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天龙剑 -> 精华区 -> 温柔的风,请继续吹吧---浅谈烈火人物拉戈尔特

毒牙玫瑰 2014-05-07 05:05
弱者以为风在宣扬自由,强者却知道它在追求归宿.

再次拿起尘迹斑斑的GBA,沉醉在艾布雷大陆的动荡之中.
我知道,他就要出场了.我甚至知道他所说的话,所要做的事.
他的名字叫拉戈尔特.
当我第一眼在龙之门见到他时,我就知道我将为之深深着迷.
和从前喜欢的一个叫绯村剑心的矮子一样,拉戈尔特的脸上有着一道伤痕,自额头一直到下巴,所以我料想他会是一个有着诸多悲伤往事的人.乌哈依的死已经给了我的内心很大震动,拉戈尔特的加入,他与其他人的对话开始动摇我,以及所有玩家对「黑之牙」单纯的理解.
相比大鼻子情圣巴特尔大哥与几乎所有人的支援都以“那么,来一决胜负吧”作为主题进行对话,拉戈尔特的对话明显内敛许多且有着诸多变化.与马修对话时述说「黑之牙」兴衰的那份淡然;重见妮诺安然无恙时发自内心的感叹;调侃希斯时的那份痞子样;突然对死神贾法尔如痛斥一般的独白;以及和伊莎多拉之间由相识到相知的故事…拉戈尔特和其他不起眼的配角一样,所有的故事都隐藏在他的五份支援当中.

“我是在「黑之牙」的人数用两只手就能数出来的时候,因为敏捷的身手,而成为其中的一员.在组织当中,我被称为[疾风].”
面对咄咄逼人,要问清楚自己过去的马修,拉戈尔特平静地说.
啊啊,当拉戈尔特伸出右手朝马修来回翻动以增加他话语中诙谐的程度时,年轻的盗贼是否会回想起为数不多的弟兄聚集在一起,宣誓让那些富有的贵族受到“牙之制裁”的情景?
然而他却是一个肃清者,肃清者的作用就是杀死那些背叛「黑之牙」的人.
“只要是人类,都会有睡觉的一刻,这样的工作,你想必十分清楚吧?”
「黑之牙」创建的时候,拉戈尔特正处于怎样的年龄!肃清者的工作需要的是超越常人的坚韧以及冷酷.而他全都做到了.他相信着「黑之牙」的正义,没有一丝想要离开的念头.但是当索妮娅到来之后,一切都变了.
“没有才能的人,受伤而不能继续工作的人…连这些同伴,都要被清除掉.然后有一次…陌生的上司命令我除掉受伤的同伴.她名叫艾莎.长久以来和我做拍档的女人.”
“她在一次任务中失败,再也无法灵活运用道具.作为暗杀者,她的生命已经结束了.但是作为人类,她的生命并没有结束.还可以在某个村子和他人一起过着和平的日子…她一定还可以安渡她的余生…但是…”
“我用这双手结束了她的生命.从那之后,我就开始逃离「黑之牙」了.”
每个人都会有不堪回首的过去,有些人放浪形骸,有些人若无此事.拉戈尔特的嘴角不再像平时那样微微上扬,虽然他一如平常的漠然,但是可以想象他的内心因往事而变得如何沸腾.
马修埋葬莱拉的时候一定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拉戈尔特呢?当他埋葬艾莎的时候是什么表情?在他那个理应感到美好人生的年龄,是否觉得世界已然蒙上一层灰色,而尘世间就像一座坟墓?

“妮诺,你还活着啊…太好了,你活着真是太好了.”
难怪妮诺要称呼拉戈尔特为“叔叔”了.这声重逢时的感叹,除了经历战事,九死一生的人之外,谁还能发出呢?无论谁都能让他豁然开朗的妮诺天真的脸,对拉戈尔特展开笑容的那一刻,拉戈尔特的长叹突然让我们也不由感慨:救下她和贾法尔是多么正确的一件事!
“喂,妮诺你…这次旅行结束后有什么打算?”
“其他人都有自己可回的家,要么也有故乡可回.可是,我们…已经没有了.”
当拉戈尔特的个子还只是和妮诺一样高的时候,他无家可归,沦为山贼.
他原本应该快乐地长大,学一门手艺,然后在乡下开一间小店,娶一个美丽的妻子…
但是命运捉弄了拉戈尔特!他始终没有家,没有热腾腾的食物,没有温暖的炉火,没有等待着他的妻子和朋友…
他的命运,绝不可让妮诺再经历.
“我…反正已经过不了正经人的生活了.就做些贼啊,山大王…之类的脏活混饭吃吧.”
“你不行,你还…可以挽回.你最好还是别和我混在一起.”
“罗依德或者是莱纳斯的话,还有可能保护得了你.可是,我没他们那么强.而且也没这么做的力量和勇气.我没办法保护你…”
对妮诺幼小的心灵来说,对贾法尔产生的是怜惜和爱情,对拉戈尔特产生的是尊敬和爱戴;离开了高大的父亲,依旧无法忘记的母亲,两位爱逗弄自己的兄长之后,妮诺剩下的亲人就只有拉戈尔特了.但是拉戈尔特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
“妮诺,把话挑明了吧.你在会碍我的事.”
妮诺就将要哭出来了,他没有看出来吗?妮诺断断续续的话里的委屈,他没有听出来吗?
他看着,他听着.分别的痛苦一定也在搅着拉戈尔特的心,但是他只是在小女孩离去之后轻声说了一句,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痛苦确实存在似的:
“妮诺…”

“哟,死神,好久不见.”
贾法尔,杀人不眨眼的凶手.当队伍里人人遇而择道而走的时候,拉戈尔特只像是看到了一位多年不见的朋友似的,微笑着对他说了一句.
然而拉戈尔特失态了,尽管他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面容.
“「黑之牙」已经完啦,首领死啦,四牙也消失啦.自从你们出现,一切都变得疯狂了…呐,感觉如何.死神.”
“果然说也白说啊,就像你的同伴索妮亚所说的,你没有心灵呢.”
“你知道我,知道我的本事,知道我的战术,也知道怎么收拾我.”
“但是,你不了解我.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至今人生是怎么渡过的…说是不了解,其实是没必要了解吧?是和暗杀无关的东西吧,嗯?”
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拉戈尔特先离开了对话,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哟,又碰面了.”
第二次看到贾法尔,拉戈尔特依旧是那淡淡的笑容.
“也好,那孩子活着的话,我的心里也好过多了.杨那老家伙也没事的样子.看来人生也不都是坏事嘛,哈哈,老说和你无关的话…”
或许是得知妮诺安然无恙的消息,或许是重新整理了心情,再也看不到几乎就要破口大骂的拉戈尔特了.他和往常一样神秘地微笑着,依旧说着些和贾法尔“无关的话”.
“哦,你也会露出这种表情呢.这表情相当不错呢.死神…不,贾法尔.”
是否在承认贾法尔的价值后,拉戈尔特离开了妮诺?我们无法得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拉戈尔特在那一刻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爱情是什么?
或许我们都太过于期待王子与公主一见钟情的故事了,故事中有着金光闪闪,灯火辉煌的大厅,有着无数俊男美女,会有一个骑着白马的帅哥走到你的面前说:
“我按照约定来了.”
是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次又一次和这个痞子盗贼不经意的相遇.终于有一天,当伊莎多拉在战后独自训练时,回过头来,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靠在了身后的树旁.
“满有激情的呀,你.”他微笑着说,似乎十分不屑这种行为.
“我叫拉戈尔特.”年轻的盗贼说自己名字的时候好像在说:
“我是亚历山大.”
“像我这样多余的人呢,可就没有那种前途喽.”
说完罗依斯和莱纳斯的惊人表现后,盗贼的目光黯淡了.在一个女性面前示弱,比在一个强壮男子面前示威更需要多少的勇气呀!
拉戈尔特凭借本能退缩着,或许他明白自己和对方明显是两个世界的人,但是伊莎多拉叫住了他.
“你总是低估自己.”女骑士说.
“拉戈尔特先生,如果你同我决斗,你会用什么手段呢?”
就这样,一次次的交谈中,双方明显感到彼此都有一种莫名的好感.但是,那终究是不可能的.她始终要回故乡去,去做婚前的修行,去高高兴兴去做她的新嫁衣.她有一个未婚夫,是英俊的骑士,即使在她受到严重的伤,即将离开人世时,也依旧在昏迷中呼喊着他的名字.
那个人名叫哈肯.
“顺便问一句,你是否有中意的男人?”
在谈完「黑之牙」后,话题立刻一转,说到了一直在自己脑海里打转的事上.
女骑士在支吾,在犹豫.拉戈尔特不慌不忙,像说台词似的开了口.
“这么说你有喽?哎,真可惜.一直刻苦训练固然不错.但你也该考虑考虑爱情啦.所有的人,包括你们骑士,都一样是人类嘛.只为战斗而活岂不是件悲伤的事?偶尔想想其他的事,对你有好处的.”
真愚蠢啊,这么正经的话,根本不应该是拉戈尔特所说的.曾经在那一刻我期望他像希斯一样,像基一样,像埃克一样…但是那都是不可能的了,因为拉戈尔特亲自堵住了那条路,并且还是笑着完成的.留下的只有一句轻佻的调侃.
“哎,若是我早些遇到你…就不会让你这样的美人孤单一人的.”
当所有的感情都包含在这一句话里的时候,为何说出来却让人误认为自己在嘲弄对方?
靠,拉戈尔特,你真失败.你不是男人…

战后,伊莎多拉回到了菲雷,拉戈尔特则去了贝伦.将两人共同的记忆和淡淡之情深藏心中,他们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时间不断流逝…
十年后,两人再次相会了,但却是在战场上,作为敌人…

关掉电源,抬头望向窗外.当拉戈尔特在战场上与伊莎多拉相遇时,他会做出如何的表情,说出如何的话呢?
我遐想许久,最后还是只能摇头一笑.
风就是风,它是自由的.怎么能想象得到它的模样呢?
“啊啊,拉戈尔特.”和自己遭遇相似的少年对他说,“对不起.”
“拉戈尔特叔叔的眼神…很悲伤.”绿发的少女看到了他的内心.
“你小子真怪…”希斯心有余悸地边走向拉戈尔特边说.
“我要和妮诺一起生活,已经决定了.”贾法尔看着拉戈尔特的双眸,勇敢地说.

Gotta steal from the rich when they don’t know I’m comin’
Gotta give to the poor,no time for lovin’
My oh my,don’t you cry ’cause there’s no way I’m stayin’
I will leave,say "bye bye",I’m goin’ my way

好吧,温柔的风啊,请继续吹吧.


后记:感情是需要酝酿的,原本想回家后再慢慢写这篇文章,但是今天一股突发而来的冲动让我迫不及待地一口气写了下来.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的习惯是零点准时开工,电脑旁边放着薯片,手机,可乐,小说…
我希望描写一个不亚于<<圣战之系谱>>中堪称骑士经典的非恩的角色.当然我知道很难成功.要是成功了,我就去买六X彩.
在我看来,拉戈尔特无疑能取得和非恩一样的地位.首先他们两人都是经历过一切变故的人,两人都像一个前辈那样注意着年轻的一代(拉戈尔特的心理年龄较他人来说,相当于他们的父辈).再者在追求爱情上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放弃(当然我不知道非恩和拉克西丝的爱情到底是不是口胡出来的).最后,二者都不是故事中最主要的人物,却和主线故事有着至关重要的联系.不过,这都是我个人的看法…
他们都有着不亚于主人公的精彩,我为他们因激动而落泪.
附:拉戈尔特与伊莎多拉的支援对话.

拉戈尔特&伊莎多拉(Lv C)
[拉戈尔特]
满有激情的呀,你.还在练剑?
[伊莎多拉]
等一下,你是「黑之牙」…抱歉,是原「黑之牙」吧.
[拉戈尔特]
我叫拉戈尔特.
[伊莎多拉]
拉戈尔特先生,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拉戈尔特]
嗯?
[伊莎多拉]
「黑之牙」的刺客…都是怎么样的呢?
[拉戈尔特]
?
[伊莎多拉]
若知道他们的样子,在战斗中我就不会感到意外了.
这些刺客都用什么手段…
[拉戈尔特]
头系黑带,手中握着寒光闪闪的匕首…随着黑影晃动,带来瞬间的死亡…
怎么样,印象深刻了吗?
[伊莎多拉]
是否太夸张了吧?
[拉戈尔特]
抱歉,不过没有比这个更动人的了.不过呢,这样的刺客确实存在过.
现在首领的儿子们,罗依斯和莱纳斯…
他们暗杀的技术可谓炉火纯青啊,说不定这两人能有描述中的那样惊人的表现呢.
但是像我这样多余的人呢,可就没有那种前途喽.
[伊莎多拉]
多余的…人?
[拉戈尔特]
是啊,所以呢,在战场上我是个没用的家伙.
不过话说回来,遇见你我挺开心的.
[伊莎多拉]
幸,幸会…

拉戈尔特&伊莎多拉(Lv B)
[伊莎多拉]
拉戈尔特先生,与我比试一回可好?
[拉戈尔特]
比试…之前我就告诉过你,不要误会了我的实力.
[伊莎多拉]
可我并非那样想的.你总是低估自己…我想或许我的剑…
[拉戈尔特]
就是那样的啊,你太高估我了.其实刺客都是些胆怯低能的家伙.
[伊莎多拉]
低能?
[拉戈尔特]
对,他们在黑暗中暗箭伤人,下毒,团体工作…但是却无法赢得公平的战斗,他们都是些狡猾的骗子.在面对面的较量中会被骑士轻易杀掉.
[伊莎多拉]
是这样吗?
[拉戈尔特]
怎么,你在怀疑吗?
[伊莎多拉]
作为菲雷的骑士,我有自信.但是谁也不能预测在实战中会发生什么.
[拉戈尔特]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们骑士有骑士的守则,非得赢得光明正大不可.但是你们的敌人可不这么想,所以可真够难的.
[伊莎多拉]
拉戈尔特先生.如果你与我决斗的话,你会使用什么手段呢?
[拉戈尔特]
嗯?好吧…让我想想.比方说,趁我们俩交谈的时候…对就像现在这样在你的剑鞘上动手脚,让你不能拔剑,看.
[伊莎多拉]
!
啊,你什么时候…
[拉戈尔特]
我说过了,刺客无法公平获胜,所以我们不惜使用一切奸诈诡计.

拉戈尔特&伊莎多拉(Lv A)
[拉戈尔特]
啊,好久不见啦,骑士女士.
[伊莎多拉]

[拉戈尔特]
咦?为何如此严肃?放心,我不会怎么样啦!不必防备.
[伊莎多拉]
上次我在未察觉的情况下,被你制服…
[拉戈尔特]
哦,那个啊.想起来了.你不必为此感到难堪.若是面对面,纯技巧的战斗,你轻易就能赢我了.
再说,我也不想与这支军队中的任何人战斗.
[伊莎多拉]
为什么?
[拉戈尔特]
我…喜欢这支队伍.在这里,我感到了很久以前的「黑之牙」.
[伊莎多拉]
这里使你回忆起「黑之牙」?
[拉戈尔特]
嗯,不信?
过去的「黑之牙」,它的成员都是些失意的流浪者.是首领教会了他们如何面对人生.
刺客虽然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职业,但是每个人都为自己感到骄傲.
至少,他们相信自己是正义的…是的,他们相信着.
[伊莎多拉]

[拉戈尔特]
但是看看现在的「牙」.再想保持自己的正义可是很难啦.很难…
[伊莎多拉]
「黑之牙」…曾是那样的?看来我一直对你有所误解.
[拉戈尔特]
很高兴你明白了这一点.
顺便问一句,你可有中意的男人?
[伊莎多拉]
这,这是…这…
[拉戈尔特]
这么说你有喽?哎,真可惜.一直刻苦训练固然不错.但你也该考虑考虑爱情啦.所有的人,包括你们骑士,都一样是人类嘛.只为战斗而活岂不是件悲伤的事?偶尔想想其他的事,对你有好处的.
[伊莎多拉]
是…我明白了…
谢谢你,拉戈尔特先生.
[拉戈尔特]
不用谢.
哎,若是我早些遇到你…就不会让你这样的美人孤单一人的.
[伊莎多拉]
拉,拉戈尔特先生.你在嘲弄我吗!

毒牙玫瑰 2006-07-15 02:54
这是我说过要为拉戈尔特写的文章,也是响应烈火征文。
排版依旧很糟糕,将就看吧(耸肩)
我在旅游当中。。。

广告:下期写自大的修女赛拉

Ring 2006-07-15 04:13
自大的修女么.........我有个同事的性格和塞拉的很像,每天都有我受的- -

无德小强 2006-07-15 04:23
也许有塞拉那样性格的人在楼上旁边还是一中乐趣呢 最起码 每天都有乐子啊

渡鸟 2006-07-15 04:29
十年后,两人再次相会了,但却是在战场上,作为敌人…

=__= 这是咋说的?

无德小强 2006-07-15 04:36
想不明白拉加尔特不是应该不参加战争了吗?再说伊莎多拉作为非雷的骑士不应该出来作战啊?

Ring 2006-07-15 05:41
下面是引用渡鸟于2006-07-15 12:29发表的:
十年后,两人再次相会了,但却是在战场上,作为敌人…

=__= 这是咋说的?

两人支援A后通关结局中的

渡鸟 2006-07-15 06:24
利基亚和贝伦之间,发生过战事?
或者,菲雷派遣伊萨多拉援助艾特鲁利亚,因为后者与贝伦发生冲突?= =a

本应隐退的拉加尔特,还真没想到会有这种结局

&黑百合& 2006-07-15 08:22
下面是引用Ring于2006-07-15 12:13发表的:
自大的修女么.........我有个同事的性格和塞拉的很像,每天都有我受的- -

要长得和塞拉MM这么PL才行

先知先觉 2006-07-15 08:26
盗贼~~我还是喜欢Jaffar的~~~

Ring 2006-07-15 11:14
下面是引用&黑百合&于2006-07-15 16:22发表的:

要长得和塞拉MM这么PL才行

恩,那"傻"女人长的还不错

为了避免因跑题而被874到渣都不剩,故再废话一句~

可能不少人都发现了,支援对话的背景音乐就塞拉的最特别,有点意思

秀花 2006-07-16 00:52


breen 2006-07-16 01:29
毒君不愧是拉加尔特的FAN啊~
其实当初对这一对A级支援也是有不小的怨念... ...本来以为能促成一对的
但是这样的结局,也许才是最恰到好处的吧

毒牙玫瑰 2006-07-16 04:23
强烈要求楼上的楼上贴拉戈尔特与希斯对话中 拉戈尔特深情地说"那或许就是爱吧" 的那张图

ZERO*Fire 2006-07-16 06:10
这个……
虽然我最爱的是马修……
但拉戈尔特真的很强……
我觉得比贾法尔还厉害……

秀花 2006-07-16 06:21


满足某楼......

leoaqua 2006-07-16 15:28
玩游戏的时候实在没楼主这样对人物有深入的了解
疾风,是龙之门那章要快速说得而带来麻烦的人吧
恩有见地有见地,鄙人也很向往(或者说崇拜)疾风这种处世的心态
天上掉下的不是花瓣,而是灰尘;身边走过的不是有情有义,而是陌生;躺下去没有好梦,醒过来没有惊喜,世界就是这样平凡。
PS:楼主您还年轻,一直0点开工?NONONO,大大地伤身,现在过劳死很多底,我自从上班就没一天0点后睡觉的,多保重吧

疾风火 2006-07-16 16:20
楼主的文笔不错啊,很高兴楼主对“疾风”这个小人物投入了这么多的关爱。

其实,这个论坛上当年有很多“黑之牙”的同伴,可惜三年一晃物是人非。

量产马甲 2006-07-16 16:24
我倒觉得 温柔的风 这话应该送给剑圣卡雷

毒牙玫瑰 2006-07-17 09:27
回leoaque君:我一看到阳光脑袋就缺氧,其实我觉得我适合半年住北极半年住南极...
to楼上:卡雷尔在年轻的时候一点都不温柔.
而且他那种人,无论什么年代,什么地方,适合他的称号只有一个:神(从一个极端到另外一个极端)

量产马甲 2006-07-17 10:01
注意我的字眼 剑圣 卡雷 并非当年的剑魔

对路特加和卡雷的支援对话很有感触
C级
路特加:!
卡雷尔:这样的距离也注意到我了吗?看来你的身手不错啊。
路:。。。剑圣卡雷尔
卡:真是荣幸,你认识我吗?
路:只要是用剑的人,没有人会不认识你。。。
卡:是因为我年轻的时候在各地旅行的原因吧。
路:为什么,你会在这军队里?
卡:我的家人也在这军队里啊,承蒙他们照顾,我想试试我这老朽了的剑还派不派得上用场。
路:老朽。。。开什么玩笑。。。
卡:不,这是事实,现在的我,怎么也比不上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了。
路:。。。。。。
卡:这感觉不错,好象很久没这么有趣了呢。
B级
卡:你等一下。
路:什么事?
卡:你是在找人比剑吗?可以的话我做你的对手,如何?
路:我拒绝。
卡:为何?是我不足以当你的对手吗?
路:你的剑,不是用来杀人的,这和我所追求的东西根本无法相容。
卡:现在也许你是这么想的没错,但是你我追求的都是相同的剑道,它的终点也只有一个而已。
路:。。。。。。
A级
卡:怎么了,找我有事?
路:我有话想问你
卡:是什么?
路:你的剑,没有杀气,就象在微拂轻风,协调周围的空气一样。但是我知道不论多么锋利的剑都不是你的对手。
我想变得更强,想不输给任何人。剑道只有一个的话,我是否也能到达那个境界呢?
卡:你是生长在萨卡的吗?
路:没错。。。
卡:我也是萨卡出身的,聆听着吾父天空的声音,被吾母大地所养育,我的剑里所拥有的,也就是这些而已。
路:我不是纯粹的萨卡人,没有像你那样的感觉。。。
卡:以前也是这样的吗?
路:!!
卡:你应该也能听到的,只是你如今被憎恶所绊,无法听进去罢了。
路:战争结束以后,我就能听到那样的声音吗?
卡:一定能的,吹过草原的风是不会漏过一个曾经爱过的人的。

毒牙玫瑰 2006-07-17 10:12
卡雷尔那样说是因为他是撒卡人.
"温柔的风,请继续吹吧"此句话来源自<<风之谷>>(漫画版)
如果马甲兄看过的话就会明白,和卡雷尔完全两码事.../(-0-)/

Ring 2006-07-17 10:49
下面是引用毒牙玫瑰于2006-07-17 17:27发表的:
回leoaque君:我一看到阳光脑袋就缺氧,其实我觉得我适合半年住北极半年住南极...
to楼上:卡雷尔在年轻的时候一点都不温柔.
而且他那种人,无论什么年代,什么地方,适合他的称号只有一个:神(从一个极端到另外一个极端)

OTL毒牙MM是想说自己是吸血鬼么?

卡雷尔的话,不能单纯的用"神"来形容,因为年轻时的他是"魔"

lucio 2006-07-17 11:14
难得的性格表现比较全面的角色,疾风拉戈尔特


卡雷尔,封印里虽然外表不如从前(?),但真的是经历了风霜后的淡然成熟.可是似乎烈火里那个更受观众欢迎....游戏真是年轻人的游戏

秀花 2006-07-17 11:41
不大喜欢太臭屁的剑圣......

神风过耳 2006-07-18 10:01
疾风一直少用,或许我的烈火又该玩下咯

風駿 2006-07-18 10:12
只觉得,疾风是烈火和圣魔中最帅的刺客……一直很欣赏战斗画面里那造型

风藤铃动 2006-07-18 16:09
我心目中的“暗紫之盗贼”,他是我在火纹系列中最喜欢的盗贼之一,第一次看到他如剑锋削出来一般轮廓分明的侧脸、那个嘴角轻轻扬起的坏坏的浅笑,还有傲人而深邃的眼神,我就知道我一定会爱上这个角色…………

他的过往还真的可以大书特书一番,一直很希望会有人把他以前在黑之牙的事(尤其是和艾莎)好好发挥写一篇感人的同人出来~~~~不过他和女圣骑的双人结局真让我心痛,本以为可以给他讨个“老婆”的,没想到最后不但没在一起还要成为敌人…………哈根,就算不收你,我也不应该妄想把你未婚妻配给别人,我知错了…………

hpmp 2006-07-20 15:40
恩,拜托了某人加了精华。楼主灵动的文字很是不错。拉戈尔特确实是烈火设定的比较好的人物,不过比起他,我还是喜欢雷钠多和某斧男卡滋更多一些。前者的思想难以琢磨,而后者是对理想的迷茫。和我很相似......
我准备放到主页上。当然,文章最好修改一下。

we-ex 2006-07-20 17:18
不拜不行...

借帖问一下,我发的PM毒牙姐有收到吗~"~?

继续赚学费的耗子orz

keniol 2006-07-20 17:54
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角色。
每个角色背后,都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吗?

期待着。

杏核儿 2007-06-03 13:03
除了严重的顶,我还能说什么呢。

  实在是太帅了。

  任天堂出的游戏我最喜欢的盗贼。

    - -#

    帽子扣的好大阿。

lwangl 2007-06-03 13:42
下面是引用毒牙玫瑰于2006-07-15 10:54发表的:
这是我说过要为拉戈尔特写的文章,也是响应烈火征文。
排版依旧很糟糕,将就看吧(耸肩)
我在旅游当中。。。

广告:下期写自大的修女赛拉


感觉塞拉还是挺可怜的,特别是看她和大海的支援对话。

期待~

羅德 2007-06-03 14:37
毒牙君的文章真是越写越长了呢……呵呵~~~~
再潜水就不好意思了
出来活动活动

疾风啊~~~虽然并不讨厌这个人物,却也谈不上十分喜欢 拉各尔特的确算是蛮特殊的一分子
也许是故意的冷淡/或者是无奈的伪装,见证了黑之牙兴衰的他,毕竟有挥剑的理由——也许——那个是匕首……

gameoflife 2014-05-07 05:05
我很想有这样的文采…


查看完整版本: [-- 温柔的风,请继续吹吧---浅谈烈火人物拉戈尔特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3.0.1 Code © 2003-05 PHPWind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