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银行 | 社区婚姻 | 社区成就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 超陳年舊文【「厚顏無恥.惡搞欠揍...直如自滅」算是異夢的所謂真。第三部...OTZ】
 XML   RSS 2.0   WAP 

本页主题: 超陳年舊文【「厚顏無恥.惡搞欠揍...直如自滅」算是異夢的所謂真。第三部...OTZ】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無病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0897
精华: 2
发帖: 456
威望: 1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1065 HHB
注册时间:2005-01-04
最后登陆:2017-01-27
图书馆の旅人(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超陳年舊文【「厚顏無恥.惡搞欠揍...直如自滅」算是異夢的所謂真。第三部...OTZ】

以下黑字的那堆...全是小弟厚顏無恥地拿當年的陳年爛文來貼(多陳年?零一年...)

事前通知(算是吧^^b)
下面的那些
小弟想該連塗鴉也算不上
只是小弟個人純為玩樂而想出來的惡搞東東
所以...
拜託各位不要預期或要求有合情理的安排和設定^^b
因為這確是亂來的東東
(雖然...這確是所謂的異界之夢的第三部(不是第三章喔^^b))




惡搞亂來腐爛生蟲的塗鴉所謂的第三部

交接點四號────阿史格特。

第四艦隊,旗艦【威爾】,艦橋。

「鐵諾…」「是的。閣下。」

一名身形高大健壯的中年男子,這時在向著他身旁一名,以不甚端整的姿態安坐椅
上的廿許青年作出回應,而青年接著便在緊盯著眼前的映幕同時平靜地說:「現在
我們還…噢…有中級以至是嚴重損傷的不計,那些都給我踢回去後方吧。那麼,我
們還有多少戰力?呀…只是約數便行。」

「閣下…」蓄著整齊的短鬚,看樣子像是參謀或是幕僚之類的中年男子,早已有所
準備的他,這時便點頭回覆:「還能夠作戰,而短期內該不會有危險的艦艇,全數
只剩下約四十二巴仙;而有著中度至以上損傷,但仍能夠作戰的,則有十三巴仙左
右。」

「叫桑達少將,將他的艦隊調到……呼…只剩這麼多嗎…唉…」下達指示後,青年
不由得輕嘆說:「就是因為那種理由,不管我們還是對方也好,便又得將那麼多人
送去那個世界…唉…這值得嗎?」

雖然他們的艦隊確是損傷慘重,但是名叫鐵諾的中年男子心中明白,這卻是因為在
之前,在另一處戰域的戰鬥裡,於激戰中將倍數以上的敵人葬送了。那麼,在那樣
的血戰之中,還能有著這個存活率,兼且因此而大量減少了自軍的傷亡,鐵諾清楚
任誰也不該對眼前這青年,還有甚麼抱怨或責難了。

「閣下。」「是的,我明白的,謝謝…」得到身旁的中年男子照拂多時,青年當然
明白鐵諾想表達的意思,於是他便苦笑說:「再說,便是我更虛偽…更無恥地想裝
感傷…不值也好,至少也該先熬過這一戰嘛…何況,現在我們眼前的這傢伙,好像
也不是易…不,看來絕對是一個難應付的傢伙呢。威爾…叫威爾中將,快領軍
到……」沒有餘感傷或嘆息的餘…因為不過一會,青年便又得集中精神,應付眼的
戰事。

目前的戰況,是損失達五成以上的第四艦隊,這一萬二千左右的艦艇,對上對方一
萬左右的戰力。

「嘿…這個叫艾派拿子爵…該說是艾派拿中將的人…真是難纏…」看著雙方戰況演
進的青年,不由得讚嘆著對方的實力。而事實上,亦確實是這樣的……

青年作為艦隊的指揮,雖然只有短短的三數年,但是由於身處的正是三國空域交集
的結集點,而且更是戰火最熾烈的第四軍區。因此,就只是在這短短的三數年間,
青年便稱得上是身經無數血戰的洗禮。當然,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而令青年的軍階,
也隨著他所葬送的敵我雙方,所流出該以噸計的鮮血所築成的台階,而不斷地獲得
提升。更是因此而讓他,竟以二十餘的超低年齡,便到了能帶領艦隊總量,為數達
三萬的上將軍階。

「?!閣下…」「嗯…我知道。」從多個顯示著不同資料的映幕,與及最大的主映
幕中,青年發現到對方…那名名叫艾派拿子爵,他所帶領的第六艦隊,此時所採取
的進攻陣式。

基於宇宙的特殊環境,所以在這無垠星海中作戰,情況當然是從前的人們,他們只
能以雙腿站在地上,這大多數都是屬二次元的平面戰法有所不同。

現在,年青的提督注意到,對方採用了一個圓錐形的陣式,朝著己方高速突擊。看
這樣子,敵軍該是想來一個中央突破吧?

「閣下…」「嗯…是我軍快到了在正常的情況下,應該補給和整編的界限吧?
哎…」說到這裡,面帶苦笑的青年不禁搔著頭說:「就是因為這個,我才會說對方
很本事…大家都是在差不多的情況下開打,而且我們多少也比他們,在人數上佔了
一點便宜吧?竟然到了這個時候,不但還沒有倒下來,而且還有能力作出這突擊
呢…真是厲害的傢伙…不過,看來在這一擊後,不管成敗如何,他們也該會暫時後
退吧?」

「那麼閣下,你是想反攻?」「唔…大概是吧…先接下這一回攻勢,然後該會逮到
反擊的破綻和機會吧?!!咦?!」說到這裡時,青年突然神色一凜,整個人更從
指揮官的坐椅上彈起來:「混蛋…混蛋…差點兒便中計了…」

「怎麼了?閣下…咦?難道?」「嘿…你也想到了…」對著便是平素泰山崩於面而
不動,但在此時驚覺後也是微露訝然之色的部下,青年苦笑著喃喃地說著:「這傢
伙真是夠恐怖的,而且便是給我們發現了也好,但以他那個無懈可擊的佈置,與及
由這去推測這人的本領,我們也多半是奈何不了他呢……」

第六艦隊,旗艦【來奧】,艦橋。

「不錯…這對手真的不錯。看來,情況顯示和剛才所見的,這都不是誤傳或僥
倖。」有著黑髮的俊美青年,這時用著隨意…但當中則就像解釋著「高貴優雅」這
形容詞真義的完美姿態,坐在指揮椅上看著映幕。

「艾派拿子爵,那我們現在該…」「不…」展露著憾動人心的微笑,身形均稱的青
年帶著莫測高深的笑意,向著他身旁的副官說:「看來…雖然確是好像一無所覺,
但我想對方的總指揮,他該已察覺到我佈下的後著吧?那麼你去跟大家說,進行二
號佈置吧。看來,我們大家也該是休息整編,在另一方面一較高下的時間了…」


  『甚麼嘛?我們現在不是已佔盡優勢和主動嗎?在現在的這個時候,我們不是
該一鼓作氣地,將對方來一個中央突破嗎?』「子爵大人,可…!!是的,屬下現
在便去傳達子爵大人的指示…」儘管是心中有著輕侮和反對的想法,但當副官想在
經條飾後說上甚麼時,他卻被這名艾派拿子爵的一個不溫不火的眼神,嚇的他不敢
再胡言亂語。因為,無疑剛才的那一個眼神,可說是如古井般平靜不波,但這平靜
隨意的一眼,當中卻帶給副官無可比擬的絕大壓逼感。

  「辛苦了。不過,請你也別忘了…這裡不單是戰艦,而且更是戰場,所以我想
你還是叫我『中將』或『提督』吧。」「……是…是的…子…中將閣下…」

  看著被冷汗濕透了背的副官離去,這位歐迪馬.艾派拿中將,他便再度將目光
轉回映幕上。只是,他也沒有跟這位副官解釋清楚,如果他真的繼續原本的計劃,
那他們這艦隊的後果。那便是將會被對手所乘,從他們那原本無隙可乘的佈置上,
巧妙地製造出破綻及缺口。屆時,恐怕本來數量已是稍遜對手的第六艦隊,立時便
會面臨汲汲可危的危險吧?

  只是,這一點…歐迪馬並沒有打算跟副官解釋。因為,他根本沒有想過,要跟
這名被指派來監視他的副官,作出任何闡明他想法的解釋。若是那人喜歡,那便儘
管去跟他的主人說,說艾派拿子爵只是一個,雖然有一點本事和運氣,但是自視過
高兼極度剛愎自用的孤癖暴發戶吧。這樣,反而如了歐迪馬本來的打算呢。

  第四艦隊,旗艦【威爾】,艦橋。

  「果然是…好可怕的傢伙。」當己方以無比的柔軟度,接過及減弱了對方的攻
擊和衝擊力後,身為指揮官的青年,他和鐵諾都看到對方的形勢驟變。

  本是往前疾進的尖錐,在中途忽然改變陣列,內陷外展,就像是將錐子的模
樣,裡面反轉過來形成了一個倒向的錐子。可是這一切的突然逆向動作,當中卻又
像是高山流水一般,是何等地完美、何等地流暢、何等地自然。

像是樸實無華…但又自然流暢、無隙無瑕……
這,這才是真真正正的完美!!

  單是這一點,已足夠使青年明白到,如果他想乘著這機會反擊,那他們在起始
時可能會嚐到一點甜頭,但之後大伙兒便準備為這「點甜頭」,而在身不由己的情
況下,付出慘痛無比…以至是今後也再用不著吸收教訓的代價。

  「呼~後退,整編。」沉沉地呼了一口氣,青年沒有被這明顯,但卻又極為誘
人的魚餌鉤上,在下令保持著穩當的陣列後退後,青年也著手準備對方也快將進行
的工作。

  「西菲雅…」「閣下…」「嘿…不好意思,這裡的難攤子又要丟下給你來處理
了。」向著鐵諾苦笑告罪後,青年便又再向著在小映幕裡出現,那有著鐵灰色短
髮,清新豪爽笑容的女孩說:「拜託妳了…我要出擊。不過,這次我想測試ID系
列,拜託妳幫我裝上K型號的裝備和配件吧。……」

  「謝謝妳…我很快便來了。」交待過後,青年便面露苦笑說:「對不起,鐵
諾。我知道,你又想說身為總指揮,不應該就這樣便跑上最前線吧?不過,那些機
體也得有人指揮吧?而且,ID系列,都到了該作實戰測試的時候了。老實說,也知
道我是甚麼東西的你,你也該放心吧?這裡便拜託了你了…對了,順便幫我跟那些
後補的傢伙們說一聲,叫他們也動手吧。好了…一切便靠你了…」

  「唉……」和其他也看慣了這光景的艦橋成員,看著指揮官的身影消失在門
後,鐵諾也只能輕輕嘆了一口氣。不過,說到底他也很清楚,首先是這位指揮官,
他確不是那類能安心下來,處理文書工作的人。而另外,那則是鐵諾更是很清楚,
雖然是有著一定的限制,但青年不管是對上多少敵人…用上甚麼武器也好,他也是
不可能會被別人打倒殺掉的…這,只要…只要對手是普通人類的話……

  「謝謝妳…西菲雅。」「嘿…給我少來這一套了。你這位大哥給我們的麻煩,
還有少的嗎?」被身穿高級技師服,有著清爽短髮的少女笑罵後,青年在坐進一部
人型機體的駕駛倉後,他便開始確認資料和操作機體。

姓名:誠。  確認。
個人編號:4-************  確認。
軍階:上將。   確認。
系列編號:**  確認。
基礎系列型號:
ID系列G主體──主軸骨骼(Axial Skeleton)  確認。
主配件:K模式  確認。
主裝備:K模式  確認。




「一切確定,誠。出擊!!」隨著資料確認後,名字叫班的青年指揮官,他所乘坐
的人型機體便到了到一處彈射口,並在那裡以高速彈射出去,進入無盡廣闊的宇宙
裡。

「呼~」『又要開始了…那麼』「那麼…來吧!」深呼吸後,班便駕著機體,朝著
也正向著他的艦隊靠近中的光點群迎去。

在集團戰鬥之中,艦艇在當中的戰力,雖然有著無比的重要性。只是,也是由於隨
著雙方的戰力增長,所以漸漸便形成雙方,同時會有相當…以至是數以十萬計的數
量在交戰。這種情況之下,艦艇的消耗和損傷,以至是陣列的佈置等,均是受到相
當大的影響,更變得有著在戰鬥之中,需要暫時退下火線,以便進行整編和補給的
情況出現。

那麼,除非當雙方的總數量都是有著一定的大數量…否則,在戰鬥中暫停休戰,以
便雙方整編的事也不是少見的事。正因如此,一種新興的戰法便由此而生,那便是
進行機體的攻擊。由於戰機型態的機體,速度是不會成為問題,但是不管在機動
性,抑或是作戰上的靈活性來說,都是有著一定的毛病存在。故此,熱衷於戰鬥的
人類,便確立了使用一些別的類型,以至是類人型的機體來作戰。

這些機體,本身是有著相當的火力,只要加上駕駛者有著一定的技術,那便是要藉
此來累積損傷來毀掉戰艦,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就是因為這個理由,交戰雙
方每每便會在雙方整編之際,派出機體進行機體戰,藉此來給予對方損害。因為便
是至不濟也好,也可以拖慢並阻礙對方的活動。

漸漸地,由於人們不停地改良機體的性能和火力,結果便使機體續漸地變得,便是
到了艦隊戰時也能發揮一定的影響力。也是因為這樣,機體戰在兩軍交戰時的重要
性,便由此被確立下來。更使得人們除了在開發戰艦之外,也更熱衷於開發性能戰
力更高,但經濟上、可塑性,及至到使用靈活度上均比較優勝的機體。

現在,便又是一場,由為數達萬位以上的機體,它們和他們所合力演出的生死攻防
戰。

----------------------------------------------------------------------------------------------------------
想來
各位如果真的有看這篇污染毒物的話
大家該是受不了這亂來、惡搞、幼稚和不合情理吧^^b
(到底...這東東本來就是亂來的東東
將銀英加五星加gundam加魔裝機神加....最後再加上異夢的東東炒成一碟...)
所以若大家想罵的話
便請儘管罵吧^^b
誰教小弟浪費各位的時間和版面^^b
sorry...b


「人們唯一能從歷史裡學習的,就是人們永遠不會從歷史裡吸收教訓。」
「哦?是這樣嗎?不若換個說法好了。」
「人們,是會從歷史裡學到教訓的。但可惜,人們同時卻總愛自以為是,認為自己定會是少數的例外者,甚至成為唯一的超越者。」
[楼 主] | Posted:2015-02-20 13:15| 顶端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Powered by PHPWind v3.0.1 Code © 2003-05 PHPWind
辽ICP备05016763号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