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花天龙剑 -> 精华区 -> 圣战系谱&776系谱同人一篇《瓶颈》

Malas 2017-12-27 15:51
瓶颈

一阵细风从窗外吹入,蜡烛上黄色的火焰微微地颤抖了一下。直到几条飞龙在眼前掠过之时,我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父王出征了?”
“是的。”
我望了一下静静地躺在房间角落的那把天枪昆古尼尔,很久前的,刚才的……一幕幕情景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哥哥,不要阻止我,我要杀了这个男人,这个欺骗了我十七年的男人!”亚尔提娜脸上带着莫名的惊诧与愤怒,正向父王刺出致命的一剑。
“是的,你的父母、乔安与艾丝琳是我杀的。但那又怎么样?战争就是杀人与被杀。这句话又不是从现在才开始的!”
亚尔提娜不是我妹妹。这十七年间,我,名义上是但实际却与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妹妹,杀死了这个女孩的父母又将这个女孩当作自己女儿抚养长大的父王,就在这种微妙的关系下我们三人一起生活了十七年。
“若是要对父王兵刃相向的话、就要先过我这一关!”带着这句话,我向亚尔提娜刺出了所有旁人都认为是刺向要害的一刀。

蜡烛上的火焰又趋于平稳,透明的烛油顺着蜡烛一滴滴地淌下。我有些困惑,在以往曾经凭借强大的龙骑士团称霸多拉基亚半岛的多拉基亚王国为何在这时就像这灯柱上的蜡烛一样,一点点被蚕食,一点点被消熔……
亚尔提娜安详地躺在床上,那一刀虽然只是轻轻地伤了她,但也足以让她在沉睡中度过这几天了,
沉睡中的亚尔提娜的脸显得如此恬静和秀美,很难把她和刚才在我和父王面前的那个愤怒的少女想象成同一个人。望着亚尔提娜的熟睡的面庞,一种复杂的情感涌上我的心头,一种对小妹妹的关爱和对异性的爱慕交织成的复杂情感。这种情感陪伴着我和她生活了这么多年,也常常让我感到困扰,我曾经想过,如果亚尔提娜确实是我的亲生妹妹的话,有些事情想起来会简单许多吧。

父王走了。
父王并没有带走那件他总是形影不离左右的神枪——天枪昆古尼尔。
“亚里奥因,这把枪就交给你保管了。听好,一定要守住多拉基亚。”
“父王,这不是昆古尼尔之枪吗?为什么要在这马上就要出阵的时候把它交给我?难道……父王?”
“够了……我累了。接下来就随便你吧。若是你的话、那些家伙也不会抱有憎恶之心吧……”

累了?父王?
多拉基亚自古以来就是尚武的民族。而由于缺少足够的耕地和水源,贫困和饥饿从未远离过多拉基亚。多拉基亚的男子只能靠远走他乡当雇佣兵来维持生计。即便是贵为一国之君的父王在年轻时也未能例外。
在阿古斯多利亚,在古兰贝尔,在密雷特斯……年轻时的父王的足迹几乎踏遍了这片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在战场上拼死拼活地作战,只是为了换取那一点微薄的佣金贴补家用,还要忍受着雇主那鄙视的眼神和不怀好意者的嘲骂。这便是当时每一个多拉基亚年轻男子的真实写照。但即便是如此,父王也从未有过一声怨言,每次他从远方回家时也总是带着那种豪爽的笑声。
建立了强大军队的多拉基亚尽管成功地击败了连斯塔,阿鲁斯塔等组成的北多拉基亚联盟,但却在梅尔根峡谷一战中惨败于皇帝阿尔维斯率领的古兰贝尔帝国军,不仅丢掉了刚刚到手的北多拉基亚半岛,还被迫和帝国签定了屈辱的和约。但即便如此,我也从未见过父王皱一下眉。他从来没有服输过。
可就是我的父王,竟然在现在说累了?
鬓角那一簇白发是岁月在父王身上留下的痕迹。目送他离开王宫时,我感到他的步履有些蹒跚,或者说,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矫健了。
“只是,不要再使人民更加痛苦下去了。我的愿望只是那样。”
这是父王临走时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父王……大概已经战死了吧……你走吧,亚尔提娜。”
“可是哥哥你……”
“走吧,到利夫王子身边去吧。”我转过身去,不忍再看妹妹的脸。
“可这样……哥哥!和赛利斯大人休战吧!我不想和哥哥作战!”
“命运安排好的事,我是不能违抗的。”

就在两个小时前,我收到了前线的战报。
“鲁迪基亚已经被攻陷,汉尼拔将军……汉尼拔将军投降了赛利斯军。”
“父王呢?”
那名将官抬头望了我一眼,随后又将头低下,没有说话。
“难道……战死了吗?”
听到我的声音的将官连忙报告:“陛下在与赛利斯军在卡帕托基亚城东面发生战斗,终因寡不敌众,英勇殉国了……”
我闭上了眼睛,这样的结果早在我的预料之中。

父王啊,你确实是累了,你需要休息了……
亚尔提娜,我们还能再相见吗?如果相见的话,也一定是以敌人的身份吧。

六天之后。
“克鲁迪亚城失守,赛利斯军正逼近多拉基亚。”

“不要再使人民更加痛苦下去了。我的愿望只是那样。”
多拉基亚的人民,难道一直生活在痛苦之中吗?

两个月前。
“我有三个儿子,第一个儿子两年前在前线被帝国军的弓箭射死了。第二个儿子一个月前在进攻缪斯的战斗中也战死了,四天以前我的小儿子也被拉进了军队。除了我那瘫痪在床的老头子之外,我还有什么可以给你的呢?”一间残破的房屋外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她一面缝着针线,一面平静地自言自语。但那隐藏在平静之下的悲伤与辛酸又有多少人能知道。

“我的哥哥曾经是您指挥下的龙骑士团的百骑长,我记得您还曾经亲手送给过他一柄佩剑。可是现在他再也回不来了,而我们全家却依然要过着忍饥挨饿的日子!连他一直珍藏着的您送给他的剑,都不得不被我们卖掉用来换取一点食物!您能够把他还给我吗?”一位在田中辛苦耕作的少女眼中噙着泪花说着,她那原本应当是细嫩而白皙的双手早已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老茧。她所耕作的那块地尽管已经干裂得出现了无数缝隙,但这样的土地在南多拉基亚也已经是弥足珍贵——这里更多的是岩石和沙土。

“我们没有水,没有粮食,但我们的年轻人还在和侵略者作战!我们到底是为了谁而战斗啊!”那是一位失去了一条腿的老人在悲愤地大喊,他也许曾经也是一位战士,但是现在连行动能力都丧失了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激励身边的年轻人去为祖国而战了。然而当前方传来的消息只有失败,再失败……他也对这场战争的意义产生了怀疑了吗?

这里的粮食和水是限量分配的,但每人每月分到的那点食物和水恐怕连一个星期也支持不了。一位站在门口的少女从经过的一位老者手中接过了一封信,但只看了两眼便冲回了屋中,随后便能听见房间中那隐约的抽泣声。一个等了很久才终于打到一桶的水的男孩在提着水回到家门口时,脚下一滑摔倒了,水也被打翻了。愤怒的母亲狠狠打了男孩一个耳光,随后又痛苦地蹲坐在台阶上……

这便是多拉基亚的现状的话,那我宁愿称之为地狱。

不像北多拉基亚那样拥有丰富的水资源和广阔的平原,南多拉基亚却被崇山峻岭所包围,而缺少河流更使得南多拉基亚的农业难以发展。大部分青年男子参与了雇佣兵团长期在外使得国内的劳动力更加稀少,国内经济日益萧条。由于南北多拉基亚的世代恩怨使得这片土地战乱不断。父王率领多拉基亚军虽然最终击败了北方联盟但却由于古兰贝尔帝国的介入再次无功而返,和帝国签定了和看似平等实则屈辱的城下之盟。但尽管如此,多拉基亚的人民还是无怨无悔地支持着父王。只是现在,人民对这样的生活的忍耐似乎也已经到了极致。

父王对多拉基亚这片土地的感情也许比任何一个多拉基亚人都要深,为了让多拉基亚能够成为一个强盛的国家,父王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战争。但一次次的战争不仅没有让多拉基亚强大起来,反而使得人民的生活更加痛苦,整个多拉基亚仿佛被套上了一层重重的枷锁,尽管在不停地挣扎,却仍然只是在无谓地浪费着自己的气力。

现在多拉基亚被攻破也只是时间问题了,我不由得想起了赛利斯——那个被称为“光之公子”的人,就是那个被古兰贝尔帝国宣布为叛乱者的辛格尔德的儿子?但他却先后将依萨克和达那从帝国的暴政中解放,受到了人民的广泛支持。随后又和连斯塔王子利夫一起解放了阿鲁斯塔,克诺特,曼斯塔,而当地的人民也将他们当作解放者而热烈欢迎?
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父王没有给多拉基亚人民带来幸福,我也没有。
那么,他,赛利斯能吗?
“不要再使人民更加痛苦下去了。我的愿望只是那样。”我已经几乎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了。

父王啊,你为什么要将天枪昆古尼尔留给我呢?难道你还有什么话没有对我说,需要由这把枪来转告我吗?

亚尔提娜啊,你一定已经到了赛利斯军中了吧,见到利夫王子了吗?分别了十七年的姐弟,一定有许多话要说吧。只是……利夫王子会怎么看我呢?我似乎还有什么想对你说啊,亚尔提娜,可是……

赛利斯啊,如果我说我将把整个多拉基亚就交给你了,你会接受吗?不!你有这个能力接受吗?

多拉基亚的人民啊,请你们不要责怪父王,父王的心一直是和你们,和整个多拉基亚在一起的啊。如果说多拉基亚变成今天这样的局面需要有人承担责任的话,那么就请将这一切归罪于我的身上吧!

一道阳光射入房间,有一只被玻璃瓶中的蜜汁所吸引却又不慎滑落入瓶中的小飞虫,当它意识到这点时却再也无法飞出去了。虽然可以看得见外面明亮而广阔的世界,但面前那一道细长的瓶颈口却成为它难以逾越的一道障碍。它多么想飞出去,但始终无法通过那一段瓶颈,它回头,背后是同样密不透风的瓶底。进不能,退无路。
我拿起玻璃瓶将之砸碎,小虫自由了,它又一次可以翱翔于这世界之中。望着那欢快的自由的飞虫,我想:对于多拉基亚来说,这何尝不是一种美好的象征?而他是否也可以像我一样,将这个束缚着整个国家的瓶子砸碎呢?

The End

桂木弥生 2004-01-20 14:18
MM的贴 不顶不行

雷文·菲鲁赛迪 2004-01-21 02:18
先收藏一份


hefeng 2004-01-21 02:24
为什么是系谱同人而不是776同人?
文章不错
在我看看来尚武的龙王是没有过错
一个武人的责任就是统一大陆,天下布武
他的真正错的地方是是收养了亚尔提娜
虽然其目的值得怀疑
龙王早就知道天枪和地枪的宿命
而这样的安排又让我们看到他内心的另一个世界

鬼爆@雷阵子 2004-01-21 02:58
写的太好了,写出了天枪心中的迷茫,尤其是人民的痛苦,太强了,学习ING…………

duo 2004-01-21 03:11
加精的贴子就是不一样

收藏先

Malas 2004-01-21 06:37
名字取名叫“瓶颈”,其实也是我个人对当时多拉基亚的处境的一种形象的感觉。
仅此而已。

雷文·菲鲁赛迪 2004-01-21 12:47
有点奥加的感觉,不过也确实符合南多拉基亚的现实。

穷乡僻壤的地界往往会造就出一大批骁勇善战的战士,因为不骁勇就无法在夹缝中求得生存。

baopoman 2004-01-22 08:09
好!
真好 !
为什么没人写亚丹呢?
~_~!

基尔雷娜 2004-01-22 11:15
好文....................................

PS:楼上签名超了.................

shdzzw1 2004-01-22 11:28
天枪地枪将地界划分为二两个不同的地域 可以刻画出许多相似却不相同的人物

吹过铃兰的风 2004-01-22 16:49
亚里奥因是我最喜欢的角色,我觉得他气质很好。有关他的文章这是我第一次所看。亚里奥因和亚尔维斯有相似也有不同之处,顽固吗?还是别的一些什么?呵

到底是为谁而战?是个好问题,还是个动人的问题。也许不仅是塞利斯王子“为谁而战”的问题。
是好文。

艾尔文 2004-01-23 08:05
感觉很不错啊…………
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多拉基亚的人民啊,请你们不要责怪父王,父王的心一直是和你们,和整个多拉基亚在一起的啊。如果说多拉基亚变成今天这样的局面需要有人承担责任的话,那么就请将这一切归罪于我的身上吧!

有着这样的想法的人是我一直很尊敬的人,尽管觉得很傻,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共鸣吧。
先帮忙顶上去好了。

Lranst 2004-01-23 12:03
好贴

小渡 2004-01-29 05:59
555~~好感人,强贴啊,亚里奥因是系谱里气质出众的反方角色(刚开始反方),超喜欢~~顶~~

DX-lonely 2004-01-29 06:21
顶帖~等人~

ddbsa 2004-01-30 07:50
  来晚了......顶

罗伦塞特 2004-01-30 15:35
虽然龙王没错,但是沙漠里偷袭乔安夫妇总是让偶耿耿于怀,不过想一想,就算龙王不下手,估计也和老辛一起被烧成灰…………

F2003 2004-01-30 16:56
嗯,写的很好,写出了亚里奥因内心的矛盾!

记得以前有人很喜欢用他做头像的!

seraph 2004-02-11 14:22
我也来晚了。
最让我感动的还是龙王。

-----鬓角那一簇白发是岁月在父王身上留下的痕迹。目送他离开王宫时,我感到他的步履有些蹒跚,或者说,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矫健了。-------

让人感动得想落泪的描写。强

伤心小剑 2004-02-11 16:17
在情人节前夕,相处六年的女朋友发来这样一条短信“我们还是做普通朋友吧”,结识24年的朋友发来“对不起,我真的很喜欢她,原谅我吧”,扔了手机打开电脑又看到这样一篇文章,我能干什么?扔了电脑?
日本一作家说过“不被爱的人才是真正的第三者”,我是第三者吗?我真的迷茫了。
“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一种思念”。我不知道我还能思念她多久。也许家里有钱,从小就让我不懂得去珍惜很多东西。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到办公司我都很顺利。顺利的让我觉得得到她是理所当然的事。呵,记得大学时候有位死党这样说过“离开你的父母你能做些什么?你就是一白痴,你连你身边的事和人你都搞不懂,一切你都是那么的想当然。”
哎~~~,拾起手机删除朋友的号码,关掉电脑以后我想还是认真的搞好我的公司吧,也许真的应该为父母做些什么了,也许能把公司搞好我的父母会开兴吧。

Malas 2004-02-12 04:52
本来还有几篇同人打算动工的。
不过偶今年高三马上要高考,大概也不会有时间来做这些了吧……
回想2001年初中毕业时来到火花,一晃将近三年过去了……
目睹火花三年来的变化,突然有些感慨……

一点点胡言乱语……

雷文·菲鲁赛迪 2004-02-12 05:35
上次发的短信你收到了吗?

Malas 2004-02-13 04:40
[QUOTE]最初由 雷文·菲鲁赛迪 发表
[B]上次发的短信你收到了吗? [/B][/QUOTE]汗……一直没注意……

不过关于那事我也知道,但一直没时间去打理……

Heero Rainie 2004-02-13 12:46
文章现在才看了,个人喜欢这个题目,很好的反映了文章的内容

艾尔文 2004-02-13 13:07
[QUOTE]最初由 伤心小剑 发表
[B]在情人节前夕,相处六年的女朋友发来这样一条短信“我们还是做普通朋友吧”,结识24年的朋友发来“对不起,我真的很喜欢她,原谅我吧”,扔了手机打开电脑又看到这样一篇文章,我能干什么?扔了电脑?
日本一作家说过“不被爱的人才是真正的第三者”,我是第三者吗?我真的迷茫了。
“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一种思念”。我不知道我还能思念她多久。也许家里有钱,从小就让我不懂得去珍惜很多东西。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到办公司我都很顺利。顺利的让我觉得得到她是理所当然的事。呵,记得大学时候有位死党这样说过“离开你的父母你能做些什么?你就是一白痴,你连你身边的事和人你都搞不懂,一切你都是那么的想当然。”
哎~~~,拾起手机删除朋友的号码,关掉电脑以后我想还是认真的搞好我的公司吧,也许真的应该为父母做些什么了,也许能把公司搞好我的父母会开兴吧。 [/B][/QUOTE]换个心情,或者说换个时间来看的话会有不同感想么,要别人安慰不如先自己想想清楚。
说了些废话,哎……

Heero Rainie 2004-02-13 13:09
能力贴出来了,去看吧

艾尔文 2004-02-13 13:17
什么能力???

Heero Rainie 2004-02-13 13:18
3回合打烈火最终张的帖子

流浪的王族 2004-02-16 06:05
楼上的请把你的签名用FPE改好再帖出来好吗?让我这样的老鸟看到用修改器改满能力的夏南拿着A大剑还加30的能力这样的可笑的签名到处乱帖,真有点狗皮膏药的感觉。。

姚毕耿 2004-02-18 08:44
攻击低了点

tenyi8888 2017-12-27 15:51
写的真好


查看完整版本: [-- 圣战系谱&776系谱同人一篇《瓶颈》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3.0.1 Code © 2003-05 PHPWind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