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银行 | 社区婚姻 | 社区成就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 【原创】火焰纹章——五崮之领
 XML   RSS 2.0   WAP 

本页主题: 【原创】火焰纹章——五崮之领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Inuit7778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26585
精华: 0
发帖: 8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2 HHB
注册时间:2016-09-19
最后登陆:2017-09-1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原创】火焰纹章——五崮之领

虽然是火焰纹章,但是剧情跟原作没太大关系,参考了烈火之剑的一些世界观设定,某些地方相似程度很大。希望大家看的舒心。
序•
         
  不知是在哪里,是在什么地方,硝烟遍布四周,一片狼藉。男人从灰土和石砾中爬出,环顾四周,片刻后,他好像看到了什么,然后踉跄地跑到那里。
          “希克斯!醒醒!快醒醒!我们成功了!我们成功了!”男人抱住希克斯大吼道
         
          “阿历克斯…你做到了呢….”怀中的人已经虚弱到睁不开双眼,他紧紧地握住阿历克斯的手,好像只有这样他才能感受到他的存在。
          “是啊!希克斯,我们做到了!你要撑住啊,军医马上就来…有谁来…谁来…拜托了…”
         
          “阿历克斯,勇敢的战士啊,不要为我而悲伤…自从那时以来,我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受到活着的意义…让我就此离去吧,我好像能感受到我曾经友人召唤…”
          “希克斯…我…”阿历克斯哽咽,现在的他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只有抱住希克斯的双手紧了又紧。
         
          “…….去吧,你的朋友还在那里等你….”希克斯努力睁大双眼望向天空“阿历克斯…在我弥留之际,我好像看到了一角未来……未来会有更大的变动发生在这片大陆,但是不用担心…..我看到北方,那里…哈哈,好像…那时候已经用不着你们操心了。”
      ……………………………………………………………………………………………………………………………………………………….
 
      “阿历克斯!你要去哪?真不听听我的建议么?”
       
      “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无意…”
     
      “我也不勉强你…但是你要去哪?以后怎么联系你?”
     
      “联系我?”
       
      “现在你有所悲伤是难免的,不过你想想等过几天你又感兴趣了呢?”
     
      “艾伯特你还真是…死性未改。”阿历克斯提了提缰绳,看着快要临近正午的太阳。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已经没有我留下来的理由了,艾伯特,好好去当你的丞相吧,你会是一个好丞相的,咱们就此别过了,替我向他们问好。”
      “等等!阿历克斯,你要去哪?”艾伯特冲着已经纵马飞奔的阿历克斯喊道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世界的尽头!”
     
      多么熟悉,就好像,曾经,那般,温暖和煦的微风…如果那是你最后的旅程,请务必带上我,因为我想有你的旅途注定不会寂寞,我不想看到你一个人落寞的背影,因为我知道那种背影并不适合你。那么就这样,我们出发,去寻找,这个世界的,真实……
一、      帝国初始

      “老板,你这橘子卖的有点太贵了吧。”一个少年在一个水果摊上跟老板讲价,但是看老板的样子就知道青年是那种没钱过来死皮赖脸的类型,水果摊老板最讨厌这种人,因为他往这一站其他人都不过来买水果了,无奈的店长只好丢了个水果给面前的少年,一大清早的开门不想因为这种人沾了晦气。
    “多谢咯,我会记住你的!” 少年感谢完后拿着水果离开了。
    这种人还是少记住自己为妙,店长心中不由得想到。
    拿着水果的少年离开了市镇,摸摸兜里鼓囊囊的东西坏坏的一笑。
   
    “这下那帮小孩应该开心坏了…”
 
------------------------------------------------------------------------------------------------------------------------------------------  
某个小村庄
一群小孩在街上开心吃着少年给他们发的橘子然后喊道

“快来看啊,莉丝姐姐又追布莱兹哥哥了!”

“布莱兹!不是叫你不要去偷人家的东西了么?”名叫莉丝的少女对布莱兹说道
“可是就一个橘子又不够大家分的啊!那个老板可小气了!”布莱兹纵身一跃跳上房顶然后坐在上面对下面的少女说道
“你这是在强词夺理!偷人家的东西是不对的!”莉丝嘴里说道,一手弯弓搭箭就要射。

“行行行!是我错了!快把箭放下来!”开玩笑,虽说那箭没有头,但是被莉丝的箭打一下还是很疼的。
孩子们每天中午都在村门口守着,因为他们知道,布莱兹每天回来都会带回一些小玩应,当然还有好戏可看。

“每次说你都不听,真是的。”莉丝无奈放下弓箭。布莱兹见状知道这是莉丝放过他的节奏,一个鲤鱼打挺从房顶上跳了下来。

“嘿嘿…”布莱兹干笑
一旁的小孩见状知道今天的好戏散场了,便一哄而散不知道去哪里玩了。

“布莱兹,今天午饭爷爷做了你最爱吃的炖肉。”

“真的么?那太好了!我现在就去叫那家伙一块去!”

“你们两关系真亲密…”莉丝扶额。

“呀,劳作了一上午,能有一碗炖肉犒劳犒劳真是没怨言了。”布莱兹沉浸在的小世界里,完全没注意到丽丝慢慢变黑的脸。

“那你快点去。”莉丝张弓搭箭
布莱兹一溜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呼,真是受不了这家伙。放下弓箭的莉丝不由得叹道


这里是村中偏僻的一角,就连村里爱玩闹的小孩子都不常来这里,因为他们知道这里有个病怏子,村里的大人都不让自家的小孩来这里。
“格拉西斯,快出来!太阳都晒屁股了!”虽说这样,但是布莱兹毫不在意,一脚把那个还能称作是门的东西踹开冲屋里喊道。
“你来了啊,布莱兹。”屋里走出一个和布莱兹年纪相仿的少年,但他并不像人们说的那样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反而有种跟布莱兹喜动相反,一种宁静的感觉。

“格拉西斯,今天爷爷做了你最爱吃炖肉,我们快去吧!”

“那是你爱吃的吧…”

“快走吧快走吧,我都等不及了!”布莱兹无视了格拉西斯的吐槽拉着他的手就往莉丝家飞奔而去。
莉丝家
今天莉丝的爷爷做了一桌好菜,馋的布莱兹直流口水,但是莉丝一个劲的给格拉西斯夹肉,这让布莱兹焦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只好怼怼格拉西斯向他不断示意。

“喂!布莱兹,你吃的已经够多了!给格拉西斯吃点,他身子还弱着呢!”
格拉西斯看着自己碗里的肉山不好意思发言

“我才吃了几口啊!你看那肉都要从碗里掉出来了!”布莱兹反击道

“爷爷!爷爷!”知道嘴上占不到便宜的莉丝只好搬救兵。

“喂…我说你啊…”布莱兹是很怕莉丝的爷爷,因为小时候没少被他教育过。
莉丝的爷爷坐在门口抽着烟,看着莉丝笑了笑,然后又摆愣手里那杆烟枪。

“我说两位都别吵了,布莱兹,这么多肉我也吃不下去,分你一点吧。”格拉西斯从肉山中探出头来充当和事佬。
然后就造成了一边吃到肉在那手舞足蹈的布莱兹和在一旁气的牙根痒痒的莉丝,这样的局面。

“格拉小子,过来,我来帮你看看身体。”坐在门口抽烟的爷爷发话了。

“真是麻烦你了,爷爷。”格拉西斯急忙从凳子上站起来
探查之后,莉丝的爷爷又把烟枪架上。

“嗯,你现在身体已无大碍,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调理好自己。”

“是么?太感谢了!”格拉西斯脸上浮现悦色。
格拉西斯从小就是孤儿,百病缠身,是布莱兹在别村看到已经奄奄一息的格拉西斯然后告诉莉丝她爷爷把他带了回来。村里人有些误会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经过莉丝爷爷精心调养之后格拉西斯的身体较以前有很大的改观,现在的格拉西斯只是比同龄人孱弱一些罢了,只不过他也不爱出门也就在家里看看书,所以谣言也就越传越离谱。
吃完晚饭,布莱兹把格拉西斯送回家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布莱兹住的地方实际上比格拉西斯家里离村还远,但是没办法,布莱兹的母亲再生下他的时候便夭折父亲也在那时起便不知所踪。
这里的房子是村长分给他的,远离村外也挺符合布莱兹的胃口。回到家中,布莱兹脱下外衣准备收拾收拾入寝,但是今天晚上老天爷注定不会让他有个好梦。
嘭   门被人撞开了,从外面进来了一个踉踉跄跄的黑衣人。

“你,你是谁?” 布莱兹吓了一跳,这么晚的不速之客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但是黑衣人好像更惊讶,因为他?她?没有料到这里会有人,也难怪,荒郊野岭中出现一个破旧的房子,更何况布莱兹刚刚把灯熄灭,这种情况换做是谁都会认为里面没有人吧。
了解完状况后黑衣人第一反应就是拔出匕首刺向布莱兹      

“呦 ….”布莱兹避开了这一刺,那个踉踉跄跄的黑衣人并没有起身,他?她?刺完之后就这样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布莱兹小心翼翼的靠近他?她?在确定地上的那个人是晕了过去后便把他?她?扶到了床上,从刚才黑衣人进屋的时候布莱兹就察觉了,浓浓血腥味飘的满屋子都是,布莱兹把黑衣人衣物褪去去寻找血腥味的源头。

“卧槽…”布莱兹看呆了,并不是因为伤势有多重,而是黑衣人的颜

说真的,以布莱兹走遍附近邻村阅历来说,莉丝绝对是村花级别。那眼前的这个少女不知道完爆了莉丝几条街,布莱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雪白的肌肤,就好像书中那种大小姐般那样,吹弹可破肌肤。银白发丝洒下几缕在眉毛附近,因为伤势而面露痛苦之色脸颊更能激发男人的保护欲。

“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呢?” 现在并不是感叹少女美丽的时候,布莱兹拍了拍自己的脸蛋然后继续检查少女的伤势,布莱兹顺着面庞往下看去,高耸的双峰….

“啊啊啊啊啊”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嗯….伤是在小腹处,不是致命伤…但失血过多…快速检查完伤势后布莱兹做了简易的处理。布莱兹披上外衣准备把莉丝的爷爷请过来,伤势已经很严重了。                        

“ 嗯…” 床上的少女悠悠转醒

“你等会,我现在给你去找医生。” 布莱兹说道,先不管之前少女对他的行为,对方是伤者,仅仅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你…会杀人么?” 床上的少女艰难地起身问道

“什么?”布莱兹回头

“你…会杀人么?”布莱兹对上了少女的双眸,在油灯的恍惚下布莱兹看的并不是很清楚,但可以确定是一双很好看的眸子。

“你…我不会…”布莱兹躲开她的视线,那双眼睛好像能看透他,慌乱的他急忙支开话题。

“你的伤很严重…我现在去帮你找医生…你在这里坐好…”

“来不及了…他们要追来了…”

“…”布莱兹没有言语。

“你把这个送到附近最近的市镇,拿着这个,会有人找到你的。”少女从怀中掏出信函,和一个牌子。

“等一下…你突然说这些…”布莱兹从桌子里翻出把匕首,隐蔽的藏在腰际。

“这里的金币你拿着,   就当是我支付的报酬…”少女没有理会布莱兹,自顾自的说道。

“听我的,你的伤很重…我去找医生。”布莱兹推门要走。

“你…等一下…”

“小姐,这种差事你还是自己去送吧,这么多钱你就不怕我拿着跑了?等把伤养好了再走也不迟。”

“他们马上就追过来了…”

“放心,今晚,没有人来找你麻烦。”布莱兹回头摆出了自认为最和善的笑容。

关上门,布莱兹掏出匕首,向黑夜走去…

就在离布莱兹家不远的地方有一行人在交谈着。

“老大,你说那女的是不是跑了?”一个小喽啰似的人问道

“放心,她跑不远的。”那个老大很自信的回复到

“不过那女的也是厉害,中了那种毒也能跑出来。”另外一个人感叹道

“有用么?还不是落在我们手里?”

“哈哈哈,大哥说的是。”那个人附和道

“等会抓到那个女人,你们都给我等着让我先来。”领头模样的男人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原本男人忌惮那个女人的实力但是没办法,谁叫那个女人太惹眼了,心痒难耐的他再加上雇主开出的价格也很难拒绝并且也给了他们相当多的助力促使男人挺而走险,他成功了,现在的他很快就要享用他胜利的果实。
就在一行商讨着怎么处理战利品的时候,前面走着的人发出一声惨叫。

“怎么了!” 前面的人惨叫不止,这让头领有些烦躁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不见了!”那个人在地上不停的呻吟着

紧接着又传出了两声惨叫,这次可不是眼睛,那两个人的脖子喷出道道红浆然后倒在地上抽搐两下便没有动静了。
敌袭,这是敌袭,首领瞬间惊醒,指挥余下五个人围成一团,至于那个在地上打滚的那个就任他自生自灭了。
夜晚,寂静的要死,仅凭月光他们看不见对手的位置,火把照明的范围也很有限,他们就这样抱着团一点一点的移动。

咻,伴随着弩箭的声响,一个人大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他在那个位置!”所有人把火把举向了那里,这时从所有人反方向的草丛中跳出来一个黑影,一出手便是绝杀,两
个男人毫无痛苦的倒了下去。剩下的三个人慌乱转身迎战,那人就势抱住一个人扑倒在地然后就地一滚然后往草丛奔去,隐没在黑夜之中,之前被他压在身下的男人脖子狂喷鲜血断了气。
剩下的两个人完全慌了神,他们的首领,就在刚才被杀了,倒在地上睁着他的双眼呢,还没来得及享受他那胜利的果实就死了。在这茫茫黑夜里余下的两个人感受的只剩下,绝望。

对啊,夜还很漫长…

[楼 主] | Posted:2016-09-22 22:47| 顶端
Inuit7778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26585
精华: 0
发帖: 8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2 HHB
注册时间:2016-09-19
最后登陆:2017-09-1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爷爷,情况怎么样?”门外,布莱兹问道

“虽说不是致命伤,但是失血过多,静养几天吧。”莉丝的爷爷抽出那杆烟枪吸了起来,吐出个厚厚的烟圈。

“还有,爷爷…她的那个牌子…”

“嗯…是‘六绝’。”      

“是假的吧!那个年纪貌似比我还小的女孩是‘六绝’!”布莱兹不由得失声道

“你声音太大了,屋里好听到了。”莉丝的爷爷一个烟斗叩在了布莱兹的脑门上。

“可是这也太扯了吧。”布莱兹不相信那么小的少女是六绝。

“教团情报机构中刺杀团最强王牌‘六绝’啊…”莉丝的爷爷似有感慨的说道“不管你相信不相信,那个牌子足以表明她
的身份。”

“不可能吧,‘六绝’会被那种喽啰追成那样?”布莱兹还是有点不愿相信。

“我在检查她身体时候发现她体中有毒,也是很厉害啊,中了那样的毒还能撑到现在。”莉丝的爷爷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扬。

“爷爷,之前我跟你说那什么任务…”布莱兹算是勉强接受了这个结果

“嗯…我看看那封信。”莉丝的爷爷拆开了信函的油印。

莉丝的爷爷读罢又把信原封不动的放回去,对布莱兹说道

“今晚也不早了,你来我家早点休息吧。”

“诶?爷爷,你没说信上写了什么啊!”

莉丝的爷爷抽了口烟,幽幽的说道 “现在告诉你你又不懂。”

“就算不告诉我信的内容,那她怎么办?”布莱兹说着眼神游向了屋里,那意思不言而喻,她跑了怎么办?

“现在让她静养就好,你放心,她现在没有逃跑的体力。”

“哦…那好吧。”

布莱兹随着爷爷悄无声息的摸回了家,毕竟大半夜的吵到邻居家和莉丝多不好,结果第二天早上莉丝看到布莱兹吓了一跳。

布莱兹一大早赶到自己家去看望少女,与其说是看望少女,不如说是看看她有没有逃跑。见到少女在床上安稳的睡去布莱兹轻舒了一口气。他到底在紧张些什么,布莱兹自己都说不明白。

  莉丝爷爷进去检查一番把布莱兹叫了进来。
 
“让他跟你同行,你放心,我什么都没告诉他。”

“蛤?爷爷,你说什么?”

“她着急赶路,现在她伤势还没有好,布莱兹你保护她去,就这样。”莉丝的爷爷把烟枪点上说道

“为什么我非去不可啊,这种麻烦事我可不想去办。”

爷爷抖了抖烟枪,出门呼出烟气

“听我的,就这么简单。”

那天布莱兹跑到格拉西斯家里哭诉,被格拉西斯笑着拍肩膀说什么‘这种事让布莱兹来做完全没有问题啊,你很会照顾女生啊。’什么的,让布莱兹抑郁了一天。

第二天,趁着天还没有全亮,布莱兹和少女出发前往帝都,因为听了爷爷的叮嘱,一路上,布莱兹尽量避开小村庄和市镇。但是这趟旅程也令布莱兹不舒服到了极点,这一路上布莱兹所问的问题还有因为考虑到她的伤势问她要不要休息之类的,少女,哦不,是艾丽卡仅仅是点个头或者嘴里蹦出几个字回答,对,这个名字是布莱兹这几天唯一的收获。

“喂…你”夜晚,看着生篝火的艾丽卡对布莱兹说道

“不是‘你’,我叫布莱兹。” 哧的一声,篝火被点燃了。

“那个老头,他是什么人?”艾丽卡没有理会布莱兹的抗议,看着篝火继续说道

“老头?你说莉丝的爷爷啊。”      

“对,他…是你什么人?”

“嗯…怎么说好呢?应该算是我的老师吧…”布莱兹一边煮汤一边回道

“…”艾丽卡没有说话

布莱兹看了她一眼,直到今天晚上的话题到此结束了,布莱兹只好转头专心于自己的工作。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似是艾丽卡与布莱兹活络起来,两人之间多了不少对话,但是对话内容都是艾丽卡旁敲侧击去询问莉丝爷爷的事,不过以艾丽卡谈话技巧来说布莱兹都不好意思戳穿,只好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复她。

“布莱兹?”又是一天夜晚,艾丽卡开始她的套话日常

“嗯?什么事?”正在低头喝汤的的布莱兹回应道,今天有点奇怪啊,她怎么叫自己的名字了,以往不都是那个谁谁谁么,今天怎么就一反常态?

“你…会杀人么?”就好像那天夜晚的继续,艾丽卡盯着布莱兹说道

好似天生相克,布莱兹没去直视艾丽卡,将近两个星期来,艾丽卡的伤势好了大半,已经不需要布莱兹的照顾,两个人也离帝都越来越近。

“我…不知道…”布莱兹没有直面问题而是马虎过去

“你…是什么人?”

“爷爷啊,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好像发现有些异常,布莱兹一顿。

“我说你….究竟是什么人?”

“…”布莱兹没有回答,用木棍扒了扒篝火

“今天终于不问那个老家伙的事了么?”布莱兹耸耸肩

“很奇怪…” 艾丽卡确实很奇怪,奇怪在在村中碰到的这一老一少,在那么偏僻的村庄能遇到可以用魔力来帮她疗伤的老人,还有眼前这奇怪的青年。

“不要想太多。”似是看穿少女的心思,布莱兹淡淡道

“我们只是居住在村庄里每年都按时上税的老实人,至于血腥味嘛,毕竟偏僻的小地方,不太平,自保什么的也能理解吧。”现在布莱兹说不出的奇怪。

“…”艾丽卡站了起来,盯着他

“只是想谢谢你…还有…再见。”
就在艾丽卡说完的同时,布莱兹跳起来躲过了飞向他的匕首。

“看来你要等的人到了呀…”布莱兹盯着围聚在少女周围的‘同行’,布莱兹等他们有一会了

“…”来者一副放你一条生路所以你赶快滚态度

“好好好,我现在就走。”布莱兹很识相,他捡起地上的行囊,转身向黑暗走去,既然人家摆出这种态度他也没必要在这里伺候他们了。在他离开后有人向艾丽卡比了比手势,艾丽卡摇摇头拒绝了。

“就目前来讲一切还很顺利。”消失在众人视野范围的布莱兹自言自语道

“一开始就把信送出去…顺便送‘六绝’进了帝都…好像再也就没什么我的事吧”一切都按照爷爷的嘱咐在办。

“难得离帝都这么近,不去看看怎么行?”算是完成任务的布莱兹给自己放了个小小的假。

帝都内,红山猫酒馆

“你听说了么?‘六绝’卡穆死了诶。”酒桌上,男人抿了口酒打开了话匣子。

“我知道,听说卡穆的弟弟也被那人杀了,你们说会是谁干的?”

“帝都里能找出这样的人啊…有很多吧,我觉得你看教廷铁卫军军团长和王国骑士团团长,他们属下可能性也很高啊…”

“你这不废话么?那种级别人物出手还用看么?我说如果不是他们呢?其他国家什么的。”那人揣测道

“你还真别说,王室派和教廷积怨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还真有可能是王国骑士团的人干的。”

一旁坐在凳子上的人起身走向老板。

“老板,结账。”

推开酒馆的门,布莱兹向城门走去。

塔希利亚,他的国家,最近很不太平啊,王室派和教廷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种种迹象和最近城里的风气都证实了布莱兹的猜想。

“我得快点回去,不知道爷爷知不知道这件事…”布莱兹又犯他自言自语的毛病了。
从城里得到的情报来看布莱兹自己推测目前教廷方面要有大动静,艾丽卡贵为‘六绝’出现在布莱兹所住的那种小村庄必有蹊跷,这一切都得等布莱兹回去慢慢调查。

与此同时,敬神殿

坐在某处密室的神官正在仔细听着密探的报告

“大致情况我了解了,信中的内容我也看了,真应该说你的命很大啊,我的孩子。”神官打扮的老人一脸慈祥的说道

“柏雷特大主教…他到底是什么人?”此刻单膝下跪的人正是艾丽卡。

“那么好看的字体,只有他了啊…”提到他,柏雷特大主教一脸怀念

“…”            

“没什么,我的孩子,只是一个跟我们一样,曾经一起赞美伊利斯人罢了。”

“是,我知道了。”

“你的伤势还没有痊愈,现在就不要跟他们去执行任务了,在帝都里好好休息。”

“是。”

“我说你现在可以不用扮演‘六绝’了,现在,应该叫我什么?”

“…知道了,父亲。”

柏雷特满意的点点头,把艾丽卡扶起。

“这几天就在这里陪陪我吧,米斯特比这几天都找我向我要人了。”

“米斯特比老师?”

“是啊,她喜欢你可不得了。”柏雷特稍微一顿,接着说道。

“那个护送你一起来的孩子呢?”

“我怕这里位置泄露让他先回去了…”

“是么?我稍微想看看那个孩子…”柏雷特好像又想起一些事情,提起布莱兹。

“算了,艾丽卡你快去换件衣服,我们去主神殿。”

“是,父亲。”

柏雷特看着去换衣服艾丽卡,这孩子哪点都好,就是不愿与别人主动交流。想到这里柏雷特在考虑要不要给艾丽卡再找个私人家教去教教她如何像个女孩子一样。
这边布莱兹少了个伤员脚程快了不少,布莱兹选的是山路,在塔希利亚,走山路其实更能省时间。归心似箭的布莱兹一路风餐露宿,将近两个星期的时间布莱兹就快到了自己所住的村庄。

有些不对劲,布莱兹的感官再告诉他前面有危险,在他记忆中前面应该是那个从老板那里盗走橘子的小市镇,布莱兹转回官路向市镇走去,太奇怪了,官路上一个人没有,平常这个时候都是人们赶集完回家的时间但是现在一个人都没有,似是回应布莱兹所想他看到前面有个人,布莱兹冲那个人跑了过去。

“喂,你醒醒啊!”这个人浑身是血,已经救不过来了

“………….他们……………”

“他们是谁?”

“………….拜……………….伦………………”

“我知道了,别说话了….”不想让眼前个人在痛苦下去,布莱兹把他的双眼合上。

布莱兹披上斗篷奔向市镇,他爬上矮墙,满地的尸体和鲜血充斥着布莱兹的眼球。

“妈的,这刚发生不久…”市镇里已经看不到凶手们的踪影了。

“拜伦王国…他们是怎么过来的…….莫非塔石关失守了?”

拜伦,跟塔希利亚有些许不同,拥有奴隶制的一个国家,布莱兹怎么也想不到拜伦会从这里来到塔希利亚,这里帝都如果急行军的话两个星期不到就可以兵临城下,但是这么危险的地方塔希利亚会不知道么?因为这里跟妖精之森接壤,拜伦不可能从那里直接过来,若说高等精灵最讨厌的人类是哪国人那毫无疑问是拜伦王国的。拜伦想要过来只能从理论上他们唯一与塔希利亚接壤的地方塔石关入手,但是那里是天险,莫说让军队过来,就是让一百个人从那里过去都费劲。

【拜伦还有龙啊…】别的国家过不去,但是拜伦可以。

那村里怎么样了?布莱兹没敢多想。

【不会有事的,爷爷很强的说…】

不断安慰自己布莱兹慢慢接近村庄,刺鼻的血腥味和硝烟味又扑面而来

“骗人的…”布莱兹看到有三个士兵模样的人在搬运尸体,都是他认识的人…

“怎么回事?还有一个幸存者!”其中一个发现了布莱兹,或者说布莱兹根本就没有打算隐藏自己身形的意思。发现布莱兹的士兵拿着长枪走向这边。

“快点把他解决掉,我们的时间不多,还有下一个地方要去。”他身后的士兵催促道,或许在他们的眼里布莱兹此时已经跟一具尸体无异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把匕首出现在那人的脑袋上,布莱兹双脚踩着那人的肩用力搅动匕首,红的白的飞的到处都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布莱兹的怒吼

飞转的匕首在布莱兹手上时隐时现,这让兵士看不到刀的轨迹,此时的布莱兹速度快的惊人,像猎豹般扑向他们,士兵匆忙拿出武器但已经来不及了,布莱兹的匕首已经狠狠地刺中第一个倒霉鬼的胸膛,他松开匕首步法微转,脚上的弹刃亮出獠牙,布莱兹轻松跃上那人肩头,脚上的利刃划过脖子带出道道血花,回头淡定抽出插在胸膛匕首,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死神就这样轻易的带走了他们的生命。
布莱兹没顾得擦洗脸上血,他疯狂地在村庄中寻找,格拉西斯的家,莉丝的家,翻遍整个村落布莱兹没有发现他们的尸体,这让布莱兹有一点安心。
一把火送走了村里其他人,这还得感谢那三个士兵之前的工作,看着燃烧的火焰布莱兹在思索下一步该怎么办。

【这种性质做法,肯定没有人有机会去向外通信,既然爷爷他们不在这里那么很有可能是去山上躲藏了。】

布莱兹知道以前跟爷爷上山训练的时候在那里开过一个洞,里面有食物和水的储备。

抱着这样想法的布莱兹摸索到了山上,现在已经是黑天,隐蔽在黑暗处的布莱兹可以清晰看到山下明晃晃火把,布莱兹稍加计算,此刻在布莱兹村庄已经集结了将近上千士兵!这种数量他可招惹不起,布莱兹继续上山去找那个记忆中的避难所。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身处洞穴的布莱兹没看到人影。

【有点不对劲。】他的六感此刻似乎告诉他有危险。

“!”他想躲,但是那个烟斗更为迅捷,敲在了布莱兹的后脑勺。

“平常我都是这么教你的么?”

“爷爷!” 烟斗的主人正是莉丝的爷爷。

“小子,你怎么才知道回来?”

“先别说这个!莉丝和格拉西斯呢?”现在布莱兹最担心他两的安危。

“一见面先不问问我怎么样,咳咳…你小子真是的。”

“爷爷,你怎么受伤了?”布莱兹才发现爷爷脸上挂着彩。

“没什么,一些不尊老爱幼年轻人…”他坐在地上又点起他的那根烟斗。

“你走之后…有人来把格拉小子给接走了…”

“那莉丝呢?”

“说是不放心格拉小子,跟着他一块走了…”

“你先休息,我去给你拿点水。”布莱兹把爷爷扶进洞穴为他治疗伤势。

“这次可算是倒了大霉,一群年轻人冲我这个老头动手,就不知道尊老爱幼。”

“你忍着点,我帮你看看。”布莱兹翻开衣服,拿出随身携带的纱布和药包扎起来。

“爷爷,你就知不知道他们被谁带走了?”布莱兹还是好奇格拉西斯的下落。

“怎么,不放心?”

“不,你既然敢托付他们就一定不会有事的,我只是好奇他们去哪了。”

“帝都,你去了自然就能见到了,斯!你小子轻点!”布莱兹一个愣神碰到了伤处,爷爷痛的叫了起来,然而布莱兹并没有理会。

“这样啊…….”

安顿好爷爷,布莱兹出门抬头望望天,月亮依旧挂在黑夜之中,战争…..杀人……….回想死神在他身边起舞的场景,难道自己除了杀人之外什么都不剩了么?不,格拉西斯,莉丝…………我还有他们….. 黑夜的纬纱包覆着布莱兹,在黑夜之中,他有一丝丝安全感,但是他知道,这天,快破晓了。

[1 楼] | Posted:2016-09-23 19:06| 顶端
Inuit7778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26585
精华: 0
发帖: 8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2 HHB
注册时间:2016-09-19
最后登陆:2017-09-1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山下的村落

“大人,部队集结完毕,请指示。”将近有五千人部队集结在附近各个村庄,从他们进到塔希利亚到现在只不过短短两天时间。

“地图。”

“从这里可以直达塔希利亚的腹地,看来布兰登没有骗我们。”

“佐伊大人,你的伤…”

“不要紧。”
有趣,在这种小村庄竟然还有这种人。想得到这里佐伊脸上没有表情但实际上激动万分,那个可以取下自己首级的老人,明明可以这么做但是他并没有,以撤退为前提的作战…

“大人,有几个士兵没有归队…”副官想了想还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佐伊。

【是他么?】

“不用管了。”佐伊跨上自己的飞龙。

“全军听令,出发!目标,帝都伊利斯!”佐伊向全军发出号令。
那天晚上,布莱兹听到了龙啸,并不是书中和史诗所唱的巨龙,那是拜伦的王牌,伊尼斯特龙骑团…

境内 奥菲利亚领

踏踏踏的脚步声在公馆里响起,侍女们抬起头来好奇看向声音的来源,一个公子推开大门对身后的紧随其后的人说道。

“父亲呢?我父亲呢?”

“公子,稍安勿躁。”一旁的老管家跟在公子后面在公馆中穿梭。

“来不及了!我现在就要会见我父亲。”年轻公子脸上很是焦急,侍女们低下头继续自己的工作。

“你父亲已经出发去联合各路诸侯了,所以现在不在奥菲利亚。”老管家不紧不慢

“什么?我父亲已经知道了?”

“看来是的,公子,塔石关失守的时候就已经得到消息了,他派人去接应你,看到你平安无事的回来老臣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下了。”

“你说欧罗斯特啊…”

“欧塞,那天…有叛徒出卖我们…吊桥被人放了下来,敌人如潮水般涌了上来,我们顽强阻击,天上飞龙跃上了城墙…我们人手不够…指挥官派人把我送出来,只因为我是贵族家的孩子…”

“不要想太多,他们只是履行了他们的义务。”欧塞安慰道。

“军团里明明有比我更优秀的人…为什么让我这种…”

“因为你是贵族,他们却不是,就这么简单,你可以做到他们做不到的事…公子,请振作起来。”

“…你说得对,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父亲在哪里?我要去找他。”

“他现在人在伊利斯。”

“帝都?给我一匹好马,我现在就出发。”

“我为您准备一队卫士,请让他们跟随你。”

“城里大部分人都被父亲调走了,我要再抽走一部分人那领地安全怎么办?我这样一个人出发目标小,反而更安全。”

“公子…”

“就按我说的办。”

“不,就算您这么说,请你把欧罗斯特带上吧,有他在我可以放心些。”

“…那好吧,现在就通知他在马概见我。”亚德里恩答应欧塞的提议。

“是…祝你武运昌隆。”

雷姆 卡莲沃斯

“大主教呢?”说话的是有一头红发的男子,他显然是很焦急的在找这位大主教

“好像是在中庭。”被他拉住的侍女恭敬的回答。      

急急忙忙跑向中庭,红发男子看到有一位少女坐在水池,双脚啪嗒啪嗒在水面激起水花

“大主教!你怎么在这里?”

“哦,法那,要不要跟我一样把脚伸到池子里呢?很舒服的。”少女回头招呼法那。

“你这样实在是太不成体统了,被宫里看到…”

“体统?那种无聊的东西我早就忘了,论资辈你有资格教训我吗?你现在跟我讲这些东西,那正好,我以大主教的名义命令你,脱下鞋子把脚伸进水池。”

“…”

然后法那就把鞋子脱下来站在池子里…

“…坐下!”

“大主教…实际上…”

“我叫你坐下。”

“哦…”法那坐在少女的旁边。

“现在说说什么事吧。”

“今早刚接到探报,您看一下。”

大主教接过文函,看完之后少女手上凭空出现一团火把信函瞬间化为乌有。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教廷有人叛变,目前掌管着铁卫军四分之三的兵权,现在叛军和王国骑士团团长池寒枫隔河对峙,有人串通把拜伦第三龙骑团和第四骑兵团从塔石关进入塔希利亚,目前不用两个星期时间就能直达王都,兵临城下。现在各路诸侯都有动静,似乎要在帝都会战。”

“所以说,什、么、怎、么、样?”大主教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我们现在怎么办?池寒枫就在不久前帮过我们,难道我们就这样袖手旁观?”

“所以,法纳西斯,我们应该插一手?”

“不然?”

“现在拜伦搞这出整的全天下人人皆知,是有心人把消息散布出去,这个人我不知道是谁,但是他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目的,所以,法那,现在我们贸然出兵只会把局势越搅越乱,听我的,静观其变。”少女又把脚伸进水面激起片片水花。

“可是现在局势对池寒枫不利。”

“那就只能相信池寒枫他自有对策了。”

“…”

“王他现在干什么?”法纳西斯还想说些什么,大主教把话题转开了。

“王子他…哦不,王他现在在上课。”

“最近好像王他变了一个样子啊,有了一些王者的担当。”

“是么?那还真是一件好事,前段时间还跟我说不要继承王位了。”

“都是任性的话,大主教您也明白。”

“…不过那孩子真的变了。”大主教起身

“不正是你所期望?”

“…法那,陪我去趟书房,我去看看他。”大主教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法纳西斯,后者猜出她的想法,两人相视一笑。

“是。”

[2 楼] | Posted:2016-09-27 02:30| 顶端
Inuit7778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26585
精华: 0
发帖: 8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2 HHB
注册时间:2016-09-19
最后登陆:2017-09-1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塔希利亚

“公子,再往前就是伊利斯了。”

“我们一直在拜伦的后面…必须抢在他们前面进入伊利斯去见我父亲,还有,别叫我公子,亚德里恩就行。”

“是。”

欧罗斯特在马上拦住亚德里恩,手指着说道

“亚德里恩,你看…”
手指的方向正在冒着浓浓黑烟。又是一个被践踏的村庄。

“绝对是拜伦没错,欧罗斯特,跟我来!他们应该刚走不久现在说不定还有人生还。”

“亚德里恩!现在还不知道那边的情况,别贸然…”

“现在犹豫又有几条人命白白丢掉,我身为埃尔罗伊家族的继承人怎么能坐视不管?”

亚德里恩纵马跑向村庄,欧罗斯特紧跟其后,这一路来,亚德里恩所过之处都是焦土,现在接近伊利斯,亚德里恩胸口有一团火在燃烧,现在的他只想多挽救几条生命。

“亚德里恩…没有幸存的人。”找遍整个村庄的欧罗斯特汇报到。

“我这边也是,这帮畜生。”亚德里恩一拳打在墙上。

“亚德里恩,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去伊利斯与你父亲汇合,伊利斯会保佑他们的灵魂的。”

“是啊,我们再往前走会被撞见的,走小路吧。”亚德里恩上马说道

“等等!亚德里恩!”在马上的欧罗斯特惊叫道

“我看到了!是骑兵!应该是拜伦的骑兵!”欧罗斯特和亚德里恩向后飞奔。

“数量六人左右,看来是扫荡附近的,怎么办?他们已经看到我们了。”欧罗斯特道

“前面也有,我们被包围了。”
十二名骑兵,斥候和扫荡者把两人围在了官路上

“是要怎么办?”拜伦骑兵有的在征询意见

“我看着两个人穿着应该是贵族,抓起来带回审问吧。”
这边欧罗斯特和亚德里恩也在交流

“等会我们从那个没戴头盔的骑士那里突围,然后大人你先行一步,我为你断后。”

“开什么玩笑,一定有办法的。”

“你的父亲现在就在伊利斯,如果你现在出了什么差错,我死后怎么交代?”

“那也不要放弃自己的性命!一定,一定有办法的。”

“来不及了!大人,愿伊利斯保佑你!”敌人已经慢慢缩小包围圈。

“咻!”一发弩箭射进拜伦骑士的脖领,鲜血不断从锁甲的夹缝中涌出。
所有人都往射箭的方向看。一个拿着弩弓,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的青年骑在马上,下一刻,他表情忽的狰狞冲着亚德里恩吼道。

“傻*么?还愣着干什么?”

“亚德里恩,跟紧我!”两人从缺口突围跟那青年一起冲进了山里。

“多谢出手相救!我叫亚德里恩,这位是欧罗斯特。”

“现在还没摆脱追击,有什么话到时候再说!”青年回头看了一眼追兵。

“好”

咻————

咻——

在拜伦士兵追击途中不断有弩箭射来,都是布莱兹提前布置好的。转眼间,追兵们就迷失了三人的方向。
布莱兹早就让二人弃马跑到上处观察追兵,亚德里恩才发觉眼前这个人不是要摆脱追兵而是要全歼他们!

“你们。”

“在!有什么能帮的上忙的?”亚德里恩回应道

“看到那两个人么?”青年一指

“嗯,看到了。”

“帮我解决掉,你们可以吧?”

“那你呢?”

青年指了指后面。

“等会发出的惨叫是一声的话,你们就顺着这条路下去,我在下面栓了几匹马。”

“请务必让我跟你一起去…”

“多谢你的好意,不必了。”青年转头扎进密林中。

亚德里恩和欧罗斯特绕到走散的骑士后面,不过是三个人,欧罗斯特从上方跳下轻而易举的斩了其中一人首级,亚德里恩见状立马跟上,夺了正要刺向欧罗斯特的长枪然后左手摸出一把短剑刺向那人脖领,鲜血顺着刀尖流淌到亚德里恩手上,顾不上手中的粘稠,他转身想要帮助欧罗斯特但是后者已经收拾完剩下的那位转身对亚德里恩称赞道

“亚德里恩,身手见长啊。”

“这两年在军团里也让我学习到了不少。”

“是么,果然大人把你送进塔石关是对的。”

“嗯….我们快去和他汇合吧。”
正在山上寻找青年足迹的亚德里恩听到了惨叫,但不是一声。他加快步伐来到声源处。

“来的挺早啊,我这边刚解决完。”坐在石头上青年向亚德里恩打招呼。

“你…”越过他望向青年的背后,就好像抓野猪用的陷坑,只不过稍微大了点。

“原本这里是一群盗贼的居所,我稍微借用了一下,你看,效果很不错吧?”青年从石头上站起来拍了拍衣服。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

[3 楼] | Posted:2016-09-30 01:15| 顶端
Inuit7778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26585
精华: 0
发帖: 8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2 HHB
注册时间:2016-09-19
最后登陆:2017-09-1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重新认识一下,在下亚德里恩,这位是我的朋友欧罗斯特。”青年把两人带到山下另一角,那里拴着七八匹马。

“布莱兹,叫我布莱兹就好。”跨上马的布莱兹回应道。

“刚才真是十分感谢你出手相救。”

“别在意,我只是顺手罢了,我盯他们有段时间了。”布莱兹毫不在意

“感激不尽。”

“闲话就叙到这吧,咱们各自上路。”

“布莱兹可是要去帝都伊利斯?我们正好可以结伴而行。”亚德里恩提出建议。

“…出了这里,山神就不会再庇佑我了,也好,我们同行吧。”

“那真是太好了!”

夜晚将至,布莱兹和亚德里恩在上山眺望。

“那里,就是伊利斯了…”布莱兹用手指着一个开阔地带建立起来的城堡。
塔希利亚帝都伊利斯,这个曾经人与妖精共舞的城市,现在却被战火包围。亚德里恩可以清楚的看到城上明晃晃的火把和城下拜伦的驻军。

“我们现在怎么进城?”发问的事亚德里恩,现在的他急于见到自己的父亲。

“最好趁着月色我们从从侧面的城墙让人用篮子把我们吊上去。”布莱兹答道

“那怎么通知城墙上面的人?”

“我有朋友在上面,到时候通暗号。”

“到时候拜托你了。”
三个人趁着月色向伊利斯靠近,在经过拜伦的营帐的时候布莱兹拉住亚德里恩。

“等等,有些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亚德里恩不明白。

“你是不是想说拜伦那边有点安静?我也发现了。”欧罗斯特把自己的猜想告诉布莱兹

“就是这个…我听不见拜伦帐营里面的声音。”

“可是那边还烧着火把。”亚德里恩说道。

“不对,你们在这等着,我去看一看。”布莱兹跑向拜伦的营帐

过了一会,亚德里恩看到布莱兹狂奔着回来了。

“里面是空的!伊利斯有危险!”
这时伊利斯城墙上的火把烧的更明亮了,渐渐有喊杀声传了过来。火光冲破半边天映的亚德里恩脸红红的。

“我们现在就过去!”

“你疯了吗?乱军之中我们会死无全尸的!”

“可是我父亲他!”

“听着!现在过去只能与拜伦军相遇,在你见到你父亲之前我们的人头就会挂在他们的长枪上!”

“我…”布莱兹摇着亚德里恩的肩膀,想把他那疯狂的想法摇出去。

“就算你进城了又能做些什么?”布莱兹真害怕亚德里恩不顾一切冲进去寻死

“…”

是啊,就算亚德里恩现在进了城也只不过是多了一条刀下亡魂,但是亚德里恩忽然想到一件事。

“我们改道!”

“改道?你要去哪?”布莱兹不解。

“去艾多尔,帝国最后仅剩的那点能调用的兵力就在那里了!”

“你是说,铁卫军?”

“对,没错。”

“可是他们能听你的么?”布莱兹不敢相信。

“相信我,他们会出兵的。”
【父亲,你一定要等我!】亚德里恩压住冲进去的想法,与布莱兹欧罗斯特渡过河水出发前往艾多尔。

伊利斯

城墙上的火焰席卷上了天空,拜伦龙骑已经飞上了城墙,天上纷飞着箭雨,城墙上士兵正在顽强的抵抗,一位将军模样的人在与一位手持巨剑的人交手,周围没有一个人敢靠近,因为这两个人散发的气场太强了,都自觉的散开成一个空间供两个人交手。

“有意思!太有意思!”说话的人脚踩龙头,枪指那位烈火围绕着他在起舞的男人。

“我是拜伦王国第三龙骑团军团长佐伊!你是何人?”

“你没有必要知道。”此人正是奥菲利亚领主,亚德里恩的父亲,埃尔罗伊家族的亚德维斯。

“我枪下不杀无名之辈,你应该是他们的统领吧,这么短的时间内能集结这些…加上看破我的计划,值得称赞。”

“哼,净耍些小伎俩!”巨剑一挥,一道炎浪席卷而来,直扑佐伊。

“哈哈,我喜欢强者,喜欢与他们交战,这样我才能感受到活着的意味,塔希利亚给我的惊喜太多了!先是那个老家伙,然后是你!有意思,太有意思了!难道你们这边都是中老年比较强?”佐伊放声大笑,枪尖划破炎浪,座下飞龙冲向男人。

“不要让我失望啊!你!”

拜伦的士兵轻易的爬上墙头与塔希利亚的士兵展开交接战,时间匆忙令塔希利亚的守军没有准备,原本储存在仓库里的落石和一些其他的守城器械没有人及时搬运上来,地形上的优势被消耗殆尽,目前拜伦方面是占了绝对的上风。

“都闪开!城门要破了!”有人出声提醒,但是他的声音早已淹没在铁蹄之中。

[4 楼] | Posted:2016-10-13 02:04| 顶端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Powered by PHPWind v3.0.1 Code © 2003-05 PHPWind
辽ICP备05016763号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