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银行 | 社区婚姻 | 社区成就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 奥术王座
 XML   RSS 2.0   WAP 

本页主题: 奥术王座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东门飘雨

头衔:东门重工机械会社社长东门重工机械会社社长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3729
精华: 0
发帖: 252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7183 HHB
注册时间:2004-01-16
最后登陆:2017-07-0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奥术王座

第一章 韩思?汉斯?
  黑水镇是位于迦南王国的东部的一个小镇。
  虽说是个小镇,由于靠近巴哈姆特山脉的缘故,来往的人流十分频繁,毕竟这是大陆上有名的探险圣地。
  传说巴哈姆特山脉藏有神话时代龙帝巴哈姆特的宝藏,故山脉因此而得名,不过这仅仅是个传说,这里之所以成为探险圣地的真实原因是----这里是上古时代龙人族巨大遗迹浮游古都蒙伦戈比特,无论是珍珠美玉,还是黄金宝石,遗迹里珍贵的财宝数不胜数,吸引着无数的冒险者前来探宝。
  据说迦南王国的开国先祖迦南一世便是在蒙伦戈比特发现了一面神奇的盾牌,利用盾牌上的五颗价值连城的宝石所换得的财富起家建立了迦南王国,更是让前来寻宝的冒险者们前仆后继,死而后已。
  对,前仆后继,死而后已。你没看错我也没说错,蒙伦戈比特的确藏有着惊人的财富,但是取得的代价也相当惊人,近三百余年,整个世界官方的非官方的,成功进入遗迹内部深处然后出来的冒险家不足十人,这些归来的人不是掌握着惊人的财富建立了国家,就是成为了名噪一时的武术达人,抑或是奥术高手,他们的名字被刻在了黑水镇上的名人纪念碑上供后来者瞻仰,但是这些人却没有再次进入遗迹,也不愿谈起遗迹深处到底见闻,就连他们的子孙后代也据说被禁止提及和进入这里,一切的一切在外人眼里都是一个深不见底的谜团,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有人公开。
不过这并不妨碍冒险者们进来寻宝的热情,哪怕这是玩命的探宝,毕竟富贵险中求。即便不深入遗迹内部,生还率较高的外部区域也有很多冒险者未涉足的地方,那里同样有无尽的宝藏,但是也不是白拿的,层出不穷的机关陷阱,邪恶凶猛的守护者,外界不曾见过的上古凶兽,据说有人还目击到了传说中的天使----黄金有翼人。
遗迹的入口在巴哈姆特山脉的深部,从黑水镇步行大约抵达入口顺利的话大约要一个月左右,也就是说用走的,在不受外界干扰下也要一个月才能抵达。要知道,巴哈姆特山脉可并不太平,茂密无边际的原始森林,吃人不吐骨头的魔兽以及探险圣地的名产----黑吃黑的强盗们。
安全抵达遗迹的办法也不是没有,多年前奥术师联合公会就在遗迹入口设置了传送点,不过代价嘛,一人一千迦南金币,对于多数打算空手套白狼的穷鬼们是根本无法承受的代价。次一点的办法也有,每月初有炼金师公会的定期飞空艇开往遗迹入口,价格也便宜的多,只需要传送费用的四分之一。
以上是安全的方式,那么不安全的呢?似乎只有危险的步行了。有人会问?难道不可以自己飞过去吗?答案是肯定的,当然可以。不过问题在于,有些魔兽是能飞的,其中不乏强大的魔兽,比如双足飞龙什么的,不少热气球爱好者都成了它们的美餐,还包括一小部分刚刚会飞的奥术师。也有想跟着炼金公会的飞空艇捡便宜走安全航路的,但是很可惜,无一例外的成为了炼金公会大炮的牺牲品。
“干蛋!”面对着数年来收集下的情报, 根本是个不可能的任务,汉斯绝望的摇了摇头。
  汉斯,不,准确的说应该叫韩思才对,从地球来的穿越者,从穿越过来已经过了整整八个年头。当年灵魂穿越到六岁就因为饥饿死去的汉斯身上,只是吓了韩思一跳,没有伤春悲秋,没有感悟思人,甚至没有小说中的灵魂融合,上帝没有给韩思思考的时间,因为肚子还是很饿,如果再不找点什么吃的,就会再饿死一次。韩思拼尽力气在镇上垃圾堆里面找到了点残羹剩饭,这时候顾不得味道如何,吃完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韩思一早醒来,准确的说是饿醒的,爬遍了垃圾堆里,屁都没找着一个。倒是好容易恢复一点的体力随着咕咕叫的肚子又消耗殆尽。
“我这是要死了吗?”随着体力的流失,韩思觉得自己越来越无力,呼吸都觉得困难。
  突然,面前出现了半个面包。
“*****(吃吧)!”虽然听不懂,但是这声音在韩思听来却如同天籁之音。
看到食物,求生的欲望让韩思不知从哪里来又生出了几分力气,一把夺过面包狼吞虎咽的啃着,并没有在意给予面包到底是谁。
“************(好可怜的孩子)!”声音的主人用手抚摸着韩思小小的脑袋,而韩思依旧没有抬头,仍旧大口啃着面包。
  当韩思啃完面包抬头寻找恩人时,人已不知去向。
  “这是......什么地方?我是谁?”
  随着太阳渐渐升起,镇子上的活动的人也多了起来,大街上全是看不懂的文字,听不懂的鸟语,韩思感觉到脑子里一片茫然。
  也许是暂时填饱肚子的缘故,食物不单让韩思的体力徐徐恢复了起来,发蒙的脑子也转动了起来。
  “我是韩思,但是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许久,在确定了这并不属于地球的上的任何一个地方以后,韩思才发现自己变得短手短脚了。
  “现在的我是个小孩?还是个侏儒?”
  “怎么会这样!?”
  “难道,这是某种邪恶的巫术!?”
喃喃自语的韩思无法相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一切事实,但是这具身体实实在在的告诉他,这并不是在做梦,是现实!
“我?难道穿越了吗?”
还没有来得及做进一步的思考,韩思,不,现在应该叫汉斯了,肚子又咕咕叫了起来。看来思考是一件很更费体力的事情,不然怎么会肚子又叫了起来,汉斯无奈苦笑了一下,这次可是没有面包及时出现在自己面前了。好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先得解决肚子的问题,但是问题来了,一没钱,二语言不通,就是要饭别人都未必肯给,至于再去翻垃圾堆,实在是没那个力气了。
对了,这里应该会有饭馆?饭馆总会有残羹剩饭吧,汉斯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食物的来源,至于饭馆在哪里,顺着食物的香味就能找到,要知道,饥饿的人鼻子都是特别灵敏的。
顺着空气里食物的味道,汉斯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家装潢看似饭馆的地方,看着进入出出的食客以及从里面飘出浓郁的食物香味,让汉斯更加确定这是一家饭馆。随着食物香味的撩拨,汉斯咽了口口水,二话不说的就往饭馆里钻,谁知道还没从门缝里钻进去就被人提溜了出来。
“******,**************(小不点,这里可不是你来的地方)!”
汉斯顺着声音望去,把自己提溜起来的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光头壮汉,光头的脸上还带着怒意。
“******,******,********(瞧瞧你自己,小不点,这里可不是你来的地方)!”
光头壮汉提溜着汉斯对着擦的发亮的如同镜子般的银色招牌,借着招牌,汉斯才看清楚自己的样子。蓬松的如同鸡窝的头发,蜡黄苍白的小脸,身上套着与其说是衣服更不如说是像条麻袋扣在身上,活脱脱典型的流浪儿。
“******,******,********(好了,小不点,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吧)!”
光头壮汉将汉斯放到饭馆门外一旁,再次敲了敲反光的招牌。
看着光头壮汉转身进了饭馆,汉斯无奈的望着饭馆的大门,这下可是剩饭都没得捡。
“咕~~~~~。”
可惜肚子实在是不争气,想再钻进去,又怕被光头提溜出来,要知道,看那光头的面向就不是个有耐心的,再往里钻的话指不定会怎么样,万一惹急了光头一把把自己提起来往大街上一摔,就现今这身子骨,不死也残废,但是不进去寻点残羹剩饭,恐怕自己也活不了。
就在汉斯天人交战的时刻,饭馆的门一开,出来一位穿着白色长袍的漂亮女性,正巧这当子,汉斯的肚子又“咕~~~~~”了一声。
“咦?”
这位女士顺着“咕~~~~~”就看见了汉斯这个小不点,看着这身典型的流浪儿造型,不禁恻隐之心大发,从怀里掏出了一些钱币交给了脚下这个小不点。
“******,**************(可怜的孩子,去买吃的吧)。”女士说完便转身走了,留下哭笑不得的汉斯。
“您要给也直接给点吃的......”看着好心女士的离去,汉斯有点腹诽,因为就算是钱,也不知道怎么个用法。
手里拿着看似铜子的两毛钱(汉斯心里姑且算两毛),硬着头皮再次往饭馆里钻,没有意外,从门缝钻到一半,又被光头提溜了起来。
“***************(你小子听不懂人话是吧)?”光头用左手使劲拍了拍门前的反光招牌,脸上的怒意更胜。
挤出一个勉强还算笑容的笑容,汉斯在光头面前摊开了拿着俩铜子的右手,左手指了指自己的嘴。
“*****(小不点)。”光头收起了汉斯的俩个铜子又把汉斯丢在了门外。
“强盗!”汉斯心里骂道,嘴是没力气动了,就算骂人家也未必听得懂,就算听得懂,惹火了光头自己未必有好果子吃......
靠着饭馆的外墙,汉斯觉得那种离近死亡的饥饿感又来了。这次说不定真要交代了,汉斯脑子的如此想着,结果面前又出现了一条面包。幻觉,一定是我快死了,产生了幻觉,啊,好香啊,这幻觉真够真实的,冲着幻觉中的面包,汉斯露出了最后的笑容咬了上去,啊这质感,这味道,和真的面包好像。不,不对?这是真的面包。回过神来的汉斯发现递来这条面包的正式之前拿走铜子的光头。
“*******(承蒙惠顾)。”
光头还丢下一个碗,里面好像是汤之类的东西。
一条面包,一碗汤,汉斯差点撑死。
不是饿死就是撑死,异世界的生活真是够极端的,吃饱喝足,汉斯觉得自己现在赛似活神仙......算准了自己这副造型还算是好要饭的,汉斯从此开始了没皮没脸的讨生活,专从穿长袍的年轻女士下手,上去就拉人长袍指着嘴巴,看着汉斯这身行头,大发慈悲之心的女士不少,每当汉斯要到钱就跑去光头的饭馆,不管要到多少钱,光头还算是童叟无欺,一分钱一分货,多几个铜子汤里就会有不大不小的一块肉。有时候要饭的生意实在不好,光头也会丢点面包皮给汉斯果腹。有时候,汉斯也会拉着路过饭馆生面孔女的裙子士往光头的饭馆里跑,算是给光头拉客。冬天光头会破例让汉斯睡在壁炉旁,还附送一床破被窝。
就这样过八年,小不点长成瘦竹竿,除了简单的学会几句鸟语,什么先生小姐这边请,什么xxx饭馆就是好之外,还有就是光头的名字,与其说是光头的名字,可能这个词是老板的意思也说不定.....
如果不是一个意外,也许汉斯就会庸庸碌碌的过一辈子半流浪汉的生活,了不起最后混上一个饭馆长工,或许是命运真是要给他开一个玩笑,就在十四岁以后(汉斯把自己穿越那天看做是生日,由于不懂这个世界的历法,只能数365天算生日),他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


我们贩卖的不是死亡,而是技术,也是艺术。
[楼 主] | Posted:2015-10-26 20:02| 顶端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Powered by PHPWind v3.0.1 Code © 2003-05 PHPWind
辽ICP备05016763号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