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银行 | 社区婚姻 | 社区成就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火花天龙剑 -> 皇家骑士团 -> (原創同人)我叫拜斯
 XML   RSS 2.0   WAP 

本页主题: (原創同人)我叫拜斯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藤井雅樹

头衔:魔神皇魔神皇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2345
精华: 4
发帖: 222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36380 HHB
注册时间:2003-10-13
最后登陆:2019-11-02
瓦伦利亚的骑士(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原創同人)我叫拜斯

我叫拜斯

我叫拜斯,是一名死後重生到異世界的『靈魂穿越者』。前世的我,是一名極為普通的宅男。
某天醒來,我發現自己變成了嬰兒。我明白,自己穿越了。我並未因此感到訝異。
因為我很清楚,自己罹患有『睡眠呼吸中止症』。不論何時在睡眠中死去,都不算奇怪的事。

16年前,我重生到這世界。由父母口中,我得知自己的全名是『拜斯.波塞克』。
也就是那時,我瞭解到自己所在之處,是一個被稱為『皇家騎士團2』的遊戲世界。
不,或者該說是以此遊戲為藍本,所衍生出的『平行宇宙』。
我接受了自己已經穿越的事實,並且開始為了求生存而努力。

我父親是一名罪犯,具體都有哪些罪名,我很難說清。總之殺人、放火、搶劫、強姦,什麼都幹。
用四個字來形容,那就是『無惡不作』。用兩個字來形容,那就是『該死』。
至於他為什麼這樣都沒被逮捕,很簡單,因為他是本地惡霸,而本地是沒人管的窮鄉僻壤。
只有他欺壓良民的份,良民想反過來搞他?沒門!

至於我母親,呵!那可絕了。她是父親犯下強姦案的受害人。對,正是她被父親強姦,才生下了我。
這兩人結婚的原因,是在這以中世紀為背景的時代裡,若強姦犯娶受害人為妻,便能免罪。
我母親是個傻逼,她以為只要自己假裝愛上父親,就能當成是兩情相悅,忘記自己被強姦的事實。
簡而言之,就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患者,而且是極端重度的。

結婚之後,父親經常對母親施暴。父親沒有工作,日常生活的吃穿用度,都是靠母親掙來的。
這男人不但打老婆,喝醉酒時連兒子也打。正常的母親,若兒子被父親打,會挺身而出保護兒子。
可惜,我的母親並不是正常人。因此我被打時,她總是在一旁什麼也不做。就只是那樣,看著。
因有一對這樣的父母,加上我本身是魂穿者,使我對這具肉身的父母,心中無法產生一絲感情。

小時候的某日,母親終於耐不住飢寒交迫,病死了。她倒好,就此解脫。但我可因此倒楣了。
父親失去經濟來源與施虐的對象,不但沒痛改前非還變本加厲,將脾氣全發在我身上。
他逼迫我去偷搶拐騙,用什麼手段他不管,總之就是要拿錢回家,否則就是一頓毒打。
某晚我終於忍耐不住,趁他熟睡將他解決了。我殺了自己的父親。但奇怪的是,我竟毫無感覺。

住在我家隔壁的是『包威爾』姊弟,他們的父親『布朗西神父』被『暗黑騎士團』綁架,生死未卜。
姊姊『克裘雅』是一名牧師,用得一手好魔法。神聖系魔法,防禦、回復、輔助,樣樣精通。
弟弟『丹尼姆』是一名劍士,雖力量不大,但相當靈巧。與我過招,雖力不及我,但常能以巧取勝。
因從小苦練,我體格壯碩、力氣也大,但這其實沒什麼鳥用。我很清楚,這是『劍與魔法的世界』。
若不能想辦法習得武技與魔法,力氣再大、體格再壯碩,也只能淪為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也許你會說,魔法去店裡買就好。然而很遺憾,這裡並不是遊戲,而是現實世界。
店裡有賣『魔法卷軸』,但價格昂貴,買不起。當然,魔法學會就能用。問題是,有這麼簡單?
我想問題出在這裡,這是個有『神魔』存在的世界。所謂魔法,其實就是『向神明借取力量』。
前世的我是一名無神論者,正因如此,這個世界才會沒有願意將力量暫時借給我的神明。
而且,我是『真女神轉生』的腦殘粉。神對我而言,是『將人間視為遊樂場』、充滿『惡意』的存在。
無論表面上多虔誠,潛意識中對神的『厭憎』與『輕蔑』,被這世界的神感受到了,就這麼回事吧!
嘛…總之無論我怎樣努力學習魔法,還是連個屁都放不出來。最後我只好放棄,全力學習劍術。
然而力氣是有了、體格也有了。但最重要的武技方面,就跟魔法一樣,屁都沒半個!我也是醉了…

終於,『那一日』來臨,『聖騎士.蘭斯洛特』一行來訪。我與包威爾姊弟,踏上『命運』搭建的舞台。
我們並肩作戰,經歷戰火洗禮。我們不再是『素人』。是上過戰場、殺過人、見過血的『士兵』。
當我們接受隆威公爵招攬成為騎士,接受任務前往巴瑪姆薩,勸說鎮民起義時。我明白,時候到了。
拜斯這個人,被稱為皇家騎士團2的『影之主角』。他的命運,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主角的決定。
但是,『我』不可能允許別人決定自己的命運!於是,如何應對『命運的抉擇』,我早已有所準備…

巴瑪姆薩鎮 民眾活動中心門外

「那麼,你的決斷是…?」

滂沱大雨中,向我們傳達完公爵大人所下達的真正指令:『將所有鎮民一個不剩的全部殺光,嫁禍給加爾加斯坦人,以藉此取得吾等沃斯塔人革命起義的大義名份。』後,騎士.雷歐納爾詢問著。
然而可惜的是,他出言詢問的對象並不是我。而是這個世界真正的主人公,位面之子.丹尼姆。

以遊戲而言,我唯一生存的可能是丹尼姆服從命令,我抗命逃離,在暗黑騎士團正式發動侵略時,
受民族大義感召回歸。這是『拜斯』在遊戲中唯一能生存下來的路線。可惜這並非遊戲,而是現實。
跟包威爾姊弟認識這麼久,丹尼姆的性格我很清楚。我很肯定,他絕對會拒絕。
那樣一來,身為命運設定的影之主角的我,就會在世界意志引導下,成為屠殺的幫兇。
無論之後丹尼姆選擇回歸或堅持獨立,我的下場終究難逃一死。
要想改變這必死的結局,就只能在丹尼姆回答前搶先發言。於是我開始嘗試。或者該說,掙扎。

「雷歐納爾大人!!請稍等!」

眼見丹尼姆正處於驚訝狀態、目瞪口呆時,我趕緊趁機在他意氣用事、衝動發言前搶先開口。

「拜斯,你有什麼事嗎?現在正是關鍵時刻。」

雷歐納爾明顯不悅道。

「非常失禮!!雷歐納爾大人!但此事畢竟事關重大,我想丹尼姆恐怕一時之間難以決定。
能否通融我們三人稍作商議?請給予吾等十分鐘…不,五分鐘!看在曾經並肩作戰的份上。
拜託了!我請求您!!雷歐納爾大人!」

我以九十度的低姿態,向雷歐納爾鞠躬。
雷歐納爾是一位十分注重禮儀的騎士,我以如此低姿態拜託他,以雷歐納爾的性格,我賭他不會拒絕!

「這…好吧!那你們好好商議,千萬別做出令公爵大人失望的決定。」

果然!雷歐納爾猶豫些許後,便逕自往他的部隊處而去。這扭轉生死的第一局,是我賭贏了!
那麼,接下來,就該輪到如何說服丹尼姆這邊了…

「拜斯!!你搞什麼鬼!?這種情況還有必要商議嗎!?難道不是應該立刻斷然拒絕才對嗎!?
莫非你打算聽從公爵大人的命令!?裡面那些人可全都是我們的同胞啊!!」

丹尼姆義憤填膺的斥責著我。

「丹尼姆,不是的,你先聽我說。你看見雷歐納爾帶來的那些部隊了嗎?
倘若我們膽敢抗命,那些部隊就會立刻搖身一變,成為對我們行刑的處刑隊。
他們會親自執行公爵大人的命令,將屠殺的罪名推到我們身上,將我們汙衊為投靠加爾加斯坦的間諜。
到時這些鎮民同樣要死,連帶的我們全要給他們陪葬。這是一個局,一個一開始就針對我們設下的局。
無論我們是答應還是拒絕,他們早已擬定好相應的對策。」

「不…不是吧!?居然…可是,儘管如此,要讓我用屠殺無罪百姓的方式來換取自己苟活…
這樣的事,我實在做不出來!」

「拜斯,你就別賣關子了。有什麼辦法,都說出來吧!」

克裘雅神色平靜道。

「唉!?」

「有什麼好唉的?你看拜斯的樣子,像是還沒有想出對策的人嗎?
他肯定是打算向我們交代解決的方法,才會故意先將雷歐納爾支開的。我說的對嗎?拜斯。」

「是…是這樣嗎!?拜斯你也太不夠意思了,我被你嚇得心臟都快跳出來了啊!」

「真是的,不愧是克裘雅,果然瞞不過妳啊!那我就說了喔!
丹尼姆,我希望待會你能先『假裝』答應雷歐納爾。注意,是假裝。之後的事,就交給我來處理。」

「唉?你是想拖延時間?可是哪怕答應了,如果沒有執行的話,同樣會被識破的,這樣沒用啊!」

「丹尼姆,相信我!我向你保證,絕對不會讓你手中握著的劍上,沾上一滴巴瑪姆薩鎮民的血!」

「這…可是…」

「丹尼姆,我相信拜斯喔!難道你不相信嗎?你自己想想,從小到大,拜斯什麼時候騙過我們姊弟?」

幹的好!!克裘雅!就是因為知道妳是無藥可救的『弟控』,只要對丹尼姆有利的事妳一定會贊成。
而以丹尼姆優柔寡斷的性格,倘若三人意見產生分歧,只要我與克裘雅達成共識,
哪怕決議違反他本人的意志,他也必定會遵從。克裘雅,本季最佳好助攻,就決定是妳了!

「說的是呢…好!既然姐姐都這麼說了…拜斯!!一切就拜託你了!」

雷歐納爾似乎察覺到我們已有所決定,離開了他的部隊,再度來到我們身邊。

「如何,決定好了嗎?」

丹尼姆望向我,我向他投以一個鼓勵的眼神。丹尼姆深呼吸後,學我剛才的姿勢,向雷歐納爾鞠躬。

「雷歐納爾先生!!我等已決定,服從公爵大人的命令!」

「喔噢!!你們下定決心了嗎!?」

原本認定少年心性的我等必定無法接受這樣的命令,心中已做好將我們徹底剷除覺悟的雷歐納爾。
在聽見丹尼姆的回答後,也不禁喜不自勝,展露出笑容,然而此時滂沱大雨中,卻響起一聲驚雷…

「雷歐納爾大人!!不好了!」

雷歐納爾的傳令兵往這邊跑來,我知道,扭轉命運的第二回合,也是我賭贏了!『那個事件』發生了。

這是個有『神』存在的世界,虛無飄渺的『命運』,確實掌控著這世界。
身為配角的我,並沒有資格去改變命運。但我可以利用丹尼姆,他是位面之子。
只要我能影響丹尼姆的意志,影響他的選擇。由他做出的決定,就會被世界意志承認,引發後續事件。
這是重生16年來,我經過無數次實驗後證明的。丹尼姆作出了原作中沒有的『假意遵命』的選擇,
引發新路線,身為影之主角的我,並未被世界意志強迫做出揮刀砍殺丹尼姆或叛逃這等舉動。
因為假意遵命這個選擇是我以『軍師』的身份向丹尼姆提出建言的,所以我已被世界意志…
不,或者該說是『系統』,判定為主角在這條新路線的『內定夥伴』!

「什麼事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

雷歐納爾不悅道。

「雷歐納爾大人!!加…加爾加斯坦軍攻過來了!」

「什麼!!這麼快!?」

「是,來襲的似乎是斥候部隊的樣子。但是倘若時間拖延太久,恐怕接下來進攻的就是大部隊了…」

「切!!竟然在這種節骨眼上…丹尼姆!!你聽好!…」

果然!!一旦身為主角的丹尼姆答應屠殺,加爾加斯坦軍的部隊就會立即抵達!
這世界雖是現實世界,卻是由神所掌控。因此這世界的運行機制,依然忠實按照遊戲流程來進行。
接下來,雷歐納爾就會命令丹尼姆率部擋住加爾加斯坦軍,好讓他的手下趁機執行任務屠殺鎮民。
但是在這裡,我偏偏要反其道而行…

「雷歐納爾大人!!請等一下!」

雷歐納爾話才剛說到一半,就搶著出言制止的大膽刁民當然又是我。

「拜斯!!又是你!這次又是什麼事!?」

雷歐納爾怒道。

「萬分抱歉!!雷歐納爾大人!屬下斗膽,能否請您親自率領精銳部隊,暫時抵擋加爾加斯坦軍一陣。
讓吾等來執行公爵大人交付的任務呢?」

「什麼!?理由是?」

雷歐納爾皺眉道。

「是這樣的,雷歐納爾大人。加爾加斯坦軍都是老兵,但我等的部隊都是新兵,恐怕難以應付。
只有交給您手下身經百戰的精銳部隊,才能將我軍的損失減少到最低。至於鎮民,都是些烏合之眾。
哪怕吾等手下都是新兵,也能順利完成公爵大人交付的任務。如此,我軍便能以最短時間完成任務。
並在不與敵軍大部隊交戰的情況下,提早撤離。以上就是屬下斗膽建言的原因。」

「原來如此,分析的非常合情合理。好,那麼就照你的意思吧!丹尼姆!!這裡就拜託你了!
記住!!不要讓公爵大人失望!」

雷歐納爾輕撫下巴,做出決斷後,對我們下達了命令與警告。隨後便連忙率領部隊,趕往鎮外迎敵。

「拜斯!!太牛了!加爾加斯坦軍會在這時候進攻,也在你的計算之中吧?究竟是怎樣算到的啊?
這也太神了吧!」

丹尼姆興奮道。

「拜斯,接下來我們是否要趁雷歐納爾的部隊與加爾加斯坦軍交戰的時刻,帶著鎮民一起撤離?」

克裘雅詢問道。

「妳說對了一半,是你們要帶著鎮民一起撤離,我留下。」

很好,一切都在計劃中。劇情進展到這裡,也是時候該進行最後一個步驟了…

「你留下!?這怎麼可以!!等雷歐納爾回來,發現鎮民全部被我們帶走的時候,你就死定了!」

丹尼姆震驚道。

「正因如此,我才要留下來善後。丹尼姆,你聽我說。你現在就進去鎮民活動中心,向鎮民說明原委。
願意跟隨你走的人,你就跟克裘雅把他們帶走。不願跟你走的、傷重無法走動的、年老行動不便的,
你把這些人留下,我會想辦法解決。」

「拜斯,你所謂的『解決』,該不會是…」

丹尼姆擔心道。

「別說傻話,丹尼姆。拜斯是誰?他會這麼說,肯定是胸有成竹。我們留下來,只會破壞他的計劃。
拜斯,你說是嗎?」

克裘雅平淡道。我就知道她會這麼說,這個弟控姊姊,只要能夠讓弟弟活下去,多邪惡的事都幹得出來。
哪怕慧黠如她,儘管察覺出我的意圖,也只會配合而不會拆穿我。是的,她就是這樣的女人。
她肯定以為我打算犧牲自己給他們殿後,阻止雷歐納爾派兵追殺他們。
然而哪怕是克裘雅,也並未看穿我真正的企圖…

「拜斯,是姊姊說的那樣嗎?」

丹尼姆驚訝道。

「啊啊,就是那樣。理由我無法說明,但確實正如克裘雅所言。」

我與丹尼姆四目相交,我的眼神無比清澈坦然,沒有絲毫說謊的痕跡。

「好,我明白了,就照你說的做吧!姐姐,我們走吧!」

丹尼姆語畢立即轉身,朝向活動中心而去。克裘雅對我投以一個飽含深意的眼神後,也隨後跟上。
確認兩姊弟進入屋內後,我離開原地,走向我的直屬小隊。由公爵處獲取資金,並補足兵力後。
在我的要求下,丹尼姆將原本公爵的人馬編制到我的麾下。因此我的小隊,全是原公爵的人馬

「拜斯大人!」

騎士.亞德里恩向我行禮。

「諸君,現在我要交付任務。」

我嚴肅道。雖然沒有號令集合,但我的小隊聽到之後,全員自動聚集過來。

「等一下丹尼姆與克裘雅會帶著部份鎮民離開,我要你們對此視而不見。
至於那些被留下來的人,等丹尼姆他們離開後,我要你們在雷歐納爾大人回來前,將他們全部處理掉。」

「什…什麼!?」

「拜斯大人!!這是為何!?」

「很簡單,雷歐納爾回來時如果沒看到一具屍體,肯定會立刻派兵追擊,我們要為沃斯塔人保留火種。
犧牲傷殘者與老人,讓年輕人得以繼續生存,這就是我的目地。」

「可是,拜斯大人…」

「我們是騎士,身為騎士,最重要的就是忠誠,要為主盡忠,要維護主的榮譽。
現在,公爵大人命令我們,要將巴瑪姆薩鎮民殺光。但我們是沃斯塔人,這些人都是我們的同胞。
殺害同胞,神絕對不會原諒這種事。於是我擅自作主,施展計策,讓丹尼姆帶著年輕人逃走。
至於那些被留下來的人,就由我們來殺害,完成公爵大人交付的任務。
公爵大人是沃斯塔人未來的希望,公爵大人必須是乾淨的,因此所有的髒活都由我們來完成。
為了守護主君的榮譽,哪怕弄髒自己的手也在所不惜。這就是我拜斯.波塞克,身為騎士的『忠義』。」

「拜斯大人…」

「噓!!禁聲!丹尼姆他們出來了。小聲點,把眼淚給我擦乾,不要露出馬腳!」

「拜斯,我們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要走的人都帶上了。」

丹尼姆來到我身前說,道。

「很好,事不宜遲,遲則生變。你們立即出發,不得有誤。」

我囑咐道。

「拜斯,那你呢?」

丹尼姆擔心道。

「心配無用!山人自有妙計,不可說。」

我展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微笑。

「嗯,我知道了。那你自己小心。」

丹尼姆離去了。

「拜斯,保重。」

「嗯,克裘雅也是。」

向我道別後,克裘雅也隨後跟上。
二人率領部隊,護送著部份鎮民,由加爾加斯坦軍斥候部隊進攻的反方向離去。片刻後…

「時辰已到,該送他們上路了。」

我一聲令下,小隊成員臉色一變,個個充滿戾氣,宛如殺神。一聲不吭,沉默地走入活動中心。
隨後,裡面傳來了淒厲的慘叫聲、刃物入肉聲、斬殺聲、此起彼落,不絕於耳。
而這一切,都被滂沱大雨所掩蓋,已經遠去的丹尼姆一行人並未聽聞。
我並未說謊,名為丹尼姆.包威爾的少年,手中並未染上一絲無辜者的血。
手中染血之人,是我拜斯.波塞克…

「這樣,就好了…」

我閉上眼,淋著雨。用只有自己能聽見的微弱聲音,喃喃自語著。

當大雨停止,雷歐納爾的部隊解決了加爾加斯坦軍的斥候部隊,回到鎮內與我們會合時。
慘絕人寰的大屠殺已經結束。我吩咐部下用事先準備好,由地底挖掘出的黑油潑灑在活動中心四周。
將這棟沾滿血腥的建築物徹底焚毀。其目的自然是讓雷歐納爾無法清楚辨識屍體確實的年齡、
性別與數量,好給逃走的丹尼姆一行人爭取緩衝的時間。

「拜斯,任務完成了嗎?」

「是的,雷歐納爾大人。幸不辱命。」

「這臭味…是黑油?為何要多此一舉。」

雷歐納爾似乎起了疑心。

「啓稟大人,由於人數太多,我們無法一一確認是否有人詐死。
為避免斬草不除根導致後患無窮,屬下才自作主張,一勞永逸,以絕後患。」

我淡然道。

「原來如此,不愧是拜斯,設想得很周到。對了,怎麼只有你的小隊,丹尼姆跟克裘雅的部隊呢?」

雷歐納爾疑惑道。

「啓稟大人,丹尼姆那小子只是假裝答應您,您前腳一走,他就立刻率領部隊逃跑了。
為了怕耽誤公爵大人的大事,屬下才自作主張沒有追擊,而是以執行公爵大人的任務為優先。
請雷歐納爾大人責罰。」

我誠懇道。

「原來如此。哼!婦人之仁,難成大器。那種人不用去管他,你做得很好!
諸君!公爵大人交付的任務已經完成了,趁著加爾加斯坦的大部隊尚未趕到,我們立即撤退!」

雷歐納爾下令道。

「是!!雷歐納爾大人!」

我一聲應諾,率領小隊與雷歐納爾的部隊一同撤離巴瑪姆薩。就在此時,我的腦海中傳來一陣異聲。
使我愣在當場,全身不住顫抖,眼淚也由雙眼不由自主地淌流下來。

「拜斯大人!!您沒事吧!?

「拜斯君,你怎麼了。」

無論是部下也好、雷歐納爾也罷。此刻的我,已無暇回應了。因為此時的我,正沉浸於至福般的狂喜中。

「你所做的事情是正確的,沒有人能因此責備你,別想太多了。」

看來雷歐納爾誤解了我發呆的原因,我的部下們也是。然而這對我而言是好事,沒有必要拆穿。
事實上令我發呆的原因並非如同他們想像,而是方才我心中響起的『聲音』,那聲音是這樣說的…

『隱藏任務完成!!稱號系統開啟!』

『您成功欺瞞騎士.雷歐納爾!!取得「欺詐師」稱號!』

『您成功蒙蔽親友丹尼姆!!取得「陰謀家」稱號!』

『「狀態面板」強制開啟!!請將注意力集中在您的視角右下方,即可查看您的狀態面板!』

當我依言查看後,不但看見等級、血量、各項參數、裝備。最重要的是,剛才取得的稱號,還有解說。

『「欺詐師」,您施展騙術、詐術成功率提升50%,敵方對您施展騙術、詐術成功率降低50%』

『「陰謀家」,您施展計策、謀略成功率提升50%,敵方對您施展計策、謀略成功率降低50%』

我正在哭,這不是悲傷,而是喜悅。因為這一刻,我感覺16年來的努力有了回報。
正因我是宅男,才玩過皇家騎士團2。正因我玩過這款遊戲,才能在穿越後迅速融入這世界。
正因我瞭解這些角色的性格,並在16年間做出無數次嘗試,才能成功扭轉自己必死的命運。
並在扭轉命運後,獲得世界意志的認可,賦予我這個名為『系統』的外掛。

我叫拜斯,是一名死後重生到異世界的『靈魂穿越者』。前世的我,是一名極為普通的宅男。
但如今的我,由於種種因素,成為一名靈魂中自帶系統的魂穿者,即是俗稱的…『龍.傲.天』!

我叫拜斯 完


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
[楼 主] | Posted:2019-08-01 00:16| 顶端
patebeng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29427
精华: 0
发帖: 9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5 HHB
注册时间:2019-03-07
最后登陆:2019-09-29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找个媳妇,要个帅哥

污泥螺杆泵
[1 楼] | Posted:2019-09-29 16:24| 顶端

火花天龙剑 -> 皇家骑士团




Powered by PHPWind v3.0.1 Code © 2003-05 PHPWind
辽ICP备05016763号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