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银行 | 社区婚姻 | 社区成就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 [原创][同人][Fate Tsukihime Night]
 XML   RSS 2.0   WAP 

<<  4   5   6   7  >>  Pages: ( 7 total )
本页主题: [原创][同人][Fate Tsukihime Night]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风中孤影

头衔:桜田ジュン(大)桜田ジュン(大)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1712
精华: 1
发帖: 12200
威望: 5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753 HHB
注册时间:2005-01-25
最后登陆:2018-07-08
海蓝之钻(I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接连狙击失败,身为ASSASSIN还会被发现,切嗣你还是趁早回老家安享晚年吧……玩笑的

RIDER最敏捷估计是借用了第五次美杜沙的设定吧,其实RIDER只有骑乘的职业加成,说他/她是最敏捷的有点牵强吧


[120 楼] | Posted:2008-09-07 21:42| 顶端
赫萝

头衔:終っだ終っだ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85296
精华: 0
发帖: 1239
威望: 0 点
配偶: 劳伦斯
火 花 币: 11975 HHB
注册时间:2007-11-28
最后登陆:2012-03-2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4次的征服萌王敏捷只有D呐……
倒是Lancer有A+那么高……


[121 楼] | Posted:2008-09-13 01:00| 顶端
特大号重甲



头衔:鬼教师鬼教师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737
精华: 0
发帖: 1412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2259 HHB
注册时间:2003-01-24
最后登陆:2015-05-26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很明显 切嗣君需要一个和麻婆神甫一样的家伙恢复恢复状态

我是强力党!
[122 楼] | Posted:2008-09-18 03:35| 顶端
吉黑尽阵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87850
精华: 0
发帖: 161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7329 HHB
注册时间:2008-04-14
最后登陆:2015-11-16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强烈要求后续!14!

万物争杀 诸罪如常
[123 楼] | Posted:2008-12-30 13:18| 顶端
kawaks14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86663
精华: 0
发帖: 99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9271 HHB
注册时间:2008-02-02
最后登陆:2017-10-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准备连载再开了......各位请不抱期待吧.......

身由loli魂而生
推倒loli之血,调教loli之心
历经无数推倒而无败绩
未曾注视过御姐
未曾与正太共舞
独自一人,余loli后宫中沉醉
扪心自问,此身意义何在
余之身体,定有灼热loli狩猎之魂而成
[124 楼] | Posted:2009-01-01 09:29| 顶端
アチャ子

头衔:別にぶち殺してもいいよねぇ別にぶち殺してもいいよねぇ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50274
精华: 0
发帖: 401
威望: 0 点
配偶: 英霊エミヤ
火 花 币: 2013 HHB
注册时间:2006-02-17
最后登陆:2012-06-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居然回来了么


                                      フェイク
でもね 所詮 私は贋作なの
結局私は あの人に認めて欲しかっただけ 褒めて欲しかっただけ
私のやってきたことは 全部 独りよがりの自己満足で…
その結局 ただの一度も
  ·   ·   ·   ·   ·   ·   ·   ·   ·   ·   ·   ·   ·   ·
誰一人として 救えた試しが無い
誰も救えないのに
  誰 で も 救 え る
『正義の味方』の つもりいた一一
                 ヤツ
救いようにない 莫迦な女なのよ
[125 楼] | Posted:2009-01-23 20:26| 顶端
kawaks14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86663
精华: 0
发帖: 99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9271 HHB
注册时间:2008-02-02
最后登陆:2017-10-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乒!!
弹开以不输于自己速度袭来的小刀
不,正是因为是小刀所以应该比自己的速度更快
在以短距离兵器小刀对抗中近距离兵器长枪的战斗中
距离便是制胜的关键
但这只是一般论而已
对于英灵而言,世界上的物理法则是不起作用的
即便是被突入到近身
Lancer也一样藏有杀招
名为伦文字的魔术正是其杀手锏
但此魔术只有直接写在目标身上才有效果
对手与自己的距离超过自己可以写的距离了......
也即是说
Lancer的对手,姬守之死神[远野志贵]一直都没有近身
既然如此,这砍击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虽然普通人无法解答这问题,但Lancer并非普通人......
就算失去了一只眼睛,但英灵的能力原本就不是肉体决定的
所以他看得到
他看得到对手那急速近身砍下一击后迅速回避的动作
那是
令人无法联想到战斗的,犹如舞蹈般的动作
与其这么说,不如说Lancer自身也是这舞蹈的一部分
Lancer与志贵就这样起舞于夜间的东木市......
“虽然很遗憾不过......”
用全力挥舞起天蓝色的长枪向对方扫去
自己全力的一击,Lancer有自信即使对象是Berserker也无法硬接的一招
乒!!!
火光闪过......
“啊!.....!”
不出所料......吗?
志贵被Lancer全力的一击所扫中
不,准确的说是他自己被扫中的,虽然有机会躲开但是他并没有躲
因为志贵是暗杀者
比起旷日持久的战斗,速战速决才是他的长处
而且活动太久的话也容易导致原因不明的贫血
所以才会想要接下这一击后决出胜负
志贵唯一纰漏的地方,就是他低估了Lancer全力一击的力量这一点而已
Lancer则是,虽然不知道原因,不过已经从之前志贵的行动模式看出了他对直接攻击的应对策略而决定这么做的
这毫无疑问是场赌博
而且还是赌上姓名的豪赌
一旦志贵没有选择硬接而是躲开的话,全力一击后自己巨大的破绽很可能,不、是绝对会送了自己的命
但Lancer还是做了
而且他赌赢了
但他却没有乘胜追击
一方面的原因来自......
“志贵!!没事吧志贵??!!?”
惹女孩子哭可不好,特别当对象是美女的时候
但最主要的原因是
他的Master终于来到了这里
伴随着[啪!]的轻响落地的Assassin旁边是被他保护着的凛和士郎
“请住手吧!”
“啊啊......真是个白痴啊......”
当然,回应着士郎热血呼喊的还是凛那冷淡的话语......


身由loli魂而生
推倒loli之血,调教loli之心
历经无数推倒而无败绩
未曾注视过御姐
未曾与正太共舞
独自一人,余loli后宫中沉醉
扪心自问,此身意义何在
余之身体,定有灼热loli狩猎之魂而成
[126 楼] | Posted:2009-02-08 03:42| 顶端
翻书君

头衔:直枝理樹直枝理樹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86631
精华: 0
发帖: 3531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104 HHB
注册时间:2008-02-01
最后登陆:2013-01-07
朱红之钻(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哦,土狼和推土机终于要正式对话了吗

[127 楼] | Posted:2009-02-08 15:16| 顶端
kawaks14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86663
精华: 0
发帖: 99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9271 HHB
注册时间:2008-02-02
最后登陆:2017-10-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哟,Master,终于来了啊,我可是差点就要死了哦?”
毫无紧张感的声音里完全听不出要死的样子
“听你那声音明明还可以活蹦乱跳的吧!”
新来的三人组:切嗣、士郎和凛一来就马上破坏了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
这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呢?总之,托Lancer和凛的福,双方总算是可以进行对话了
然后,双方都没有说话
因为,他们这时总算发现了,他们见过面......
是,远野志贵和卫宫士郎,在白天擦肩而过
而志贵还曾经感觉到了什么
现在想想,如果那时志贵就发动了攻击的话,现在二人也不会再次对决了吧
“......”
看着士郎瞪大的眼睛,毫不知情的凛叹了一口气
真是的,为什么我要进行这种不可能成功的白痴计划啊......
不过刚刚不小心让士郎喊了一声出来,现在要改口也不可能了......
啊啊,说到底为什么我不帮卫宫君不行啊!
一边扪心自问,远坂凛开了口
“各位在场的Master们,虽然想这么说,不过事实上这里的Master也只有那个缠绷带的男人吧”
绷带?
刚刚好像想起了什么,不过这个[什么]马上就消失在思绪之中
“能否请你放弃参加圣杯战争呢?圣堂教会会保护你的所以不用担心人身安全,你的愿望若在我们可以做到的范畴内的话也可以尽量帮你实现,所以啊,能不能放弃圣杯呢?”
因为这一句话,所有人都以难以形容的表情看向了凛
啊啊,后悔了......
虽然这么想,但已经太晚了......
志贵虽然看不到表情,但光是看他倾着头的动作就知道他[为什么?]的意思了
Arcueid倒只是纯粹的因为凛的声音比较大而看过去了而已
而狱的表情则是完全无法理解
这也是当然的,圣杯战争中不会有人使用如此简单直接的方法......
确实,如果其他六名Master全部放弃了圣杯,剩下的Master就绝对会获得圣杯
但是,既然来参加圣杯战争,就说明一定是有什么愿望无法以[通常的方法]来实现
如果真的可以如此简单的实现愿望的话,又有谁会愿意冒生命危险参加危机四伏的圣杯战争呢
换言之,即是说[参加了圣杯战争的Master,绝不会轻易放弃]
既然他们也是Master,就应该知道这一点
也就是说,明知几乎不可能做到,却还是要去尝试吗?
这对于言峰狱而言非常的不可思议
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
......
“啊!”
似乎终于从惊愕中恢复的某人的叫声
是志贵
“这是不可能的!”
对,不可能的,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让Arcueid的吸血冲动消失的方法,怎么可能放弃啊!!
别开玩笑了......
在我这么说之前
“啊,在此之前我先说明一下圣杯的本质对我们的谈判会比较好吧”
圣杯的本质?
按照志贵的理解,所谓圣杯只是一个可以任意摆弄,实现任何愿望的愿望机罢了
对于其本质,志贵既不了解也不需要了解
志贵只要知道圣杯可能帮助Arcueid就足够了
这就是所谓的[姬守之死神]式的思维模式
一切都只是为了Arcueid而存在
除此之外的事都不用去想、也不需要去想
“圣杯并非你们所想的那种东西”
那么女性这么说了
“啊,在此之前我还是先自我介绍吧,我的名字是远坂凛,了解什么了吗?”
远坂凛?
啊,是了,之前狱给我看过的创始御三家的资料里,提供东木灵脉的远坂家的现任当主,记得就叫远坂凛
这么说来的话......
“你是远坂家的人?”
女人,远坂凛轻笑了一声后答到
“合格了,作为一个圣杯战争的Master来说,看来你对圣杯战争也有一定了解了吧,这么一来也方便我的解说了”
对于解说的对象至少在知识上是个正规的Master这一点感到高兴的凛带着微笑说道
“圣杯是实现愿望的机器这一点确实是没错,准确的说是以前没错”
以前没错?就是说现在错了吗?这个女人,远坂凛到底是什么意思?
“事实上,东木的圣杯只是一个高浓度的纯粹魔力源而已,而他所谓的万能,也只是对于魔术师而言的吧”
“也即是说,圣杯只是相当于无限提供的柴油,而魔术师就是柴油机,有了如此高浓度的柴油的话,柴油机是无论多大的力都可以使用,是这个意思吧”
狱君突然接上了话
虽然老实说,我是不太听得懂就是了......
但总之,这个意思就是,圣杯并非是我能够使用的圣杯......吗?
“但你刚刚说以前,也就是说现在不同了?”
“确实如此,不知从何时开始,圣杯成为了特化用于杀人的用途的魔力而并非原始的无色之力”
圣杯是特化用于杀人的工具吗?!?!?
还是说......
这一切都只是远坂凛为了让我们放弃而布下的圈套呢?


身由loli魂而生
推倒loli之血,调教loli之心
历经无数推倒而无败绩
未曾注视过御姐
未曾与正太共舞
独自一人,余loli后宫中沉醉
扪心自问,此身意义何在
余之身体,定有灼热loli狩猎之魂而成
[128 楼] | Posted:2009-02-09 02:27| 顶端
kawaks14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86663
精华: 0
发帖: 99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9271 HHB
注册时间:2008-02-02
最后登陆:2017-10-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你说圣杯并非我们所想的东西,那圣杯是什么?”
仔细思考之后,我问了这个问题
没错,如果说圣杯并非是可以任意摆弄的愿望机的话,那圣杯到底是什么呢?
无论对方:远坂家当主远坂凛是否是故意设下了陷阱,先问出这个应该都是有益无害的
“圣杯的真身吗......”
凛与士郎对视一眼后,士郎说了出来
“刚刚凛说过了,圣杯是特化用于杀人的兵器,事实上,圣杯的真名乃是“世间最纯粹之恶”(Avenger)!”
Avenger?......
如果我的记忆没错的话,那应该是拜火教的还是什么宗教的恶魔之名啊?
接着青年的话,红色大衣的女性说道
“在那之中有着多达60亿的诅咒......如果让那个东西,圣杯完成的话,这些诅咒便会全数溢出,将人类世界破坏殆尽”
......这个......怎么说呢?
感觉太夸张了吧......再怎么说,都不可能存在可以灭绝人类的道具吧!
“Avenger,世间最纯粹之恶,此乃拜火教恶魔之名,在拜火教中是与光明之神Ahura Mazda相对立的存在,如果说圣杯真的是那样的东西的话,说圣杯会毁灭世界也并非不可能......”
一直没有说话的狱君突然发话了
该说是不愧是教会的人吗?我只是模糊有印象的名字,狱君却如此了解
不过,如果真如狱君所言的话,那么......
“我们没有可以确认圣杯的确是Avenger的方法,除非得到圣杯”
代替我,狱君说了出来
没错,正如狱君所说,我们无法确认圣杯的真实形态,也就是说,刚刚我的疑惑依然没有解除
这有可能是远坂凛为了减少对手而设下的陷阱
圣杯战争并非单纯的战斗力比拼,而是包含了Master的战略因素在内的,真真正正的战争,不仅需要Servant的强大战斗力,如果Master没有制定合理的战术,一样可能与圣杯失之交臂
即使是正面作战能力弱的Servant也有可能得到圣杯,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此
“......”
短暂的沉默
“这位卫宫士郎君,还有身为远坂家当主的我......”
吐出一口气,轻轻闭上双眼
红色大衣的魔术师如此宣告道
“第五届圣杯战争的幸存者!”
“如何?可以信任我了吗?”
“就算是上一届圣杯战争的幸存者又如何?无论是谁,只要参加了圣杯战争,那么他想得到圣杯的心情就和其他Master一样吧!”
狱君再次提出了反对意见
......
面对他们的指责,我无言以对
确实,就如他们所说的,即使是我,在亲自确认圣杯之前,也一样急切的想要得到圣杯
而可以正面证实圣杯真身的东西,绝望性的一个都没有
该如何反击呢?
我完全找不到其他说辞......
“远野君,不需要管他们说了什么,他们只是普通的Master而已!”
对方的阵营中那个身着黑色大衣,相貌中性化的男子再次催促了他们的主角
我......
......
我......不会让任何人妨碍到我的战术!
言峰狱的战术,即是以“姬守之死神”远野志贵和他的Servant:Archer为主战力的战术
其中最重要的部分有三点
一,在志贵面前隐瞒Master的身份
二,必须要削弱远野志贵,让其会被自己打败
三,让志贵击败自己无法击败的几组Master和Servant
而这三点,都是建立在同一个基础上的,即“远野志贵参加圣杯战争”这么一条前提之下
只要志贵选择放弃令咒,从圣杯战争退出,那么言峰狱的一切计划都将失去意义,他将不得不以自己的Servant迎战其他Servant,并非正规魔术师的言峰,很清楚这样做的结果
因此,言峰狱唯一的一点胜算,就是完美的利用“姬守之死神”远野志贵和Archer的组合
这样的战术,狱不允许被一个外人所破坏!
......
远坂没有说话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毕竟,就连我都找不到反击的话
难道只有用武力解决了吗?
怎么会......
但是,如果不消除其他Master,如果他们任由Servant袭击人类,就如第五届时的Caster一样,那么......
我,我......
“远坂......”
“嗯?”
注意到我的声音,远坂回过了头
“......”
闭了闭眼睛,心中再次下定决心
“是这样的,远坂,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以只有我和远坂听得到的声音,我说出了我的决意......
......
“志贵君!”
面对狱的催促,本来就很奇怪的我,注意到了红色大衣的女性与红头发青年的奇怪行为
红色头发的青年:卫宫士郎的嘴唇在动着,仿佛在说明着什么
这情况......
“Master,你不需要疑惑,照着自己想做的事去做就好了”
忽然现身的Archer在我耳边低语
是吗......
不需要疑惑......啊......
我抹杀掉犹豫,将收入刀鞘的小刀打开,宣告着战斗的再开!
看到我的动作,对手的两个Servant中的一个,Lancer以我为目标突进,不过......
“这边也......”
快速改变身体位置的同时
“正有此意!”
被层云遮盖的月亮再次照耀在夜晚寂静的东木小镇上空
......
真是的......
虽然跟着志贵到了这里,不过志贵不是完全没有在意我吗?
虽然知道这是在激战中无可奈何的是,不过果然还是不甘心啊......
“真祖”
在一旁的教会的家伙突然对我说道
“?”
教会的人找我说话是?
“那边那个红头发的男人......有点奇怪啊......”
边说着他伸出了手指向另一边
是红发的魔术师
只是,我并没有发觉什么奇怪的地方啊?
要说起来的话,我倒觉得他那头红色的头发还比较奇怪
“是他的行动,我去确认......”
说完后,三把武器飞了出去
那是,教会开发的概念武装,以魔力构成大部分实体的黑键
长长的刃部贯穿了火红头发下的大脑......
本应该是那样,但
“轰!”
伴随着爆炸声,三把黑键同时被吹风
在被打飞的黑键旁,我们看到了伸出单手微笑着的女性......
“切......”
与咋舌声同时飞出的,是继续投射黑键的言峰狱


身由loli魂而生
推倒loli之血,调教loli之心
历经无数推倒而无败绩
未曾注视过御姐
未曾与正太共舞
独自一人,余loli后宫中沉醉
扪心自问,此身意义何在
余之身体,定有灼热loli狩猎之魂而成
[129 楼] | Posted:2009-03-26 21:06| 顶端
kawaks14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86663
精华: 0
发帖: 99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9271 HHB
注册时间:2008-02-02
最后登陆:2017-10-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
然后,他向我飞了过来
并非是形容,而是确确实实的“飞”了过来
正如卫宫君所言,他以卫宫君为目标发动了攻击
确实我可能没办法打倒他,但是,如果只是拖延时间到“那个”发动的话!
从他的攻击方式和武器来看,多半是教会的代行者吧
这次远坂家也没有收到教会的联络,原来是找到了比远坂更合适拿到圣杯了吗......
也对,上一届圣杯战争时发生了那种事,教会再和远坂联手也会很奇怪吧
想着这些无聊的事的同时,代行者以野兽般的速度冲到了面前
因为我是魔术师,所以近身战会对自己比较有利吧,但......
......
从资料看来,远坂凛擅长使用的是以宝石魔术为主的魔术战,而刚刚黑键被炸飞也印证了这一点
而所有魔术师的天敌,自然就是近身战了
如果是近身战的话,从举拳到挥下为止的时间间隔,快得让人无法使用魔术,就算再简洁的吟唱都没有展开的时间,也就是说,没有使用魔术的机会
换言之,被敌人逼近到拳头打得到的距离,对一个魔术师而言就结束了
本该是这样的,但
“!什么!?!”
打破我设想的拳毫无征兆的飞了过来
不过,即使如此,区区一个女人就想在近身对抗我这种代行者,实在是太天真了!
伸出右手接下那扑面而来的拳
“哼,如此小看教会的代行者吗?远坂凛!”
对于我的话,女人,远坂凛只是微微一笑
“是吗?我怎么觉得小看了对手的是你那边呢?代行者大人!”
“!”
右手传来了一声闷响,随之而来的,是右手的痛楚
条件反射的放开接住的女人的拳
这......到底是?
远坂凛打出的拳被我接下,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不重视肉体锻炼的魔术师和身为教会代行者的我,两者的力量差距简直无法用天差地别来形容,根本没有逆转的方法......
不!要说的话,其实我知道唯一的一种方法......
“难道是!”
抽身躲过远坂凛攻击的同时虽然感到错愕,但是只有那种可能了
面对这样的我,女人:远坂凛露出胜利的笑容
“没错,就是八极拳哟,代行者先生”
远坂凛刚刚所打出的拳,正是可以做到以弱胜强,四两拨千斤的中国拳法中的一系:八极拳中极具破坏力,被形容为“发若炸雷”的招式:寸劲......
......
啊啊,居然又打起来了......
嘛,虽然对我都无所谓就是了,我只要好好的牵制住对面那个家伙就行了
以Servant才有的强大视觉确认对方的武器和我同样是枪,真是的......同武器不是很难分胜负了吗?而且正好两边都是远程武器
不过说到Servant中可以用枪的,除了我Archer之外,大概只有一种了吧?
而且,我也没有感觉到他身为Servant所有的气息,当然他也不可能是人类......
毕竟,要以人类的身体能力和超人的Servant对抗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啦
顺带一提,我的Master是个例外
看了看正在与对方的另一个Servant:Lancer缠斗的Master
究竟Master他是为了什么才把自己的身体能力锻炼至那种程度的啊
以我来看,说那是人类身体能力的极限也不为过
究竟是什么东西在支撑着这样的他呢......
究竟是什么东西,才可以让一个人如此的拼命呢......
“噗!”
稍微有些分神的时候,一发子弹打穿了我的大衣
真是的......不可大意的对手啊
要找到目标也很难,毕竟,对手是在众多Servant中,以隐秘闻名的Assassin啊
......
战斗似乎再开了,但
这与现在的我暂时没有关系,我要做的,仅仅是从脑海中将那些唤醒自己的话语找出而已
所谓咒文并不是作用于世界的东西,对魔术师而言,咒文是最容易促进自我改变的句子
换言之,就是自我暗示
并非是改变世界的东西,改变的是自己
魔术无论如何,效果都是一样的,咒语改变的并非魔术,而是改变使用魔术的魔术师自己
我现在,要改变这个自己......
将自己改变成,可以使用魔术的自己,用出那个,卫宫士郎唯一可用的魔术......
......
I am the bone of my sword
此身为剑所成
Steel is my body and fire is my blood
血为钢铁 心为琉璃
I have created over athousand blades
跨越无数战场不败
Unaware of loss
从未败退
Nor aware of gain
从未胜利
With stood pain to create weapons
在此孤身一人
waiting for one's arrival
锻铁于剑丘之上
I have no regrets.This is the only path
那么、此身无须任何意义
My whole life was “unlimited blade works”
此身、为无限之剑所成
......
“?!?”
挥出的小刀失去了目标
因为本应成为目标的东西消失了
“怎么回事?”
并非夸张,而是确确实实的,我眼前的Lancer消失不见了......
不,不仅如此,不仅仅是Lancer,Archer,还有远坂和卫宫,在和Archer战斗的男人也一起消失了
“固有結界......”
感觉到我的疑惑了吗?言峰君如此说着
所谓固有結界,我也并非完全不了解,但是实际见到还是第一次
记得固有結界是......
“无限接近魔法的魔术,改变世界的大魔术”
Arcueid代替我说了出来
“现在的Archer大概就在他们展开的固有結界里吧......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固有結界到底有什么作用,不过......”
这么说着的狱,无力的低下了头
固有結界是改变世界的魔术,但与其这么说,不如说它是创造世界的魔术会更合适
创造出新的世界,将对手拉如那异界,因此,对于没有被固有結界的魔术师选中的话,就没办法进入固有結界,因为是另一个异界的东西,所以也没办法对其造成干涉
难道说,真的只有等待而已了吗?!


身由loli魂而生
推倒loli之血,调教loli之心
历经无数推倒而无败绩
未曾注视过御姐
未曾与正太共舞
独自一人,余loli后宫中沉醉
扪心自问,此身意义何在
余之身体,定有灼热loli狩猎之魂而成
[130 楼] | Posted:2009-04-05 11:17| 顶端
Chalice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98332
精华: 0
发帖: 106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8048 HHB
注册时间:2009-04-02
最后登陆:2011-07-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那个,分割线可以明显点吗?
不停转换视角看起来很头晕


西方教会では聖杯はカリス、チャリスなどとも表記される。これに対し正教会では聖爵と呼ばれる。

共観福音書によれば、最後の晩餐でイエスはパンを裂き「私の体である」と言って弟子たちに与え、杯を取って「私の血である」と、弟子たちにその杯から(ワインを)飲ませる[1]。『ヨハネによる福音書』にはこの場面はない。

『ルカによる福音書』(22:19)に「わたしの記念としてこのように行いなさい」とある。キリスト教ではこれに由来して聖体拝領の儀式を行う。教派により多少異なるが、たとえばカトリック教会ではカリス(聖杯)に水で薄めたワインを入れ、パンの代わりにホスチア(薄いウェハース)を用いる。
[131 楼] | Posted:2009-04-05 18:27| 顶端
kawaks14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86663
精华: 0
发帖: 99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9271 HHB
注册时间:2008-02-02
最后登陆:2017-10-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不......不一定
如果是这双眼睛的话,或许可以做到也不一定,不过,如果失败的话,我......
大概会变成永远无法醒来的植物人吧......
Arcueid以前就曾经告诉过我,这双眼睛如果过度使用是会烧坏大脑的
但......
现在的情况不用不行了
Archer一旦被打败,我就会失去作为一个Master参加圣杯战争的权利,解除Arcueid吸血冲动也会再次无望
我,绝对不要这样......
所以!
......

如果Archer真的就这么被消灭的话,我就麻烦了
Archer被消灭会令[姬守之死神]远野志贵失去圣杯战争的参赛资格
而我的战术,全部是以远野志贵存在为前提订立的,如果他不在了,就必须以自己的Servant战斗
但,本质上并非一个合格魔术师的自己是否能很好的向Servant供给魔力这个问题言峰狱再清楚不过了
虽然清楚,但是世界上也有着清楚也无计可施的时候
言峰狱现在很理解这种时候是指什么时候
卫宫士郎所展开的魔术乃是固有結界,亦即异界
并非存在于这个世界,而是遵从卫宫士郎法则所创立的新世界
在那样的世界中,Archer的胜算接近于零
而且由于是存在于异界,自己也无法干涉,这种情况,可说是完全的绝望了
这时
“如果用这双眼睛的话......”
是[姬守之死神]远野志贵
但是光凭直死之魔眼也无法斩开世界的狭缝吧,毕竟,无法目视的东西也就没办法杀死,对于看不见的东西,是无法攻击其死亡的
“等等啊志贵!勉强用直死之魔眼会有什么后果你知道的吧!”
“现在只有这个办法了,还是说我们失败会比较好吗!”
“比起那个后果我宁愿放弃这个是不是有效都不知道的圣杯!”
“......但是,我也是一样的啊,比起我自己会怎样,我更关心Arcueid会怎样,所以......”
这么说着的他,解开了常年封印着禁忌力量的绷带
苍蓝色的双瞳,映照着无尽的虚空与死灭的深渊
何等......美丽的双瞳
何等......强大的力量
刚刚还存有的可能会没用的疑惑,有如被那双瞳吸走一般消失无踪
做得到,做得到!
剩下的只有充满自信的言语
如果是他的话,如果是那个[姬守之死神]的话
可以确实的切开世界的隙间!
......
从滑落的绷带后,压倒性的[死]奔涌而来
大脑沸腾一般的发热
可以用双眼确认的东西,只有用漆黑线条连接起来的漆黑之点
象征终结与破灭的
点与线......
不!绝不仅如此,视界里逐渐出现了异质
那是......
一望无际的荒野,灰暗的天空,不见人烟,只剩下铁器的荒芜世界
无主之剑连绵不绝,一直延伸到地平线尽头,数不尽的武器,被遗弃在这个无限广阔的废弃场中
以火焰为界的剑丘中,有着某物的存在......
那是.......
“剑......”
不自觉的将看到的东西化为语言说出
浮现于灰暗天空中的无限之剑
以Archer为核心,漂浮在灰暗的天空中,随时准备投射出去的各种剑
这其中,既有中国以人命铸成的[干将][莫邪]双剑,也有北欧叙事诗中描述曾与[大神宣言(Gungnir)]交手过的,奥丁赐予的圣剑[胜利之剑(GRAM)],即有曾斩下美杜莎首级,后来又被大英雄赫拉克勒斯使用过的的[曲折圣剑(HARPE)],也有杀死奥丁之子巴鲁特罗的[寄生树之剑(Mystletainn)]
存在于此的,无一不是名副其实的名剑
而在那之后的人是
有如命令着麾下士兵一般举起单手的红发男子:卫宫士郎
下意识的觉得不妙
非常不妙,举起的单手,并非是有如统帅千军的将军,而是确确实实是统帅这世界中无尽之剑的将军
大脑不时传来超过限界的警告,沸腾有如开水一般的脑浆都可以理解这件事,但
现在没有时间去管这些事了
在意识下令之前,身体抢先做出了应对
反手握紧铭刻[七夜]之名的小刀同时以超越人类极限的速度飞出
即使是我,也只能把这速度称之为飞了,不,正因为是我本人,所以才比任何人都清楚其程度远不能用飞来形容
在如此速度下,就连细微飘动的大气也化为利刃撕裂身躯
双眼接近失明,即使如此也依然朝向某一点拼尽全力看去
最后映入眼中的事物,是决绝的挥下右手的,红发魔术师的身影
......


身由loli魂而生
推倒loli之血,调教loli之心
历经无数推倒而无败绩
未曾注视过御姐
未曾与正太共舞
独自一人,余loli后宫中沉醉
扪心自问,此身意义何在
余之身体,定有灼热loli狩猎之魂而成
[132 楼] | Posted:2009-05-24 16:50| 顶端
咲依

头衔:破滅された世界に祈る龍の姫破滅された世界に祈る龍の姫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版主
编号: 13680
精华: 0
发帖: 5875
威望: 5 点
配偶: 死无
火 花 币: 0 HHB
组织纹章:
所属组织: ゼス魔法协会
组织头衔: 黑魔法部部长
注册时间:2004-01-14
最后登陆:2024-04-15
朱红之钻(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直死的力量是“杀死”吧
而斩开世界的狭缝并不是“杀死”的范畴,甚至可以说是创造的范畴了吧……

或许说杀死固有结界和世界的界线更好点,不过这已经远远超出志贵的直死的力量了吧,就算是式也不见得能做到吧?或许得是“两仪式”才能做到的程度吧

[133 楼] | Posted:2009-05-25 03:49| 顶端
kawaks14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86663
精华: 0
发帖: 99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9271 HHB
注册时间:2008-02-02
最后登陆:2017-10-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倒贵可以杀世界的......月姬里就杀过教授体内的固有結界[兽王之巢],固有結界也就相当于一个世界了吧?
固有結界的发动是将部分特定的人移动到其他世界去,或者说明白点,移动到自己的世界里去,所谓[斩开世界之间的隙间]就是破坏世界与固有結界之间的界限,说直白点就是杀死[固有結界]的界,杀掉固有結界与世界之间的界限后世界的力量可以轻易的将违反世界规则转而遵从魔术师个人规则的固有結界修正掉,就是这样的一个意思


身由loli魂而生
推倒loli之血,调教loli之心
历经无数推倒而无败绩
未曾注视过御姐
未曾与正太共舞
独自一人,余loli后宫中沉醉
扪心自问,此身意义何在
余之身体,定有灼热loli狩猎之魂而成
[134 楼] | Posted:2009-05-25 22:14| 顶端
咲依

头衔:破滅された世界に祈る龍の姫破滅された世界に祈る龍の姫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版主
编号: 13680
精华: 0
发帖: 5875
威望: 5 点
配偶: 死无
火 花 币: 0 HHB
组织纹章:
所属组织: ゼス魔法协会
组织头衔: 黑魔法部部长
注册时间:2004-01-14
最后登陆:2024-04-15
朱红之钻(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那么……为什么UBW还在发动……
[135 楼] | Posted:2009-05-26 03:32| 顶端
kawaks14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86663
精华: 0
发帖: 99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9271 HHB
注册时间:2008-02-02
最后登陆:2017-10-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ying wei UBW de si dian hei mei bei qie dao
ps:psp3k da bu liao zhon wen


身由loli魂而生
推倒loli之血,调教loli之心
历经无数推倒而无败绩
未曾注视过御姐
未曾与正太共舞
独自一人,余loli后宫中沉醉
扪心自问,此身意义何在
余之身体,定有灼热loli狩猎之魂而成
[136 楼] | Posted:2009-05-26 08:00| 顶端
血手屠夫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95395
精华: 0
发帖: 295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8435 HHB
注册时间:2008-12-09
最后登陆:2011-09-0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身由loli魂而生
推倒loli之血,调教loli之心
历经无数推倒而无败绩
未曾注视过御姐
未曾与正太共舞
独自一人,余loli后宫中沉醉
扪心自问,此身意义何在
余之身体,定有灼热loli狩猎之魂而成
------------
你太有才了=。=

[137 楼] | Posted:2009-05-26 16:36| 顶端
kawaks14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86663
精华: 0
发帖: 99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9271 HHB
注册时间:2008-02-02
最后登陆:2017-10-14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背景是云海
翻滚的云层中有着“某物”的存在
以濒死的身躯移动手中的黑色枪械,在瞄准镜中寻找着它
近乎无意识的扣下了扳机
看来很大的它在发射时却出乎意料的并没有响亮的声音,也没有绚烂的光彩
仅仅是普普通通的“噗”一声而已
扣下扳机后,已经过度使用了七天的身躯已经不再剩下一丝气力
世界上的一切都已离我远去
意识
语言
自己
在全部丧失之际,我扣下了扳机
意识化为空白之前的白驹过隙
我,确实地,用眼睛确认到了正在消失的“某物”的形态
何等地......
美丽
在云间,我看到了天使
......
“呜......”
伴随着艰难的呼吸,远野志贵从沉眠之中醒来了
“嗯?”
从口中吐出疑惑的单字
反应过来之前,世界已经失去了色彩
黑白两色的世界伴随着剧烈到几乎夺取意识的头痛袭来
“哈...哈.....哈......”
喘着气努力让自己不失去意识的我这时才察觉到,自己躺在床上这一事实
再次撑开沉重的双眼
目之所及,已不再是云间的天使,这次出现的东西,是雪白的天花板
“刚刚的那个到底是......”
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还是无法相信那只是个单纯的梦境
逐渐下降的体温,是去感觉的残破躯体,紧握在手中的黑色长枪
这一切都是如此的真实
以及......
视线的最后所看到的,那个纯白的,在云间翻滚飞舞的天使
在我继续思考之前......
“志贵!你醒了吗?”
随着脚步声出现在门口的人是
“Arcueid......”
虽然大脑还没有清醒,但身体却已经条件反射般的叫出了她的名字
“恩,志贵感觉怎么样?”
“怎么样......也没怎么样吧......”
“是吗?我再去叫那个人来看一下好了,虽然很不甘心,不过我不会用治疗系的魔术啊”
“恩......但是,Archer他怎么样......”
逐渐清晰的头脑中想到了最后看到的画面
挥下的手,飞舞的剑雨,以及在那之中的Archer
“哟,Master大人,我还没事,倒是你突然倒下去了,害这位小姐和隔壁那位一起把你搬回来”
“啊,是吗......”
从挥刀的瞬间,不,其实是挥刀之前的瞬间,我的意识,记忆,视觉之类将内在与外在联系到一起的机能就已经完全失去效果化为坏掉电视机一般的花白
现在记得的,只有当时看到的剑之世界,还有就是梦里的天使......
天使?说起来为什么我会梦到天使啊......?
所谓梦,是以自己见过的形象为素材进行映射得到的结果,但就我所知,我并没有见过什么形似天使的东西
虽然还想要继续想下去,但是理性制止了自己
现在优先考虑的是自己的状况,而不是什么暧昧不明的梦
身体上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昨夜有如要将脑浆煮沸一般的高温并没有给我造成影响
本来,那就只是大脑为了警告意识身体不对劲所产生的警报,并不是真正的高温,不会造成影响乃是理所当然的,只是
双眼的过度使用是唯一需要担心的,毕竟,杀死世界什么的,从那以后我就从来没有再做过啊
然后,就是有关昨天夜里的事了......
“Arcueid,昨天夜里我昏倒之后发生了什么?”
Archer在一边不满似的说道
“什么啊,我的话如此没有可信度啊”
他好像误解了什么
“不,并不是不相信Archer你的话,只是,你说的太简略了,我想要知道的是更加具体的情况”
“志贵你现在还是好好休息比较好......”
虽然Arcueid这么说,但是,我们所处的环境却不容我休息
圣杯战争即使现在也在一刻不停的进行着,或许就在我休息的时候,就有哪位Master被打倒
“不了,我没什么问题啦,Arcueid你也知道的吧,如果醒来之后没有马上发现问题的话,基本上就不用担心了”
“虽然是这么说......”
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Arcueid还是讲述了昨夜故事的后续


身由loli魂而生
推倒loli之血,调教loli之心
历经无数推倒而无败绩
未曾注视过御姐
未曾与正太共舞
独自一人,余loli后宫中沉醉
扪心自问,此身意义何在
余之身体,定有灼热loli狩猎之魂而成
[138 楼] | Posted:2009-07-29 22:06| 顶端
<<  4   5   6   7  >>  Pages: ( 7 total )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Powered by PHPWind v3.0.1 Code © 2003-05 PHPWind
辽ICP备05016763号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