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银行 | 社区婚姻 | 社区成就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 《人魔侠侣》
 XML   RSS 2.0   WAP 

本页主题: 《人魔侠侣》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真飞鸟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03287
精华: 0
发帖: 1810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8330 HHB
注册时间:2009-11-18
最后登陆:2021-11-26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人魔侠侣》

看着神雕侠侣开头进行仿写练习,有头没尾(反正是练习而已),标题随意起的。



“梦悠长,却总是聚散两茫茫,
湿眼眶,只盼你,回望。
伤,在心里结成霜,
忘不掉,是你的模样。”

一首轻柔动人的歌声从映照着橙红色黎明之阳光的太湖面传来。歌声来自在湖岸边,岸边枯草地上的两名女童,唱歌嬉戏,天真烂漫,无忧无虑。她们唱的歌曲是余昭源和叶里主唱的《初见》,只用了三十四字,便已包含了人的梦、想象、神情、思念、悲伤的抒情刻画。

在浙陵区织女镇太湖,时止秋至,花叶枯萎而飘落,更添上一层令人哀伤的景色。岸边一位少女悄立已久,眼望飘散着干花萎叶的橙红太湖,神情凄凉,若有所思。一整风迎面吹来,拂起鬓角和浏海的柔发细丝,当真是思水随景而动,撩起心中万千思念,在凄凉中更添一份孤苦。这时歌声渐渐远去,飘来尾段“离心碎,空流泪,人不归。忘川之水,静看红尘是非……”。一首本应饱含对情人思念之苦的歌竟然是被两童用喜洋的声调口吻唱出。

那少女留下了一滴眼泪,提起左手抹了抹脸颊,说道:“用快乐的声音来唱哀伤的歌,小孩子不懂人世间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只会张口模仿就唱,真是可爱,唉。”

那身后十余米处,一位身穿西服、带着铜色单眼镜的白发老人也一直悄立不动,眼睛一直看着少女的背影,眼神既充满了慈爱也充满了担忧。

岸边唱歌的两名女童约九至十岁,是一对姐妹,大的叫绯红,小的叫碧蓝。虽然名字都是颜色的词汇,但是浑身打扮、瞳色、发色却没有一丁点红色蓝色。

两名女童唱着歌儿走着过来渐渐接近少女和老人处。姐姐绯红对妹妹碧蓝说道:“蓝妹你看,这两个人还在那里。”说着就伸手指向少女和老人。

碧蓝眼睛一看,那少女有着一头亮泽的黑发和如红玫瑰的眼睛,头戴着盖掩耳朵的红色帽子,皮肤白嫩有如冰雪,身穿红色半胸礼服,礼服文胸上露出的胸脯又大又圆又挺。她身后的老者看似60岁,身穿执事风西装,虽然头发花白但是发丝依然亮泽反光,下巴留着的短白胡子硬如鬃毛,双目闪闪发光炯炯有神,一副单片眼镜附在右眼,虽然面有皱纹,但面容间透露着一种生命气质,似乎蕴含着强悍的生命能量。

绯红对妹妹说:“这两个怪人怎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老半天。”
“别这样说话,人家听到会生气的。”碧蓝回应道。
“他们还不怪吗?连脖子也不动一下盯着湖面。要是天下雨,淋雨了还这样立着不动,那就更有趣了,嘻嘻嘻。”说着就从提着的袋子掏出一个苹果,说道:“我扔一个苹果过去试试看动不动。”说着就把苹果抛向少女。碧蓝才发现姐姐的行为,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苹果抛到少女脑袋前时,白发老人突然闪现在少女与绯红之间,单手把苹果接着,其移动速度快得无法让人看清。两少女惊骇了,身体不自觉地往后一缩。

“该隐,不要吓着人家。”红衣礼服少女说道,并从白发老人身后走了出来,握住他手中的苹果,靠近两名女童弯下身,亲切地笑着咬了一口苹果,说道:“谢谢你的苹果。”两名女童从惊骇的脸转回愉快欢乐的笑脸。

少女从口袋里掏出两颗紫色的珍奇异果递给女童们。这两颗珍奇异果形似草莓,但又如苹果般大小,连结在顶部凹处的茎端却是鲜红色。两女童快乐地接过手后咬了一口,感到口中的果肉不仅甘甜无比,而且其甘如同波浪一样时高时低地反复不断变动,其甜不住地滚往舌头、口腔、鼻子甚至头脑,整个人一下子变得精神爽利。

“很好吃啊!姐姐,这是什么果啊!”绯红非常兴奋,有如发现了新大陆的探险家。“红姐,你这样很没礼貌啊,收了礼物要对长辈说谢谢。”碧蓝说道。姐姐完全没有理会妹妹的话,继续向少女连珠问道:“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水果,也从来在织女镇见过这种紫色身红色茎的果实!这种果叫什么?你在哪里买到?多少钱一斤?是在大树上结出来的还是在矮花上长的?它的种子可以在织女的田地种吗?种多少年结果啊?”

少女笑了笑,摸了摸绯红的头,没有回答问题,把话题转到另一边去:
“我叫夏洛特,你们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绯红呢!”
“姐姐好,我是碧蓝,多多指教。”
“绯红和碧蓝啊?很可爱的名字呢。”
“姐姐叫夏洛特?好奇怪的名字啊,你是外地人吗?”绯红好奇地问。
“红姐,你这样很没礼貌。”
绯红又一次完全没有理会妹妹对礼仪的提醒,口不停地又发起问:“你和这位老公公都是来织女旅行的吗?”
少女回答:“我和老公公来自很遥远的地方,来织女这个地方寻找一个旧朋友。”
“旧朋友啊?姐姐,为什么你的眼睛这么红?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红色眼睛的人。你找的旧朋友的眼睛也是红红的吗?”
“红姐!妈妈见到你这样没礼貌会打爆你的屁股!”
少女笑了笑,温柔了摸了摸碧蓝的头,“老朋友眼睛跟我完全的不一样。”说着,神情透露出一份哀凉。
碧蓝问道:“姐姐知道旧朋友在哪吗?”
少女回答:“碧蓝,你知道白月之林怎么走?姐姐的老朋友就在白月之林。”

白月之林是浙陵区一片林区,周围四面由十多个小镇所包围,是镇中之林。
碧蓝指着一条草丛间路说道:“从这条路一直走,在第三个分岔转左,看到“大头石”再转左,然后走到尽头转右,之后还有很多很多分岔路。姐姐,老爷爷,我们帮你们带路吧。”

于是在碧蓝和绯红领头下,四人走向白月之林,走了半小时,从草地穿到沙石地,从沙石地又走到草地,接着又进入灌木丛地,一些小鸟不时飞快地从身旁飞过。

绯红走累了,拉着碧蓝的手说道:“蓝妹啊,我们走太久了,等会还要去市集买羊奶果汁餐具,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妈妈教过我们要做好人,帮助人。助人要助到底,况且我们也快到啦,现在时候还不到中午,等会送姐姐他们到白月之林再回去织女市集,还不是有大把时间去市集买东西。”碧蓝道。
“绯红妹妹、碧蓝妹妹,你们想不想飞?”少女亲切地问道。
“飞?”
“是的,如同小鸟那样飞起来。”
“怎么飞?”两女童好奇地瞪大眼睛。
“我和老公公常练轻功,所以跑起来比小鸟还要快,你们信不信?”
两女童沉默不语,半信半疑。
“这样,我和老公公各自背你们一个,跟着我们飞快地跑起来,让小鸟都赶不上我们,要试试看吗?”
两女童听着很好玩,跃跃欲试,于是少女背上绯红、该隐背上碧蓝。
“准备了好没?一,二,三!”
刚数到三,少女和该隐身形疾起,运步如飞,一步十米,在灌木丛道上超高速移动,竟真的把身旁鸟儿抛离在后。两女童初时大吓了一跳,两人四只手手指紧紧扣在少女和该隐道胸前衣服,只见眼前的道路和两旁的灌木植物快速地飞向脑后,风声呼呼大响。很快,两人习惯了,就不害怕了,但觉自身化为飞鸟,在林间飞行穿梭,畅快刺激无比。

“好厉害啊!姐姐,你们是修行者吗?”
“是啊,姐姐和老公公已经修炼了十多年了。前面的分岔路是转左吗?”少女才说完,突然停了下来,该隐也跟着停下来,目光注视着右边的坟场。她和该隐走近坟场边,来到坟场边上一块墓碑。这块墓碑的表面颜色已衰褪变淡,杂草丛生,显然是无人拜祭,日久失修,碑身甚至已经有了裂纹,从裂纹中长出像草藤的奇特蓝色植物。
少女紧紧注视着墓碑,瞪大眼睛,张大嘴巴半天合不上。
“这不可能的……”



该隐说道:“事实摆在眼前,如果这是伊莎贝拉所为的话,恐怕她已经得到魔帝的秘诀。”
“这些蓝色植物是什么?魔帝是魔族的皇帝吗?秘诀是什么东西?”绯红问道。
少女没有回答,而是很严肃地对她们说道:“听着,绯红、碧蓝。有一个可怕的大坏人在织女镇干坏事,如果以后你们再见到这种长出蓝色植物的坟墓,绝对不可以接近,知道吗?”
“为什么?”绯红歪着头问道。
少女一下子哑口无言,说不出话,这时该隐抢着说:“长蓝色植物的坟墓会跑出可怕又恶心的吃人怪物,浑身都是牙齿而且散发着恶臭,一边走路一边流着恶心的浓黄口水,接近的话就会被它吃了。”
她叫孩子们别接近蓝色植物坟墓是出于善意,但是当孩子问到为什么时,她不知道怎么解释才不会吓着孩子,这时该隐却如此直话直说,两个孩子已经被吓得两腿哆嗦、脸无人色,但总算是忍着没有叫出来。
“该隐啊!”
“吓坏总比被吃了要好。”
“话虽是如此……”
“总之现在先把墓内尸骸处理。”该隐走到坟墓前,之后凝神聚气,念念有词,那些词绯红和碧蓝一句都听不懂。
绯红和碧蓝正好奇想知道该隐想干什么,但少女两只手抱起绯红碧蓝说道:“绯红,碧蓝,我们先行一步,在前面等老伯伯好不好。”说着又开始如飞一样高速移动离开该隐。
“老伯伯对着坟墓在干什么?”绯红问道。
“他在消灭墓里面的怪物,防止怪物出来害人。”
“蓝色植物生出来的怪物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种蓝色草藤?”
“魔界皇帝用他的血液注入任何动物的尸体后,在三至十五天尸体可能会变成受魔界皇帝意志操纵的怪物。”
“可是,姐姐,魔界皇帝不是已经死了很久了吗?”碧蓝问道。
“没错,已经死了九十年了。”
“那为什么在浙陵会有魔界皇帝血液造出来的蓝色植物尸体?”
“因为魔界皇帝的血被人夺走了。”

少女抱着两女童来到白月之林,放下两女童并道谢,就站在原地等待该隐。绯红淘气起来又向少女问道:“姐姐,我想吃那些很好好好吃的紫色水果。”
少女在自己的口袋里翻来覆去,没有摸到一颗那些紫色水果,神情尴尬。

绯红吃不到紫色水果,就不开心了,自己一个人走到一颗树下赌气地坐着。此棵树周围的土地散满了粉白色的花瓣,树冠上绽开鲜艳的粉色花瓣,正是织女镇名产桃花树。

碧蓝看见自己的姐姐这样问人要东西吃要不到就赌气,感到很丢脸,一时间又不知道怎么教训自己的姐姐好,就转而问少女:“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夏洛特。”
“夏洛特啊?是什么国家的名字啊?你和老公公来自什么地方啊?”
只见夏洛特呆呆地望着着桃树,黯然伤神,淡淡地回答:“一个天空和云彩跟你们完全不一样的国家。”

碧蓝见夏洛特一副不愿详细回答的样子,也不再继续问了,也许人家有难言之秘密呢?

过了一会,该隐从远处高速奔来,显然已把长出蓝色植物的墓碑尸体问题处理掉。夏洛特对两位女童说:“谢谢你们两带路,现在我先抱你们两回太湖吧。”

正在此时,突然刮起一阵怪异的漫天妖风,桃花树的花朵都吹得散非了一大半。这阵风说冷不算太冷,说猛也不算太猛,但是风吹过绯红和碧蓝脸时,皮肤竟感到一阵不适,有如被树枝刮过,并且深入体内令全身骨头都感到麻痒。

“伊莎贝拉!”夏洛特对着这阵妖风怒吼叫道。

“哈哈哈,夏洛特!你还活得好好嘛,真是别来无恙啊,实在棒啊。奴家一想象你浑身溅着血像畜生一样滚在地上哭来叫去地死掉的情景就兴奋得不能自已啊!!”一阵病态的女声刚说完这段话,树丛中现出一窜蓝色人影袭向夏洛特,该隐即时闪身出现在夏洛特面前挡下那窜蓝影的突袭。

只见那窜蓝影是个男子,穿着破烂枯黄的衣服犹如用碎布随便钉在一起而成,浑身皮肤都是破洞,一些破洞钻出怪异的蓝色植物缠着全身;男子的脸毫无无血色,灰白如木炭灰,几根又粗又长的蓝色血管在两颊和 鼻梁上微微隆起。

男子右手五指张开,有如猛兽一样扑顶着该隐,其指甲也如浑身植物一般的蓝色,又尖又长让人望而生畏。该隐的右前臂浑力抗着男子的右爪,西装的臂袖已经爆裂,露出的右前臂皮肤正渐渐浮现出蓝色的浮肿。

“小姐,你先把两个女童带到安全的地方。”
“小心点,该隐。”夏洛特说着,就抱起两个女童飞奔。
“姐姐,不如你先把我们送回家吧。”绯红说道。
“你们的家在哪里?”
“在河木镇,往那边走”碧蓝手指到一丛灌木树丛。

[楼 主] | Posted:2021-11-16 16:45| 顶端

火花天龙剑 -> 文学区




Powered by PHPWind v3.0.1 Code © 2003-05 PHPWind
辽ICP备05016763号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