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社区银行 | 社区婚姻 | 社区成就 | 帮助 | 社区 | 无图版


火花天龙剑 -> 火炎之纹章 -> 精华区 -> 火焰之纹章觉醒 支援对话翻译(2.24)
 XML   RSS 2.0   WAP 

<<   1   2   3   4   5  >>  Pages: ( 23 total )
本页主题: 火焰之纹章觉醒 支援对话翻译(2.24)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breen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4185
精华: 1
发帖: 471
威望: 5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5416 HHB
注册时间:2005-03-20
最后登陆:2018-06-2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火焰之纹章觉醒 支援对话翻译(2.24)

What's New

21页429楼....グレゴ×My Unit♀<美>(by 何悦航)
21页426楼....[父女]ロンクー×デジェル<美>(by JA8119)
22页423楼....ヴィオール×ミリエル(by breen)
21页416楼....ED对话<美>(by JA8119)
21页416楼....ソール×ソワレ(C−B)<美>(by JA8119)
21页416楼....ティアモ×ヘンリー<美>(by JA8119)
22页416楼....マーク♂×ルフレ<美>(by JA8119)

预定更新列表 -建议提前认领,以免撞车,更新时间不定-

アズール×ルキナ by xfsdwawa
ロンクー×ヴェイク


15页298楼的同好兰提马利欧可以截一些CP对话or录像,欢迎联系

Request List -来自同好指名,欢迎认领翻译-

My Unit♂×オリヴィエ from makable
My Unit♂×セレナ from 墨问
ソール×ソワレ from arum


ティアモ/ セレナ的帖子请点以下link:
我家闺女二三事

---

由于数量和自由搭配的缘故,觉醒的支援CP相对复杂
所以暂时打算基于2ch讨论串整理出来的内容缓慢跟进
源地址在此,感谢各位上传者

为方便搜索而在目录采用了日文名
鉴于MU名字最好统一,建议采用系统默认名ルフレ(路弗雷/ 露芙蕾 etc.)

---------------------目录(以男x女,亲->子,本传->外传及角色加入顺序为准)---------------------

My Unit ♂

20页392楼....リズ(by breen)
19页365楼....ミリエル(by SLG学习者)
19页372楼....マリアベル(by breen)
12页227楼....ティアモ(by bobo2/ 墨问)
1页03楼.......サーリャ(by breen)
8页152楼.....アンナ(by ケビン)
11页208楼....チキ(by ケビン)
12页233楼....エメリナ(by ケビン)
14页278楼....インバース(by landguard)

11页212楼....ルキナ(by ケビン)
20页390楼....デジェル(by breen)
12页220楼...ンン(by ケビン)


My Unit♀

1页17楼.......クロム(by 晴嵐)
1页03楼.......ヴィオール(by breen)
14页264楼....ソール(by ウード)
13页249楼....ヴェイク(by ウード)
14页273楼....カラム(by breen)
1页17楼.......ロンク(by 晴嵐)
21页403楼....フラヴィア(by breen)
5页97楼.......チキ(by xfsdwawa)
16页312楼....パリス(by ティアモ)

8页140楼.....ルキナ(by xfsdwawa)
15页286楼....ウード(by ウード)
14页260楼....アズール(by xfsdwawa)


其他CP 親代

10页196楼....クロム×リズ(by ウード)
11页214楼....クロム×フレデリク(by breen)
2页41楼.......クロム×スミア(by SLG学习者)
15页285楼....クロム×マリアベル(by breen)

1页02楼.......フレデリク×ミリエル(by breen)
19页360楼....フレデリク×ベルベット(by breen)
11页206楼....フレデリク×サーリャ(by ウード)
1页02楼.......フレデリク×ヘンリー(by breen)

4页71楼.......リズ×マリアベル (by キュベレイ)

9页179楼.....ヴィオール×ソワレ(by breen)
16页307楼....ヴィオール×ベルベット(by breen)
1页02楼.......ヴィオール×リベラ(by breen)
18页348楼....ヴィオール×サーリャ (by breen)
1页02楼.......ヴィオール×セルジュ(by breen)

14页265楼....ソール×ベルベット(by breen)
13页241楼....ソール×ノノ(by breen)
2页26楼.......ソール×ティアモ(by SLG学习者)

11页200楼....ヴェイク×ノノ(by breen)
21页406楼....ヴェイク×サーリャ(by breen)

21页411楼....カラム×オリヴィエ(by breen)

17页336楼....ロンクー×ミリエル(by breen)
3页43楼.......ロンクー×ノノ(by 晴嵐)
11页218楼....ロンクー×ノノ(by ウード)
20页380楼....ロンクー×グレゴ(by breen)
14页261楼....ロンクー×セルジュ(by breen)

20页385楼....ガイア×マリアベル(by breen)
1页02楼.......ガイア×ベルベット(by breen)
17页329楼....ガイア×ノノ(by breen)
11页201楼....ガイア×オリヴィエ(by ウード)

20页398楼....グレゴ×セルジュ(by breen)

3页58楼.......ヘンリー×スミア(by ウード)
1页02楼.......ヘンリー×オリヴィア(by breen)

8页157楼.....ドニ×リズ(by judias)
12页232楼....ドニ×ティアモ(by ウード)
1页02楼.......ドニ×オリヴィエ(by breen)
10页181楼....ドニ×セルジュ(by SLG学习者)

8页159楼.....アンナ×チキ(by ケビン)

其他CP 子代

5页94楼.......ウードxルキナ(by ウード)
3页40楼.......ウード×シンシア(by breen)
13页244楼....ウード×ノワール(by ケビン)

5页84楼.......ブレディxルキナ(by SLG学习者)
17页320楼....ブレディ×アズール(by breen)

11页219楼....アズール×セレナ(by ウード)
1页02楼.......アズール×ノワール(by breen)

10页188楼....ジェローム×アズール(by breen)

8页163楼.....マークxルキナ(by nue)
12页230楼....マーク×デジェル(by nue)
13页258楼....マーク×シンシア(by nue)
11页209楼....マーク×セレナ(by nue)
8页164楼.....マークxジェローム(by ウード)
17页327楼....マーク♂×ノワール(by nue)
8页140楼.....マークxンン(by nue)

亲属限定
3页59楼.......[母女]ルフレ×ルキナ(by xfsdwawa)
5页86楼.......[父子]ルフレ×ウード(by ウード)
5页83楼.......[父女]クロム×ルキナ(by SLG学习者)
18页341楼....[父女]クロム×シンシア(by breen)
4页72楼.......[母子]リズ×ウード (by ウード)
13页252楼....[父子]ソール×ロラン(by ウード)
4页66楼.......[姐弟]ルキナ×マーク♂(by SLG学习者)

--------------------------------------------------------


[ 此贴被breen在2013-02-25 13:28重新编辑 ]

此帖被评分,最近评分记录
火花币:50(linke0000000)火花币:50(lucio)火花币:50(アルティナ)
火花币:50(血魔)
[楼 主] | Posted:2016-01-27 08:27| 顶端
breen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4185
精华: 1
发帖: 471
威望: 5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5416 HHB
注册时间:2005-03-20
最后登陆:2018-06-2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盖亚 x 贝鲁贝特

意外挺合得来的CP,婚后也是优良组合
兔子姐太御姐了配给谁都有种姐弟恋的感觉
兔儿子也挺有趣的...
至于盖亚这是病得治啊...



ガイア×ベルベット支援C

ガ:唉…今天只收获了一瓶蜂蜜…吗。
  已经没剩多少糖果了,这样下去连三天都撑不住…
ベ:盖亚?
ガ:啊?…贝鲁贝特吗。什么事?
ベ:不是问『什么事』的时候吧。你在峭壁上做什么。
  一般来讲人类不可能独自登上这种地方吧?
ガ:啊、啊啊…来采点儿蜂蜜…不不,是因为委托。
  对!但凡接到委托我就能上刀山下油锅,嗯。
ベ:…是嘛。
ガ:…没什么反应嘛。一般人这时候都会称赞『好厉害哦』
  『盖亚的运动神经好好呢』之类的吧?
ベ:…不值一提。对塔古艾鲁一族来说,这种程度的运动神经连中下之资都谈不上。
ガ:啊…这样。
ベ:我只是…在这种地方看到人影
  才觉得难不成是塔古艾鲁的同伴…是我死去的友人…
ガ:贝鲁贝特…
  …抱歉,好像让你空欢喜一场…
ベ:…没事。不是盖亚的错。那我先回去了…
ガ:喂,贝鲁贝特。
ベ:…怎么?
ガ:这悬崖…你觉得该怎么下去?
ベ:………

ガイア×ベルベット支援B

ガ:贝鲁贝特。上次真是麻烦你了。
ベ:别提了。…没想到我竟沦落到背着人类登下峭壁的地步
  可以的话这辈子再也不想了。
ガ:是吗?我倒觉得挺帅的啊。
  不是天马骑士,是贝鲁贝特骑士的感觉。
ベ:别把我当坐骑!啊啊…让同伴知道了得怎么说啊…!
ガ:别这么气鼓鼓的嘛。难道是糖分不足?真没办法…唔…记得这里…
  来,给你我攒下的糖果,所以别气了,好吗?
ベ:…?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是…糖…?
ガ:什么啊,没见过糖果吗。这是人类的食物
  一般在有点饿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吃。
ベ:是吗…也就是非常时期吃的食物了。
ガ:嗯…确实,有点儿这种意思。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吧。
ベ:…很甜,真是让人怀念的味道。
  塔古艾鲁的应急食里也有类似这味道的果子…
ガ:甜甜的…果子?
ベ:什么?你对塔古艾鲁的应急食物有兴趣?
ガ:啊…啊啊。那是自然。实在是太令人寻味了。
  然后呢?那甜甜的果子在哪里…?
ベ:在树上啊。
ガ:!! 树在哪儿?那结满糖果味道果子的树在哪儿?
ベ:在高崖上哟。
ガ:………
ベ:啊!等等盖亚!你下不了悬崖吧!?
  我可不会再救你了!?你得在崖上过一辈子哟!?
  ………
  …真没辙…!


ガイア×ベルベット支援A

ベ:…你也长点心眼儿吧。
ガ:…抱歉。
  上次实在太在意贝鲁贝特提起的果子,忍不住…
ベ:你能当贝鲁贝特骑士这可是最后一回了。
ガ:啊…自己吐槽了。
ベ:懂了吗?
ガ:好…
ベ:…很好。算了,虽说目的是甜食
  不过你多少对塔古艾鲁的文化有点儿兴趣了
  这一点让我…很高兴。
ガ:啊?你知道我的目的是甜食!?
ベ:哎呀,你本来打算隐瞒吗?
  毕竟盖亚总是边嘟囔嘟囔嘟囔着『甜食…』『我想吃甜点…』
  边到处走来走去…
ガ:那么小声的自说自话你也能听到!?
ベ:塔古艾鲁的听力很敏锐。
ガ:哦…真厉害啊。
  有这种听力,收集起情报可就太轻松了。
ベ:也不见得。毕竟很多声音会同时传来
  并不是每次都能切实听到自己想要的重要情报。
ガ:这样啊…。对了,再告诉我些塔古艾鲁的事吧。
ベ:…什么?我已经不知道其它什么甜果子的情报了?
ガ:不…这次和甜食无关,只是单纯地对塔古艾鲁感兴趣。
  当然,我会支付相应的报酬。
ベ:报酬…啊。塔古艾鲁不会为利益所驱使…那这样好了。
  能别再每天嘟囔各种甜食的名字吗?
  说实话…吵死了。
ガ:…明白。


ガイア×ベルベット支援S

ガ:…如何?这戒指。是这种感觉吧?
ベ:没错,做的真好,精确抓住了塔古艾鲁饰品的特征啊。
  盖亚的手真巧,都可以专门去做装饰品了。
ガ:哈哈…被贝鲁贝特夸奖,我可算出息了。
ベ:不过…老是跟我说话不会无聊吗?
ガ:不会啊,你说的尽是些我没听过的内容,一点儿也不腻。
  越听越觉得塔古艾鲁的事真有趣,要是早点儿问你就好了。
ベ:是吗,那太好了。
ガ:何况每提起塔古艾鲁的事,贝鲁贝特总会露出一副非常温柔的表情,
  和每次放我下来后那种愁云密布的表情大不相同啊。
ベ:愁云密布的表情太失礼了…呵呵。
ガ:…我说啊,可以的话贝鲁贝特今后也能和我在一起吗?
  人类的习俗是送戒指给对方来订下约定。
  这戒指…可以的话,我想请你收下…
ベ:共处的约定…
  是啊,有我在的话,你就能随心所欲地在绝壁上采蜜或者上树摘果子了。
ガ:不是那种意思!我真的…对你…
  ……………所以…
ベ:!!
  …是吗。我明白…你的心意了…
  戒指我就收下了。
ガ:谢谢…贝鲁贝特……我最喜欢你了。
ベ:呵呵。我也是啊…盖亚。


ガイア×ベルベットED
盖亚出于某种原因重归地下工作。
但似乎仍一如既往地痴迷于甜食
而在黑暗中也拥有绝佳的视力的贝鲁贝特
则经常在丈夫工作时紧紧相随。

---

弗雷德利克 × 米莉艾尔

早就觉得本作圣骑不是个好东西
竟然如此诱拐纯情妹子,斯文败类中的Winner呀XSK
两个人都是敬语系婚后堪忧...



フレデリク×ミリエル支援C

兵士:噢呀呀呀呀—!!
フレ:呼!
兵士:唔…!我,我输了…!
フレ:没完全掌握控制力量的诀窍,尚需日益精进啊。
兵士:是!非常感谢!
フレ:呼…
ミリ:………
フレ:米莉艾尔さん,怎么站在那儿?
ミリ:刚才…我看到了那个士兵即将砍到弗雷德利克さん的瞬间…可反倒是…他被弹走了。
   弗雷德利克さん只是轻轻动了动右臂…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我看来简直是违背物理法则的动作…
フレ:米莉艾尔さん看清了我的动作吗?眼力真不错啊。
   我最初见识到的时候,连右臂的动作都没察觉。
ミリ:我的确自负有双擅于观察的眼睛。
フレ:眼力好已足以成为有力的武器。
   如何,米莉艾尔さん。是否想和我交手试试看?
ミリ:您会让我明白刚才那招的玄机?
フレ:不错…虽说亲自接招可能有些难捱。
ミリ:…无妨。
フレ:是嘛。那尽快开始吧。
フレデリク×ミリエル支援B

フレ:请就这样稳住长枪,不要动。
ミリ:是…
フレ:…哈啊—!!
ミリ:!!
フレ:…胆识了得,当真一动也没动啊。
ミリ:并非不动,而是动不了。
   话说回来…凭区区木棍就把我的长枪一折两断…
   更厉害的是,我的双手竟没感受到任何冲击力。
フレ:速度、呼吸、肌肉的动作、力量的走向—这是各要素叠加所导致的结果。
   和之前弹飞士兵的招式乃是同源。
ミリ:速度、呼吸、肌肉的动作、力量的走向…这么多方面…你在一瞬间就都想到了?
フレ:和“想到”略有区别,说“感受到了”或许更为贴切。
ミリ:感受?我倒认为人类是思考的生物…
フレ:诚然,思考不可或缺,但感知也极为重要。
   气息、走向、氛围…这一切都要靠感知。
ミリ:真是特殊的…能力啊。
フレ:没、没这种事!每个人都有感知事物的能力。
ミリ:我也…有吗?
フレ:当然了。米莉艾尔さん擅长观察事物
   应该比我拥有更强的感知力才对。
ミリ:这还真是…让人欣慰的评价。
フレ:可以的话日后…不妨由我来带您进行自己曾接受过的感知训练如何 ?
ミリ:好,务必劳烦了。
フレデリク×ミリエル支援A

ミリ:弗雷德利克さん,还要继续吗?
フレ:不错。是不是…有什么让您不悦的地方?
ミリ:不…只是…说是训练,却比想象中悠闲许多…
   欣赏野花…垂钓川间…在森林里被蜜蜂追赶…
   到目前为止,不都只是在游山玩水吗…接下来要做什么?
フレ:打算整晚凝视摇曳的火焰。
   培养感知力,最重要的就是接触大千世界的各种事物。
ミリ:那个…弗雷德利克さん。我似乎已经接触到足够多的事物了。
   也渐渐…多少理解“感受”的意思了。
フレ:是嘛…那就没必要再教您了。
   本想打起干劲儿把火生起来…真遗憾啊。
ミリ:是…啊。终于达成最初的目的了。
   既理解了那种不可思议的现象,也明白了“感知”为何物。
   …只是,我似乎还在持续感知着什么…
フレ:您的…意思是?
ミリ:我似乎感受到了…和弗雷德利克さん间所谓友情的感情。
   迄今为止和警卫团的各位都是不冷不热的关系
   但太多共同的经历让我不觉倾注了感情。
   特别是你,我想和友人的你更进一步。
   可以的话…我会继续考察这段感情的动向。
フレ:是嘛…能和米莉艾尔さん变得更融洽,我也很高兴。
   作为警卫团的同伴…不,请容我作为友人与您交往下去。
ミリ:多谢。

フレデリク×ミリエル支援S

フレ:如何,米莉艾尔さん,对友情的观察还顺利吗?
ミリ:顺利。只是,最近开始发生了些麻烦事…
フレ:麻烦事…吗?
ミリ:对…看来这种感情会让私欲日益加深…
   我似乎被独占您的欲望…所束缚了。
   看到弗雷德利克さん和其他人其乐融融,我似乎就会感到不悦…
   这是对关系很好的友人都会抱有的感情吗?
フレ:…!!
   米莉艾尔さん,那种感情…在我和克洛姆大人说话时也会产生吗?
ミリ:…不。
フレ:那和莉兹大人呢?
ミリ;和她…会。特别是和玛利亚贝尔さん、索瓦蕾さん、斯蜜亚さん说话的时候就更…
フレ:是嘛…呵呵,那还真是重症啊。
ミリ:您为什么…这么高兴。
フレ:针对米莉艾尔さん的上述症状,就让我给您献上一副良药吧。
ミリ:?
   这看起来…像戒指。说它是药…就是说得吞下它吗?
フレ:不用吞下。只要戴在您左手的无名指上即可。(注:日文中的无名指写作「薬指」)
ミリ:…这疗法真像结婚的仪式啊。
フレ:不是像,这就是结婚仪式。
ミリ:啊…是这么…回事吗?
   那…我的心情…难道是 …
フレ:不错。米莉艾尔さん喜欢着我啊。
   友情变成爱情,本就经常发生在男女之间。
   而后,便可能滋生名为“嫉妒”的感情。
ミリ:嫉妒…
フレ:是。棘手的是,我似乎也是重症患者了。
   一旦看到米莉艾尔さん和其他男性对话,心情就差得不得了。
ミリ:这或许称得上是…不治之症吧。
フレ:也许如此。但人们通常把它称作“幸福”。
ミリ:幸福…原来如此。我现在…感到很幸福啊。
フレ:我在此立誓,此生此世都会竭尽全力守护住那份幸福。
ミリ:非常…感谢。

フレデリク×ミリエルED

弗雷德利克
被任命为伊利斯骑士团团长、
负责维持治安、培养新人。
其妻米莉艾尔潜心研究、
据说她一有什么新发现
就会心血来潮地出门,常让丈夫担心不已。

---

维奥尔 x 赛尔玖

总觉得在一起会略显沉重的一对
龙骑妹子成天说这个可爱那个可爱其实自己最可爱啊xsk



ヴィオール×セルジュ支援C

セ:维奥尔さん,到训练的时间了。
ヴ:哦,都这时候了,得赶快准备…
セ:万事俱备,现在就出发吧。
ヴ:每次办事都这么井井有条,不愧是赛尔玖啊。
セ:夸我也没好处拿哟。
ヴ:不,不是说笑,是真心这么想。
  如果我的领地还没被夺去,如今你──
セ:这对维奥尔さん来说不也一样么?再说事到如今说这些也于事无补。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直面眼前的现实。
ヴ:眼前的现实吗…要是这么说,赛尔玖くん。
  你已经自由了,没必要继续听命于我。
  毕竟你我的主从关系已不复存在了。
セ:我并非因为您是领主才跟着您。
ヴ:!
  难道…你果然爱着我吗?
セ:…玩笑开过头儿的话,可别怪我放密涅瓦ちゃん咬您哟。
ヴ:唔,我错了,女侠饶命。

ヴィオール×セルジュ支援B

ヴ:…………
セ:您还在…懊悔吗?
ヴ:哎呀,这不是赛尔玖くん么,你在说什么?我正烦恼着如何向前几天遇到的女性搭讪呢。
セ:如果是真的,可别怪我放放密涅瓦ちゃん咬您…
  不过其实…您是沉浸在被巴鲁姆夺去属地的…重负中吧。
ヴ:笑我也无妨,这么没用的男人。
セ:…不可能笑您吧。向巴鲁姆帝国的侵略所屈服,
  最痛苦的就是您…而我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要是有人胆敢因此嘲笑维奥尔さん,我会和密涅瓦ちゃんと一起收拾他的。
ヴ:这话可真让人欣慰啊,似乎也超越了单纯的忠义,
  你果然爱着我吗…
セ:…呵呵呵。
ヴ:噢噢,总觉得好久没看到你如此尖锐而冰冷的笑容了。
セ:玩笑先放在一边…毕竟您是这种性格,
  就算我说这一切都是无法阻止的,劝您别再因此而自责也没用吧?
ヴ:我也没想到,找一个原谅自己的理由竟会如此困难。
セ:说的也是啊…维奥尔さん的话。不过请您跟我约好一件事。
  至少不要轻贱自己的生命,从此自暴自弃。
ヴ:…我明白,约好了。相对地我也有话想说…
  如果有朝一日赛尔玖くん想从我身边离去,
  只需考虑自己的利益来作出决定就好。
  哪怕是错的,也不要因为顾虑我而左右为难。
セ:哎呀,这还用您说么。
ヴ:是、是嘛…那就好。
  …就算是一点,也别为了我而难下决断啊。
セ:无需挂心。

ヴィオール×セルジュ支援A

ヴ:现在,你我的故乡会是怎样一番景象…
セ:为了得知这一点,哪怕是早一分钟也该赶快结束这场战争。
ヴ:战争结束后…赛尔玖くん打算做些什么?
セ:当然是为了复兴维奥尔领地而重归故乡了。
  维奥尔さん呢?您又有何打算?
ヴ:我对自己的领地来说自然是必要的。当然,我也打算回去。
セ:这样真的好吗?那片故土对维奥尔さん来说
  刻下了太多痛苦的回忆吧?
ヴ:但相比之下,幸福的记忆要多得多。
  而在那些情境中...赛尔玖くん…总有你陪在我身边。
  或许我此生最大的幸福就是有缘与你相逢。
セ:哎呀哎呀,您可弄错求爱的对象了,维奥尔さん。
ヴ:唔…想真心传达感激之情竟是如此困难啊。
  这就是所谓的多行不义必自毙吗。
セ:要是认真地相处,您和我的关系似乎太近了。
ヴ:呼…或许如此。

ヴィオール×セルジュ支援S

セ:维奥尔さん,该出门了。
ヴ:步向你我崭新的人生?
セ:梦话还是请您留在半夜说吧。
ヴ:最近总是做噩梦,也许是太久一个人睡的缘故吧?
セ:这和我可没半点关系,您还是早点找个真命天女吧。
ヴ:不知道这世上有没有不厌烦我,还愿意跟随我的奇特女性啊。
セ:世上的女性多如繁星,找到一个还是不成问题的…
ヴ:而那个人就是你—有这种可能吗?
セ:维奥尔さん…就像前阵子所说的,您和我的关系太近了。
ヴ:是,太近了,近到你仿佛是我的半身…呢。
  是对我而言最为重要的、无法分离的存在,
  此生我再不可能碰到这样的人了。
セ:这是您为搭讪女性所准备好的台词吧。。
ヴ:你想必早就知道了…我是多不擅长做准备的男人。
セ:…那倒是呢。
ヴ:不擅长准备的我…准备了求爱台词…和这样东西。
セ:那是…
ヴ:求婚戒指。一点点也好,我认真的心情传达给你了吗
セ:…传到了,感同身受。
ヴ:可以接受我的感情吗?虽然或许沉重了些。
セ:呵呵…说的也是啊。
  能接纳您全部的也一定…只有我吧…
  不过,可不许花心哟。别看我这样,其实也是个善妒的女人。
ヴ:那、那还用说。
セ:密涅瓦ちゃん。可得请你好好盯紧维奥尔さん哟。
ヴ:别、别吼那么大声,幸福的心情都被你糟蹋了。
セ:呵呵呵。

---

弗雷德利克×亨利

年轻的杰刚大人怕是离秃顶不远了...




フレデリク×ヘンリー 支援C

フ:亨利さん!
      亨利さん在吗!
ヘ:啊,弗雷德利克。
      怎么了~?
フ:亨利さん,你没出席昨天的训练吧。
ヘ:诶~?训练? 有这玩意?
フ:前天克洛姆大人当着全员公布过啊。
ヘ:啊哈哈,有这等事儿。
      对不住对不住,我忘掉了 ~。
フ:不是因为受了伤而无法出席吧?
ヘ:嗯,不是哟~。
      只是单纯地忘掉了~。
フ:那就好…
      不,把训练给忘了可不好,
      兴许哪天就会在战场上丢了性命啊 。
ヘ:没事啦~。
      哪儿有那么容易就死了~。
フ:你为何能如此笃定?
ヘ:唔…就是这么觉得~?
フ:就是这么觉得算什么意思!
      切莫怠于训练,这可都是为了你好啊!?
ヘ:明~白。对不起~。
フ:请等等,亨利さん。
      你这是要去哪儿?
ヘ:训练哟,去・训・练。
      你也来吗~?
フ:诶?和我一起吗?
ヘ:啊哈哈,开玩笑啦~。
フ:玩笑?什么是玩笑?
      “训练”吗?还是说“和我训练”?
ヘ:你猜,会是哪种呢~。
フ:请留步,亨利さん!
      如果说和我一起训练是玩笑也无妨,至少还是去训练 …
      不见人影了啊。
      真是个难以捉摸的人…

フレデリク×ヘンリー 支援B

フ:呀!嘿!
ヘ:真有干劲儿啊~弗雷德利克。
フ:呀,亨利さん。这是来训练?
ヘ:不,随便瞧瞧罢了~。
フ:别这么说,一起来训练吧。
ヘ:为什么你能那么拼命地训练呢 ~?
フ:是出于不安。
      有朝一日,我兴许会因当初没再多参加些训练而懊悔不已,
      那不是很恼人吗。
ヘ:哼~。
フ:所以亨利さん也一起来训练如何 ?
ヘ:那『所以』是怎么来的啊~?
      我又怎么会不安…
フ:来来来来来!
      今天可不会让你逃掉哟。
ヘ:等、等等啦~…
フ:来,和我一起! 嘿!呀!
ヘ:唉~真不该心血来潮地去搭腔 ~
フ:你说什么?
ヘ:没~什么都没~。
      …算了,偶尔也无妨吧~。

フレデリク×ヘンリー 支援A

フ:啊,亨利さん。
  今天也一起来训练吗?
ヘ:就是啊~。
      想稍微活动一下~。
フ:最近你似乎越来越经常参加训练了 。
ヘ:仅限我乐意的时候~。
      再说以前完全没参加过嘛~。
フ:是这样吗…
      我…我…
ヘ:怎么~?
フ:我真高兴啊!亨利さん!!
ヘ:哇~!怎、怎么了这是~。
      你都泪流满面了好吗~。
フ:因为亨利さん你终于、好不容易意识到
      自己应该开始认真努力了!
ヘ:啊哈哈,也不是突然意识到啦~。
フ:照这样继续努力下去,
      假以时日,你也一定能成为为同伴所尊敬的人吧。
ヘ:诶~?
      我可不觉得自己成得了那种人耶 ~
      不过话说回来,你在听我说话吗 ~?
フ:啊啊,这一切都是拜克罗姆大人圣恩所赐 。
      不错,吾等的前途可谓一片光明!
ヘ:啊哈哈,果然没在听~。
      我说啊弗雷德利克~。
      我可不是为了想成为什么伟大人物才来参加训练的哟 ~?
フ:诶,是、是这样吗?
      那为什么突然来了?
ヘ:尝试参加更多训练
      就能做到更多事情了嘛~。
      那岂非相当有趣~。
フ:这、这就是所谓努力…
ヘ:真有不少乐子啊~
      且不说能轻而易举地从背后偷袭别人 、
      连诅咒效果都比以前进步了不少 。
フ:是、是这意思?
      总觉得努力的方向有哪里不对。
ヘ:从今以后也得常来训练啊~我现在这么觉得~
フ:…罢了,既然已经开始参加训练了,
      有朝一日你一定会真正明白吧。
      到那天为止都要百折不挠,继续努力。
      来,一起训练吧,亨利さん!
ヘ:来~了!

---

阿兹尔x诺瓦尔

阿兹尔这来者不拒倒贴更好的家伙必须配个妻管严...
虽然我觉得他有极其严重的恋母情结...



アズール×ノワールC 



ア:…哇~! 谁来救我~!
      诺、诺瓦尔在向我射箭啊~!
ノ:………… 

ア:哈、哈…诺、诺瓦尔!
  为什么对我放箭!? 

  多危险啊…诶、呜哇! 
  
  总、总之先别射了好吗! 

ノ:没、没事的…在所有会用武器中 … 
  
  我、我最擅长用弓了 … 
  
  绝不会射中你 … 

ア:是嘛、那我就放心… 
  
  厄、不对!不来就不该对着人射箭啊! 
  
  …够、够了!真是的! 
  
  本来今天好不容易
  才差点成功约那个女孩去品茶啊…! 

ノ:没事的…我…毕竟继承了母亲的血 。 

ア:咦…?萨莉亚さん的? 
  
  你、你什么意思? 

ノ:我继承了天才之血, 
  
  可以从早到晚紧紧纠缠对方, 
  
  绝不可能任之逃掉 … 
  
  所以我也绝不会放跑阿兹尔哟…! 

ア:诶诶~!!!那是啥!
  根本是没必要的遗传吧! 

ノ:先、先别说这个,阿兹尔。 
  
  你究竟为什么要逃? 
  
  都说了不会射中你了 … 

ア:就、就算你泪光盈盈地逼近
  
  也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啊! 

ノ:你、你不相信我的身手 …? 

ア:怎、怎么会,虽说我确实相信你有这技术 … 
  
  厄、这不是重点啦! 

ノ:那就…无妨吧?我受人之托,
  
得赶走你身边的害虫 。 

ア:害虫…? 
  
  受…谁之托? 

ノ:不…是我自说自话罢了。 
  
  站定别动哟? 

ア:呜哇!快住手~! 
  
  我好不容易能喘口气儿啊~!

アズール×ノワールB 



ア:…很好很好~ 
  
今天要去哪儿搭讪女孩子呢 。 

ノ:阿、阿兹尔…在做什么? 

ア:厄…诺瓦尔! 

ノ:…难道说…又在搭讪? 

ア:啊、没啊?还、还没呢。 
  
  本来正打算去…的说… 

ノ:是、是嘛… 
  
  那我也得快点儿准备了 … 

ア:耶…?诺瓦尔… 
  
  为什么挽起了弓…?
ノ:有、有何不可,别太…在意…呐? 

ア:在、在意得很啊! 
  
  箭头不是正对着我吗! 

ノ:没事哟…? 
  
  不会射中阿兹尔的。 
  
  这只是为了确保不让害虫缠上你罢了… 
  
  受人之托啊… 

ア:到、到底是谁!? 

ノ:不能说。 
  
  但是…求助于继承了母亲血统的我, 
  
  实在是再正确不过,懂的物尽其用的选择啊… 
  
  唔呼呼。 

ア:不不不,都说了 
  
  这可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啊! 
  
  还有害虫是什么啊害虫? 

ノ:害、害虫…害虫… 
  
  就是害虫啊。 
  
  阿兹尔不用多想的… 

ア:不不不! 
  
  关系可大发了! 
  
  诺瓦尔,你好好把来龙去脉说清楚! 

ノ:……… 

ア:要说虫子,蛾子也好
  
  苍蝇也好蜜蜂也好,我身边一只都没有吧? 

ノ:多…多说无益…嘿! 

ア:哇啊! 
  
  别突然放箭啊! 

ノ:阿兹尔…不许…逃! 
  
  看我用箭牵制住你…! 

ア:怎、怎么可能不逃啊! 
  
  咿、咿呀啊啊啊~!!! 

ノ:啊…等等,阿兹尔…!

アズール×ノワールA 



ノ:…阿兹尔…也不在这儿吗,到底上哪儿去了…? 
  
  真、真是的、老是去搭讪…!可别被坏女人给骗了啊。
ア:我…被骗?被女人骗? 

ノ:呀!阿、阿兹尔…你、你什么时候…!? 

ア:最近一出门就被你在背后放箭追赶, 
  
  怎么也能些长记性,早点儿设伏等你吧。 

ノ:真、唔…真过分。 

ア:过分的是谁啊…说到底诺瓦尔提过的害虫 
  
  就是指我所搭讪的女孩子们吧 。 
  
  你之所以会对我放箭,就是为了吓跑那些女孩对吗? 

ノ:……… 
  
  克洛姆さん拜托过我 ,那个…可别让人骗了你… 

ア:…诶?有这等事? 

ノ:…嗯,是啊。毕竟你曾经受过骗吧? 

ア:咦…?我想想…啊!是那次… 

ノ:克洛姆さん听说你被一个和盗贼为伍的女人所骗,
  
  差点被干掉的事,
  
  就拜托身为你朋友的我…作为代表守护你 … 

ア:…原、原来如此。 

ノ:…阿兹尔有点太烂好人了,  
  连克洛姆さん也…在担心这一点吧? 

ア:是、是这样吗…? 
  
  不过,我也不可能轻易受骗 … 
  
  嗯,不…也许只是 …暂时想不出什么。 
  
  不过,哪能因为这种理由就对我放箭啊。未免太过火了吧! 

ノ:可是…我也很担心啊? 
  
  你…那时候不是弄得浑身是伤吗? 
  
  就算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要是…再发生那种事可…一这么想, 
  
  就、就连我也担心起来了啊? 

ア:是、是嘛…抱歉。让大家担心了真对不住… 

ノ:…阿兹尔!! [豹变]

ア:咿咿!!在、在!! 

ノ:你到底真懂假懂了!? 
  
  我在问你,让司令官克洛姆殿挂心,让吾等同伴苦恼,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添了多大麻烦!! 

ア:抱、抱歉!我也没想到大家会那么在意啊…! 

ノ:少找借口!! 

ア:是、是!很抱歉…!我以后…一定小心。 

ノ:…呼。[恢复]那我先走了。 
  
别让辜负大家 …对你的一番心意啊… 

ア:唉…还以为会死啊 …虽然很高兴能被人惦记 … 
  
  所幸她生气的时候没张起弓啊 …

アズール×ノワールS 



ア:诺瓦尔,总算找到你了。 

ノ:啊…阿兹尔。有、有事吗 …? 

ア:来约你喝茶啊 。 

ノ:咦?为、为什么…? 

ア:诺瓦尔,你上次说谎了吧? 

ノ:诶…你在说什么? 
ア:受人之托,要看着我不被害虫黏上的那件事。
ノ:确、确实是…受人之托啊? 

ア:但我猜…你是想让我邀你去喝茶吧? 

ノ:…!没、没错…真亏你能猜中啊,阿兹尔。 

ア:果然!在识破女性真意这点上我可是个天才啊 。 

ノ:我、我…总觉得被排除在同伴之外了 …! 
  
  …你、你从来都没邀请过我…总觉得有点生气 …(咕叽咕叽)
  … 

ア:咦…什么什么?我听不清。

ノ:我是说唯一没被邀约过的人就是自己,让人很不甘心啊!! [豹变]
  
  第一遍就给我听清楚!你这蠢货!!! 

ア:啊…又发作了… 

ノ:咕唔…识破女性真意的天才个毛啊 。 
  
  正是因为你天才地理解不能 …才会连个妹都把不到吧…? 
  
  何况,违和迄今为止竟都没向我搭过话… 

ア:那、那个啊…因为诺瓦尔…生起气来就很可怕啊 。 
  
  所以我总怕一不小心会惹你不悦,引火烧身。 

  ノ:…就、就这理由?是、是嘛…是、是这样啊… 
  
  我又不是自己愿意才发作的 …好过分…呜呜…呜呜呜… 

ア:啊、啊啊~哎!别哭呀,诺瓦尔! 
  
不过提起过分的话咱们彼此彼此吧?你还不是一直射箭攻击我! 

ノ:嘤…嘤嘤…那是为了…为了不让你被害虫给缠上…! 

ア:我知道啊,谢谢你替我着想。还有…你是特别的… 
  
  你总是那么飘忽不定…让我觉得永远难以触及, 
  
  才至今都没能踏出这一步… 
  
  但此时此刻我下定决心了,要鼓起勇气…约你出去 。 
  
  诺瓦尔…能和我喝杯茶吗?还有你我不妨…做一对恋人如何? 

ノ:咦…咦咦!?这么突然? 

ア:也算对迄今为止那些遗憾的挽回吧。 

ノ:诶…那个…!我…!虽、虽然高兴,但也太突然了 …! 

ア:哈哈哈!能看到诺瓦尔害羞得陷入混乱,我真是个幸福的人啊。 

ノ:可、可是…阿兹尔,我也有事请你答应。别、别再…搭讪…女孩子了。 

ア:…关、关于这个…关于、这个… 

ノ:为、为什么要…说两次啊? 

ア:你、你才是,箭头怎么又对准我了!? 

ノ:阿兹尔…看来还是有必要,再对你小小地惩罚一番啊

ア:哇!别这样!!快住手啊!!! 
  
  还有你刚才是不是说了『再』!? 
  
  不是为了赶走害虫,你最初就是为这才对我射箭的吧!? 

ノ:你、你很多嘴啊?不赶跑害虫可不行…嘿! 

ア:别瞄准要害啊!!害、害、害虫莫非…是指我!? 

ノ:呼呼呼…真是有趣的比方呢。对对,坏孩子不彻底惩罚一番可不行哟? 

ア:哇!哇!诺瓦尔大人 ~~!饶了我吧~!!

---

亨利 x 奥莉维尔

2ch有人提出这两位结婚的ED是“他们的孩子继承了母亲的舞姿和父亲的笑容”
阿兹尔...哪,哪里不对,舞姿也好那个笑容也好xsk



ヘンリー×オリヴィエ 支援C

ヘ:...竟有小狗躺在这种地方,
  腿受伤了啊...
オ:...亨利さん...?那个…你在做什么...?!
へ:做什么...正打算帮帮这条小狗啊~
オ:诶...!但、但是在我看来...你像是要给它致命一击...
ヘ:嗯,就是要杀了它哟~反正腿伤成这样也走不了了,
  比起无法觅食而饿死,还是痛快地给它一下比较好吧~?
オ:请、请住手!!我、我会...为它疗伤...!
へ:咦?要使用回复杖和或药材这种贵重的物资吧?给狗用行吗~?
オ:可我...不能对它见死不救...!一切责任由我来承担...
ヘ:啊哈哈,太好了!那就帮你替它疗伤吧!
オ:呜...亨利さん,虽然你一直在笑...但你是真心觉得“太好了”吗...?
  明明前一刻还想给它致命一击...
へ:因为我觉得那是自然的命运啊。但它将为你所救,这也是命。
  能捡回一条命真是再好不过了~!
  好喽好喽,小狗狗。能得救真是太好了~!
オ:...亨利さん...你...
ヘ:我怎么了~?
オ:不...还是先不说了...能请你...去取一下绷带吗...?
へ:嗯!

ヘンリー×オリヴィエ 支援B

オ:...请、请等一下,亨利さん。
  你衣服上的污渍是...什么?
ヘ:哎呀?还真是,弄脏了。这是...血吧,我的血。
  啊哈哈,腹部受伤了啊,我就觉得头晕目眩得不得了嘛~
オ:这没什么好笑的啊!得赶快疗伤...!
ヘ:谢谢,奥莉维尔。我一点儿都没发觉呢~
オ:骗、骗人...!这么重的伤,怎么可能没注意到...
ヘ:我啊,对痛的反应很迟钝~。这种小小的痛楚,简直是毫无感觉呢。
  毕竟曾经历过很多更痛更痛的事啊~。
オ:更、更痛的事...发生过什么吗,亨利さん...
へ:在父母送我进的孤儿院里~他们对不听话的小孩
  准备了不少严苛的惩罚~那可真是够痛的~
オ:怎么会...!
  父母没来救你出去吗...!?
ヘ:嗯~他们似乎是觉得我怎样都无所谓~
  打从记事起,他们就从来没管过我嘛~一定觉得我是个累赘,
  才会想干脆把我送到孤儿院吧~
  但是多亏了这经历,我才养成了现在这种温和又开朗的性格,所以还好啦~
オ:这...这才不是开朗的…性格。
  亨利さん一直...一直在强颜欢笑...
へ:咦?没有啊,这可是发自真心的笑容。
オ:不对...我从没看到过你真心的笑...
  我...跳舞的时候就明白了。一瞬间的表情所展示的,才是那个人的真心。
  在孤儿院里受到过严厉的惩罚...你曾遭遇过这种事啊...
  我想..看你笑,想看到真实的你…真正的笑容...
へ:真实的我...?嗯,真难懂,我就是我啊?
オ:不、不明白的话...让我来帮你...。
  所以...以后也像这样和我说说话吧...?
ヘ:嗯,好啊—!

ヘンリー×オリヴィエ 支援A

オ:唔...难、难过的时候,请露出这种表情...
へ:...这样?
オ:不、不对啦~。唔唔...就算教你摆出表情的方式...也没用啊。
  和跳舞一样...只记得肢体的动作还远远不够,必须随心而动。
  得让你发自内心地笑出来或者感到悲伤才行...
へ:啊哈哈,奥莉维尔似乎相当困扰啊。
オ:唔唔...明明是亨利さん的事,请别说得这么事不关己啊~
へ:谢谢你这么关心我。
  但我果然还是不懂所谓的感情表现。只露出笑容不行吗~?
オ:不、不行啊...我不是一直说...唔...呜...?
へ:... 奥莉维尔?
オ:咦...?胸口...突然…很难受... 唔... 呜呜...!
へ:...是咒杀的法术。敌阵里有使用黑魔法的家伙啊。
オ:亨利さん...快...逃...
へ:稍等,奥莉维尔!反弹诅咒对我来说简直是囊中取物~!
  这样...再这样...哈啊!!... 奥莉维尔,咒术被反弹了,
  已经没事了!
オ:............
へ:奥、奥莉维尔...?不行啊,你不能死!
  求求你,不要死—!
オ:......请、请别哭。我...不会死的...
ヘ:啊...!奥莉维尔...太好了,赶上了!
オ:呵呵...你终于能流露出真实的情感了...
ヘ:啊...
オ:谢谢,亨利さん...你改变了我的命运...让我捡回了...性命...


ヘンリー×オリヴィエ 支援S

オ:亨利さん,上次真是多谢你了...
ヘ:哪里,抱歉啊,要是我能早点儿发现就好了。
  我绝对...不会再让你被施以诅咒了~
オ:呵呵...咒术是你的囊中之物,对吧?
  亨利さん真可靠啊...
へ:嗯,包在我身上~!
オ:啊...这就是你真正的...笑脸...
  多好的笑容啊,亨利さん...
ヘ:啊...现在...?
オ:没错...!这样的话,已经不需要我再教你什么了。
へ:不...我不要!别离开我!
  要永远留在我身边啊,奥莉维尔...!
オ:亨利さん...?
ヘ:和我结婚吧,奥莉维尔。
  你对我来说是不可或缺的...
  我比任何人都喜欢...教会我如何真心微笑的你。
  戒指也认真准备好了,所以拜托你...!
オ:那...那个...我说...
  亨利さん...是不是突然变得热情了许多啊...?
  难不成...这是亨利さん原本的...性格吗...
ヘ:你讨厌热情的男人?
オ:不...其实...我的心意和你相同...亨利さん。
  戒指...我就高兴地收下了...
へ:真的?成功了~!奥莉维尔,我最—喜欢你了~!
オ:咦咦!?太、太不好意思了~!!
  可、可是...好开心...我也...那个...喜欢、你...
へ:啊哈哈,谢谢你能这么说~
オ:呵呵...从今往后也要多多地...让我看到这种笑容啊...
  我最最喜欢...这张笑脸了。

---


里贝拉 x 维奥尔

里贝拉意外地男前,贵族反而意外地虚弱
另外里贝拉最后的“呵呵”总觉得......有点儿...黑?w



ヴィオール×リベラ 支援C

リ:…这么多人共同行军
  废弃物的数量也相应地多啊,
  稍微帮把手好了。
  唔…真够沉的…
  …?突然…变轻了…?
ヴ:你纤细的手臂
  可不适合用来做这种事啊。
リ:维奥尔さん…?
ヴ:东西我来帮你搬。
  相对地,请收下这个。
リ:这是…蔷薇…给我的?
  非常感谢…。
ヴ:比起废弃物的铁锈、
  还是蔷薇的芬芳与你更为相称,不是吗?
  像你这种…美丽的女性。
リ:………
ヴ:怎么了,里贝拉くん?
リ:…虽然长成这样但我也是个男人。
  请好好辨别清楚再来搭话啊。
  维奥尔さん…
ヴ:哈哈哈!里贝拉くん还
  真爱说笑话…
  …不、不…这么一提…
  再仔细看看…!
リ:确实时不时会有人认错,
  抱歉让您误会了。
ヴ:别、别道歉,
  是我自己认错了。
  话虽如此,这是何等失策…
  我竟会弄错性别…!
リ:请问…您还好吗?
ヴ:噢噢,那染上几分哀愁的双瞳也如此美丽…
  但、他是男人啊…唔唔唔…!
リ:正是…我很抱歉…。

ヴィオール×リベラ 支援B

リ:维奥尔さん,
  您的脸好像有点肿啊…
  是不是被谁给打了…?
ヴ:啊啊、里贝拉くん吗。
  哪里,不过是微不足道的恋伤罢了。
  刚才搭讪了某位女性之后,
  试着问了问她究竟是男是女,
  然后就被无法以肉眼所捕捉的神速
  给狠狠扇了一巴掌…!
リ:那可真是…灾难啊。
ヴ:将你误认成女性以来,
  就总忍不住怀疑其他人的性别…
  你可真是罪孽深重啊。
リ:非常抱歉…。
ヴ:但…这细如白绢的肌肤也好,
  形如流云的秀发也好,
  怎么看都觉得
  你过得不是平民百姓的生活。
  里贝拉くん从各方面来看都系出名门,
  想必定是某大家的千金…失礼。
  定是某家族的少爷吧?
リ: …我的出身
  并没有那么高贵。
  自小生于贫困之家、
  父母也都对我十分冷淡。
  直到后来成为圣职者为止的生活
  都净是些艰涩的回忆…
ヴ:怎么会…!那可真是失礼了…。
  但这还真让人意外。
  是吗,你不是在完美的温室中长大,
  而是在严苛之地生长的蔷薇吗。
  秀美中带着顽强
  就是这个原因啊…原来如此。
リ:请别这么夸我…
  有点儿…不好意思啊。
ヴ:唔…请千万别脸红。
  男人…男人。里贝拉くん是男人…!!
リ:呵呵呵。
  维奥尔さん还真是有趣啊。
ヴ:啊啊…请别露出
  如此动人的微笑…!
  简直是…暴殄天物…

ヴィオール×リベラ 支援A

リ:…好,赶快开始吧。
ヴ:贵安,里贝拉くん。
  …哦?这圆木堆成的小山是…?
リ:啊,维奥尔さん。
  我听说附近的教会
  柴火不够用了,
  就打算略尽绵薄之力,
  给他们劈点柴。
ヴ:这!里贝拉くん不仅是容颜,
  连内心也美丽如斯啊…!
  我维奥尔真是深受感动。
  请务必容许我帮忙劈柴。
リ:真的吗?
  感激不尽…!
ヴ:哪里,无需言谢。
  尽快开始吧。
[一段时间后…]
ヴ:哈、哈…!
  里、里贝拉くん…!
  不、不稍微…小歇片刻吗?
  我…已、已经不行了…!
リ:您在说什么啊。
  这可连一半都没劈完呢?
ヴ:怎么会…?!明明都劈了好几个小时了…
  竟然…连一半都…!
  劈个柴而已这量也太夸张了?!
  不过话说回来,是谁把这
  数量凶残的圆木给搬过来的!?
リ:是我啊?
ヴ:诶…!?这种数量,你一个人…!?
  从…从外表看不出你竟如此健壮…
リ:是啊,别看外表这样,但我毕竟是个男人啊。
  …啊,维奥尔さん、
  能麻烦您把那边的木头搬过来吗?
ヴ:啊,是这些吧。
  咕呜…!真重啊…
  准…备...呜哇!?
リ:维奥尔さん!危险!!
ヴ:………!!
  …哎呀?没倒?
  本以为会因撑不住这重量
  而摔倒…
リ:…您没事吗,维奥尔さん。
ヴ:里、里贝拉くん!?
  难不成是你撑住的!?
リ:是啊…您没受伤吧?
ヴ:…那、那是自然。
リ:太好了…果然还是休息片刻吧。
  这么勉强您可真是抱歉。
ヴ:啊啊…怎么回事…
  这种强烈的可靠感…
  总觉得此时此刻的里贝拉くん
  男子气概十足啊…
リ:??请问您说了什么吗?
ヴ:啊…不、我是说…
  今后也要作为友人
  多多仰仗于你了…里贝拉くん。
リ:好,从今往后
  也请您多关照…!
  …呵呵。
ヴ:唔…
  虽说看到了男子气概十足的一面…
  但果然还是楚楚动人啊…!

---
多尼 x 奥莉维尔

歌曲主角显然是:
x

很难想象脚本没有在暗示你俩w
鸦王和白鹭小妹是我在晓女里就比较喜欢的CP,
晓女的同好看到这组支援会话大概也会比较共鸣w



另外提一下村民多尼的口音
脚本给多尼用的是北海道方言
这种口音最大的特点就是在句尾加上「だべ・べ」,但其它地方则没有这么明显的差别
这一点有别于苍晓里的村姑内芙妮及查普叔,
所以多尼的口音可能不太适合译成和普通话差异太大的方言
翻之前也和一个北海道在住的朋友讨论了一下,觉得比较妥当的办法就是改在句尾
所以句尾暂时大多使用了“伐”和原音的“呗”

ドニ×オリヴィエ 支援C

ド:遥远的恋情早已去向无踪~
  那失去故乡的白鹭公主啊~♪
オ:只能为无尽的悲伤所笼罩~
  任夜风吹拂不知何去何从~♪
ド:哇哇!
  奥、奥莉维尔さん!?
オ:啊…很、很抱歉。
  我没想吓着你。
  因为听到了自己最喜欢的歌,
  就忍不住…一起哼唱起来了…
ド:奥莉维尔さん也
  听过这首歌呗?
オ:听过…从前…旅行途径一座小山村时,
  我曾听伐木人唱过这首歌…
ド:是伐…这歌…
  是首非常悲伤的歌。
  思念着遥远的黑鸦王子,
  白鹭公主她
  想着哪怕能再见一面都好
  满世界去寻找…
  而白鹭公主离开后,
  一群坏蛋烧掉了白鹭之国,
  失去故乡的白鹭公主,
  从此就只能孤独地在悲伤中过活。
オ:那个…多尼さん,难道你不知道…
  这首歌的结局…吗?
ド:嘿?刚才奥莉维尔さん唱的
  不就是结局呗?
オ:不…这首歌
  还有后续…
  月亮大人看到了沉浸在悲痛中的白鹭公主,
  知晓了她对恋人的思念,
  便心生哀怜,将公主的呼唤
  传到了黑鸦王子耳畔。
  获悉一切的黑鸦王子大人便和同伴们一起
  惩奸除恶,
  最后两人在失落已久的白鹭之森
  奇迹般地重逢…
  就这样,白鹭公主在王子大人坚实的臂弯中
  幸福地对月而笑…这才是结局。
ド:俺、俺都没听过呗。
  原来这不是首悲伤的歌呀…
オ:不错…
ド:是伐…谢谢,奥莉维尔さん。
  俺、越发中意这首歌了!
オ:啊…!
  请、请别客气…!

ドニ×オリヴィエ 支援B

ド:呐、奥莉维尔さん。
  俺还是在介意白鹭公主的那首歌…
  它真的不是首
  悲伤的歌伐?
オ:咦…你何出此言?
ド:白鹭公主的国家
  到最后也没能恢复原状呗?
オ:确实…如此呢。至少
  没听说过国家复兴的故事…
ド:那就算最后和黑鸦王子在一起了,
  白鹭公主她真就能
  发自内心地高兴了吗?
オ:言之…有理…
  啊…!
ド:要真是这样,俺果然
  还是觉得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オ:是吗…是这样啊…
  那…最后的笑容…
ド:奥莉维尔さん?
オ:抱、抱歉…
  听了多尼さん方才那番话
  原来一直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
  似乎突然就有了答案 …
ド:答案、伐?
オ:其实…那首歌还有配舞。
  是白鹭公主的那段。
  在最后一幕,
  被王子紧紧拥入怀中的白鹭公主
  虽然对月微笑…
  但她的笑容却无比悲伤。
  我一直觉得这点很不可思议
  明明和王子大人结合了,
  为什么还要露出那么悲伤的笑容…呢。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呀…
ド:一定是沉浸在对故乡追思
  的悲痛中吧…
オ:谢谢你,多尼さん。
  这次是你给我上了一课呢。
  这下就能好好练习这支舞了。
  得赶快…去练练啊。
ド:等这支舞完成了
  可以让我看看伐?
オ:咦…好、好的,当然没问题。
  如果你不嫌弃。
ド:多谢。约好了呗!

ドニ×オリヴィエ 支援A

オ:那个…多尼さん。
  能稍微…过来一下吗。
ド:诶,咋了?
オ:就、就是…上次提及的那首歌的配舞,
  想让多尼さん看一看…
ド:诶!完成啦!?
  想看、俺想看!
オ:那…多尼さん、
  能请你唱歌吗…?
ド:嗯!啊、可俺
  只能唱到一半。
オ:不要紧…剩下的部分
  我会边跳边唱的…
ド:是伐,了解。
  那…咳。
  在那皓月微笑的宁静夜晚~♪
(暗転)
ド:时光轮转二人终再度重逢
  在深爱之人宽阔的臂弯中~♪
オ:白鹭公主
  闭上双眼对月而笑~…♪
ド:………
オ:请、请问…怎么样?
ド:嗯、嗯…太棒了。
  感动得…不知该说些啥…呜。
オ:诶…!
  多尼さん,你在哭吗 …?
ド:奥、奥莉维尔さん才是。
オ:因为我…想全身心融入
  白鹭公主的情感来跳这支舞啊…
ド:…俺、看着看着…
  就越来越被这舞所吸引
  越来越觉着奥莉维尔さん
  就是真正的白鹭公主…
オ:真的吗?…我很高兴。
  竟然能得到这么高的评价…
ド:俺、想看更多各种各样的舞蹈!
  奥莉维尔さん,以后请再给我
  跳跳舞吧。
オ:…好、好的。当然…
  因为多尼さん,在跳舞方面有恩于我啊…!

ドニ×オリヴィエ 支援S

ド:………
オ:多尼さん。
ド:………
オ:多尼さん!
ド:诶?啊…奥莉维尔さん。
オ:怎…怎么了吗…?
  你一直在发呆…
  难道是
  哪里不舒服…?
ド:啊、嗯…奥莉维尔さん的身影
  刻在眼底,想忘也忘不掉…
オ:咦…!
  有、有这种事?
ド:是啊。难不成俺是
  生病了呗…?
オ:那个…我觉得那倒…不会。
ド:但是,一想起奥莉维尔さん的
  白鹭公主,就会忍不住流下泪来。
  所以、那个…不、抱歉。
  不知咋想的就准备了这东西…
  是俺自顾自地
  一头儿热了伐,嗯。
オ:这是…戒指吗?
ド:嗯…但是,俺不像
  黑鸦王子一样那么遥远,
  所以能面对面地把它送给你,
  别像白鹭公主一样对月苦笑啊。
オ:虽说多尼さん
  不是黑鸦王子…
  但白鹭公主也一定不会
  对着月亮流露出寂寞的笑。
  她一定会凝视着赠与自己戒指的人,
  露出幸福的微笑。
ド:奥、奥莉维尔さん…
オ:能再…看一次吗?
  我所跳的白鹭公主之舞。
  但是她所思念的人不再是黑鸦王子大人
  而是此时此刻,近在我眼前的人 …
ド:那最后…
オ:白鹭公主她幸福地微笑着,
  接受了心爱之人所赠与的戒指…
ド:…俺…一定会全心全意地把它唱出来。


[ 此贴被breen在2012-07-11 02:30重新编辑 ]

此帖被评分,最近评分记录
威望:5(自由龙骑士)
[1 楼] | Posted:2012-04-26 07:22| 顶端
breen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4185
精华: 1
发帖: 471
威望: 5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5416 HHB
注册时间:2005-03-20
最后登陆:2018-06-2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My Unit

---

维奥尔x露芙蕾

亲代捏它角色,本以为是看似普通的二缺人物实则大智若愚,
直到我的膝盖华丽地中了一箭,在女MU的求婚台词那里...
于是虽然很喜欢ヴィオール这角色但还是义无反顾地Load去悔婚了www



ヴィオール×マイユニ♀(私1) 支援C

ル:嗯…让这儿的骑士走这步,再让天马骑士…
ヴ:哦呀,真热心啊,这是在做什么?
ル:我在观察这石棋盘上的布局,并试着揣摩实战中可行的策略,
  但这和指挥部队进行模拟训练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啊。
ヴ:哦?用木头和石头做出了敌人的部队啊。
  真是下了不少功夫。
ル:但自军和敌军都是由我一个人来控制的,总觉得太过单调了…
ヴ:那对方部队就由我来操纵如何?
  请看我贵族地、优雅地、华丽地攻破敌阵!
ル:哈…还真是让人期待…
  那就一人一队,以回合制交替行动,
  看哪方的大将抵达终点就算取胜,怎么样?
ヴ:了解。那就请露芙蕾くん先行出手吧。
[一段时间后]
ル:啊!慢着,先别下那一步!
ヴ:哈哈哈,在认真对决的世界里“慢着”可行不通啊!
ル:呜…确实如此。虽然不甘心,但我认输了。
ヴ:呼呼,如何?和刚才所宣言的一样,我的攻势既优雅又华丽吧?
ル:让我想想…该说卑鄙好…还是无耻好呢…
  总觉得和优雅或华丽半点边儿都沾不上…
ヴ:什么!真严苛啊。
  算了,这事暂且不提,作为胜者应得的权利,请允许我向你的面颊献上一吻…
ル:那我也该走了,多谢你做我的对手啊。
ヴ:慢…慢慢慢慢着!
ル:呵呵,在认真对决的世界里“慢着”可行不通哟。
ヴ:诶诶…!对决不是早结束了么!喂!露芙蕾くーん…!

ヴィオール×マイユニ♀(私1) 支援B

ル:维奥尔さん,下次可还要跟我比试啊,到时候我就能赢了。
ヴ:呵呵,已经是第二十次听到这句话了。
  哈!想必你是故意战败,以此为由好和我在一起吧…!
  哎呀这可难办了…但既然你苦苦相求…
ル:玩笑还是开在您那个鬼围嘴儿上吧。
ヴ:什么!围嘴!?你是说这领饰!?
  这可是贵族风潮的最前沿啊!
ル:啊,是嘛,好帅哦。
ヴ:唔—!什么啊那毫无感情毫无美感的客套话!?
  …好吧,就让我通过这场对决来雪耻。
ル:求之不得。
[一段时间后]
ル:为什么…为什么赢不了这个围嘴儿…
ヴ:呼呼,因为你愚弄了他人的领饰啊。
ル:呜…维奥尔さん还真是擅长作战…
  此时此刻,如果是维奥尔さん而不是我担任这部队的军师就好了…
ヴ:…没有那种事。我的战术造成了太多的牺牲。
  看看棋盘,哪方的士兵所剩更多?
ル:啊…
ヴ:的确,在结果上是我胜了。但作为代价,却牺牲了更多棋子。
  这只能说我使用了在实战中用不出手的战法。
  作为我军的军师,即便只是在棋盘上指挥作战,
  也不愿牺牲任何一个士兵的露芙蕾くん才与这身份更为相称。
ル:维奥尔さん…今天怎么突然觉得你成了正经人了…
ヴ:是吗!那作为胜者应得的权利请允许我向你的脸颊献上…!
ル:想都别想。

ヴィオール×マイユニ♀(私1) 支援A

ル:…啊啊,我又输了。
ヴ:在你移动第十七着的龙骑士时就胜负已定了。
ル:啊—!是嘛。走那步对战局不利啊。
  想赢维奥尔さん果然没那么简单。
ヴ:但如今你的胜率三中有一,
  露芙蕾くん的成长还真是让人惊异。
ル:多亏维奥尔さん不厌其烦地做我的对手啊。
  总觉得这都变成每天的功课了,不击败维奥尔さん的话,
  就会郁闷得难以安寝…
ヴ:哈哈哈…露芙蕾くん,别把人当成泄愤的工具啊。
  不过算了…要是我的存在能减轻你的负担,倒也不坏。
ル:…抱歉。谢谢你…
  说实在的…肩负拟定全军战略和战术的任务,对我来说过于沉重了。
  别说是作为军师,我连做个战士都还不成熟啊…
ヴ:就算如此也没有逃避而是选择了面对一切的你,早就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啊。
  何况,活跃在战场上的你也展现出了从棋盘上难以发觉的天才之处。
  至少我个人…可以安心把自己的性命托付予你。
ル:维奥尔さん…
ヴ:还是不安的话,就让我陪在你枕边直到你陷入沉眠吧。
ル:…恕我拒绝。
ヴ:什么!太遗憾了!

ヴィオール×マイユニ♀(私1) 支援S

ヴ:露芙蕾くん。今天稍微换个新鲜的方法对决如何?
ル:好啊,怎么打?
ヴ:想请你把大将的棋子换成它。
ル:戒指…?真是个奇怪的主意啊。
ヴ:若是我胜了,就请你收下那枚戒指。
ル:咦,那怎么看都是维奥尔さん亏了啊?
  赢了还要输掉戒指…
ヴ:呼呼,作为代价,让我来收下你的人生!
ル:咦…咦咦咦!?干嘛突然…你又是在开玩笑吧?
ヴ:我向来都是认真的,不错,从和你初次交手之时…呐。
  你愿意收下吗…?
ル:唔唔…可以是可以…那要是我赢了可怎么办啊?
ヴ:那我自会别无二话,识趣地抽身而退。
  这场比试的目的,就是为了证明我能分担你的重负,
  哪怕只是一点点。
ル:…要是这样,我不和你比。
ヴ:什么!这是为何?
ル:因为要是我胜了,就没法收下这枚戒指了吧?那可就…麻烦了。
ヴ:也就是说…就算不比试你也愿意接受我的求婚吗…!?成功了…我终于能结婚…!
  …不不!可是,那你…
ル:没事的,只要维奥尔さん肯每天陪我比试一番直到我取胜,
  阴郁的心情就定能一扫而空吧…!
ヴ:啊啊…已经注定要做个妻管严了吗…
  也好,爱的奴隶听来不是也很美好么…那么,请将这枚戒指…
ル:谢…谢谢。现在我比初次战胜维奥尔さん的时候…还要开心…
ヴ:是嘛…那真是最好不过了。

(告白CG)

ヴ:我喜欢你。不…我爱你啊,华丽地。
  请容我许下令你永远幸福的誓言。我美丽的…妻子啊!

---

路弗雷 x 萨莉亚

CG那句“再后悔也晚了”的病娇台词真是萌杀
另外印象比较深刻的是,
未来的女儿诺瓦尔说自己从小没沐浴到太多母爱,因为父亲死了以后母亲就一门心思为他复仇
虽然估计父亲是谁都会有这种剧情,但サーリャ还真是深爱MU啊
想起MU先死就各种悲桑...



サーリャ
支援ランクC

サ: ……
ル: …萨莉亚?
    你在那儿干什么?
サ: !!你…
    察觉到…我在跟踪你吗…
ル:当然察觉得到了。
    后面传来了那么让人无法忽视的妖气啊…!
サ:是嘛…真不愧是…
    我的初恋……
ル:诶诶!?初、初恋!?
    什么时候的开始的啊!?
サ:加入这支部队,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
    就被电到了……
    啊啊…这个人和其他人都不一样。
    他就是我真正渴求的人…!
ル:那…那还真是谢了…
サ:打那以后的每天…我都默默地
    守望着你……
    呼呼,昨天你读了三本书呢…
    再之前的整晚一共翻了12次身…
ル:等…等等等、等等!
サ:好啊…
    为了你我可以等到海枯石烂…
ル:稍等片刻而已别搞得这么沉重啊!
    不…比起这个,
    难道你…每天都在跟踪我?
サ:那还用问……
ル:哇啊!难怪最近
    总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寒气啊!
サ:没事的…要是感冒了
    我会片刻不离地…悉心照料你的。
ル:要是普通的女孩子说出来
    得是多感人的台词啊,
    但萨莉亚一说
    总觉得整句话的意思都不一样了。
サ:路弗雷你…
    喜欢…普通的女孩子?
ル:诶、算…是吧。
サ:…我知道了。
ル:诶?萨莉亚?
    …总觉得涌上一股…非常不妙的预感啊…

支援ランクB
サ:路弗雷。
ル:啊,萨莉亚。
    最近没怎么看到你,
    怎么了吗?
サ:嗯—,没有任何变化啊?
    你在…担心人家吗?
ル:是、是啊。
サ:真的!?好开心!
ル:耶…啥?那反应?
サ:其实呢…人家为路弗雷
    做了便当呢。
ル:慢、慢着慢着。
    你到底怎么了,萨莉亚?
    是不是吃坏肚子了?
    还是被自己的咒术给反噬了?
サ:讨厌,说什么嘛。
    人家很普通啊~!
ル:…普通…是这么回事啊!
サ:来、啊~昂。
ル:诶!?
    啊、啊~昂…(嚼嚼)
    !真、真好吃…!
サ:真的?太好了!
    人家一直练习到能做完美呢。
ル:难道是…
    为了成为普通的女孩子?
サ:嗯!
    已经是完美的“普通”了哟!
ル:…完美的普通女孩子…
    根本已经脱离普通这个标准了吧…
サ:咦…
ル:抱歉说了奇怪的话。
    忘了我曾说过的吧,
    变回原本的萨莉亚就好。
サ:…是嘛。
    既然路弗雷这么说…

支援ランクA
サ:………呼呼…

ル:虽然萨莉亚回归原状是件好事…
    唔唔…背后的阵阵恶寒…
    总觉得很…难受…唉、唉呀…?
サ:路弗雷?
    弄翻了什么吗?
    !在颤抖…而且…
    这么烫…难道是…感冒了?
    凉、凉水…还有…
    退烧的…咒术…

[一段时间后]

ル:嗯…
サ:啊…
ル:诶、诶?我…怎么会睡在这种地方?
サ:你因为发热…倒下了。
ル:是嘛…因为最近这阵子
    都没怎么休息的缘故…
サ:你不说…
    这都怪我的诅咒吗…?
ル:我怎么可能真觉得
    萨莉亚做了那种事啊。
サ:…!
ル:你一直…照料着我吧。
    谢谢你,萨莉亚。
サ:我不是普通的女孩子…
    没什么好…高兴的吧。
ル:不…很高兴。
    照料我的人是萨莉亚,我反而更高兴。
サ:…真的?
ル:嗯,真的。
    所以…还要麻烦你…一会儿了…
サ:…又… 睡着了…?
    像小孩子一样的睡脸啊…呼呼…

支援ランクS
ル:萨莉亚。
サ:…怎么?
ル:你也是时候,别再跟在我后面了吧?
サ:…为什么?
ル:一直跟在身后,
    我就看不见萨莉亚的脸了啊。

サ:什么…意思…?
ル:啊啊,真是的。[掉转位置]
    总算看到了。
    诶、难道这还是第一次…
    咱们正常地面对面?
サ:…或许…如此…
ル:那从今往后,就永远
    面对着彼此生活吧。
サ:这话…是什么意思?
ル:就是这个意思。
サ: 这…是、戒指…?
ル:嗯。这是你我将
    永生永世面对彼此,携手生活的凭证。
サ:…这我…做不到。
ル:诶…
サ:[掉转位置]果然…还是这儿最…让人安心…
    在这个位置…我可以待上…一辈子。
ル:哎呀哎呀…算了,这样也好。
    其实我也觉得
    这样更让人安心。
サ:呼呼…呼呼呼呼呼…

(告白CG)

サ:我喜欢你…
    要是敢…背叛这感情…可不原谅你啊。
    事到如今再后悔选择了我…也来不及了…


[ 此贴被breen在2012-05-07 11:54重新编辑 ]

[2 楼] | Posted:2012-04-26 07:26| 顶端
アルティナ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15677
精华: 0
发帖: 740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4943 HHB
注册时间:2011-10-19
最后登陆:2018-06-1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楼主可以考虑以男性或女性单独人物一人一楼,相关的都可以并在一楼而不用一对一对这样,方便自己整理和大家查找 

只是建议。


[3 楼] | Posted:2012-04-26 07:27| 顶端
One2Free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22990
精华: 0
发帖: 722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302 HHB
组织纹章:
所属组织: 雷德里沃的荣耀
组织头衔: 炮兵队长
注册时间:2004-08-22
最后登陆:2020-09-1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夫妻双双把食觅(雾)
[4 楼] | Posted:2012-04-26 07:30| 顶端
breen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4185
精华: 1
发帖: 471
威望: 5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5416 HHB
注册时间:2005-03-20
最后登陆:2018-06-2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楼主可以考虑以男性或女性单独人物一人一楼,相关的都可以并在一楼而不用一对一对这样,方便自己整理和大家查找 

是啊我也觉得这样比较清楚
但我自己只是跑了男MU的大部分CP,其他的很不全(除了基友组们)所以技术上暂时无法...www

夫妻双双把食觅(雾)

结婚动机绝对不纯XSK

[5 楼] | Posted:2012-04-26 07:36| 顶端
zq19820128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4988
精华: 0
发帖: 438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4246 HHB
注册时间:2005-04-07
最后登陆:2020-02-16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最需要楼主这样的火纹玩家了,看不懂日文不知道经典支援对话的意思真新苦逼啊。。。
[6 楼] | Posted:2012-04-26 08:20| 顶端
ティアモ

头衔:恋心を秘めた天才騎士恋心を秘めた天才騎士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18125
精华: 0
发帖: 635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808 HHB
注册时间:2012-03-14
最后登陆:2014-03-1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我也准备翻译一些,肯定是先翻我家闺女的了。



イリース天馬騎士団の一員。スミアと幼い頃からの親友で大抵のことはそつなくこなす天才肌。ある人物に、叶わぬ思いを抱いている。兵種はペガサスナイト。
[7 楼] | Posted:2012-04-26 08:22| 顶端
罗法尔王



头衔:RebirthRebirth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41214
精华: 7
发帖: 2719
威望: 52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0243 HHB
注册时间:2005-07-12
最后登陆:2020-06-26
艾雷布的骑士(I)朱红之钻(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贝鲁贝特骑士..
[8 楼] | Posted:2012-04-26 08:23| 顶端
_cvb_tassdar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禁止发言
编号: 29678
精华: 0
发帖: 593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285 HHB
注册时间:2004-12-08
最后登陆:2018-11-02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那我包了我家芝琪的支援对话

Omega Pirate
[9 楼] | Posted:2012-04-26 08:26| 顶端
薛比·阿诺

头衔:minsidear之风minsidear之风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5048
精华: 1
发帖: 3462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 HHB
注册时间:2003-05-04
最后登陆:2020-06-28
朱红之钻(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这个可是个大坑。。。

Winter is coming, winter is gone.
Wandering around, opening another chapter.

Someone rewarded for the past endeavors;
Someone resolved to start a new journey.

Winter, cover not the sparkling mind.
Winter, never blow away the inventive pulse.

Did winter evercome?
Alas, it has gone.
[10 楼] | Posted:2012-04-26 09:43| 顶端
笨笨塞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15315
精华: 0
发帖: 49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32651 HHB
注册时间:2004-03-10
最后登陆:2013-04-30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这种帖子终于出现了。我等霓虹语不成的一直盼着呢,感谢。
[11 楼] | Posted:2012-04-26 12:34| 顶端
ルキナ

头衔:未来を知る者未来を知る者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18671
精华: 0
发帖: 194
威望: 0 点
配偶: ウード
火 花 币: 39732 HHB
注册时间:2012-04-19
最后登陆:2017-02-1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期待各位-v-

[12 楼] | Posted:2012-04-26 13:03| 顶端
Dark夜之伤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注册会员
编号: 118817
精华: 0
发帖: 26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043 HHB
注册时间:2012-04-26
最后登陆:2015-02-06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楼主加油~~~
[13 楼] | Posted:2012-04-26 13:14| 顶端
codecloud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98148
精华: 0
发帖: 60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3178 HHB
注册时间:2009-03-28
最后登陆:2017-10-1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感谢楼主,但是我想提个建议,能不能把日文原文也附在后面?这样我也可以自己看日文来对应理解...
[14 楼] | Posted:2012-04-26 15:06| 顶端
jkgshe

头衔:菲洛菲洛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02837
精华: 0
发帖: 123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4211 HHB
注册时间:2009-10-18
最后登陆:2020-11-25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辛苦啦!
[15 楼] | Posted:2012-04-26 15:50| 顶端
仪迷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35618
精华: 0
发帖: 1217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33127 HHB
注册时间:2005-04-15
最后登陆:2019-11-17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原来盗贼和兔子这么般配,不仅爱好工作也是,我把兔子配给了动物控正太法师,支援对话好象就没这么投契~

这次配对太多了,不知多久才能收全支援对话(假设不像饼2那样配信支援一次到顶道具的话),翻译更不敢期待,楼主辛苦了~

[16 楼] | Posted:2012-04-26 16:15| 顶端
晴嵐

头衔:球任地狱快出流氓的DLC……球任地狱快出流氓的DLC……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118299
精华: 0
发帖: 89
威望: 5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2108 HHB
注册时间:2012-03-26
最后登陆:2012-04-03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库洛姆*军师(以下暂定优弥) 支援C

库洛姆:优弥,今天的训练已经结束了吗?
优弥:自然。
库洛姆:如果没有其他的预定,那就回去稍微休息下吧。下次的闲暇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优弥:……是啊。我们用于休息的时间,基本上是有等于无呢。
库洛姆:啊啊,是啊。
优弥:迫于现状,当前无法保证正常的作息交替真是无奈呢。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恐怕就觉得更辛苦了……
库洛姆:欸……?女孩子?呃……那个……
优弥:……?怎么了?库洛姆,有什么问题吗?
库洛姆:啊……没,抱歉,虽然的确没有仔细打量过优弥,说起来,你……是女人啊。
优弥:太、太过分了!对一个女孩子,竟然可以轻松的作出如此残忍的发言!
库洛姆:呃,那个,抱歉!
优弥:真是的!你是王族的话,就请不要这么粗枝大叶,也稍微去了解下礼仪是怎么一回事好吗!
库洛姆:不……对于一般女性,礼仪方面我还是有自信的哦?
优弥:……欸?
库洛姆:问题是,原本没看出你是个女人啊……啊,喂!为什么把石头拣起来了?!
优弥:给予强烈刺激的话,我想那种极其失礼的性格,或许多少会得到一点修正吧!
库洛姆:别,别开玩笑了!我走了!
优弥:啊,逃跑了!给我等等!真是的,太失礼了……不过,相比之下我也没有将库洛姆作为一个异性来交往,这算是彼此彼此吗……

库洛姆*军师(以下暂定优弥) 支援B

库洛姆:喂,优弥!……到哪去了?喂,优弥——!想和你谈一下关于行军方面的事!
优弥:咦?库洛姆?等、等一下!等会去那边再说——
库洛姆:什么啊,不是在这帐篷里吗,干嘛还要等会去那边?我进来了啊!
优弥:呀啊啊啊啊啊!库洛姆!?刚刚我不是说过请不要进来吗!?
库洛姆:欸……?你怎么没穿衣服?
优弥:怎样都好,总之赶快给我出去啊!
库洛姆:啊啊啊啊啊啊啊!不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打算——
优弥:请你给我出去!
库洛姆:对……对不起!那……我在外面等着哦!
优弥:真是的……女孩子洗澡的时候,随随便便就冲进来什么的,最差劲了……
库洛姆:抱……抱歉!我真没那个意思!真的很抱歉!
优弥:……好了,我已经明白了。那么,找我有什么事吗?
库洛姆:啊,啊啊。以后行军方面的事,想和你谈一下。
优弥:是……是这样吗,那具体一点说的话?
库洛姆:比,比如在这份地图的前提下选择推进行军,是选择险峻但路途较近的路线,还是平坦但需要稍微绕个远路的路线?啊,为了谨慎起见,还是在这里讨论一下……
优弥:是啊……选择这条险峻的近路或许不错,如果走平原大道,遇到敌人时会守备会变得薄弱……
库洛姆:啊……原来如此,是这样没错。谢谢你,很有用的意见。那么,那个,我就先告辞了……
优弥:……好。
库洛姆:那……那个啊,优弥,刚刚我真不是故意的!
优弥:已经够了!你不是会做那种事的人,我知道的。
库洛姆:啊,啊啊,是吗。那么……我告辞了。

库洛姆*军师(以下暂定优弥) 支援A

库洛姆:啊啊……自那件事以来,很残念的和优弥维持了相见不如怀念根本没法对话的状态,除了尴尬还是尴尬……这样的我还能被称为库洛姆吗!?哟西!去痛快的冲个热水澡,借此转换下心情好了!
优弥:嗯……枪和斧头是存放在这边了……最近的武器消耗很大,得抽空看看库存有没有好好收放……很多东西都快用坏了,或许是时候做下补给……运输队的帐篷是在这边吧?总之,进去看看就应该明白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库洛姆:唔……呜哇!怎,怎么了优弥,突然就……
优弥: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啊!
库洛姆:不会有人像你这样看到人就“呀啊啊啊啊啊啊”惊声尖叫的吧!唔……我还没穿衣服啊啊啊!!!——哇!为什么用东西砸我?好痛——喂!等一下!
优弥:呼……呼……库洛姆,这算什么样子啊!……无耻!
库洛姆:我说!一般情况下该尖叫的是我吧!喂!优弥,冷静下来!
优弥:呼……呼……,对、对不起,库洛姆……
库洛姆:优弥?冷静下来了么?
优弥:啊……嗯。已经没事了,真的很抱歉,弄成现在这种一团糟的样子……
库洛姆:嘛……这样也好,上次我也犯了类似的错,这下算扯平了吧,啊……啊哈哈……
优弥:真……真是的!请不要再说了!嘛……虽然这样才像平常的库洛姆……
库洛姆:哈哈哈……但是现在,我们连对方的裸体都看过了,也再没什么可隐藏的秘密了吧?我们是一心同体的好友,所以两人的羁绊也会永存不灭,不是吗?
优弥:这,这算什么啊……虽然对那种将男女等而视之的态度有点……但是……噗呼呼呼……啊哈哈哈!!!或许就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呢。
库洛姆:啊哈哈哈!我们已经建立了没有任何隔阂的无上之绊,以后,也要一同战斗下去啊!
优弥:噗。库洛姆还是一样的有趣呢。唔……但是的确如此呢,我明白了,今后也请多多关照!
库洛姆:啊,我这边也是,拜托了哦!

库洛姆*军师(以下暂定优弥) 支援S

优弥:啊,找到了!库洛姆,有些话想对你说。
库洛姆:!优弥!
优弥:是关于以后的作战方针……怎么,你看上去毛毛躁躁的在担心什么呢?
库洛姆:啊,那个……不,我有点事……
优弥:库鲁姆……你怎么了?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吗?
库洛姆:呃,没……没有啊。并,并没有什么事瞒着你……
优弥:……那能请你解释下这种可疑的态度吗?
库洛姆:没……没那样的事,就和平常一样。
优弥:……骗人。平常的库洛姆,说起话来总是堂堂正正的对着别人的目光。库洛姆,上次你不是说过,我们是拥有着无上羁绊的亲友吗?还是说事实并不是如此?
库洛姆:不……不是那样的!
优弥:……你最近,是在躲着我吧?请告诉我理由……好吗。我们之间已无秘密可言,之前这么说过吧。呐,库洛姆,这样下去我也会觉得难受。如果你讨厌我,那也没关系,但是……至少告诉我理由,可以吗。
库洛姆:别,别说蠢话了!讨厌你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优弥:那,为什么最近总是避开我呢?
库洛姆:……
优弥:库洛姆……
库洛姆:啊啊……真是的,摆出那副表情。
那是因为……在一起战斗之后,我和你经常会呆在一起……所以,两人之间的感觉,我将其定义为同伴、战友、朋友……又或者是家人、兄妹……等等这些。
所以,对于双方,不会有任何的隐瞒,这份羁绊得到了确认,存在于你我之间……
但是并不是这样……为什么不是这样,我总算察觉到了。
优弥:……?……哪里不对?
库洛姆:你……对我而言,并不是类似兄妹的存在,而是一个女人……一个充满魅力的女人。
优弥:欸——欸?!库洛姆,你在说什么呢!
库洛姆:吵……吵死了!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绝对不可能再停下来了!
优弥:等、等一下!
库洛姆:不等了!绝对要说出来!而且你不也是满脸通红了吗!?
优弥:唔……那,那是因为!
库洛姆:哈——哈——要说出来了哦!做好准备吧,优弥!
优弥:哈、哈伊?
库洛姆:我喜欢你!从心底深爱着你!
优弥:库洛姆……!
库洛姆:只是到现在一直没有意识到,从一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吐槽,你在认为她是个男人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你个基佬流氓二代!)
优弥:……!!!
库洛姆:……抱歉,有点强迫过头了。我的坏习惯……。不过彻底的安心了。我并不打算将自己的感情强加给别人,无论你作出怎样的回应,我都会好好接受的。我是你的同伴……这份友情永远不会变质,放心吧。
优弥:的……的确,作为统帅着这个军队的将军和军师,两人以不带入私人感情的立场行事会比较好吧,我是这么认为的。
库洛姆:也……也是啊。
优弥:但是……那是战争年代的事。总有一天,战争会结束,和平之日会到来。到了那个时候,我很乐意接受你的心意。
库洛姆:……欸?
优弥:因为……我也……从相遇的那一刻起,就喜欢上你了。
库洛姆:是……是吗。原来……是这样。哈哈哈——今天,真的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罗恩克*军师(以下暂定优弥) 支援C

优弥:罗恩克先生,今天的训练按预定是你和我的双人对战,手下留情哦。
罗恩克:……
优弥:那么,开始吧,我先攻了!
罗恩克:!!
优弥:哇,真不愧是罗恩克先生,相当漂亮的回防呢。
罗恩克:……是吗,彼此。
优弥:但是,如此交锋却还是没有拔剑出鞘的打算,是不是稍微有些自大了呢……
罗恩克:女人别多管闲事。
优弥:是吗……呀!
罗恩克:……!你这家伙,突然把水果之类的砸过来作什么!
优弥:和对方拉开距离,远距离进行攻击,可是战术基本哦?
罗恩克:……那种程度的攻击,伤不到我的。
优弥:啊,说出来了说出来了!看好了唷——诶诶诶——!
罗恩克:……一边扔果子一边接近,你这家伙想做什么!
优弥:因为……不近身的话,没法子正常的对战训练啊……好啦,罗恩克先生,稍微往这边过来一点,好吗?
罗恩克:在……在说什么啊!?……可恶,和这样的女人一起训练……恕不奉陪了!
优弥:啊,等一下啊罗恩克!

罗恩克*军师(以下暂定优弥) 支援B

优弥:啊,罗恩克……额头上的伤,恢复得怎样?
罗恩克:……
优弥:啊……看上去还有些浮肿,对不起。
罗恩克:没想到会被人在睡觉的时候偷袭……
优弥:可是,不这样的话根本打不到你……
罗恩克:……毫无道理的家伙。钻进别人的被窝夜袭,传出类似的奇怪谣言怎么办?
优弥:所有人睡觉的时间和地点都有好好的记在脑子里,谁都不会发现的,安心啦。
罗恩克:……你这家伙,不知道该说是能干还是愚蠢了……
优弥:傻瓜的话,更可爱一点吧?
罗恩克:……意味不明。
优弥:……直说的话,即便是我也会觉得害羞的。
罗恩克:呵……
优弥:咦?现在,是在笑吗?
罗恩克:没有。
优弥:骗人,绝对笑了。
罗恩克:没有。我怎么可能会被你这种家伙逗得笑出声来。
优弥:欸……这么说的话……
罗恩克:……
优弥:决定了!我,绝对要让你再一次被逗弄得笑出声来!
罗恩克:……真头痛。

罗恩克*军师(以下暂定优弥) 支援A

罗恩克:喂,优弥,适可而止。
优弥:嗯……指什么事呢。
罗恩克:你这家伙,个人也好战斗也好,都在小瞧我是吗?
优弥:这怎么说?
罗恩克:训练的时候,试着去捅我肚子两边也好、摆出一副滑稽的表情也好……
优弥:但那种令人脱力的方式感觉并不坏吧?
罗恩克:什么啊笨蛋……
优弥:你看,现在和身为女人的我近身接触,也不会觉得受不了了,不是吗?
罗恩克:……!这么说的话……你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优弥:我想和厌恶女人的你一起战斗,所以做了许多奇怪的事,抱歉。但是……正因为是奇怪的女人,所以我想你也不用把“她”当做女人看待哦。
罗恩克:哈……哈哈哈!你这家伙,这算什么啊。……该不会本来就是个冒牌货吧?
优弥:啊。笑了笑了!

罗恩克*军师(以下暂定优弥) 支援S

罗恩克:优弥。
优弥:啊,罗恩克,真少见呢,你主动搭话什么的。
罗恩克:刚刚战斗的时候,你是不是对我动了什么手脚?
优弥:呃,不。什么都没有做哦?
罗恩克:是吗。也就是说,内心的这种动摇感……
优弥:动摇感?对罗恩克来说还真少见啊。是身体方面的原因吗?
罗恩克:唔……不是那样。优弥,看来我是……被你迷住了。
优弥:欸欸欸!?
罗恩克:恐怕……是这样。第一次拥有这种感觉,还不能确认。
优弥:原本只是打算单纯搞笑的,这……还真是预想之外的成果啊……
罗恩克:你……对我怎么看?
优弥:欸……?不讨……不对,或许,喜欢……吧。
罗恩克:是,是吗。
优弥:嗯……
罗恩克:我……我不知道女方的想法。这个时候,该怎么做呢?
优弥:嗯……不是该温柔的抱紧对方吗?
罗恩克:明白了。
优弥:看来是真的……克服了女性恐惧症呢,嘻。
罗恩克:现在也仍然无法正常面对你以外的女性,这,恐怕一辈子也变不了了。
优弥:啊,这可是杀伤力相当强的甜言蜜语哦。
罗恩克:对了,这个收好。
优弥:欸?这个是……戒指?为什么罗恩克你有这种东西……?
罗恩克:……为你准备的。……鼓足勇气,到那个挤满了女人的首饰店里……
优弥:呵呵,谢谢哦。……为了我,十分努力了呢。
罗恩克:……没想到我竟然会为女人做到这种地步……优弥……
优弥:哈伊?
罗恩克:能够喜欢上你……是……我永远的幸福……


[ 此贴被晴嵐在2012-04-27 13:03重新编辑 ]

此帖被评分,最近评分记录
威望:2(梵天净音)威望:3(梵天净音)

想いは、必ず届く。
たとえ一度は途切れてしまった絆でも。
彼の本質が変わらないのなら。
そして、わたしの想いが変わらないのなら…

[17 楼] | Posted:2012-04-26 21:10| 顶端
ddbsa

头衔:面具男面具男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6860
精华: 6
发帖: 5586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43764 HHB
注册时间:2003-05-20
最后登陆:2020-05-30
艾雷布的骑士(I)朱红之钻(I)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男猪对自捏军师这告白......其母后泉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啊。

四年前,迫于学费问题不得不被迫辍学回家务农的“废物”莱卡特与大才女西琼告别之刻:
西琼:“…我对一流什么的…没有兴趣……只要…偶尔给我买些书之类的…一个月带我去一次图书馆之类的…只要这样就…所以…就算丈夫是农民…我也…”
莱卡特:“啊啊?什么?别嘟嘟囔囔的说大声点!”
西琼:“……没什么…”
四年之后,已成为王妃的西琼仍无法抑制自己对莱卡特的思念并成为街头巷尾的八卦焦点。

于第37回终于有戏份的第162代奥兰德教帝乱入:“根据屠夫吉永裕的习惯,目前来看仅仅是个傀儡的本教帝才是莱卡特的真命天女啊!西琼你就算是天下第一美女也仅仅是一只破鞋!!!”
[18 楼] | Posted:2012-04-26 23:18| 顶端
飞遥翼



该用户目前不在线
级别: 火花会员
编号: 94288
精华: 0
发帖: 104
威望: 0 点
配偶: 单身
火 花 币: 17192 HHB
注册时间:2008-10-21
最后登陆:2012-08-11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好吧……下周目的游戏我一定要嫁给那么有爱的王子……^_^

飞越重云
 遥望凡尘
  翼舞九宵
   现我风华
[19 楼] | Posted:2012-04-27 00:01| 顶端
<<   1   2   3   4   5  >>  Pages: ( 23 total )

火花天龙剑 -> 精华区




Powered by PHPWind v3.0.1 Code © 2003-05 PHPWind
辽ICP备05016763号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