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银行 | 社区婚姻 | 社区成就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 纪念文学:际遇,宿影 —— 一个普通武术爱好者的故事
 XML   RSS 2.0   WAP 

本页主题: 纪念文学:际遇,宿影 —— 一个普通武术爱好者的故事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uneBalot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19997
精华: 0
发帖: 65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162 HHB
注册时间:2012-07-01
最后登陆:2017-06-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纪念文学:际遇,宿影 —— 一个普通武术爱好者的故事

请勿转载!!!因为这是未修正完!!!

《际遇,宿影 —— 一个普通武术爱好者的故事》修正版一

原作:千年之梦

那个时候,我相信,张杰,与及其他三人都能成为武林高手。

我跟张杰相识在史文灼先生的狂飙武术馆里,在冬季过后的二零零九年春天。

面包车载我到达儒林镇的狂飙武术馆,史先生在武馆的门口接待了我,带我进他的办公室,聊了几下,就带我去学生宿舍。

宿舍里面有六个学生。史先生向我介绍,小韦,小朱,这个是小胖,这个是大胖,小唐,小张,也即是张杰。

张杰是广西人,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其貌不扬,一个标准的普通武术爱好者,操着一把不标准的普通话跟我这个广东人的普通话不相上下。若他不自称是武术爱好者,其他人绝对看不出他是练武术的。

这就是我与张杰的相识。

那天晚上,史先生说太晚了,今晚不训练了,叫我早点休息,明天再上课。我跟大伙儿和史先生聊了几下,把玩了几下,到了睡觉时间,灯关了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张杰的手机铃声响起,一首我没听过的女歌手唱的粤语歌把我吵醒。大伙儿就起床开始训练。

晨跑,刷牙,吃早餐,打水,三体式,搓把功,振臂功,振臂功两人对撞,猴探爪,揉球,抖大杆,通背甩手功,此外还有在函授教材《狂飙速效教材》里没见过新功法。接着干的还有搬水壶,休息,做笔记,午饭,午觉,起床,技术训练,群战,搬水壶,洗衣服,晚饭,做笔记,晚上的是史师傅第一次开始传授他跟高志才换艺得来的棉拳搓骨揉筋功,洗澡,做笔记,睡觉。这基本上是我们每天都做的事情。

那时候,算上早跑,记得我们每天上课时间约有六小时。我们并不是体院大学生,对我们来说这是这种体验非常难能可贵的。我这辈子都没有试过如此高密集的体育锻炼。

流汗,累,苦,酸痛,疲劳,脱力,做一个功力训练项目时肉体难以支撑下去的感觉,还有象征着身体功力正在升级的磨合期疲劳。因而,就算不在睡眠,进到宿舍里的人多数都是躺着。

与此同时,作为“等价交换”,我们也品尝了这辈子没试过做猪的快感——吃饭时必然是大口大口地快吃快吞,第三个星期的时候居然吃吞完后才半小时,胃袋又开始要吃了;而晚上的时候,基本上九点半就睡觉;就算躺得太早,白灯还没关,我们却发现,依然还能“平常地”睡得入梦乡。而第二天,又是张杰手机那首作为铃声的我不知名的女歌手唱的粤语歌作为新一天的起端。

晚上休息的时候,大多数人都在玩手机。那时候手机网络不发达,不能上网,很多人都会用手机跟朋友发信息,而我则跟一个关系跟我很亲密的江苏女人发信息。

不算晨跑的话,张杰是我们这七个人当中最勤奋的一个。其他人在课外时间多数是休息,我却时常看见张杰在课外时间练习我们平时上课没有练的内容。

在宿舍门口出来不远的位置,遮挡阳光的屋檐范围下,他右手持着短砍刀挥舞着狂飙反手刀法。刀片忽隐忽现,上闪下窜,角度幻变,但速度一般,他的身形同时随之晃变。在记忆中,有一个师兄弟对他开玩笑说:“我隔着水桶看着你,你就好像挥刀自宫一样。”

在宿舍门口出来那条屋檐下的长廊,他打着史师傅教他的谢氏形意五行拳,一次挥拳一次整体位移,由于练得还不够而整个人一顿一顿,像一个机器人,从这里打到那里,又从那里打到这里。

有时候,他站如木桩,鼻子猛吸一口气,鼻孔发出因空气摩擦的声音,再张大嘴将刚才深深吸入体内的那口气缓缓地吐出来,喉咙发出细长的“咔”声,两手随呼吸做出相应的练功动作。这个功法我看过,是狄氏鹤拳的内功修炼。那时候史先生刚刚开展《鹤拳密钥》函授教学还不到三个月我,我从一位山东武术网友传给我的《鹤拳密钥》视频里看过。

跟中国影视流行文化相反,现实世界的现代中国人是不喜欢武术的,因为练武术不能直接生钱。他们没有目标,没有追求,理想就是赚钱,吃饭,住房,而梦想就是结婚,繁殖下一代,如此罢了。凡是跟钱饭房繁殖无关的东西,他们认为是没有用处的,最被广泛接受,不会认为没有用处的娱乐爱好,也即非生存系活动,就是包二奶。对于练武术的人,他们会问道:“练武术干什么?”

有一次在课后休息,大伙儿都歇在宿舍里,我跟他们说我没有对家人说我是来武术馆的,而是骗他们我是找一个江苏朋友。却没想到,张杰也是骗家人说来江苏打工。原来大家都是一样。讽刺的是这里七个人当中有两个不想来这个武馆学武术的少年却是被父亲送进来。

“我现在二十六岁了,还没有事业,也没有成家。”

中国武林跟中国其他行业一样充满着骗子造假,他跟众多中国武术爱好者一样,也曾经去过骗子武术馆。“在那里呆了半年,什么也没有学到,每天练来练去都是两个动作。”说罢,他就摆出那两个动作给我们看。

听史先生说,张杰是那一年第一个来武馆的学生。那还是春节前,张杰拖着行李,来到史先生跟前,很疲劳的眼睛,很疲劳的表情,再加上很疲劳的语调,用跟我不相上下的普通话发音说了一句:“是不是史老师?”

在春节期间,狂飙的学生都回家过年,武馆里除了史先生一家人外空无一人。张杰在这个武馆的宿舍里孤身一人过了一个春节。史先生春节也要休假,跟亲戚拜年。在拜年之前史先生先教了他形意五行拳,鹤拳内功六式,他在还是独自一人,学生还没有来这个武馆之前的期间一直都在练。

我不知道他是以一个什么样的心情前来狂飙武术馆。是已先相信史文灼的实力,放放心心高高兴兴地前来,还是作为一个中国求武者特有的半信半疑,防骗“雷达”态度,“当面试过手后才能确定”的心态?只知道他跟我一样在来武馆之前已经见识过狂飙的函授教材《狂飙速效教材》,从他的一句“步法整脆训练”得知的,那是《狂飙速效教材》里一个步法发力训练内容,不论他看的是正版还是盗版。

狂飙武术馆是我第一个离市跨省为求武而去的武术馆。事先我已经看过史文灼的函授教材,包括《狂飙掌松沉劲g》,对史文灼和他的狂飙拳的各种事情进行御宅级调查,如同一个核心游戏玩家打一个游戏时对着详尽攻略边看边打不放过任何一个道具和分支剧情之后又打通所有隐藏要素取得所有隐藏武器特技,更甚至连损伤公式计算都要翻出来看,这直接结果就是我第一个离市跨省为求武而去的武术馆不是骗子武馆,跟其他人不同,更没有像其他人那样为找到有真武的武馆而离乡别井、上山下乡、跑遍大江南北,耗尽钱华青春,这是我对自己智商自傲的一个地方;亦同时所以我对史文灼只有相信没有一星儿怀疑——当然我不是指认为他是天下第一,所向披靡,无人能敌,因为一山还有一山高,中国的武林需然乌烟瘴气,但依然卧虎藏龙。

在来狂飙武术馆之前的一天,我刚刚在广州考完雅思英语,怀着无比期待、如同少女梦见初恋一样的心情,进入酒店订下明天从广州飞去南京的机票后,又单肩扛着行李袋走到启德雅思的平价学生宿舍,一边做梦一边入睡;第二天,我登上了广州白云机场的飞机,从广州飞到南京,再乘大巴到常州,又从常州做大巴到金坛。从南京乘大巴开始,我的眼睛都是在望着玻璃窗外的景物,望着在广阔的大地上因为自己高速移动而不断掠过的影子:男人,妇女,老人,自行车,公交车,出租车,男装女装摩托车,褪色的破旧建筑物,绿色的植物,田野,还有快速穿过的水泥公路主道的地面纹理,如同电影播放片段一样。

我从自己熟悉的广州来到了自己未知的江苏,对我而言就是进入一个全新的陌生异空间世界。而我是为了学武术,不,是为了学一直梦想着,盼望着,却只能通过函授教材自学,只能做梦里的计划“未来什么什么时候去面授”的狂飙拳学。这个梦“居然”能够实现了!我终于可以学到真正的内家拳了!

我心无杂念的脑子的意念只有一个,就是快点到达武馆,快点开始练!

我一直盯着玻璃窗外的景物从南京一直盯到金坛市,从中午一直盯到傍晚七点。在市中心的金坛汽车客运站下车后,由于时间太晚,金坛已经没有运转到儒林的大巴,我截取了一辆出租车前去儒林镇,不顾车费,只想早早达到达武馆。天色已黑,路边无路灯,于是我也无法继续盯景物了。在儒林换乘了一辆面包车驶向狂飙武术馆。车停了,开门下来的位置就是“中国旋变功夫特训基地”的门口。

我还记得,史师傅当时在门口正在望着那条通向高速公路的村子小路,看看我这个新学生到达没。他一见我,就跟我来了个握手礼,以富有正面情绪的语调对我说了一声:“你好!”带我进他的办公室,聊了一下,喝了几口茶,测试一下我函授自学的桩功功力,而我则一直凝视这个一直以来崇拜的人的每一个细节:眼,耳,口,鼻,脸骨形状,天生的右边脸鲜红胎记,皮肤毛孔,头发长度,讲话时嘴巴张合的风格,语调,手指的粗度,手掌肉的颜色…等等等等。

之后他带我去学生宿舍,我就如同一个被教官领着的新兵走入了学生宿舍,帮我们七个人互相介绍。之后,史先生说太晚了,今晚不训练,叫我早点休息,明天再上课。于是我也只好吃了个特殊的“闭门羹”。倒头睡在狂飙武术武馆的枕头上,脑子里想着“快点睡着,快点睡着,明天快点到,快点开始学狂飙拳。”一直到了第二天晨,被张杰手机铃声的那首我不知道女歌手唱的粤语歌吵醒,这个长年白日梦才变成现实。

我刚刚来到这个武术馆时,有好几次在武术馆墙外背后的田地里练三体式,两条腿一前一后支持着身体,两只手伸向前方暗暗用力捉,像个木桩那样一动不动,曾经有一次一个驾驶着摩托车路过的男人奇怪地看着我,对我大喊,大概当我是神经病吧。

但是在武馆内的话,这类行为就不同而喻。有很多晚,关灯后,我或者其他人倒在床上还未入睡就起床小便,就会看见张杰在自己的床板上盘脚打坐冥想,没有任何人会觉得他在做奇怪的事。

有好几次,下午课后,我在练功厅的屋檐下的范围里练马礼堂养气功的六字诀吹字养肾功,路过打水回来的师兄弟们不会停下来站着围观我。

武馆围墙之内小小空间,是另一个世界,更贴切地说,是另一个异次元空间。

那时候我是多么想成为武林高手,多么想成为史文灼师傅的传人弟子,全面掌握他的狂飙拳形意拳八卦掌鹤拳太极劲通背劈挂势,渴望自己拥有“照面放倒一个人”的功力,“一拳送人进医院”的杀伤力,干翻五个围攻我的流氓地痞的霸道武功。然而,我这一次只能来一个月。

第二个星期末,我向师傅请假两天,去苏州跟那个跟我发手机信息的苏州女人见了一面。之后第三个星期里的一天,下午课完,从武术馆外面的饭堂屋子拎水壶回来,太阳开始下落,天色稍变,温度稍为转凉,我站在屋檐外的练功场地中,突然冲动,发起神经,对着天空用尽最大的力气吼叫道:

“我要当武林高手!”

“我要当武林高手!”有一个师兄弟学着我也大吼了一句。

对于他们当中某些人来说,作为中国人,不,是作为大陆人,在这个贫富悬殊的社会主义国家里,他们这六个月的武术修炼时光,可能是他们一生中最后一次,或者唯一一次全情投入,不用劳心挣钱问题的脱产练武时光。

第四个星期的最后一天,四月十八日,依然是春天,我最后一次听到那首粤语歌的一天,离开武馆的时候到了。

在六个师兄弟当中,唐飞翔并不想学武术,是因为一些原因被被父亲送过来的;朱剑波在这个武术馆已经超过二年,他本有极高的天份,光论拳劲杀伤力,他练了不到一年的时候已达到史文灼的九成,而我在武馆时,他还只有十六七岁,可是作为青少年的他很想找女孩子谈恋爱,而这个镇的年轻人全部都离开这里在外地挣钱,因而他很不想再呆在这个武馆,所以也是父亲送过来的,这个我很理解;那么剩下的四个人相信都会吃苦完成狂飙武术馆半年班的特训。狂飙拳学是中国传统内家拳的真正继承者,集合了形意,八卦掌,绵拳,通背,劈挂,鹤拳的优点和特长,而其创立者史文灼以开明开放的现代人思想不停进行优化,以敬业的“科学家精神” 废寝忘食地执行改革,同时又因为史文灼精研过散打,拳击等现代搏击,狂飙拳也拥有现代搏击的速效性和易练性。六个月的刻苦特训,是绝对可以掌握大部分的狂飙拳体系的内容,足以在街斗中以对等的空手或者武器条件下,以无伤或轻伤的代价击倒或击退五个地痞歹徒。当然练武必须是持续一生的行动,狂飙的也不例外。在掌握六个月特训的内容后,毕业的学生如果能继续自我苦练和领悟思辨,其功力必然会有每日精进的进步。

我怀着如同跟恋人告别的难过心情下,在师兄弟的欢送下,从儒林边缘的大马路坐上了前往金坛的大巴,而拍下的七个人的合照是那时候一起在同一个地方修炼过中华武术一个月的“历史资料”证明。

那个时候,我相信,张杰,与及其他三人都能成为武林高手。

离开武馆后,又度过了两个季节,我去了澳洲留学。

第二年,二零一零年,五月,夏,我又因某些缘故回到中国的家乡中山市。买了张暂用的中国手机卡,跟那个江苏女人发了几条联系信息。之后的某一天在QQ上跟张杰聊了几下,他告诉我,他现在在中山东凤工作。

我感到非常喜出望外,在中山市汽车总站接了他,去日式餐厅吃寿司午饭,之后带他到我家休息休息。他腰间还隐藏地挂着作为街斗武术爱好者型武人的冷兵器,同时又象征着狂飙弟子的冷兵器——钢制链鞭。

“我最后几个月都不够钱交食宿费,老师叫不要紧。我现在还没还请那些欠他的食宿费。”他说道。

他用我房间的电话打给老师,问候了几句,平常地跟老师闲话了一会儿。

“后来他对我说,下次来学不用交学费,想学多久都可以。”张杰对我说。
“啊!你成了传人弟子了。”我替他感到很高兴。
“传人弟子?”
“对啊,优秀的六个月班的学生可以不用补交传人弟子班的费用,直接进入传人弟子班的。”
“是吗?”
“是啊,网站上有写着的,你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

之后,我们玩了一个半小时PS2的盗版《战神2》,见识他这个从来不打游戏的人打起动作游戏时比经常打游戏却从来不打动作游戏的女生的反射神经快多少,思维战术好多少。

到了晚上,我载他去游览孙文纪念公园。孙文纪念公园的晚上都会开着光亮的大灯,比白天看起来更漂亮。宏伟的孙中山巨像变得光彩夺目;还有整齐设计的石阶,修剪漂亮的灌木,是中山市最漂亮的一个地方,是这个平淡无奇的城市里最耀眼的地方。他让我用他手机帮他拍了很多张照片。

我们漫游过了公园的前部分,走过了中庭,渐渐走入一条相对黯淡的小山路径。又谈起武术话题,讲起狂飙拳,讲起张洪涛,讲起陈鹤皋无限制,还有秦文清,李氏形意太极拳。他已经是狂飙六个月班毕业生,我还没看过他现在的身手。

我让他演示一下,他掏出腰间的链鞭,进行假想地自由操打,也即是击影。然而我看到的是,他的身手跟我在武馆见到他驻扎在武馆只有二个月时的身手相比,没有任何明显的进步。

“我在工厂每天都要上班,星期天都要上班,晚上九点半才下班,已经很久没有练了。”

“工厂里打工生活很苦闷。我来中山这么久,最高兴的就是今天了。”

见面完之后,他回去东凤的工厂,在我回澳洲之前还发了几次QQ信息给我。虽然不记得打的是什么内容给我,但依稀记得他表现出来的样子就是很感激我在中山陪得他那么开心。

再之后,我大部分时间都在澳洲里。二零一一年,秋,我怀着感情上因那个江苏女人而折腾着的负面心情又去了狂飙武术馆两个星期,这个时候狂飙武术馆已经搬迁到儒林镇上新地点,张杰还没有回去狂飙馆接受他应得的狂飙传人弟子班教导。到了二零一四年的现在,史师傅的狂飙武术馆又搬迁到金坛市区。对一间武术馆而言,在城市开馆的前途和发展更是不可同日而语,而张杰他依然还没有回到过狂飙武术馆。

在这几年里,我和史先生都发生了很多变化。如今,我的澳洲的房子的书台柜子里摆放着PS2和PS3,以及《战神》系列全集正版,还有跟其齐命的动作游戏《鬼泣》系列全集,《忍者龙剑传》系列,《猎天使魔女》正版。书台的上格正中间摆放着从去年开始一一收集的一捆大众小说写作教材,轻小说写作教材,文学小说教材,漫画编剧教程,电影编剧教程,这捆书的书数目正不定期地增加;我跟那个江苏女人断绝了来往几年;史文灼深入研究换艺得来的绵拳内功精粹,收了他教学生涯中第一个外国弟子,到闭馆一年专门研究和整理他所掌握的传统武学,一年过后再开馆,而后拜访泰拳手验证他的革新化内家拳体系对泰拳的效果,又笃学不倦研学陈氏太极拳,今天又将综合格斗融入他的武术系统里;而狂飙的《速效教材》早已废弃,变成了革新化后的函授教程《五点缠肘》和双手刀法教程《狂飙战刀》。

至于张杰,自毕业出馆以来就一直在忙于挣钱。他在中山东凤打工,后来辞工回去广西家乡挣钱,而后又转到海南岛,之后又回到了中山东风打工,如今又准备辞工去其它地方工作。

我的右边书柜里摆放着《狂飙速效教材》,又因为参加了五点缠肘和狂飙战刀的函授,进入了这两个函授的专用Q群“狂飙远程函授指导”,但却没有看见他出现在这个Q群里。

前天晚上,七月廿三日,中国是夏,但我所在南半球却是截然相反的冬,我想起那时候张杰手机铃声的那首我不知道的女歌手粤语歌,想把这首歌保存下来再次听一听。于是我在QQ和微信上向他发信息,他在QQ里回复了我。

“你能不能告诉我以前你播放的那首歌是什么。”我问道
“在2009年武馆里,你早上起床铃声播放那首歌。”我补充了一下。

“忘记了”

“那不是你设定的铃声吗?”

“没印象了”

我不禁悲伤感油然而生。

“你现在34?”我问道。

“31”

“有没有打算去金坛市发展?”
“如果可以在金坛发展的话,好处就是可以练武同时有工作”

“木有”
“离家太远了”

“所以你打算回家?”

“恩”
“离家近一点吧”

“你很想家吗?”

“恩”

“他们都老了”
“我也不年轻了”

“谁老了?”

“父母”

“你后悔学武术吗?”

“没后悔“
“后悔的是该好好练武的时候,没好好练”

“你已经努力了6个月了”

“呵呵”“还是太少了”

“2000年的时候练散打没好好练,04年在甘肃浪费了9个月”
“练散打的时候太年轻”

“定不下心苦练?”

昨天晚上我又QQ里跟他说话。

“我啊,这些年来总结就是
为情所困”他说。

“你是有女人而困,还是为找老婆而困?”

“找老婆吧”

“你适应不了跟自己家乡不一样的文化。”

“我是个”“爱家的孩纸”

“十月时你在吗”

“我打算明天辞工,以后做的工作应该是比较自由的工作,

“不玩,从这出去我就去别的地方工作了”

“你会做生意吗?”

“不会”

在我们七个人当中,我和广西的韦幸杰,湖南的蒋柳荣,重庆的朱剑波很少联系,我不知道他们的后来发展,只知道韦曾经第二次去狂飙武术馆;而儒林当地刘云康从狂飙武馆毕业之后又学了散打,参了军,退了役后又回到狂飙武术馆进修,如今成为狂飙武术馆的副教,变成准武林高手;而我所认识的武术网友当中,山东的一位网友曾希望将来某一日去狂飙武术馆学习狂飙拳学,之后去河北学习朴真拳学,但现在却已经放下这种想法,仅在自家城市里练一练散打泰拳综合格斗就算;有一位安徽网友,问我某心意拳师的联系方式,并跟我说将来某一天想去找那个拳师学心意拳,两年半过去了,他的回答依然是他要上班所以还没有去;成都的一位武术网友,他原本说他的医院职务是一周上班两天,以后储了些钱可以到处去学,而现在为了照顾妻子和孩子都是在医院上班和教英语,也很久没有练了。

但是,我也有一些武术朋友练得绝学成为武林高手。我的一位河北武术朋友,他从小就刻苦修炼武功,早年的时候就已经试过在“敌人预料不到受害者居然会先发动攻击”的有利条件下,空手将四个持械歹徒打残,将一人的眼球打至飞出眼眶,而后又拜了一位峨嵋派的隐士为师,得到一门秘传的武学真传。我的二零一一年狂飙武术馆的一位师兄弟,其两亲是很难得支持子女学武术的父母;在他们支持下,从小习练各种传统武术,又进读成都体育学院接受四年散打本科训练,毕业后学习泰拳,现在又在父母支持下拜一个传说中的原始形意拳高人为师,甚至其父母还参加他的拜师礼,如今他已习得抱气打,依即铁脚佛尚云详大师的绝技丹田气打。

而我本人,找回了自己本来的人生方向,为了比成为武林高手的理想还重要的理想而奋斗。因为这个理想,我这辈子大概不可能成为狂飙拳的传人弟子。百年之后,我的名字将不会刻在史先生百年之后的墓碑上传人弟子栏目之下。

而张杰的际遇,只是狂飙武术馆里,这个中国成千上万的武术馆其中一间武馆当中的一个普通武术爱好者的际遇而已。


[ 此贴被RuneBalot在2014-07-28 19:14重新编辑 ]

[楼 主] | Posted:2014-07-25 13:08| 顶端
钟欣潼

头衔:阿娇阿娇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23539
精华: 0
发帖: 2372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908 HHB
注册时间:2013-08-26
最后登陆:2017-03-18
朱红之钻(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楼主诚意相邀,于是看了一下。

1. 楼主文笔还算流畅,可惜这整篇文毫无故事性可言,也没突出人物性格,可能楼主想营造纪实的气氛,但是我相信除了作者自己没人能看得下去1000字以后的内容。

2. 基础语言能力仍有待加强。
比如说:“我在考完雅思英语……”,这个“在”字没头没尾。
“胃袋又开始饿了”,这是词语搭配的问题,胃袋是不会饿的,非要用这个词可以说“胃袋又开始空空如也了”,“胃袋处又传来一阵饥饿感了”。
“他们认为是没有用处。”,要不“他们认为没有用处”,要不“他们认为是没有用处的”。

仅摘几处说明问题,其他地方自己再斟酌。
即使同样平淡的内容,但一些人写的东西还是比较有吸引力,而一些人没有。这是因为文字本身也是一种艺术,就像古人写诗词,无非山水田林鸟兽,若只追求内容那千载之下只看几首就够了。文字写得够好,就像一件艺术品,值得人把玩。
虽然中文语法不严格,但如果连续出现基础的语言逻辑错误,就让人不想看了。


[1 楼] | Posted:2014-07-26 01:02| 顶端
RuneBalot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19997
精华: 0
发帖: 65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162 HHB
注册时间:2012-07-01
最后登陆:2017-06-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因为这是写完未检查就丢上来的东西

性格上没啥写,记忆里不肯定不清晰的东西都不会放进去

每天干的就是吃喝撒拉睡练  

对应的target audience也像是武术爱好者

[2 楼] | Posted:2014-07-26 02:29| 顶端
千里孤坟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论坛技术
编号: 71
精华: 55
发帖: 15518
威望: 44 点
配偶: 桂木弥生
火 花 币: 89226 HHB
注册时间:2002-11-27
最后登陆:2017-11-17
瓦伦利亚的圣骑士(II)游戏王国的浪人(I)咖啡馆的萌芽(I)波特の魂(I)海蓝之钻(II)图书馆の旅人(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谢邀。

不确定楼主想写小说还是回忆纪实,由于里面也许是化名的实名很多,我当后者看待了。

作为纪实就不特别看重措辞文法,重点看讲述了怎样丰富的内容,是否足够勾起圈外人的好奇欲。从这个角度看,文中居多的是对主角经历的记述,这些不管是不是亲身经历,细节还是翔实的,认可其载道的作用。但前半段中,和其它角色的互动不丰富,对那些角色的描写也限于外相,作为纪实来讲缺少了很多可深挖的素材。此外和张杰角色的对白还是没太追根问底,读者还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再追求成为武林高手了,爱家等理由不够充分,和成为武林高手没有绝对矛盾啊。

不要留情,对纪实中的人物绝对不要手下留情,可以的话尽量剖开那些人的内心,扒得越彻底越好。

[3 楼] | Posted:2014-07-28 11:11| 顶端
RuneBalot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19997
精华: 0
发帖: 65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162 HHB
注册时间:2012-07-01
最后登陆:2017-06-2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好感谢您啊

[4 楼] | Posted:2014-07-28 11:16| 顶端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Powered by PHPWind v3.0.1 Code © 2003-05 PHPWind
辽ICP备05016763号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