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天龙剑 -> 精华区 -> 添加两位原创女剑士和影饼的对话————饼②支援对话有爱自翻更新

弑神之剑 2011-03-14 03:18
据点对话就不说了,下载关卡3也没动静,坐不住了,我来添点乱吧,就当是康复训练。

顺序完全随性,属于有爱就翻的,请见谅。

===========================================================

首先是下载关卡3,剣に定められた者は剣に,不知道译作“为剑所制者,以剑制之”如何。

[旁白]
暗黑战争之后…
塔里斯王女希达
和阿利提亚王子马尔斯缔结婚约,
塔里斯各地,民众
齐献祝福之声而人潮涌动。
然而,是瞄准了这一时机吗…
突然在塔里斯边境
发生了周边部族的叛乱。
只带了少数护卫去镇上的王女希达被卷入战斗,行踪不明…
塔里斯佣兵队长奥格玛
率领部下
立刻前去救出希达

(BGM「突入暗云」)

[萨基]
畜生、这帮家伙挺能打呀。
虽然很不甘愿,
光凭俺们干不过!

[马基]
可恶,要撑住。
只要俺们能撑到奥格玛队长赶到
就船到桥头自然直啦。
[萨基]
啊,可队长在哪里?
按预定,队长早就应该
和俺们汇合了不是吗?
[马基]
俺哪晓得!
虽然俺不觉得会有让
奥格玛队长棘手的敌人…

(场景切换)

(BGM「尊严崇高之将」)

[奥格玛]
那巴尔…

[那巴尔]
……
[奥格玛]
仍然做了贼人的马前卒么…
真是让人失望的男人。
本以为在马尔斯王子的麾下
你会有所改变,
看来是我高估你了。
竟连任何的目的都没有、
只是挥舞手中的剑…
你连禽兽都不如。
[那巴尔]
目的、么…
…要是我说,是你呢? (喂,不带这么基的)
[奥格玛]
什么?
[那巴尔]
从上次战争以来就没和你刀剑相加了。
和你的对决…
尚未分出胜负。
[奥格玛]
…你说,是和我的对决?
就为了这种事情…
你就向贼人施以援手?
胡闹也要有点限度!
[那巴尔]
……
[奥格玛]
有什么好笑的吗?(那巴尔:我没笑,我在打点)
[那巴尔]
别再装正经人了。
不要掩饰自己了…
你和我是一样的… (……呀啦那一卡?)
毫无区别。
[奥格玛]
……
抱歉…我和你不一样。 (发卡就得果断)
为了那位大人而战,
这就是我的目的。
[那巴尔]
…无需再多絮叨。
拔剑。
你要说不一样的话…
就死在这。(好严重的病娇啊……)

奥格玛死亡时 †
[奥格玛]
可恶…
希达…大人……

萨基初战时†
[萨基]
俺是奥格玛队长的头号小弟萨基。
你做好觉悟了吧呐!

萨基死亡时 †
[萨基]
咕…对不起…队长…!

马基初战时 †
[马基]
奥格玛队长的头号小弟
说的就是俺! (你们俩啊……)

马基死亡时 †
[马基]
畜生啊…!
队长…对不起…

奥格玛VS那巴尔(第一次时) †
(BGM「挡在面前的强敌」)
[奥格玛]
咕…!
[那巴尔]
迟钝呐…
是战争结束了之过么…
还是那个女人之过么?
要是杀了那个女人…
你会变回真正的你么?
[奥格玛]
小样…!
[那巴尔]
战斗。不然的话…就去死。

那巴尔(敌军)死亡時 †
[那巴尔]
…………


玛丽丝(敌军)死亡時 †
[玛丽丝]
老子还远远…
不够成熟呐…

对话(奥格玛→玛丽丝) †
(BGM「来,一起走吧」)
[玛丽丝]
啊、啊!
啊ー! 你呀!
[奥格玛]
怎么了?▼
[玛丽丝]
你脸上这伤…
你,是佣兵奥格玛…!
[奥格玛]
你认识我?
[玛丽丝]
什么认不认识的…
你过去,不是
救了我和我老爹嘛?
想想啊。你给了肚子饿得倒在
街上的我们食物…
那时的小子就是我啊。
奥格玛]
…还有过这事么。
那,你想怎样?
跟我打么?
[玛丽丝]
不,我投降。
我加入你那一边。
我想报恩嘛恩。
对老爹也会这么说的,
多关照啦。

玛丽丝初战时 †
[玛丽丝]
老子是玛丽丝,佣兵玛丽丝。
给我记好了啊!

玛丽丝死亡时 同敌军台词 †

第二回合终了时時 †
(BGM「来,一起走吧」)

[诺伦]
希、希达大人,
这里也都是敌军…
我们回头吗?

[希达]
等等,诺伦。
好像发生战斗了…
那是…奥格玛…?
奥格玛来救我们了。
我必须,到奥格玛那里去…!
(希达离开)
[诺伦]
啊、
请、请等等我希达大人! (杯具的步弓啊)

希达初战时 †
[希达]
请让开!
我不会让奥格玛死的!

希达死亡时 †
[希达]
啊…呜…!
我暂时…退下了…
对不起…

诺伦初战时 †
[诺伦]
从马尔斯大人那接下的任务,
我要好好完成!

诺伦死亡时 †
[诺伦]
我得…
保护希达大人…

对话(希达→那巴尔) †
(BGM「来,一起走吧」)
[希达]
那巴尔,等等!
请收起剑!
[那巴尔]
……。
又是你么。
别妨碍我。
[希达]
不要!
我不要奥格玛死。
绝对不要他死的!
[那巴尔]
…那么,打倒我,阻止我吧。
[希达]
不要!
那巴尔…我也不要你死…
不想要你死的。
你和奥格玛都是…
一起战斗过的同伴吧?
同伴死去什么的,我不要!
如果无论如何你都要和奥格玛战斗…
就先斩了我!
[那巴尔]
…………
[希达]
那巴尔…?
[那巴尔]
…我没兴趣了。
我的剑可没腐烂到
伤害女人的程度。
接下来随你便了。 (为希达大人又一次精彩的表演鼓掌)
[希达]
啊啊,谢谢你…那巴尔!
[那巴尔]
奇怪的女人…
看来不管是那家伙还是我
都战胜不了你… (利卡德:剑士先生您这是满脸的女难之相口牙)

那巴尔初战时 †
[那巴尔]
…………

那巴尔死亡时 †
[那巴尔]
………… (翻那巴尔的话真舒服……)


呆死(敌军)死亡时 †
[呆死]
看来,
俺没那运气啊…

对话(玛丽丝→她爹) †
(BGM……你懂的)
[玛丽丝]
…就这么回事。老爹。
[呆死]
嚯。有意思。
和佣兵奥格玛一块可是
光荣的话啊。
[玛丽丝]
嗯。不过可能又得白干活了呐。
啊ー、明天的饭钱
不想点办法可不行啊…
[呆死]
哇哈哈!
别在乎芝麻大的事。
钱啥的,关键时刻
老子靠赌博“哐”地赚个够啊!
[玛丽丝]
…老子最担心的可就是这个了呐。

呆死初战时 †
[呆死]
佣兵呆死说的啊就是老子啊。
来呀,让老子打个够!

呆死死亡时 同敌军台词 †

结局 †
(BGM「结束了战斗…」)
[兵士]
奥格玛队长
残余的叛军全部投降了。
我们胜利了。
[奥格玛]
是么。
*那巴尔生存時
[兵士]
剑士那巴尔…在战斗后,
似乎行踪不明了。
*那巴尔死亡時
[兵士]
剑士那巴尔…
那个男人的尸体
我们还没找到。
虽然我们觉得受了那么重的伤,
应该活不成了…
[奥格玛]
…知道了。你辛苦了。
任务结束。
把公主待会塔里斯王那里去吧。

(场景切换)

(BGM「该迈进的道路」)
[奥格玛]
…………▼
[希达]
喂、奥格玛…没事吧?
[奥格玛]
希达大人…?
嗯,我的话无需担心。
[希达]
太好了。
因为奥格玛,摆着一副好可怕的表情…
[奥格玛]
我么?
[希达]
嗯。简直就…
想第一次见到你时一样。
还是剑斗士的你剣闘士拥有着的…
非常可怕,但也
非常悲伤的眼神…
[奥格玛]
……
希达大人。
请让我,向您道一声谢。
[希达]
向我,道谢…?
[奥格玛]
过去…
被您拯救之前…
我一无所有。
连活着的目的都没有,
只是作为剑斗士,
继续战斗…
憎恶着这世上的一切,
放弃了一切…
[希达]
奥格玛…
[奥格玛]
但是我没有死去。
为了继续战斗下去…对,
我为了战斗而战斗。
战斗,是我的一切。
我的血肉,和那家伙…那巴尔是一样的。
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本来就不是该站在
太阳能照耀的地方的人。
是为战斗而生的怪物…
[希达]
…奥格玛…
[奥格玛]
可是…我,被公主您拯救了。
不只是性命,
我从公主您那得到了更加重要的东西。
就算公主您去了阿利提亚
和马尔斯大人结婚后也…
不会改变。
所以,请让我道谢。
公主…
[希达]
奥格玛…
我呢也,想想奥格玛道谢。
你一直
陪伴在我的身边…
在之前的战争里,也是这样。
你为了我,
保护了马尔斯大人…
(希达闭上了眼睛)
就算我去了阿利提亚…
你也…一直…一直是,我的…
[奥格玛]
公主…
请您,不要落泪。
公主您与泪水不相称。
公主您往后,
将在马尔斯大人那里
过上幸福的生活嘛…
[希达]
奥格玛…
…谢谢你,奥格玛…

======================Fin===================================
嗯,奥格玛你个悲情的男人,还是死了心跟拿把儿基去吧。
===========================================================



接下来是貌似让很多人对军师妹子哀音好感度大幅度UP的支援对话,当然,鄙人也是,看完男影饼版的后立刻定之为后宫成员(毕竟还是倒贴的,还不要名分……)
嗯,此外,高星难度下,哀音在16外那数值太符合她给人的印象了,当真是腰细娇柔易推倒的属性啊~~~


卡塔莉娜和男影饼
RANK 1
【卡塔莉娜】(左)
啊,影饼。
今天也训练吗?

【影饼】(右)
啊。
正是每天坚持才叫训练嘛。

【卡塔莉娜】
・・・・・・

【影饼】

怎么了?

【卡塔莉娜】
啊、不・・・
我在看影饼。

【影饼】
这我知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找我?

【卡塔莉娜】
啊,这个,那个・・・
影饼,有没有什么
希望我做的事吗?

【影饼】
希望你做的事?

【卡塔莉娜】
是。
我能这样活着
是托影饼的福嘛・・・
我想报答你。
我,如果是为了影饼的话
什么都肯做。 (影饼:攻略得太快了吧?!伦家还没心理准备呢……)

【影饼】
什、什么都?

【卡塔莉娜】
是、是的・・・
・・・什么都・・・肯做・・・

【影饼】
・・・这、这样啊。
那一起训练吗?

【卡塔莉娜】
咦・・・这种事
就行了吗?

【影饼】
啊,有对手的情况下
训练也更有热度嘛。

【卡塔莉娜】
我明白了。
那我们一起训练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ANK 2
【卡塔莉娜】(左)
・・・・・・・・・・・・

【影饼】(右)
卡塔莉娜?

【卡塔莉娜】
啊、影饼。

【影饼】
嗯? 这是?

【卡塔莉娜】
那、那个・・・

【影饼】
玻璃珠饰品?
貌似是相当旧的东西啊。

【卡塔莉娜】
是的,这是
不知多少年以前的・・・
克莱妮给我的礼物。

【影饼】
克莱妮・・・
是你待过的组织的同伴啊。

【卡塔莉娜】
是的。
因为克莱妮和我都是孤儿・・・
今天是
克莱妮和我的生日。

【影饼】
・・・・・・

【卡塔莉娜】
其实
被遗弃的我们
并不知道自己的生日什么的。
但是有一天,克莱妮嚷嚷着
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说着“快给我生日礼物”
向我撒娇。
于是,好不容易我给了她礼物,
作为回礼,
她给了我这个。
说“让你也和我同一天过生日”・・・
・・・・・・ ・・・・・・

【影饼】
卡塔莉娜・・・
虽然我理解你的心情,
但你别想太多。
(女影饼会多一句:我会在你身边嘛)

【卡塔莉娜】
是・・・
谢谢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ANK 3
【卡塔莉娜】(左)
影饼、
很快这场战争就要结束了呢。

【影饼】(右)
啊。
我们要胜利了。
马尔斯大人统治的
和平之世要到来了。

【卡塔莉娜】
是的・・・・・・
影饼、
能和影饼共处至今
我感到十分幸福。
从和你头一次相会
一直到现在・・・
和你的回忆
是我一生的宝物。
我,会珍惜这份宝物・・・

【影饼】
这样的回忆,
不牢记在心也行啊。
卡塔莉娜以后也会
和我们一起・・・
创造不知道多少
更加幸福的回忆。

【卡塔莉娜】
是,影饼・・・

【影饼】
差不多到军议的时间啦。
走吧,卡塔莉娜。

【卡塔莉娜】
啊,是。
我、我稍微有点事・・・
等一会我马上过去。

【影饼】
啊,知道了。
(影饼离开)

【卡塔莉娜】
・・・・・・・・・・・・
・・・・・・影饼・・・・・・
我喜欢你,影饼。
那、那个・・・
就算不是你的最爱也没关系。
就算影饼喜欢其他女性・・・
只要时不时,时不时对我说话・・・
仅此而已我就,
能感到幸福了。
所以・・・影饼・・・

(影饼不负众望地回来了)

【影饼】
卡塔莉娜? (小子你肯定是故意的吧)

【卡塔莉娜】

啊哇哇・・・
对、对对对不起!
再、再见影饼!
(卡塔莉娜跑了)

【影饼】
喂、喂卡塔莉娜・・・?

(女影饼则是叫哀音去开会哀音就很弱气地答应了,没下文了,没天理啊没天理……)

==========================================================

接下来是影饼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菲娜姬……哦不是瓦伦的舞娘菲娜,的互相调戏故事。
这次以女影饼为模板翻。



RANK 1

【菲娜】(左)
啊拉、你
孤零零地干什么呢?

【影饼】(右)
自主训练啊。

【菲娜】
哼~~~、,
老这样光训练
你不累?

【影饼】
这是为了变强嘛。

【菲娜】
哼~・・・
我说我说,
仔细看看你,
脸长得还挺可爱的嘛。
可是,你也
和那巴尔先生一样
服装的品味不怎么地呢。 (又中枪的那巴尔:……)
看呀看呀,你看下试试。
我的衣服,轻飘飘的
很可爱吧?
你不也像我一样
穿领先于流行的服装的话
可不会受男孩子欢迎的哟? (影饼:我倒是觉得琳达的服装更超前……)

【影饼】
比起受欢迎训练更重要啊。
倒是你,这身打扮
我可觉得不太好・・・

【菲娜】
我的打扮?
为虾米?
很可爱不是?

【影饼】
肌肤的露出太多,还太薄了。

【菲娜】
肌肤的露出?
呵呵。
影饼真是个正经的女孩。
影饼也试着穿穿看多好。
仔细看看,
你的胸部也挺・・・

【影饼】
你、你说胸部・・・!
我、我说你
很、很让人害羞啊别用奇怪的眼神看我・・・ (影饼:菲娜莫非有痴女潜质?)

【菲娜】
啊啦、在害羞?
讨厌啦,这么可爱——。

【影饼】
・・・才不可爱。
我要走了。
(影饼离去)

【菲娜】
啊、等下等下
叫你等等嘛——。

(男影饼则是说到露出问题时有变,具体如下:
【菲娜】
肌肤的露出?
啊、光死死盯着这些地方,
影饼好咸湿ー。


【影饼】
不、不是。
我不是那种意思。
我只是说这不适合打仗・・・


【菲娜】
啊啦、在害羞?
讨厌啦、这么可爱ー。


【影饼】
・・・才不可爱。
我要走了。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RANK 2
【菲娜】(左)
我说我说,影饼。

【影饼】(右)
怎么?

【菲娜】
你呀
每天每天训练训练呢。
年轻的女孩子
一个人孤单地训练
不难过?

【影饼】
不每天训练的话
会变迟钝的。

【菲娜】
哼~~~,好无聊。
对了。
我说我说,我的舞蹈
跳给你看看如何?

【影饼】
你的舞蹈?
啊,那真令人开心。
你的舞蹈会让人有精神。
你为我跳舞的话
可能能做平时两倍的训练。 (再动练级么)

【菲娜】
这样吧・・・
作为回报,就让影饼。
也跳一跳吧——
【影饼】
我、我也?

【菲娜】
因为嘛,光让我一个人
跳舞什么的太狡猾了嘛。
即使是我・・・
也觉得非常害羞嘛・・・

【影饼】
是、是这样吗?

【菲娜】
是啊。
但是和影饼一起的话
跳跳舞也行哟。
来吧,换上这件衣服。
我们俩一起穿着这身衣服
跳特别的舞蹈吧~~~。 (马路死:我、我绝对没打算偷看!)

【影饼】
咦、这衣服・・・
这、这是衣服・・・?
这不是布条吗・・・?

【菲娜】
影饼
非常漂亮嘛。
肯定很合适的。
来,脱了吧・・・ (杰刚:马路死大人您的鼻子怎么不太对劲?)

【影饼】
可、可是可是・・・
我・・・这种事情・・・

【菲娜】
啊哈哈! 开玩笑的啦
满脸通红的好口奈ー。
你当真了?

【影饼】
你、你这人・・・

【菲娜】
因为嘛,影饼你
捉弄起来超好玩嘛。
不甘心的话
报复我试试?

【影饼】
真是的・・・
我要继续训练了。
(影饼离开)

【菲娜】
啊,表生气嘛。
只是稍微捉弄下你而已嘛。
喂,等等我呀ー。

(男影饼则是菲娜称要给影饼看从未给人看过的“特别”的、“这样那样的地方会被看到
”的舞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ANK 3
【菲娜】(左)
飘忽飘忽~
我说,怎么样?
我的舞蹈?

【影饼】(右)
嗯,
活力又涌出来了。

【菲娜】
有我在,
很开心?

【影饼】
嗯,当然。
有你在我能努力训练。

【菲娜】
说这种话,
其实就是想要
和我一起跳舞吧?
还想继续上次的事的话,
什么时候告诉我都行哟。

【影饼】
上次的事・・・
对呢。
我也想学学那个舞蹈。 (马路死:求黑饼转职,求双再动!)

【菲娜】
可是,要跳舞的话,不穿像上次一样
露得很多的衣服可不行哟。
影饼酱做得到~~~?

【影饼】
・・・我意已决。
这也是为了学习技。
露得多的衣服就好是吧。
我试着准备了
连同你和我的分的新衣服。
菲娜也试着穿穿这衣服。

【菲娜】
咦?
这、这衣服・・・
这能叫衣服・・・
这、这不是裸体吗?

【影饼】
来,脱了吧。

【菲娜】
我、我说、我说等等啊。
那个・・・就算我没关系,
影饼行么?
要是让马尔斯大人
看到了这场面,
会被怎么想・・・ (马路死:甚、甚妙!)

【影饼】
我已做好与你一起倒下的觉悟。

【菲娜】
什么啊这觉悟!?
我、我叫你等等啦・・・

【影饼】
废话少说。
不要的话,
就算用强也要脱了你。

【菲娜】
呀、呀啊~~!
不、不要・・・影饼、
呀灭跌~饶了我吧~!

【影饼】
菲娜・・・

【菲娜】
咦・・・?

【影饼】
骗你的啦。

【菲娜】
咦?
咦咦咦ー!

【影饼】
之前,你不是说
“不甘心的话就报复我啊”吗。
所以,报复你了。
不过,害羞成这样。
菲娜果然也还是女孩子呢。
(影饼离去)

【菲娜】
真、真是的,影饼!
我饶不了你了啦!

(男影饼则是装着一本正经地对菲娜实施突袭式告白再一句“骗你的”,然后扬长而去……嘛,反正冤家结下了就对了啦,
めでたし~めでたし~~~)

==========================================================

3.7了,添加奥格玛与希达的支援

X
希达和奥格玛

RANK 1
【希达】(右)
奥格玛,有空么?

【奥格玛】(左)
有什么事,希达大人?

【希达】
这个・・・

【奥格玛】
伤药,么?

【希达】
在上次战斗中,
你保护了我,
让自己左肩受伤了吧?

【奥格玛】
・・・您察觉到了啊。 (所以你该穿上SFC版那套勇者的行头啊)

【希达】
你总是,
不露痕迹地保护我・・・▼
其实你,还受了很多
我不知道的伤吧?

【奥格玛】
怎么会。
我可没有那么不成熟哟。

【希达】
・・・对不起。
我老是给你添麻烦・・・

【奥格玛】
请您抬起头。
这条命是献给您的。▼
我受的伤什么的
您不用放在心上。

【希达】
奥格玛・・・

【奥格玛】
这个伤药
请您送给马尔斯大人吧。
我,不需要的。 (伤药传情么)

【希达】
不行! (希达意外得说一不二啊)
这是为了你
特别调制德伤药。▼
求你了,
请好好处理伤口吧。

【奥格玛】
・・・我明白了。
非常感谢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ANK 2


【希达】(右)
啊、奥格玛。

【奥格玛】(左)
您好,希达大人。
有何吩咐么?

【希达】
因为在刚才的战斗中
又被你救了,
我想向你道谢。

【奥格玛】
道谢是不需要的。
守护您和马尔斯大人
正是我的使命嘛。

【希达】
谢谢你,奥格玛。▼
因为有你在,
马尔斯大人还有我
都能放心作战了。▼
无论是怎样艰辛的战斗
你都能战胜。

【奥格玛】
不胜惶恐。

【希达】
可是,我也有点担心。
你谁都不依靠嘛・・・▼
总觉得你哪一天会消失,
去了很远的什么地方。 (公主明鉴啊,这么早就预言了结局)

【奥格玛】
・・・・・・

【希达】
请别忘记,奥格玛。▼
就想你守护我们一样,
我们也会守护你的。▼
你不是孤单一人的。 (你不是一个人~~~)

【奥格玛】
・・・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ANK 3
【奥格玛】(左)
・・・・・・

【希达】(右)
奥格玛?

【奥格玛】

・・・希达大人。

【希达】
呵呵,难得大意了呢,奥格玛。

【奥格玛】
您说笑了・・・

【希达】
可是,我很开心。

【奥格玛】
开心?

【希达】
嗯。▼
因为,奥格玛没察觉到
别人的气息什么的
至今为止还没有吧。▼
我想这这一定是
奥格玛信任了周围的大家,
真心相待了的缘故。

【奥格玛】
・・・确实,现在的我
在战场上不会感到孤独。▼
但是那也是我的弱点。▼
过去的我,
绝不可能在战场上依靠谁。▼
这是・・・
变弱了吧。

【希达】
奥格玛,不是这样的。
你才没有变弱。▼
不,不仅如此,
我觉得你变得比我刚见到时的更强了。

【奥格玛】
有了要守护的东西,
又被别人守护
而得以安心・・・▼
这是变强了吧。

【希达】
嗯,我是这么觉得。
我也,是这样的嘛・・・

【奥格玛】
真不可思议呢。▼
被您这么一说,
感觉自己真的变强了。

【希达】
呵呵。▼
我可得向神感谢
你这份强大一直和我
同在的幸运呢。

【奥格玛】
谨从您的期待
我誓为您的剑,
战斗到底。 (这明摆着是个骑士啊,你却死活坚持佣兵的身份,太不坦率啊你)

【希达】
谢谢你,奥格玛。  


(结果到结局奥格玛仍然要做个失意出走哥,怨念啊IS,做了这么多支援对话
让人物丰富了不少,个人结局毫不受影响,跟砍掉支援对话而有个别支援影响
个人结局的晓女相映成趣啊)

================================================

X
那巴尔和菲娜RANK 1

【菲娜】
我说,那巴尔先生。
没什么我能做的事吗?

【那巴尔】
没有。
别妨碍我修行。

【菲娜】
真是的,好冷淡啊・・・
至少稍微考虑下
再回答嘛。▼
明明我只是想报答救命之恩的说。

【那巴尔】
言谢无用。

【菲娜】
对了那巴尔先生,
让你看看我的舞蹈吧?
这可是被评价为“会让人活力焕发”的哟。

【那巴尔】
不需要。

【菲娜】
那么呢,那么呢・・
“请用那把剑随意处置我吧・・・” (希达么?)
之类的怎么样?

【那巴尔】
・・・・・・・・・・・・・・・・・・

【菲娜】
这不明摆着是开玩笑嘛!
别这样瞪着我啊ー
只是想让你顾下我而已啦。▼
我说,这的没有要拜托我的事?

【那巴尔】
・・・知道了。
我有一事相求。

【菲娜】
恭候多时!
虾米虾米?

【那巴尔】
闪一边去。

【菲娜】
・・・是ー。▼
吐舌头ー!
(菲娜离开)

【那巴尔】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ANK 2
【菲娜】
嗯ー・・・这么搞吧。
在后头扎起来呢・・・
还是绑一起呢・・・

【那巴尔】
・・・在说什么事。

【菲娜】
我在想该怎么
给那巴尔先生
做个新发型。 (噗)

【那巴尔】
我没拜托你。

【菲娜】
那巴尔先生,
明明难得有一头漂亮的头发,
就这么放着太可惜了嘛。▼
这里就交给我吧!
我正考虑着各种各样
可爱的发型嘛。▼
救命之恩可不得不报口牙。

【那巴尔】
你觉得那能算报恩・・・?

【菲娜】
哟西,搞成双马尾吧! (我了个去啊)
这是在瓦伦流行的发型哟。
我想一定会很合适的!▼ (因为是蹭得累么?)
那巴尔先生,这边这边!

【那巴尔】
喂・・・
(两人离开画面)

呀ー!
好口奈ー! (难以想象)
唔・・・!

【菲娜】
为什么不干了呢?
明明很合适的说ー。

【那巴尔】
・・・兴味索然!
不要再向我搭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ANK 3
【菲娜】
我说,那巴尔先生。
这场战争要是结束了,
你又打算玩失踪吧。

【那巴尔】
・・・・・・・・・・・・・・・・・・

【菲娜】
不说话也没用,
我都看得出来啦。▼
但是撒,为什么呢?

【那巴尔】
・・・我只是个杀人鬼。
只不过是战斗终结了
就去寻找下一个战场。

【菲娜】
没想过在哪里安身么? (这算是变相告白么?)

【那巴尔】
剑会变钝。▼
在一个地方停留,
心中就会产生多余的感情。 (你果然是个蹭得累)

【菲娜】
为什么要排斥那感情呢?
作为人这理所应当吧。
感情丰富人生不才更有意思嘛。

【那巴尔】
这就是我的活法。
你也别再缠着我。
你再得寸进尺就太碍眼了。

【菲娜】
碍眼・・・你好过分呀。

【那巴尔】
虽然不知道你误会了什么,
要是太添麻烦我就随手斩了你。

【菲娜】
・・・噗。

【那巴尔】
有何可笑?

【菲娜】
就算威吓也不可怕哟。
你不斩女人吧?
我清楚的啦。

【那巴尔】
・・・陪不得你。
(那巴尔离开)

【菲娜】
啊・・・真是的,这么害羞。▼
可是呢,救命之恩还没报嘛,
我还要跟着你哟。▼ (利卡德:剑士先生您浑身都是女难之相啊哈哈哈~~~)
所以呢,我要让那巴尔先生
萌发多余的感情,
变得慌慌张张。▼
这就是我的报恩。
呵呵,好好玩口牙。 (菲娜难道还有腹黑属性?)




那巴尔和影饼

RANK 1
【影饼】(右)
您就是那位
红之剑士那巴尔・・・

【那巴尔】(左)
・・・・・・

【影饼】
啊,请等一下。
我有话对您说。
马尔斯大人有令・・・

【那巴尔】
・・・・・・何令?

【影饼】
是。以后的战斗中,
让我和您共同实施作战行动。

【那巴尔】
・・・为何跟你?

【影饼】
虽然我不太明白马尔斯大人的用心,
恐怕是因为您
多为独自作战・・・▼
我想马尔斯大人是认为
您和谁共同行动对我军全体比较有利。

【那巴尔】
・・・・・・

【影饼】
那巴尔殿,
能和作为上次战争的英雄的
您共同作战是我的光荣。▼
今后请多多指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ANK 2
【影饼】(右)
那巴尔殿!
您在这里啊。

【那巴尔】(左)
・・・・・・又是你么。

【影饼】
最近,不管是在战场上还是行军中
都经常见到您呢。▼
那巴尔殿和我
说不定意外地合得来呢。

【那巴尔】
・・・・・・

【影饼】
什、什么呢那个如同在说
“只是你在追着我而已”
一样的眼神啊・・・ (痴、痴女?!)

【那巴尔】
・・・・・・何事?

【影饼】
是、是的。
其实我前些天
听到了不太好的传闻。▼
据说您在救了菲娜殿之前,
在给盗贼做保镖之类的・・・▼ (你太孤陋寡闻了影饼……)
那是事实吗?

【那巴尔】
・・・・・・啊。

【影饼】
为、为什么!?▼
您这般的人,
为什么要做帮助恶徒
这样的蠢事・・・

【那巴尔】
・・・・・・

【影饼】
您是,有什么苦衷吧?
因此才无奈・・・

【那巴尔】
・・・没这回事。▼
・・・我和山贼们毫无差别。 (不,您用剑的XD)
我和你们不一样。

【影饼】
・・・・・・那巴尔殿。▼
不,
没这种事。
您和我们是一样的。▼ (“说不一样的话,就死在这”~~~)
您是为了马尔斯大人留在这支军队中的。 (我觉得你想歪了……)

【那巴尔】
・・・・・・▼
・・・・・・为何这么想?

【影饼】
要是观察过您,谁都会明白。▼
我可没白白追在您后头。

【那巴尔】
・・・・・・

【影饼】
您不是恶人。
只不过,至今为止和山贼们
混在一起的日子里,▼
不知不觉
近墨者黑了。
现在的话还您能重新做人。▼
马尔斯大人也是这么期盼的。
既然如此,、
这肯定就是我的使命。 (你的使命未免多了点啊)

【那巴尔】
・・・・・・?

【影饼】
那巴尔殿、
知道您变回真正的人类,
我都会一直说得下去! (你是当妈流嘴炮的传人么?)

【那巴尔】
呵・・・・・・

【影饼】
有、有什么好笑的吗?

【那巴尔】
・・・你也和马尔斯王子一样,
是个“好人”。 (好大一张好人卡呀)

【影饼】
这是什么意思? (“你打破了我的大门,老鼠”)
和马尔斯大人一样・・・
是夸奖的话吧。▼ (你果然天然……)
不过・・・
我还是头一回看见那巴尔殿笑呢 。

【那巴尔】
・・・・・・。
・・・先走了。
(那巴尔离开)

【影饼】
啊、请等一下。
那巴尔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ANK 3
【影饼】(右)
那巴尔殿,
又见到您了。 (烦不烦啊你这痴女)

【那巴尔】(左)
・・・・・・

【影饼】
多亏了了您在战场上
就处在我附近,
我能放胆作战了。▼
那巴尔殿和我、
说不定能成为好伙伴呢。 (……呀啦那一卡?)

【那巴尔】
・・・我不打算和你组队。

【影饼】
那也没关系。
但是我,把那巴尔殿
视作重要的伙伴。

【那巴尔】
・・・・・・

【影饼】
那么,
我要去训练了。
再见・・・

【那巴尔】
・・・等等。

【影饼】
那巴尔殿?

【那巴尔】
・・・右手。

【影饼】
咦?

【那巴尔】
无名指・・・似乎会产生疼痛。▼
去治疗・・・会妨碍战斗。

【影饼】
咦?
真的啊。
太忘我了都没注意到・・・▼
咦・・・・・・咦咦!?

【那巴尔】
・・・・・・?

【影饼】
那巴尔殿・・・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
莫非刚才・・・▼
您为我担心了? (痴得没边了……)

【那巴尔】
・・・・・・

【影饼】
那巴尔殿!!
你终于找回正直的心了吧?

【那巴尔】
・・・吵死了。 (蹭得累属性暴走了哈~~~)

【影饼】
我现在,太感动了。
我一直以来向您宣讲马尔斯大人的优秀
与正义终于有了回报!

【那巴尔】
・・・给我安静。

【影饼】
那巴尔殿,
今后我们也
为了马尔斯大人加油吧! (影饼到底有多天然……)

【那巴尔】
・・・・・・・・・・・・

==========================================================


(雅典娜这张熊孩子残年的脸毁了设计优良的对话……)
雅典娜和影饼

RANK 1

【影饼】(右)
雅典娜殿,您在这呀。▼
马上就是军议的时间了。
雅典娜殿也请前来。

【雅典娜】(左)
jūnyì・・・?▼
雅典娜,不懂。
jūnyì是甜甜的圆圆的东西?

【影饼】
不、不是啦。
怎么想歪的啊・・・?▼
军议啊就是,
在下次战斗前
大家一起商量的事。

【雅典娜】
那样的话,雅典娜懂。
不胜感激。▼
雅典娜,异国之人。
渡海而来。
这的语言,难。

【影饼】
是吗。
那样的话不懂也没办法了・・・▼
可以的话由我来教你
各色各样(原文“色々”)的东西吧色々お教えしましょうか?

【雅典娜】
各色各样?▼
各色各样是
咸湿的意思?

【影饼】
不、不是啦。
虽然搞不懂怎么想歪的啊・・・▼
总之,
要是有不懂得语言
请随时来问我。

【雅典娜】
不胜感激。▼
幸好你不咸湿。

【影饼】
不用谢。▼
啊,顺便
“不用谢”的意思是・・・

【雅典娜】
这种程度的我懂。笨蛋。 (啊~~被骂得好爽~~~)

【影饼】
对、对不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ANK 2
【影饼】(右)
・・・就是这么一回事,▼
侦查就是说
在战斗前调查敌人的情况。▼
大体上就这样吧。
懂了吗,雅典娜殿?

【雅典娜】(左)
不胜感激。▼
懂了很多。
这全部多亏了影饼。

【影饼】
不,要是能帮上雅典娜殿的忙,
我也很高兴。

【雅典娜】
但是,不仅是语言。▼
这个国家的风俗、
人们的生活方式・・・▼
非常难。
雅典娜经常吓一跳。

【影饼】
雅典娜殿的祖国的生活方式
和我们的不一样吗?

【雅典娜】
对。完全不一样▼
但是雅典娜,来了这个国家。
所以雅典娜怀着礼仪之心,
应该适应这个国家的生活方式。

【影饼】
原来如此・・・
我觉得这很了不起。

【雅典娜】
雅典娜的祖国有
这样一句谚语。▼
“既入雪国,
则为雪国”(原文:「雪国に入ったら、 そこはもう雪国」,希望谁能告诉我个更合适的译法)

【影饼】
・・・这句谚语,
真的适合用在这里?

【雅典娜】
不懂。
我试着译成了这个国家的语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ANK 3
【雅典娜】(左)
影饼,
雅典娜,多亏了影饼
懂了各色各样的。▼
这全部多亏了影饼。
雅典娜,非常感谢。

【影饼】(右)
我也很庆幸能和雅典娜殿共处。

【雅典娜】
雅典娜,
想表达对影饼感情 。▼
以这条命谢罪。

【影饼】
咦?
不对不对,
又说错话了哟。▼
莫非你想说的不是谢罪,是道谢?

【雅典娜】
对。道谢。

【影饼】
嚯。

【雅典娜】
雅典娜,为表谢意,
要成为影饼的老婆。 (女影饼则是“成为影饼的妹妹”,原来如此,“姐姐大人”这个词果然是为了百合而存在的)

【影饼】
噗・・・!?▼
雅、雅典娜殿・・・
貌似又说错话了吧。

【雅典娜】
雅典娜,说错了?▼
那么・・・
成为影饼的女人? (女影饼则是“成为影饼的妈妈”……这什么展开啊)

【影饼】
错得更离谱了!▼
那个・・・虽然不知道你想怎么答谢,▼
就不用答谢了啊。
我已经收到足够多答谢了。

【雅典娜】
什么时候?
雅典娜,没给。

【影饼】
我和雅典娜殿
无论在平时还是在战场上
都一直在一起。▼
对我而言
你是重要的同伴。▼
和你之间萌生的羁绊・・・
是无可替代的东西。

【雅典娜】
影饼・・・
这感情,雅典娜也一样。▼
就算语言不同、
就算生活方式不同,
任何人的羁绊也是一样的・・・▼
雅典娜也在影饼身上
感到了羁绊・・・

【影饼】
雅典娜殿,
您知道羁绊这个词啊。

【雅典娜】
・・・这种程度的我懂。
影饼这笨蛋。 (哈~~又被骂了~~~)

【影饼】
对、对不起。

===========================================================

玛莉丝和男女影饼对话差别还是大了些,干脆一块翻译了


玛莉丝和男影饼


RANK 1

【影饼】(右)
玛莉丝殿。

【玛莉丝】(左)
那啥,你是・・・。

【影饼】
影饼。

【玛莉丝】
啊,
就是整天在马尔斯王子身边
晃来晃去的家伙啊。

【影饼】
什!

【玛莉丝】
有错吗?

【影饼】
不・・・。
倒也、没错。

【玛莉丝】
于是乎,有何指教?

【影饼】
刚才您的战斗之姿,
我拜观了。▼
至今为止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剑型・・・
我流吗?

【玛莉丝】
啊。

【影饼】
说是战斗用,
又过于华丽・・・!?

【玛莉丝】
你说啥。

【影饼】
为、为什么,
要亮兵器?

【玛莉丝】
算了,第一次嘛。
绕了你吧。▼
・・・俺老爹的事,
你知道吧。

【影饼】
啊。
听说极好赌博。

【玛莉丝】
老爹那家伙,
不管赚多少钱都能马上花光。▼
所以老子学了啊,
这种供人观看的,剑法。

【影饼】
原来如此。

【玛莉丝】
哦,对了。
想看么?

【影饼】
哦,求之不得!
务必让我看看。▼
・・・嗯?
这只手,是什么意思?

【玛莉丝】
钱啊。
谁说免费给你看的? (少嚣张,你个500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ANK 2
【玛莉丝】(左)
乘着速度・・・
哟西,跳!

【影饼】(右)
是!

【玛莉丝】
一着地马上停住!

【影饼】
哎哎!?
做不到啊!

【玛莉丝】
・・・摔倒了么。

【影饼】
这个,也是啊・・・。▼
要模仿这种动作,
除了玛莉丝殿
都是难上加难。

【玛莉丝】
也是,
让人简单地模仿了
我也会很困扰。▼
不过你啊,
貌似跟仅仅是锻炼过的家伙不大一样啊。▼
干得不错呀。

【影饼】
这、这样啊。
这要感谢祖父啊。

【玛莉丝】
还有,那个呐。

【影饼】
嗯?

【玛莉丝】
没向老子问俺に向かって
“不守妇道,你为什么要习剑道”
之类的,值得表扬。

【影饼】
啊。
骑士不分男女嘛。

【玛莉丝】
・・・嚯?

【影饼】
不过也是,确实
规矩起来的话
看起来挺漂亮的・・・っ!

【玛莉丝】
规矩起来的话,
怎么着?▼
想死么? (区区500G,这么嚣张——)

【影饼】
不、不啦。
我拒绝。▼
比起那个,
这个・・・▼
碰在我脖子上的危险地匕首
能不能收起来?

【玛莉丝】
・・・哼。▼
下次,会倍加严厉地调教你!
(玛莉丝离开)

【影饼】
刚才,
挑起话题的
不是玛莉丝殿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ANK 3
【玛莉丝】(左)
・・・完毕。

【影饼】(右)
这就是,
玛莉丝殿的剑技・・・!

【玛莉丝】
不错呐。
祖父的钱派上用场了。 (影饼你个败家子)

【影饼】
啊。▼
然而,
这是何等身法啊・・・▼
看起来简直,如同流星一般・・・っ!?▼ (就500G那速成长,想流星还真难)
等等!
刚才的话只是在赞美你的剑技 !

【玛莉丝】
的确。

【影饼】
那为什么,
要对我剑刃相向!

【玛莉丝】
老子也不懂。▼
但是,
被你夸奖的时候我就情绪高涨。 (……就这么竖旗了啊)

【影饼】
那只是害羞了而已吧 ・・・!?

【玛莉丝】
你说啥。
想死么?

【影饼】
不不、
想活!▼ (丢脸啊,想想巴特尔啊影饼)
我想活着看
玛莉丝殿的剑技。

【玛莉丝】
・・・・・・・・・。▼
好吧。▼
以后也让你看吧,
老子的剑技。▼
不要钱。
但是,作为回报・・・

【影饼】
什么?

【玛莉丝】
夸奖老子。▼
老子想更多地被你夸奖 。
虽然搞不懂理由呐。

【影饼】
啊,没关系。▼
玛莉丝殿的有点的话,
要多少我知道多少。


玛莉丝和女影饼
RANK 1
【影饼】(右)
玛莉丝殿。

【玛莉丝】(左)
那啥,你是・・・。

【影饼】
我叫影饼。

【玛莉丝】
啊,
就是整天在马尔斯王子身边
晃来晃去的家伙啊。

【影饼】
什!

【玛莉丝】
有错么?

【影饼】
不・・・。
的确,也可以这么说。

【玛莉丝】
于是乎,有何指教?

【影饼】
刚才您的战斗之姿,
我拜观了。▼
至今为止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剑型・・・
我流吗?

【玛莉丝】
啊。

【影饼】
说是战斗用,
又过于华丽・・・。

【玛莉丝】
呣!
你说啥。

【影饼】
哎!?
刚才我・・・
说了什么失礼的话吗?

【玛莉丝】
・・・不,
你没错。▼
但是・・・。
不要夸我。
总觉得,沉不住气。

【影饼】
我、我知道了。

【玛莉丝】
・・・俺老爹的事,
你知道吧。

【影饼】
是的。
听说他,极好赌博。

【玛莉丝】
老爹那家伙,
不管赚多少钱都能马上花光。▼
所以老子学了啊,
这种供人观看的,剑法。

【影饼】
原来如此。

【玛莉丝】
哦,对了。
想看么?

【影饼】
是的!
非常地,想看。

【玛莉丝】
好,知道了。▼
本来呢,得要收钱的・・・
这次就特别让你免费看吧。 (待遇差别真大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ANK 2
【玛莉丝】(左)
乘着速度・・・
哟西,跳!

【影饼】(右)
是!

【玛莉丝】
一着地马上停住!

【影饼】
是!
・・・啊!?

【玛莉丝】
・・・摔倒了么。

【影饼】
好痛痛・・・。 (女影饼在设定上更是天然么……)

【玛莉丝】
可惜呐。

【影饼】
不,跟玛莉丝殿相比还差得远・・・。

【玛莉丝】
不要妄自菲薄。
消化得向你一样快的家伙
老子还是头一次见到。▼
对老子而言也算教有所成啊。

【影饼】
是、是这样吗?
这不得不感谢祖父了・・・。

【玛莉丝】
嗯?
你,有祖父么。

【影饼】
啊,是的。
虽然现在没了,过去倒有。

【玛莉丝】
・・・抱歉。
打听了不好的话题。

【影饼】
不,没那回事。▼
现在的我所拥有的・・・
正是因为有祖父的教导才得到的。▼
能这样师从玛莉丝殿
也多亏了祖父 。

【玛莉丝】
是么。
你・・・是个不错的家伙呐。

【影饼】
谢谢。▼
但是, 玛莉丝殿也
是个好人哟・・・。

【玛莉丝】
呣、
你说了啥?

【影饼】
不,什么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玛莉丝と影饼♀3
【影饼】(右)
・・・完毕。

【玛莉丝】(左)
・・・竟然在这么短时间里,能领会到这个地步啊。▼
真是的,别连老子的饭碗也抢去了啊。

【影饼】
哪里,我还差得远呢。

【玛莉丝】
你啊・・・
我该跟你说过别妄自菲薄了。
会被别人看扁的。

【影饼】
是。▼
・・・・・・您真温柔,
玛莉丝殿。

【玛莉丝】
・・・你说啥。

【影饼】
可是・・・您真狡猾。

【玛莉丝】
呣、怎么回事。

【影饼】
叫我不要夸奖您自己・・・・・・▼
却总是夸奖我。
这样不公平。

【玛莉丝】
那个嘛・・・・・・
是啊。
确实,如你所言。▼
我沉不住气恐怕・・・。
只不过是还没习惯吧。

【影饼】

那么,今后就再也・・・?

【玛莉丝】
啊,随你的便。
但是,与此相对・・・

【影饼】
要怎么样?

【玛莉丝】
以后,让我直呼你的名字。
行吧,影饼。

【影饼】
当然。▼
那么・・・我也
叫你玛莉丝吧。

【玛莉丝】
啊。
重新说一遍请多指教啦,
影饼。

【影饼】
嗯。
我才是请多指教,玛莉丝! (于是,一对好姬友诞生了么)

风之狼 2011-03-04 11:41
更新猿快来跪下

worse&better 2011-03-04 12:16
头头你就穿着影饼跳舞的衣服来谢罪吧

linhui 2011-03-04 12:18
男饼和菲娜先去看那巴尔和菲娜就有感觉,看这个火热的舞女如何搞定这两块木头。

军师和女饼对话最后没有那段告白,这个男的独有。

PS:看过希达和奥古玛的对话就会觉得悲剧更大了。

弑神之剑 2011-03-04 12:36
竟然加精了啊,感谢老大们的支持了。

感觉没排版下果然看得会眼花啊,有空研究下,说不定换换颜色会有帮助。

==================================================================

さて、と 添加一段因老婆而获得地位的男人跟影饼的相声,男女饼没差别,省心省力啊。

==================================================================


杰克和影饼 RANK 1

【杰克】(左)
哟,
你是影饼吧。▼
我听说过你,
以后请多指教啦。

【影饼】(右)
我才是要请多指教呢,杰克殿。

【杰克】
叫我杰克就好,
别搞些死板板的。
我们是同伴嘛。

【影饼】
知道了。
那就请让我这么称呼吧。

【杰克】
话说回来啊你,
知道秘密商店么? (给老婆做广告么,可惜也就马路死的手下会光顾啊)

【影饼】
秘密商店?

【杰克】
啊,我的恋人安娜
在开秘密商店。▼
那可是连位置都是秘密,
连入口都藏起来的
不得了的商店。 (真正不得了的应该是商品啊……)

【影饼】
确实很不得了・・・

【杰克】
可是,这么不得了的商店
其实也有烦恼的。▼
完全没有客人来啊。 (你才发现啊……)

【影饼】
・・・也、也是呢。

【杰克】
于是,“怎么做才能让客人来呢”
虽然我们费劲脑经
想了又想・・・

【影饼】
我有个提案・・・
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

【杰克】
啊,拜托你说

【影饼】
不要搞成秘密的就行了吧。

【杰克】
这、这可真是一针见血!
糟糕了啊,你太敏锐了。▼
可是啊,
只有这是做不到的。
毕竟是秘密商店嘛。▼
不搞成秘密的
就会变得不是秘密商店了。

【影饼】
真难搞啊。 (真难搞啊)

【杰克】
啊,
因而烦恼着呐・・・ (尽管烦死好了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ANK 2

【杰克】(左)
安娜在开的秘密商店啊,
本来呢,
是向有钱的客人卖
超高价商品的。

【影饼】(右)
王侯贵族御用?

【杰克】
对,就是这感觉。▼
所以不带叫做“会员卡”的特殊卡片
我们就拒绝接客啦。

【影饼】
会员卡・・・ (不就在自己口袋里么)
一定是非常贵重的卡片吧。▼
比如说只有贵族才能持有? (利卡德:哎呀~~不要把偶当啥达官贵人嘛,偶很低调的啦)

【杰克】
不是啦,才不是这么简单的东西啦。▼
这世上只有区区一张。

【影饼】
区、区区一张!?
那没客人来不也理所当然吗・・・▼
或者说我觉得有客人来
才算是奇迹・・・

【杰克】
就是这样啊。
怎么着让客人更多地来就好了・・・

【影饼】
我又有一个提案・・・
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口?

【杰克】
哦,务必拜托你说。

【影饼】
不要搞会员制不就好了吗。

【杰克】
一针见血!
你可真敏锐到极点了。▼
可是啊,只有这是做不到的。
毕竟是秘密商店嘛・・・

【影饼】
真难搞啊。 (真难搞啊)

【杰克】
啊,
因而烦恼着呐・・・ (快点烦恼死吧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RANK 3

【影饼】(右)
杰克,
秘密商店的事嘛・・・▼ (经军师大人提醒,已更正“事”字错误)
毕竟位置是秘密的,
所以也不能向人推荐。▼
只要大概就好了,
把位置告诉大家如何?

【杰克】(左)
嗯,也是啊・・・▼
好叻我知道了!
那么特别地大杀必死!
告诉你秘密商店的位置。▼
也要告诉马尔斯王子他们大家啊。

【影饼】
啊,我会告诉大家。

【杰克】
我碰上你们时,
我所在的地方
你还记得吗?

【影饼】
啊,是安利之道的沙漠。

【杰克】
其实啊竟然!
在那附近就有秘密商店啊! (抱歉,希达早就听你说了来着……)

【影饼】
・・・・・・

【杰克】
那么,既然知道了这个
这支军队的大家
都会直冲向秘密商店吧!▼
毕竟有卖超——给力的东西啊
在秘密商店里!

【影饼】
杰克、
虽然非常遗憾・・・▼
我想我们以后
是不会再有去安利之道这种事情了・・・

【杰克】
哈・・・・・・▼
不、不妙——!?

【影饼】
没有其他的秘密商店吗?

【杰克】
那个,其他的地方
我也不太了解啊。▼ (你老婆没跑真是奇迹啊……)
啊ー,安娜。
原谅没用的我吧・・・

=========================================================
经提醒,修复错别字一处

linhui 2011-03-04 12:42
不高城秘密的

不搞成秘密的

错别字·······

worse&better 2011-03-04 14:02
楼主加油~

也挑个错字

秘密商店的是嘛・・・

事嘛?

暗黑雇佣兵 2011-03-04 14:27
啊,影饼。
今天也训练吗?
-------------------------------------
直接喷饭...

弑神之剑 2011-03-04 14:30
鉴于博得之门中“查内姆”带来的无限喜感,我决定直接以影饼译之(笑)

失落的勇者 2011-03-04 15:20
男影饼与“军师”的对话居然如此那啥,“军师”你太直接了吧,我很想知道这对话是谁写的……囧

PS:感谢楼主辛勤劳动,顺便纯引1楼的话

Windchaser 2011-03-04 18:02
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查内姆...

雪洞 2011-03-05 02:24
军师一路倒贴影饼的FLAG,所以我恨马路死

yoyo 2011-03-05 03:30
支持樓主啊

還沒玩這作呢

先FE10兩遍通關再說

弑神之剑 2011-03-07 05:39
一不小心整个周末都在玩 G世纪 世界(言叶在哪?),赶快翻译一段,不然懒久了会太监的

arum 2011-03-07 06:53
姑妈你果然是好人……

mew 2011-03-07 09:53
没关系
姑妈与希达的爱经典流传- -
佣兵与天马的爱跨越时空转生成迪克与夏妮再续前缘……
(虽然某剑士又阴魂不散地跟来了)

linhui 2011-03-07 11:52
为君之剑
战而出鞘
誓而何妨。

这就是姑妈最后的心态。

仪迷 2011-03-07 17:24
奥X那总是这么不含蓄,那巴尔死了的士兵对话也还是暗示没死么,为正篇羁绊伏笔下…
纯洁的主仆情美…

这么说卡塔莉娜和女MU还是很正常的,和男MU就直白了,克妹妹也拉出来博同情。

菲娜可能算是男女MU区别最大的支援对话了,笑点也都不错

秘密店卡那么早出场还来那些对话…N个安娜在各地开店…

我誓为您的剑,
战斗到底。 (这明摆着是个骑士啊,你却死活坚持佣兵的身份,太不坦率啊你)

莫非这句暗示Change职业系统…

linhui 2011-03-08 03:07
姑妈和影饼对话,影饼说的,姑妈以佣兵之身行骑士之责。

linke0000000 2011-03-08 04:26
我觉得完全可以把原版中的日文翻译成地道的中文,参考日和搞笑漫画。

应该很有爱

弑神之剑 2011-03-08 05:11
添那巴尔和菲娜以及影饼的支援对话(影饼对话无性别差)

话说我一直觉得SFC版中菲娜能耍西洋剑是加贺在暗示什么……可惜DS版把这个细节忽略了,残念,本来以为可以有什么文章做的。


至此,剑系步兵两位开山祖师爷在饼②中的支援就都可以见诸论坛了,合掌。

TO mew :
迪克和夏尼可是近水楼台啊,算是形似而神不似了,没有了阿卡内亚那两位的沉重命运,真是幸运的一对(不过也正是没了加贺式的三角恋,少了那份唏嘘啊)。

TO linke0000000 :
咳,纹迷要是日和化了,这个世界可就令人绝望了啊……虽然想起当年的“希达!加尔达的海贼突然袭击了我们!他们烧毁了村庄,我不能访问了!快叫你父王出钱重新建个”就觉得其实这个可以有……

arum 2011-03-08 07:04
我觉得迪克和夏尼这对的话,主要是鲁特加移情别恋插了一脚的大小姐了……囧

其实形似神不似还算不错的了,你看看烈火和圣魔的佣兵飞马……唉(摊手)

弑神之剑 2011-03-08 07:19
封印从流程到设计都可以视作纹迷再世嘛,后来越来越摆脱加贺了,佣兵和天马的距离就越来越远了(摊手)

worse&better 2011-03-08 08:02
那巴尔复刻之后就是太矬了点 不免让人觉得 “一个坐冷板凳的你嚣张个P啊”

linhui 2011-03-08 11:50
下面是引用arum于2011-03-08 15:04发表的:
我觉得迪克和夏尼这对的话,主要是鲁特加移情别恋插了一脚的大小姐了……囧

其实形似神不似还算不错的了,你看看烈火和圣魔的佣兵飞马……唉(摊手)


主要夏妮更像卡琳,和希达差的有点远·······

那巴尔复刻之后除了表现木愣和无趣外似乎什么都没有,还不如萨姆特欢乐。

仪迷 2011-03-14 03:18
其实20周年那本书里的雅典娜全身人设还挺好看的…
甜甜圆圆…日文里军议和啥点心谐音么…谚语是入乡随俗的意思么,影饼的反应是暗示雅典娜把哪个词译错了?
知道羁绊的话老婆之类也应该知道吧,原来妹妹和妈妈是对应这些…

原来玛莉丝是卖艺为生才穿成那样,与影饼能有钱以外的感情真难得,老爹怎么没乱入说快嫁了啥的…

话说我一直觉得SFC版中菲娜能耍西洋剑是加贺在暗示什么……可惜DS版把这个细节忽略了,残念,本来以为可以有什么文章做的。

这个可以确定不是当年的游戏BUG?不是的话也只能是和王族有关么…

姑妈以佣兵之身行骑士之责。

嗯嗯,精神升华了但装备没换…


查看完整版本: [-- 添加两位原创女剑士和影饼的对话————饼②支援对话有爱自翻更新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3.0.1 Code © 2003-05 PHPWind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