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银行 | 社区婚姻 | 社区成就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 [转载]盛世紫荆——千心千意著(长文,变身,虐心,不喜勿入)
 XML   RSS 2.0   WAP 

<<  1   2  >>  Pages: ( 2 total )
本页主题: [转载]盛世紫荆——千心千意著(长文,变身,虐心,不喜勿入)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杨紫荆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120998
精华: 0
发帖: 36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061 HHB
注册时间:2012-09-11
最后登陆:2012-10-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第二十节 打胎

  两百五十六块三毛,紫荆放下手中的钞票,一头倒在小床上。怎么办?房东隔三岔五地上来要钱,再不给就要被轰出去,可是怎么给?四百块啊!当衣卖席也凑不上。就算凑上了以后吃什么?真的要去跟那乞丐混了不成?紫荆愁得在床上翻来覆去。她不是没去找工作,能去的她都去了,不能去的也都拼运气去了,可是她的运气到底不怎么样。现在她已再没多少勇气去挨骂了。她不是怕别人对她的嘲讽和侮辱,习惯了也就麻木了。毕竟脸面不能当饭吃,不能垫房租。她是怕一次又一次地希望落空。
  紫荆烦躁地爬了起来,胸口闷闷的,没多久胃里又开始抽搐,接着又是一阵闷得发慌的干呕,这次呕得更厉害,直把胃里的酸水都呕出来了。紫荆大汗淋漓地爬到床上剧烈喘息,想爬起来倒杯开水,可是浑身疲软得要死一样,连根手指头也不想动。
  这些天怎么总是这样子?而且好象越来越糟了。心念电转间,忽然她象触电般弹了起来,莫不是……
  虽然不久前的那些伤害她已不敢回首,但那都是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紫荆想到这里面色更苍白了。随即她又想到那个事儿,对了,那个事儿还没来,紫荆还是没有记住那个事的习惯,她连忙翻开床头的台历算了算,晕,那事儿的日期早过了。虽然不久前她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快乐男孩,但这点生理常识她是懂的。
  又是一阵心慌气闷,紫荆揉着胸口烦躁地坐回床上。“怀孕”这两个字儿在她心头上不断地放大,不寒而栗啊,紫荆她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根本就是自己瞎想,怕是吃坏肚子也说不定。可是转念间她又惨淡了下来,都被那个了,那事儿也没来,再加上身体上的不适,一连串的巧合就不是巧合。紫荆又站了起来,她甩甩头发对自己说不想了。明天说什么也得去医院瞧瞧,如果是别的病有钱治就治,没钱就听天由命算了,如果真的是那事儿,就得马上拿掉,死拖着更糟。
  不管现实多么惨淡多么无情,紫荆她总是勇敢地直面困难,这是她的性格,也是让她经历了这般磨难后还能站起来的依凭。
  天色欲明未明时,紫荆爬起来收拾了一下就出去了,她的确睡不着,干脆早点出去还能省两块钱车钱。
  紫荆步行到医院时还没到上班时间,在妇产科和女内科两者的选择上她还是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女内科算了,妇产科的名字太吓人了,特别对紫荆来说。
  不知怎的,今天医院生意格外的清淡,不一会就排到紫荆了。
  “先做个尿液检查吧。”医生脸无表情地说。
  幸好这个检查不贵,三十多块钱,虽然有点不舍,但她还是交钱了。三十分钟后当紫荆一脸焦急地把检查结果送到医生跟前时,她就象一个准备接受判决的犯人似的,是好是歹就凭一句话了。
  “怀孕了。孕期四周半。”
  紫荆虽然也作了最坏的打算,但当听到医生确切地宣判出来时,她还是感觉到脑袋一阵眩晕。
  “打掉。马上把它打掉。”紫荆握紧拳头,神经兮兮地大声说。
  这下子可把医生给吓着了,“小姐,先别激动……”
  “不,马上打掉。”紫荆摇摇头,脸色更显苍白。
  医生点点头立即又摇摇头说:“小姐,我看今天就算了,过两天再打吧。”
  紫荆根本就没去理会医生的意思,她还是那句话“不,马上打掉。”样子依旧神经兮兮。
  医生无奈,也没再说什么,把医方写好了递给紫荆。
  紫荆一手抓住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现在她的心里什么也没想,什么也不敢想,就只有一个念头,打掉!
  直到她从收费窗口出来时,她才从打掉这两个字儿中清醒过来。她不得不清醒,因为计价单上白纸黑字地写着一个让她差点大哭起来的数字—759元。
  钱,去哪找钱?她捏着手中的单子悠悠晃晃地走出医院大门。血是不能卖了,刚才那个献血处的医生看了她一眼就把她轰走了。
  还是去找工作,心意一定,紫荆马上往商业街方向跑去。在那里通大街都招人,大不了从头到尾再走一遍。可是,就算找到了工作,那工资最快也得一个月后才发啊,先不说现在的处境根本就挨不了一个月。就算挨了过去,那肚子也挺出来了。紫荆急得眼泪水也扑了出来,钱、钱……
  王刚!这是她唯一能想起的一个人。但随即摇摇头。现在自己那样子,还有脸面去面对他吗,紫荆她不怕全世界人鄙视,她都认了。但王刚不行,这是她心底里为自己保留的最后的人格和尊严。
  看着人潮涌动的人行道,紫荆伸出双手,偷吗?还是抢?阳光漫洒在她那如玉般的小手上,这双手又能去偷什么抢什么?一个念头一闪而过,紫荆浑身一颤。她随即伸手往自己的脸上狠掴了一巴掌。卖身坠胎?杨紫荆啊杨紫荆,你真他妈的贱!紫荆禁不住又重重地掴了自己一巴掌。混到这个田地,真他妈的搞笑。想到这紫荆想笑,但不争气的泪水一滴一滴地往下掉。
  凌乱的脚步在公厕角落边上那个乞丐身前打住了,紫荆悠悠晃晃地走了过去,在上次那个水泥台阶上默默地坐下。
  “姑娘,中秋节快乐。”
  “中秋节?”紫荆抬头发现家家商店的大门上都挂上了大红灯笼,道路上更比以往热闹了,到处洋溢着喜气洋洋的节日气氛。果然今天是中秋节了。紫荆呆呆地看着头顶那微晃在风中的大红灯笼,她拼命地控制住自己的思想,她不想痛。她在强迫自己专心致志地研究眼前的灯笼到底是纸还是布做的?里面的灯泡是多少瓦?这么大的灯笼重不重?
  “我怀孕了。”紫荆还是紧紧地盯住大灯笼。
  乞丐没有道喜,他看出来眼前的女孩并不高兴,他小心翼翼问道:“孩子他爸呢?”
  紫荆笑了,笑得好凄凉。“太多人了,他们的样子我都没看清。再说……算了。”紫荆摇摇头,目光又投到大灯笼上。
  老头沉沉地叹了口气,他又能说什么呢。
  大灯笼的灯光熄灭了,一名店员找出梯子爬上去换上了新的灯泡,大红灯笼又亮了。
  紫荆默默地看完这一切后从小包里掏出两百一十六块三毛钱放到乞丐的跟前笑了笑:“走了。”
  “姑娘等等……”乞丐颤巍巍地扶住墙壁单脚站了起来,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细心叠好的纸包,纸包里是一叠零零碎碎的钞票,他把钱塞到紫荆手中:“没多少,一千二百多吧,姑娘先拿去对付一下。”
  紫荆说不出话了,眼泪又大滴大滴地往下掉。她想推却,但老头的手是那么的温暖坚实。
  乞丐笑了笑:“相信我老头,天底下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紫荆噙住泪水重重地点点头。
  ********
  “跟我来,先做个凝血检查。”护士再三确认后有点不满地接过紫荆递上的单子,心里还不禁骂道:“大中秋的,打什么胎啊,真是个疯女人。”
  待一两个小检查完成后,紫荆换了衣服被带到手术室里。为了省钱,紫荆坚决要求不施麻醉,她仰躺在手术台上,双脚被分开固定在特制的手术台两侧。
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一刻,紫荆已没有半点恐慌了,同时隐隐窜出了一丝报复般的快感,现在她要把他们的后代抹杀掉。她知道自己的念头很可怕,但她控制不住内心的仇恨。
  紫荆只觉一个冰凉的东西进入身体稍稍的撩弄了几下,接着便传来锥心刺骨的痛。汗水流入眼角中,让她眼前一片迷蒙,双拳紧紧地握着,嘴唇已咬出血来了,短短的数分钟竟让她仿似经历了一个世纪般的漫长。当那东西退出她身体后,紫荆重重地吐了口气,又活过来了。紫荆对着无影灯笑了笑,虽然笑容依旧苦涩,但那毕竟是笑。
  十分钟前,当手术医生看到紫荆小肚子上刺着的那个鲜红色的“鸡”字时,她心里很是鄙视地暗骂了一声“臭婊子”。
  但这臭婊子竟能够一声不哼地把手术硬挺了下来,就凭这份钢铁般的意志也不得不让手术医生对眼前的臭婊子重新评价。
  “好了,姑娘先别乱动,休息透了再下地走动。”最后医生还是选择了不太习惯的和蔼的态度对紫荆叮嘱说:“术后会有出血现象,正常的,不用怕,如果有不适再回来复查。”
  在护士的扶持下,紫荆被带到外间休息室躺下。墙上的挂钟已指在下午三点的位置上了。休息室静悄悄的,从进入房间开始她就默默地睁着眼睛看着窗外的天空怔怔出神。
  “一个月内不要行房事,别用凉水洗澡,消炎药记得吃完……”
  “嗯,谢谢。”紫荆漫应了一声,复又凝住了身体,目光更觉荒凉。


进一步是魔鬼,退一步是天使
[20 楼] | Posted:2012-09-29 07:10| 顶端
杨紫荆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120998
精华: 0
发帖: 36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061 HHB
注册时间:2012-09-11
最后登陆:2012-10-0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第二十一节 萍水

  秋天来了,风中带着微寒的气息,把外间走道边上几棵桂圆树吹得沙沙作响,偶尔落下几片细叶在风中飘飘扬扬,最后散落到水泥地面上。又一阵风吹过,落叶从地面上扑腾起来,盘旋了几圈子后随着风去的方向悄然飘远。
  “回家去啦,老妈几个电话催来了,回家帮忙剪田螺啊……明天见,拜拜……”几个小护士从休息室门前匆匆经过,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紫荆一动不动地望着声音远去的方向,回家去了吗,真好!紫荆笑了笑。目光又转回地上的落叶,她想,她的家或许和那些树叶一样,在风的尽头。
  “妹妹,起来喝杯热水。”刘芳自看到那个女孩被护士扶进来后便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在护士的说话中她知道这个女孩子刚做完了流产手术。大过节的还做这种手术?刘芳心里的疑问一点也不比刚才的医生小。那女孩顶多就二十出头啊,漂漂亮亮的,怎么就死气沉沉地躺着不言不语。随着时间的推移,刘芳心里的疑惑不断加重,女孩子做那手术时旁边还应该有个男人陪着吧,就算没男人陪着,再不济也该有点亲人或朋友陪来吧,怎么就她一个孤魂野鬼似的?还有她是没电话还是没有人打她电话啊,别不是认识她的人连声安慰的问候也没给来?就算象自己这种女人,也都应该有个姐妹陪陪吧。刘芳吊完点滴后禁不住轻轻地走了过去,只见女孩蜷缩在床上脸色苍白得吓人,一双眼睛布满了浅浅的血丝,暗哑的嘴唇干得皱巴巴的,一头长发蓬松地披在脸上。刘芳看得心里一痛,连忙倒了杯热开水送上去。
  “谢谢,姐姐。”紫荆撑起身双手接过杯子,抬头间只见一位约二十六、七岁,相貌清秀身材高挑的女子笑盈盈地站在跟前。
  紫荆把水喝完后放下杯子试着站起来,还好,应该没太大问题了。看看墙上的挂钟,都快五点了,一整天下来半点东西也没吃过,肚子饿得发慌,身体空洞洞的,还是快点回去填些东西好了。
  “再见,先走了。”紫荆扶着床沿往外走。
  好黯淡的眼神,看着那孤独的背影,刘芳心头一酸,连忙追上前去伸手扶住那摇晃的身体。“我陪你回去。”
  “谢谢,我自己可以的。”紫荆笑了笑,可是刘芳的手却没半点放松的意思。
  “别硬撑,我也是女人,我知道。”刘芳不容置疑地挽着紫荆走出医院,招手叫来了一辆计程车。
  车子在紫荆的住所楼前停下,刘芳挡开紫荆的手二话没说就给了车钱。
  “姐姐,不麻烦了,我自己上去行了。”
  刘芳笑了笑。“送佛还送到西呢,送你这小美人当然也不能半路失踪了,是吧。”
  紫荆拗不过刘芳的好意,两人走进住楼的弄堂。
  这当口只见一个衣着鲜亮的老女人从里头走出来,“哟,这不是杨小姐吗,房租有钱交了没有,这几天不少人来看房子,我想如果……”
  刘芳看着那个一身肥肉的老女人打心眼里讨厌起来,没等紫荆接话她已白了老女人一眼说道:“难为你了老婆子,大过节的还死活跑来追房租,真是勤快嘛……”
  老女人被刘芳的一声“老婆子”激得脸皮涨红。“大婶子,过节了就不用吃饭吗?我可没被男人养的福气,不象某些女人……”
  紫荆连忙拉住就要爆发的刘芳,从小包里掏出一叠钱数了数递给老女人说:“萍姐,先给你两百,过几天再交齐给你。工作还没找好,请方便几天。”
  老女人接过钱“哼”了声,“还是干你的老本行去吧,耍什么清高,活该挨穷。”
  刘芳听着又要开骂,紫荆又忙挽住她手臂说:“芳姐,跟那种人还有什么好计较的。上我家坐坐。”刘芳若有所思地看着紫荆点头说:“嗯,姐我就是受不了这闲气。”
  “芳姐,地方小,别介意,你坐坐。”引着刘芳走进小屋,紫荆把刘芳请到床沿上坐下,回头去给她倒茶,茶叶当然是没有的,平常紫荆也喝不起这个奢侈品,她揭开水瓶看看,十分不好意思地转头冲刘芳笑了笑,忙又转去洗手间打水。
刘芳站起来拉住紫荆笑说:“别忙了,姐不渴。坐坐就好。”
刘芳环顾了一下只有一床一桌的屋子,小窗前横了根挂衣服的铁丝,铁丝上挂着几件半干不湿的衣物。地板上堆了几叠厚厚的小说,除了闹钟和小台历旁边的卡通插笔筒之外便没再看到什么事物了。低头间,刘芳的视线落在洗手间门旁的垃圾桶上,只见小塑料桶子里基本上全是泡面的袋子。混在泡面袋子里的还有三两个小药瓶,刘芳认得,那是治疗失眠多梦惊悸的安宁片,看着这一切让刘芳心里狠狠地紧了紧。这个小混账该不会今晚又是一包泡面完事吧,刘芳心里想口中却没有问。
  紫荆把电热水瓶灌满接上电源后坐在刘芳身边笑了笑没有说话,紫荆还是林冲时本就没跟多少女性朋友接触,现在已是个女人了,也就更淡薄了。
  刘芳拉着紫荆的小手说:“今晚有啥节目安排没有?”
  紫荆摇摇头,淡淡地回答说:“没,吃点东西就睡了。”
  果然又被刘芳猜着,她拍了拍紫荆的肩头说:“去姐姐家过节好不好?今晚做了好多好吃的。还特地炖了一锅汤,商量着几个好姐妹过个节。”
  紫荆犹豫了一下,还是摇遥头。“谢谢,怎好意思打扰你,我在家呆呆就好。”
  刘芳也没多说什么,道了别便离开了。
  “小影,马上下去超市买一只鲜鸡,到药房配些党参、北芪、枸杞,再弄几片生姜,回去马上给我炖一锅汤。对,我带一个妹妹上来,多备点好吃的。”
  刘芳刚走出小屋不远便马上给家里拨了个电话,走到楼下后招停了一辆计程车,示意司机停着等等,忙又返身回到了紫荆的小屋。
  “紫荆,开门。”紫荆正打算撕开泡面袋子的当口就听到刘芳的叫门声。
  “怎了芳姐,是不是忘了东西没拿?”紫荆开门,回头往小床上找看。
  刘芳看了眼紫荆手上的泡面没好气地拉住她就往外走。“啥也别问,瞧得起芳姐我就跟我走一趟。”
  “芳姐,你……”
  “都让你别问了,还问。”刘芳摔上门就拉了紫荆下楼去。
  *************
  刚走进刘芳家,一股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让饿了一整天的紫荆精神一振。刘芳家是一套标准的二室一厅,地方不大,却整整齐齐的,让人有一种家的感觉。只见小客厅里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女正懒洋洋地靠着椅子看电视,那少女疑惑地打量了一下刘芳身后的紫荆:“芳姐,那位是……”
  “新认识的妹妹,快倒杯茶来。”
  紫荆忙摆摆手说:“不用了,不客气。”
  那少女冲紫荆笑了笑:“是你自己说不喝的,可不是我不倒给你。嘻嘻……”接着少女又转回头去看她的电视。
  这时厨房里传出几下砰砰嘭嘭的声音,“春玲,滚进来,把菜洗了。”
  敢情看电视的少女叫春玲,她仿如未闻地继续看她的电视。
  “真是个只会叫床的懒人。”刘芳没好气地朝春玲骂了一句,示意紫荆自己随便找位置坐坐,便转身走去厨房。
  春玲挨骂了也不怎么气恼,嘻嘻笑着回说:“芳姐,你叫的也不赖嘛。”
  紫荆转头看了看小露台上挂着的衣物,心里恍然明白,眼前这三个女人是做小姐的。紫荆坐在春玲身边的椅子上静静地看着电视里播放着那不知名的韩国肥皂剧。
  厨房里热闹的炒菜声和女人的笑骂声混成一片,没多久,刘芳系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手上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浓汤。
  “别看了,都过来帮忙端菜,吃饭了。”
  紫荆应了一声,忙站起来走进厨房,只见一个和自己个子差不多高矮的少女正翻着铲子把锅里的菜盛到碟子上。少女冲紫荆点点头,笑着指了指案台上的菜,“在这。”
  紫荆回以一笑,双手端起一碟冒着热气的黄瓜炒肉片。
  没一会,五菜一汤整整齐齐地摆了一桌。刘芳分别指了指旁边的春玲和炒菜少女向紫荆介绍说:“春玲,张小影。”复又向两女孩说:“杨紫荆。”
  “紫荆你好。欢迎光临哈。”小影友善地冲紫荆眨眨眼睛。
  紫荆笑了笑,可还没来得及回应她又听到小影补充说:“这下可好了,以后你们别再一个劲的骂我矮子了,多好,多了个垫背的。”
  晕,紫荆无奈地笑着点点头。在座四人中春玲个子最高,应该有一米七五左右,刘芳应该勉强也够着一米七,紫荆心里想,是不是女人都爱比较啊,个子高矮也能说个事。
  “人家紫荆比你漂亮多了。”春玲一句话立即把小影咽住了。
  刘芳呵呵一笑,夺了紫荆的碗又满满地盛了一碗汤,说:“别听她们瞎闹,补补身子,要是喝不上三大碗可不依你。”
  汤很浓,但有些东西比汤还浓,紫荆双手接过汤碗,不禁眼中微微湿热。
  不知已经多久没吃上这么好的一顿饭了,其中不单纯是几碟可口的小菜,更重要的是那暖融融的感觉。
  小影收拾好桌子后又端上了一盒月饼和一盘水果。刘芳不知从哪摸出了两瓶红酒,给三人满上了一杯。
  “姐妹们,中秋节快乐。”刘芳端起酒杯向三人大叫,刹时间莺声燕语闹成一片。
  经过一顿饭功夫,同是年轻人的她们没两下子就聊到一块上了,虽然紫荆不太适应这样的女人堆,对她们的话题也没太大的兴趣,但已没刚见面时的拘束了。
  小影揪住紫荆要跟她拼几杯,却被刘芳制止了。“紫荆你随意喝一点就好了,别疯灌,今天才刚做了……”刘芳连忙打住,吐了吐舌头对紫荆歉然一笑。
  “没事的,芳姐别在意什么。”紫荆淡淡笑了笑。
  春玲和小影听着两人打哑谜般的对话不禁好奇了起来。
  “紫荆,你今天干啥坏事去了?”春玲忍不住问到。
  “人流。”紫荆犹豫了一下低下头去,随即复又抬起头笑了笑:“别说我的破事儿了,中秋节的大家就要开开心心。”说着紫荆端起杯子向愣着的春玲和小影碰了一下。“干了。喂,小影愣着干嘛,你不是要找我拼几把吗?来啊。”
  春玲和小影马上反应过来,笑嘻嘻地端起杯子接上。同是天涯沦落人,有些话不说也罢了,该快乐的时候就不要悲伤。
  “好呀,谁怕谁。来呀。”小影马上给紫荆满上。
  刘芳只笑了笑没有再制止了,或许快乐是需要发泄才能产生的。
  四人竟都是能喝的,没半刻钟两瓶红酒就全干掉了。
  “没有了?”春玲晃着空瓶子看向刘芳。
  “谁叫你们疯灌,没了。”刘芳没好气地看着三人。“月亮还没出来就把酒给喝光了。一个比一个能喝,真是的。”
  “我下去再买,春玲走,帮忙拎两瓶。”
  “喂,别买那么多。”刘芳冲两人背影喊了一声。
  春玲和小影出去后,屋子顿时静了下来。刘芳对紫荆笑了笑:“她们俩就是爱闹,别介意。”
  “哪里话,谢谢芳姐,今晚我很开心。”
  “开心就好。”刘芳沉吟了一下问说:“知道我们姐妹三个是干什么的吗?”
  紫荆没有说话,她只默默地点点头。
  刘芳叹了口气:“是不是瞧不起我们这些当小姐的?”
  紫荆心头一紧,她摇摇头:“没有,我也在金莎做过一年多。”虽然那时候不是自身的经历,但更糟的都经过了,对于杨紫荆的历史,现在的她还有什么是承受不了的。
  “是嘛。”刘芳只随口漫应了一下,这好象是她意料之中的事似的。“还在金莎做吗?”
  “不做了。”紫荆淡淡地笑了笑:“前不久认识了一个人,所以不做了,后来那人走了。”紫荆把玩着手中的玻璃杯,漫不经心地说着,仿佛就是说着别人的故事一样。
  “那孩子是他的?”刘芳有点气。
  “不是,”紫荆稍稍别过头去。“不知道是谁的。”
  刘芳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她再不忍心问下去。这些事她看得太多了,也看得麻木了。她们这种女人只不过是男人的玩具而已,是没可能会有结果的。
  “忘了吧,别多想了。”刘芳拍拍紫荆的肩头。“看,月亮出来了,咱吃块月饼应个节。”
  刘芳拣起两块月饼,给了紫荆一块。
  紫荆低头细细地看着手上的月饼,眼角里不自禁地滑下两行清泪。
  “傻瓜,哭什么?想家就回去一趟呗,再怎么着父母也不会不认自己的孩子的。”刘芳又轻轻地拍了拍紫荆的头,她不知道这话儿到底是安慰别人还是安慰自己,自己眼睛竟也湿热了。
  “我没有家。”
  “不说那些了,看,月亮多圆多亮啊。”刘芳悄悄地擦干眼睛。两人各怀心事地看着一轮明月怔怔出神。
  “喂,你俩在搞幽会了是不?”小影和春玲各拎着几瓶酒兴冲冲地跑回来。
  “是呀是呀,咱正等你们的酒回来好尽兴呢。”刘芳接过酒瓶用开瓶器打开了给众人满上。八瓶红酒闹了不到一个半小时竟又没了。刘芳没好气地看着眼前那三个似乎还没有进入状态的死女人骂道:“草,果然都是坐台命的。”
  “还是买小了,刚才怕拎不起,现在应该都关门了。”春玲不无遗憾地说。
  小影泡了壶茶,几个女人又围着大说大笑,一点困意也没有。
  紫荆可不行了,身心疲累了一整天的她喝了两口茶后便歪在椅子上睡着了。
  刘芳招呼小影帮忙把紫荆弄回自己房间去。
  “拿一件你的睡裙过来。”刘芳对小影说,她坐回床沿搂起紫荆的身子把她的衣裙轻轻地脱下。
  低头间当刘芳看到紫荆小肚子上那个鲜红色的字时,吓得面色大变,心头痛得猛吸了一口气。她想起不久前客人们在谈黄段子时说起过网上的一个事,莫非眼前的杨紫荆就是那个女人?
  “又是个苦命的女人。”刘芳轻轻地抚摸着紫荆纤柔的脸孔,心里狠狠地叹了口气。


进一步是魔鬼,退一步是天使
[21 楼] | Posted:2012-09-29 07:54| 顶端
<<  1   2  >>  Pages: ( 2 total )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Powered by PHPWind v3.0.1 Code © 2003-05 PHPWind
辽ICP备05016763号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