男孩接受了专家的诊断,被确认患有异常罕见的“无痛症”。小惠特克的母亲告诉记者,孩子生下来就给人感觉很皮实。不管伤到哪了,伤得多严重,从来不哭。惠特克有一次脚后跟破裂,父母急忙把他送到医院,可他到了医院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在地上乱跑。惠特克经常会作出一些惊人之举,但最令他的父母不可思议的一次是,他竟然拔出了自己的一颗牙齿,全然没有痛感,甚至连眉头也没皱一下。专家介绍孩子患了一种十分罕见的病,这种病发生的几率极低,迄今为止全世界只发现了极少数例。该病由先天性遗传基因紊乱引起,表现为对任何疼痛都毫无知觉。

但是正如我无法想象一个从未感到过痛的人第一次产生痛觉时的感受,我也同样无法想象正常的自己如果一旦丧失痛觉,又会变成怎样。

“‘如果没有痛的话……她也就不会去杀人了。’
‘喂喂,不要把痛当成是坏东西哟。痛可是好东西。不好的只是伤。不要把问题的顺序搞错。对于我们来说痛是必需的。纵然那只是痛苦也一样。人类正因为有痛才能判断出危险。触碰到火焰时手会缩回来是因为手燃烧起来了吗?不是吧。是因为手感觉到烫,也即是痛。如果没有这种感觉的话,我们直到手燃烧起来之前都无法判断出火是危险的东西。伤和痛并不是坏事,黑桐。如果没有这种痛的话也就不会了解到别人的痛。’”(小说原文)

因为痛觉是我们在安全与危险处境交界的区分线,人体产生痛觉是一种自我保护,因为痛觉的存在,人体的行为和运动才会被限制在一个安全的范围内,正如之前所说,痛觉是对人类越轨行为的惩罚,是对人类行为的束缚,但也正是因为这种束缚的存在,人类才能对周围的危险做出感受和认知,正如浅上藤乃在无法感受到痛觉的情况下对自己的肠胃炎一无所知,最终发展为严重的阑尾炎。

“明白吗。所谓人格在医学上被定义为‘与个体对外部刺激的反应相对应的现象’。人的精神……温柔也好憎恶也好,只凭借自己内侧存在的东西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产生的。心只有受到外部的刺激才会稼动。因此才会产生痛觉。比如说通常我们用‘不会痛’来形容冷酷。先天性无痛症患者的人格十分匮乏。不,是很难形成。在成长过程中人格形成受到阻碍的人,对于自身的感觉会出现偏差。出现这种症状的人呢,并没有黑桐所拥有的理所当然的思维和兴趣。对于他们来说常识是几乎无法通用的。”(小说原文)

人的人格是在与外界不停的交流之中逐渐形成的,而自体对外界产生的感受同样是影响人格形成交流的一环,因为痛觉的丧失,使得藤乃对于外界的感受产生了缺失,在一步步之中扭曲了人格的形成,正如原文中一句“无法对外界产生感受的身体,与幽灵又有什么区别”无法感受到痛觉的她面对不良团伙的侵犯只是以漠然的态度任其摆布,而在痛觉恢复的一瞬间,身体感受与以前的巨大反差又突然激发了她的杀人冲动,当无法抑制杀人冲动的她在完成了自己的复仇后,开始更进一步的虐杀时遇到了两仪式,面对着式的质问,几分钟前刚刚用自己的能力将一个青年大卸八块的她却坚决否认了自己的虐杀冲动:

“不,我是正常的,和你不一样……”

被痛觉残留激发的虐杀欲和作为一个人类尚有的人性产生的激烈的矛盾,说着这些毫无根据和理由的话,看到这里,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必须庆幸和感谢我的身体有着正常的痛觉存在,曾经小时候在一个寒冷的冬天,我的双手被冻的冰冷而麻木,那个时候我惊奇发现用削得尖锐的铅笔去刺手指,发现竟然一点都不痛,手指没有任何感觉,当时我入迷了,在无意识中刺得越来越用力,直到把手指刺破,鲜血流淌出来时,我才开始有些害怕,这时双手的温度也开始恢复,手指开始将剧烈的刺痛感传入我的大脑,我终于怕了,找了创可贴将手指包扎起来。直到现在,我想起当时在无意识之中用铅笔越戳手指越用力的情景,依然有些不寒而栗。“这样做会受伤”在头脑中确实是有着这样的认识,然而因为感受不到痛觉,所以身体对自己那样无意识的重复动作也没有任何的反应……果然是矛盾的存在呢。

无论如何,痛觉作为身体感觉的一部分,虽然我不喜欢,但是它必须要存在,因为它有着它必须存在的理由。小学时有一次从高处摔下导致了右手臂骨折,伸直右臂时依然可以看到那时骨折的痕迹,大二时在学校里不慎摔倒,脸部擦在墙上留下的伤痕至今未消,虽然这些伤早就痊愈,但是看到这些痕迹,那时候身上的剧痛感依然可以隐约感受到,对我来说,这也算是一种我自己的“痛觉残留”吧。但是正是因为这份残留的存在,才不时提醒着我时刻小心这个最简单的道理——尽管无论如何,人还是终究会有不慎的时刻。

习惯性地拿起旁边的咖啡杯喝了一小口,嘴唇感受到了滚烫的咖啡带来的灼痛感。我会心地笑了笑,放下了咖啡杯,完成了这篇文最后的几个字。





后记:因为一些很无聊的原因,买回了《空之境界》开始读起来,也算是开始接触蘑菇的作品,和月姬小说相比,空境的文字和语言我感觉要晦涩得多,因而一开始读起来感觉很吃力,当然静下心细读的话,还是很能感受到其中的魅力,“痛觉残留”是给我印象最深,也是读起来最有味道的一篇,然后在无意识下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码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文字。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篇正式的读后感,至少写完重看一遍的话,我感觉自己的这篇文字相当神经质。
“啊,似乎这个作者头脑有些不太正常呢。”不要被这么说就好了。


[ 此贴被Malas在2008-02-13 10:51重新编辑 ]




  身長約70センチの機械人形、『魔導巧殻』と呼ばれる一体。北領の元帥ガルムスをマスターとして仰ぎ、無条件の親愛を抱きながらも軍人らしく理性的に接する。
 ディル=リフィーナに存在する四つの月の内、『赤の月』を司る月女神ベルーラの力を模している。

个人BLOG:http://blog.sina.com.cn/oukanagisa
[楼 主] | Posted:2008-02-12 16:47| 顶端
公主小茉莉

头衔:弱鸡成长ing弱鸡成长ing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43877
精华: 8
发帖: 10887
威望: 40 点
配偶: 与一の心
火 花 币: 702 HHB
注册时间:2005-09-15
最后登陆:2018-05-06
咖啡馆的萌芽(I)图书馆の旅人(I)图书馆の荣耀雏卉的花冠海蓝之钻(I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听描述感觉像一件X档案一般,稍微有点兴趣了。XD

消灭0回复~


[1 楼] | Posted:2008-02-12 17:11| 顶端
银河勇音

头衔:ヴェロニカヴェロニカ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55401
精华: 11
发帖: 7409
威望: 55 点
配偶: SOTA
火 花 币: 164898 HHB
注册时间:2006-06-09
最后登陆:2017-02-21
咖啡馆的萌芽(I)朱红之钻(I)图书馆の旅人(I)图书馆の荣耀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这单元多数是围绕藤乃的心理活动,与黑桐等人的调查为主线,以式的决斗为终止符。
荒耶有一句总结得很完整:
“浅上藤乃因为没有痛觉而无法体会到情感,这个少女只有借由杀人这种终结行为才能得到快乐。利用杀人,并且看到那个痛苦的过程和优越感才能感受到活着。两仪式则是接触死亡,由互相残杀才能感受到存在。”
也就是说,两人的碰面是命运,只是前者选择了死,后者选择了生。

同样的,橙子的话,将藤乃一直无法表达出的、也是这单元的主题给点醒。
“疼痛其实是好东西,不好的只是伤口,别把前因后果弄错了。对我们而言疼痛是必要的东西………(以下略)既使那是多么痛苦的事,但人类是因为有痛觉才知道危险……(下略)若不是这样,我们才不会知道他人的痛苦。”


回到此文,拉丝这篇写得不错。举例、借合自身等引用手法都运用自如,安插进去与原文十分吻合。


エンブラ帝国の幼き皇女。異界の英雄を操り、アスク王国を滅ぼそうとしている。
[2 楼] | Posted:2008-02-12 17:44| 顶端
花喃

头衔:嘘...嘘...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77856
精华: 0
发帖: 1871
威望: 0 点
配偶: 梵天净音
火 花 币: 47236 HHB
注册时间:2007-04-06
最后登陆:2019-06-1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与同人小说截然不同的文风啊。。
虽然没看过 但感觉确实不错 :]




我向星星许了个愿。我并不是真的相信它,但是反正也是免费的, 而且也没有证据证明它不灵。
[3 楼] | Posted:2008-02-15 13:01| 顶端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Powered by PHPWind v3.0.1 Code © 2003-05 PHPWind
辽ICP备05016763号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